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406 清醒!蜕变!

虽然隔着一层缭绕的雾气,只能看到一个不甚清晰的轮廓,但是众人依然是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随着那大船越来越近,岸边的众人,也都是变得有些紧张忐忑起来。

他们在大陆之上,也都是有着不小的名声的,能够有资格来到这里的,自然是在炼药上有着一定造诣的人,平素不说呼风唤雨,但是也都是如雷贯耳的名字,拿出去个个都是备受追捧的人物。

然而此时,这些人在这里,却像是第一次出门的少年一般青涩不安,还带着无法掩饰的兴奋和好奇。

可见在他们心中,能够来到这里,是怎样的荣誉。

“那船头之上,似乎是有一个女子?身姿窈窕,卓然而立,当真是好风采!”

终于,有一个比较年轻的炼药师开了口,眼中闪过几分倾慕。

虽然还没见到人的容颜,但是这份气度,却也是已经足够让人倾心。

不少人虽然闻言笑之,但是心里却也都是同意这说法的,不过是一些年纪比较大,不太适合说这些话罢了。但是一些年轻的炼药师,却还是难掩兴奋的讨论着。

在岸边的这些人,大约有二十多个,大部分都是老者,只有几个是年纪比较轻的,而且大部分都是男人,此时见到这场景,自然是难免就聊了起来。

虽然是在聊着,但是很多人的目光,却是不由自主的看着那船靠近。

等近了一些,众人才看到,那大船,竟然不是在海面上行驶的,而是漂浮在上面的!

“天!那船,原来根本就没有在这幽冥海之上吗?”

有人惊呼一声,心中无比诧异。

这天下间,竟是还有这样的事情?

此时他们已经能够看到,那大船足足有百余尺,通身呈现黑色,看上去光滑锃亮,却又不会让人觉得浮夸,反而觉得温润养目,仔细去闻,还能嗅到一股子淡淡的清香。

有年老的炼药师动了动鼻子,便是忍不住神色一惊,赞叹道:“竟是千年金丝纯木所铸!千族果然是四大家族之一,这般手笔,当真是气魄!”

其他人闻言,也都是惊住:千年金丝纯木?那不是罕见至极的一种珍宝吗?

传言,黑纯木乃是世上最为沉重的木料之一,生长在极为阴沉潮湿狭窄之地,十分罕见,而且因为对生长环境要求十分苛刻,所以能够找到上百年的黑纯木,已经是极为难得。

至于上千年的,那更是难上加难,很多炼药师纵然穷极一生,也未必有机会见到。

黑纯木本身质地坚硬,堪比玉石,甚至可以用来做灵宝,同时也会散发浅浅的香气,对人的身体有着洗髓之用,乃是改善人天赋的极佳药材。

若是有人有一棵黑纯木,养在身边,那么便是再懒散蠢笨的人,本身实力也不会太差。

而实际上,很多人都知道它的效用,根本舍不得浪费,有这东西的人,通通都会拼命练习,争取让自己变得更强。

而在黑纯木最里面,那黑色的木质之上,则是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出现一道道的金色。在黑色的质地之中来回穿梭缠绕,看起来像是金丝一般,尤为动人,也称之为金丝纯木。

那些是天地之间极为精纯的力量凝聚而成,那也是黑纯木最为精华的部分,本身的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通常,只有三百年之上的黑纯木里面,才会出现金色纯木。可见其珍贵程度。

便是在这里的这些天下间最为出色的炼药师们之中,别说有了,就是见过的,只怕都没有一手之数!

然而此时,那足足有上百丈的黑色大船,竟然都是用这极为珍贵的金丝纯木所铸就,如何不让人震惊!尤其是,看那成色和金丝的缠绕,显然是上千年的黑纯木之中的金丝纯木铸就!

大家虽然都没怎么见过这东西,但是眼力还是有的,尤其是当那一声肯定的喊声之后,现场的人群更是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别人终其一生也未必有运气看到的金丝纯木,竟是被他们这样用来制作成了船!?

