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404 她,即将醒来

凌朗的话无疑像是在平静的湖水之中投下了一块石头,瞬间激荡起一片波澜!

几乎是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而脑海中,则是在拼命的消化着这话的意思——

鬼域这一次是主动将人都清理出来的?

但凡有点运气的人,都可以出来?

这两句话,包含的含义实在是太过让人震撼!

当下,现场便是陷入了一阵死寂之中。

凌朗却仿佛对自己造成的场景没有分毫的意识,说完这话,便是挑了挑眉,而后转身准备找个地方休息。

在那里面虽然有凤墨在前面,但是后来寻找他的时候,也着实消耗了不少心力,眼下他已经猜测到人是被主动清出来的,再加上对凤墨的莫名的信任,也就不再过于担心,就想要先休息一番再说。

反正,人已经出去,也只能这样等着了。

但是他不当回事儿,却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和他一样!

尤其是一开始出来的启长老,听到这几句话,脸色简直不是一般的难看!

凌朗这话,实在是相当于一个响亮的巴掌,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脸上!

他刚刚在这么多人面前炫耀了自己第一个出来,刚打算接受众人的追捧和羡慕,然而却被这忽然出现的两人打断!

若是只有那个男人自己,他也好争辩,但是偏偏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区区八星灵皇!

这样的实力,在鬼域之中居然能够一直存活下来,并且安全无虞的出来,本身就已经是太过让人惊奇的事情!

于是,他所说的那些话,也就显得越发的可信。

就连他,心里也是打起了鼓。

他想要再等等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是旁人却是已经开始用奇怪的眼神看他。

那神色,那时不时瞥过来的意味深长的目光,让他坐立难安,简直尴尬难堪至极!

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因为有着超凡的实力和运气,才能够从鬼域之中脱身而出的,所以其实不少人都已经暗中对他另眼相看,但是这两个人一出来,这几句话一说,纵然听着十分荒唐,但是却也是让不少人都变得怀疑了起来。

连带着,看他的眼神也变得不同了。

不过是眨眼瞬间,就从天堂落入地狱,这样的差距,换做是任何一个人,只怕都是不容易接受的。

“你说这话,可是口说无凭!这鬼域已经存在千年时间,这之中,不知多少能人志士,想要进去一探究竟,从来没有出现过如同你所说的那事情!”

他微微抬起下巴,看向凌朗,语气质问,似乎真的是在质询凌朗的说法。

他问的,自然也是众人心中最大的怀疑,一时间,不少人都是再度看向了凌朗,想要听他说多一点,给出一点解释就更好。

这样,他们心中才更加安心不是吗!?

然而凌朗却是没什么心思去应付他。

实际上,这件事情,也的确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他和岳小棠原本在第四层来回寻找,但是始终没有找到凤墨的身影,他心中已经猜到凤墨肯定是在别的楼层,但为了保护岳小棠,他就一直没有选择突破那走入下一层的界限。

而就这样寻找了很久之后,他却是忽然感觉到一阵能量波动,匆忙之中,他也只来得及将岳小棠揽在怀中,保护她的安全。

随后,一阵强大的排斥力从那塔中忽然传出!

他只感觉到一阵挤压的力量压在身上,虽然沉重但是也不是不可以承担,过了没一会儿,眼前就是一黑,并且能够清晰的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忽然发生了改变!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是他们即将出来的时候了。

他一眼看到那不远处正在等待的众人,再加上周围波动的结界,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和岳小棠是被送出了鬼域。

这整个过程,进行的都很快,但是他心里却是浮现了这样的猜想。

事出反常必有妖!

不过眼下,这个人要证据,分明不是为了询问什么,而只是想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脸罢了。

凌朗虽然年纪尚轻,但是在凌家长大,心思手段不知看了多少,这点小小虚荣心思,他自然是再明白不过。

不过他懒得纠缠,便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

现场又因为这短暂的沉默显得越发的尴尬,而启长老原本也是充满气势的,但是被凌朗这么轻飘飘的一看,瞬间就心虚了起来。

他毕竟的确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出来的,本来以为是自己天大的运气,还以为能够仗着这一次的机缘,让那些看不起他们的人都好好的尝尝厉害,但是没想到,却是被人直接打断。

那年轻男人能护着那八星灵皇一起出来,难不成,是真的知道些什么?