所有人的目光,都像是凝滞了一般,从那船身上扫过——这么大的一艘船,不知要消耗多少金丝纯木!

而为了取出那最精华纯粹的金丝纯木,又不知消耗了多少千年黑纯木!

千族果真好大的手笔!

况且,这金丝纯木,越是精纯,就越是沉重,像这样上千年的,随便拳头大小的一块,随手一扔,便是可以在坚硬的地面上砸一个深坑!

这样巨大的一艘黑船,不知又多重!若是真的在普通的海面上,只怕还未开始起航,就已经快速的下沉到海底了。

眼下,这黑船在快速的靠近,但是却并未漂浮在幽冥海之上,反而是和海浪之间,又有着一层极薄的缝隙,似乎泛着不一样的白色。

“不知,这船到底是怎么在这上面漂浮着的?”

这么大的一艘船,要是单纯靠人的力量,只怕就算是灵尊强者,也支撑不了太久吧?

一个年长的炼药师眯起了眼睛,有些浑浊的眼睛里,却是闪过了几分艳羡和惊叹。

“这有什么?你们难道真的以为,千族会真的就这样放任一个巨沉无比的大船在这幽冥海之上行进吧?那下面,可是有着特殊的阵法的!那些阵法,只需要一些魔核或者晶石,便是可以启动,从而推动这大船的行驶…。其中妙处,不可说,不可说啊!”

一边说,那老者还摇头感叹。

他之前也不过是听说过,却也是没见过,毕竟千族已经足足二十年没有和外界有过什么联系了,所以这些事情,这些年轻一些的,自然也是没怎么听过。

他虽然听过,却也是第一次见到。想到当时老师讲起来的时候,一脸艳羡感叹,他现在才理会到其中的滋味。

这千族,当真是天下间的第一炼药世家啊!

众人恍然的同时,却也心中再度对千族产生了更多的敬佩羡慕。

纵然在来的时候,他们也已经听说过一些关于千族的传闻,知道因为有着炼药天赋,千族在四大家族之中的地位一直是比较特殊,在很多小门小派或者无门无派的强者心中,也是极为厉害的存在,几乎将他们供起来一般。

毕竟,炼药师的身份实在是过于特殊。

所谓活死人,肉白骨,在他们那里,也不是什么特别了不起的事情。

平时,一个比较厉害的炼药师就会备受推崇,占据极高的地位,更何况这整个千族?

要知道,天下间,几乎是没人可以比得上千族的炼药天赋的!

所以,经过千年的累积,千族的底蕴也是十分丰厚,各类珍宝数不胜数。

他们各自身份也都是不凡,身为炼药师,受人所托,或者是被人乞求救命,身上的宝贝总是不会少的,但是当看到千族的这一动静,他们才终于明白过来——

千族,终究是他们只能仰望的存在!

这样的气魄和手笔,放眼天下,只怕再也无人可以相比!

不过,也可以看得出,这一次,千族的确是下定了决心要好好的进行一场家族大会。

在知道那黑沉的大船的价值之后,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死寂,甚至好像连呼吸声都变得极为轻微了一般。

即便是那些年老的炼药师,纵然见过不少大风大浪,此时也生出了几分紧张。

在这无言的等待之中,那巨大的黑船终于靠近。

而那船头之上站着的女子的身形,也终于是越来越清晰。

众人的眼中,都是闪过了几分热切。

不管这热切,是冲着那女子的,还是冲着即将见识到的千族的,都彰显了众人并不平静的内心。

此时更是个个都身姿挺直,下巴微抬,努力控制着脸上的神情,都想要让自己看起来淡然从容一些。

一些年老的尚且算是自如,但是年纪轻的,却大多都是有些僵硬,显然还是有些激动。

那黑船终于乘风破浪,从那重重雾气之中穿梭而来,呈现在众人眼前。

虽然已经努力压制,但是在真的看到这一切的时候,还是有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无人去斥责鄙夷那震惊的人,因为所有人的心里,都是一样的想法:千族,不愧是千族!

远远看着倒也还算罢了,当真正靠近的时候,才看清楚那黑船的前面,竟是雕刻着巨大的龙首,昂然挺立,还向船身上延伸了一部分,隐约可以看到栩栩如生的龙鳞,一眼看去,竟像是一条巨龙挺立在眼前一般。

那眼睛的部位,是用明黄色的魔核代替,在场的人都是人精,一眼看出那是神兽的魔核。

可能是已经被千族的这些手笔震慑住有了免疫,也可能是下意识的不想显得那么土包子,众人虽然心中震惊,却都是一副不太在意的模样,仿佛已经习惯。

实际上,这天下间,又有谁,能够用神兽魔核,镶嵌在船上,只做一双眼睛的装饰!

而此时,也已经有不少人,将目光投向了那船头的女子身上。

她身姿轻盈,十分纤美,双手微微收拢在小腹,端的是好一副贵女姿态,况且是站在那上面,就更有几分居高临下之感,众人微微抬头看着,不自觉的就感觉到一股压迫感。

这是真正的世家大族才会有的气势,无形之中就让人觉得自愧不如。

一些人微微转移视线,看向了那女子的容颜——

一时间,现场越发的寂静,有几名年轻的炼药师,脸庞不自觉的微微泛红了起来,看着那女子的目光,骤然间明亮了起来,像是有火焰在跳跃一般。

无他,这女子,长得实在是很美。

一身浅粉色的绫罗衫,除了手上的两个玉镯,和腰间的一道玉带,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装饰,一头青丝垂下,随风浮动,上面有两个银步摇,越发衬得人如皎月。

她容色绝佳,肌肤白皙剔透,琼鼻挺翘,星眸之中似有波澜,一双淡淡的柳叶眉,形状完美,弧度动人。

唇不点而红,此时唇边带着几分盈盈笑意,更是让人觉得心醉。

然而这般姿容,虽然让不少人霎时间倾心,却无人敢多看,更加不敢心中有什么心思,只因那女子眉宇之间,隐隐含着的贵气,眉眼一动,便似乎带着几分气势,让人心惊,不敢亵渎。

那女子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淡淡扫过,像是微风拂过一般。

然而不少人却是立刻惊醒,而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低头或者转移目光,不敢再看。只是不少脸色变得更红,似乎手脚都不知如何摆放一般。

不过,纵然不看,那女子的容颜,却也依然是深深的印在了众人的心中。

这世上美人何其多,在场的这些人,更都是见过不少美人的,然而这女子,却是更胜一筹。

五官精致不说,最关键的是那一身的气度和风姿,当真是…。

怪不得千族这些年并没有和外界有什么联系,但是依然有一些相关的消息传出。

尤其是提到新任的圣女,夸赞的话十分简洁,然而透过那简单的话语,却是可以感知,那女子不可言说的妙处——已经到了无须,也不能用言语来描述的境界。

先前,还有不少人在猜测,不知那圣女,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有人曾经远远一瞥,便惊为天人,自此,不少人都是知道了千族这一任圣女姿容绝世。

但是再怎样的传言,也没有真正看到的这一刻的感觉来的震撼。

那几个年轻一些的炼药师,都真是年少气盛,见到这般传说中的人物,还是一个极美的女子,自然是心动不已,个个都挺直了腰板,想要显示自己的卓然风姿。

还有一个年轻一些的炼药师,是个女子,见到这场景,忍不住赌气的撇了撇嘴,转过眼去。

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一点!身为炼药师,最重要的还是能力!

看她那样子,就知道肯定很一般!

随后,那女子终于开口,声音轻柔,礼遇而客气——

“欢迎各位来到幽冥海,参加我千族的家族大会。各位一路奔波,想必都已经十分疲惫,这幽冥海之上,危险重重,想要抵达我千族,还需要搭乘这船。我负责各位这一趟的安全,各位称呼我为春雨即可。还请上船吧——”

说着,她一只手臂缓缓伸出,做出邀请的姿态。

然而所有人都呆愣在原地,还在回味方才那几句话的意思——

她负责这一趟他们的安全,还让大家称呼她的名字…。

这其中的意思…。

似乎看到大家呆愣的样子,那女子略微有些惊讶,但是面上并无什么不满神色,反而是微微一笑,显出良好的教养。

“诸位,还有什么疑问吗?”