看凌朗一眼,他心里越发的慌张,眼神也是变得闪烁了起来。

而他周围原本对他充满信心的人,见此情形,也是瞬间明白了什么,立刻便是觉得尴尬不已。

旁人那似乎满是鄙夷和嘲笑的眼神,格外让人难受!

终于,凌朗开口——

“证据,我没有。”

启长老松了一口气,随即脸色一整,就要开口教训凌朗。

而一直关注着的人,闻言也是难免露出失望之色。

然而紧接着,凌朗却是又无所谓的笑了笑:“不过,等着看不就行了!”

有什么样的证据,最后不都得看事实吗!

所有人一怔,凌朗却是已经带着岳小棠朝着一个偏僻清净的角落而去。

这话说的众人无言以对,看人家那样子,分明也是不想再说什么,便也都是知趣的闭嘴不言,继续看向那结界的出口。

——假的也就算了,万一是真的呢?

启长老脸色青白一片,最后只得狠狠一挥袖子:“看就看!”

他就不信,千年时间没发生过的事情,能偏偏让他赶上了!

然而偏偏还是有那么一些不长眼的人,始终看着凌朗,此时又再度贴了上来。

“您、您方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少爷岂不是也很快就可以出来了?”

于家的人得出这个推论,都是脸色一阵欣喜。

别的人不敢确定,但是他们却是多几分把握的,毕竟这出来的三个人,两人都算是他们于家的啊!

一共就去了五个人,此时就已经出来两个了,而且那少女还是一个八星灵皇,少爷可是灵宗强者!烟油出不来的道理?

所以,片刻时间,于家的人就已经自动得出了最后的结论——他们于家的人,肯定是最出色的,而少爷和钟长老,肯定也会平安归来!

凌朗连一个眼神都没甩过去。

实际上,要不是因为懒得计较,就冲着于峰在那黑塔之内做出的行为,他肯定不会轻易的放过这于家的人!

不过,终归是蝼蚁,入不了眼。

有这个时间,他还不如想想,凤墨什么时候出来。

不知为何,他心里明白那黑塔有多么危险,但是却始终觉得,凤墨就算是一个人,也肯定可以安全的出来!

他想了想,便冲着一旁的岳小棠道:“你不用担心,他肯定可以的。”

岳小棠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我不担心啊!凤墨一开始不就说了,肯定会没事儿的吗?”

“…。”

这般理直气壮的样子,倒是让凌朗略微无语了片刻。

想了想,却又2失笑。

凤墨按家伙,好像真的有这样奇特的能力。

无论遇到什么样危险的情况,无论面对的敌人有多么强大,他似乎总是能够给人一种感觉——他一定可以赢!

说起来,凤墨这人,身姿虽然挺拔秀直,但是实际上是有一些消瘦的,看起来轻轻弱弱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家年纪尚幼的贵公子。

而他本身的实力,也不过是四星灵宗罢了。

虽然,在那样短的时间内,从四星灵宗初期接连突破,但是说起来,其实也算不上是什么真正的强者。

可是,他身上仿佛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让人莫名的相信他可以。

这样的感觉,凌朗甚至不知道源自于那里,但是却觉得并不违和,反而觉得理所应当。

有一种人,大概,天生就是强者。

所以此时,他也不是很担心,已经决定安心等待。

而岳小棠,显然比他还有信心。

他想了想,却是忍不住笑了笑。

那家伙,可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啊…。

场中因为这启长老的挑衅和质疑,气氛变得有些奇怪。

一时间,倒是十分安静。

只是很多人看着那结界出口的眼神,却是变得更加热切了起来。

如此,过了一段时间,却是始终没有人出来。

启长老忍不住嗤笑一声:

“现在的年轻人,本事没几分,哗众取宠的能耐倒是够够的。也不看看,在这里的都是什么人,岂是一两句话就能被忽悠的?”

“可不是!启长老,您说的真是太对了!”

“这说话,也不过脑子的吗?居然那般信口开河,难道是耍着大家玩的不成?”

“启长老,您别生气,不值得啊!”

他身边的不少人都是连忙附和,声音不大不小,但是却在场中传了个遍,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当然,这话是在讽刺谁,大家也都明白。

不少人都暗中拿眼睛偷偷看凌朗。

奈何凌朗像是没听到一般,一脸淡然自若。

人家这个反应,自己说什么都没意思了。

启长老嘴角一扯:“不过,咱们做人有大量,什么乱七八糟的人的气都生,我可真是忙不过来呢……”

“是…。”

“又有人出来了!”