众人静默。

难道…这女子…

“…小姐,这一次着实劳烦你了,只是,直接称呼小姐名字,似乎不妥…。”

半晌,一个老者终于开口,一手还捋着胡子,看着十分严谨的模样,说话也十分谨慎。

不过那女子显然是玲珑心思,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他的意思,转眼不动声色的看了众人一眼,见到不少人脸上都露出一样的神情,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您怕是误会了,我可不是什么小姐。我只是一个丫鬟罢了。所以,大家直接称呼我的名字方便不是?”

这一开口,却是直接肯定了众人心中的猜测,不少人都顾不得礼仪,震惊的看着千春雨,微微长大了嘴巴,俨然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这、这么个出尘绝艳,大方从容的女子,竟然、只是一个丫鬟!?

几乎所有人都无言的看着,怎么想怎么觉得不可能。

然而这女子是千族的人,在这样的时候,显然没有任何说谎的必要!

看着众人愣怔的模样,那女子也并不生气,反而是微微一笑。

实际上,她虽然是丫鬟,但是因为从小是被选定在圣女身边的人,所以接受的教导都是最好的,以便于能够最好的服侍圣女。

她们虽然是丫鬟,但是论起资质,和其他天才比起来也是不遑多让。

至于姿容…。她自认,比起圣女,可是云泥之别。

不过这些人并未见过圣女,第一次见,将她当做圣女也是情有可原。

她笑了笑,道:“我是圣女身边的大丫鬟,千春雨,诸位不必这般惊讶。若是这路上,有什么事情,也都是可以找我。我一定会尽力帮各位解决的。现在,请上船吧!”

听到最后的催促,众人连忙回神,不管心中怎么惊讶,也都腾身而起,落在了那黑船之上。

一个人动,剩下的人自然就从善如流,不一会儿,这二十几个人便是都到了船上。

这船非常大,他们只有二十多个人,但是却不知为何,却觉得依然十分拘束,个个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紧张。

千春雨早在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准备,毕竟是圣女身边长大的,待人接物自然是极为出色,而且察言观色的功夫,也是极好。

此时见众人都有些拘谨,只是淡淡一笑,也并未说什么话,只是径自又站在了船头的位置,颇有几分遗世独立的味道。

他们紧张也是难免的,她也不需要去管,反正过一段时间,他们自然熟悉了,也就会好一些的。

虽然这些人的身份比不上其他三大家族的人,但是也都是实力不错的炼药师,有的也极有潜力,她心里清楚分寸,并未什么轻蔑之心。

不过这样子,倒是看的众人越加的感慨。

“这样的女子…竟然只是一个丫鬟…不知那真正的圣女,又是怎样的一番风华绝代了!”

“是啊…亏我方才还好一番感慨…谁知,竟然只是圣女身边的丫鬟…。”

千春雨闻言,神色并未有所波动,脸上的浅笑恰到好处。

等确定人已经到了,她便是忽然伸出手,而后在空中划了几道奇怪的痕迹,而后身上灵力一阵翻涌!

“启!”

一声令下,众人便是感觉到,那巨大的船身周围,似乎产生了一道道的能量波动,而后推动着这黑船,缓缓起航!

而后,千春雨轻飘飘的笑着说了一句话——

“诸位可要小心些,虽然这船比较安全,但是幽冥海之中,还是有很多危险的,圣女可是吩咐我一定要将诸位安全带到,春雨可是不敢出一点差错。”

这话她浅笑着说,并不让人感觉负担,反而觉得一阵温暖安心。

原来,那传闻中高高在上的圣女,竟也会对他们这样上心啊…。

“那圣女,真是不知会是怎样一番样子了…。”

一年轻的炼药师喃喃开口,神色有些愣怔。

很多人都是看向那一片迷雾。

那边,就是千族所在的地方。

至于那圣女…。

“必定,是这天下最出色的女子吧…。”

……

凤长悦觉得耳边无比安静,整个人也像是沉浸在一片温暖的泉水中一样,舒服的几乎不想睁开眼睛来。

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过。

这一路来,她一直在奔跑,一直在努力,虽然不说,但是始终在拼命的让自己变强。

就像此刻,身体之内仿佛撕裂般的疼痛,她也几乎已经没有感觉了,反而觉得就这样带着,反而十分安宁舒畅。

那疼痛的次数多了,便也习惯了。

想到之后会变得更强一些,她更是觉得那不是什么问题。

她闭着眼睛,自然看不到自己身上,一层层的血水在不断的渗出。

这就是她为何觉得温暖的感觉。

血,当然是暖的。

她衣衫尽碎,此时被紧紧的包裹在一个明亮的茧子里,一呼一吸,仿佛就可以度过千年万年。

而在她的身体之内,两股力量,已经厮杀了很久。

一股紫金色的火焰,和一团银色的火焰,相互缠斗,已经过了很长时间。

天堂火已经吞了了其他三种神火,所拥有的力量,自然是难以想象,但是这一次的情况,却是有些特殊。

因为他们现在是在白灵冰焰的地盘上!

所谓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天堂火纵然是万火之尊,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是有些难以处理。

若是打斗,它自然是可以轻易胜出,但是现在它是要将白灵冰焰吞噬,那么所需要做的就更多,也更加困难。

所以,虽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中间双方死缠争斗无数次,却还是无法彼此解决对方。

不过在这段时间里,也不算是没有收获,天堂火已经可以感觉到白灵冰焰已经没有一开始的气焰嚣张了。

而凤长悦因为这剧烈的争斗,身体难以承受,启动自我防御,便是进入了昏迷之中。

她的意识大部分情况下是清醒的,偶尔会比较昏沉。

而那个一开始听到的桀骜的声音,也逐渐减弱。

她大概能猜出对方的身份。心中虽然有些吃惊,但是也很快就调整了心态,更加坚定的要将白灵冰焰吞噬!

她觉得睡意更加昏沉。纤细玲珑的身体上,已经满是血迹,不断剥落,又不断溢出。

隐隐的,她却是听到一个声音。

“悦儿。过来。”

那嗓音低沉,优雅,虽然带着几分冷清,却格外蛊惑人心。

她如同黑色蝴蝶一般的睫毛,微微颤了颤。

在这里不知多久,她觉得自己的记忆都似乎逐渐模糊了起来。

然而这声音,却是如此清晰,如此深刻。

像是,在耳边的一般,连同心脏都微微战栗。

她睫毛颤抖的越发厉害,眉头也微微蹙起,原本就蜷缩着的身体,缩得更小了。像是在等待一个怀抱一般。

她嘴唇动了动,却是没什么声音。

实际上,唇角不断溢出血来,她也说不了什么。

然而灵台却是忽然清明!

身体之内,那紫金色的天堂火,一路引诱,将白灵冰焰引到了丹田!

越是靠近,她越是危险,却在这一刻,陡然清醒!

天堂火瞬间反应,铺天盖地而去!

而原本有些得意的白灵冰焰,这才发觉不对,转身就要跑!

一座雪山,却是忽然出现在前方!

那是——冰焰之子!

它自己,如何将自己解决?!

这片刻愣怔的时间,天堂火便趁机而上,顷刻间吞噬了白灵冰焰!

一道淡淡的金色,骤然浮现!

一团小小的白色身影,忽然出现在凤长悦的身边,爬到了她肩窝,蹭了蹭她的脸颊。

那闪烁的茧子,瞬间在黑暗中,爆发一阵强烈的光芒!

------题外话------

好想存稿,好想,然而今天看了个小说,却没有完结,再次发觉追文真的好痛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