下面的人附和的话尚未说完,人群中便是忽然响起一道惊叫声!

众人精神一震,立刻看去!

听到那个“又”字,启长老的心跳了跳,却也是忍不住,立刻看了过去。

果然,在那一阵波动的结界之内,逐渐出现了一道黑色的人影!

众人都是屏息以待,然而这安静之中,却是逐渐有一种奇异的氛围,在逐渐扩散——

几乎所有人都在心中忐忑的怀疑着:这次的时间间隔不算短,但是好歹也算是有人出现了不是!

只要看看这次出来的人是个什么水平,基本上就可以断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要是个强者,也就算了,这要是个水平一般的…。那代表着什么,简直是不言而喻!

而那道身影,也是越来越近!

“是少宗主!”

忽然,一个人认了出来,当即满脸兴奋的开口。

而旁边的人,闻言立刻仔细看去,这一看,也是立刻高声欢呼起来——

“是少宗主!真的是少宗主!”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在认出那不过也是一个二流势力之后,同时神色一震——

难道…。真的是如同方才那人所说,这一次,出来的人,真的很多吗?

很快,那人也出来了,容颜也看的分明。

他脸上尚且带着几分年轻人特有的兴奋和激动,看到自己出来,自然是丝毫没有压抑自己心情的想法。

于是,又有一群人,陷入了欢呼之中。

众人皆是无言。

这出来的年轻男人,虽然是什么少宗主,但是本身的实力,却也是不过三星灵宗巅峰罢了。

这样的人,却也是出来了……

启长老脸色瞬间白了白,似乎不敢相信,但是眼前的一切,却都是那样真实!

而这时,那出来的男人,根本没意识到现在的情况,只是径自高兴着,而后忽然说道:

“哎,不对啊,我是和他们几个一起的啊,怎么现在只有我出来了?”

他口中的“他们”,说的是和他一同组合起来进入鬼域的几个人。

他们都是各个宗派势力的代表,因为势力不大,所以每家的名额有限,故而他们也就联合了起来,一起进去,一起探索。

只是,这出来…。

虽然是有三个人死在了里面,但是到最后,他们也还剩下四个人一起的啊!

但是他们怎么一点踪影也没有?

听到他的话,旁边几个势力的人,心中又燃起了一些希望。

难道,他们的人,也会出来?

“你也太快了吧!怎么不等等我们!”

众人闻言,立刻抬头,果然看到,又有人影出现!

只是这一次却是足足有三个人一起!

当先的那人脸上还带着几分疑惑:“怎么回事?方才咱们分明是一起的啊!怎么你就和我们分开了?”

那人笑道:“我也不知道啊!当时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次清醒睁开眼睛就这样了。不过,咱们都出来了!咱们都从鬼域出来了啊!”

还活着!

这难道不是最好的事情吗!

几群人都是高兴的不得了。

现场的气氛,变得更加诡异。

不少人都是走近了一些,眼神热切的看着那结界,生怕错过什么。

连这样的人都能出来,他们的人,自然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还以为有多难呢!没想到这一次,这鬼域竟然这么诡异,竟然这样容易就出来了!亏我还担心了半晌!现在看,根本没什么担忧的啊!”

“是啊!我方才还以为,真是那什么启长老深藏不露呢!没想到,哈哈!不过也只是沾了点光罢了!”

“可不是!有什么拽的!他能出来,别人也能出来!刚才那鼻孔朝天的样子,可真是让人恶心!”

“别说了,为那种人,岂不是浪费时间?还是等着看,家主什么时候出来吧!”

……

启长老的脸色已经难看之极。

凌朗却是已经悠然的将这些都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唯一做的,就是等待凤墨出来。

启长老一挥袖子,就打算直接离开。

“站住!谁准你先走了的?”

古芊芊忽然挥了挥手,让下面的人将启长老等人都包围了起来,脸色嫌恶的看了他一眼,而后无不鄙夷道:“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第一个出来!?第一个的位置,原本就应该是我爹和我哥哥的,懂吗!?”

语气阴沉的说完,她手一挥,周围人便是又向前一步。

摆明了是不让他们离开,而且今天这事儿肯定也不会善了了。

古芊芊对这些先出来的人都很讨厌,但是对第一个出来的,却是痛恨!

她听了一会儿,倒是也明白了凌朗的意思,不过她并不在意,她在意的是——都已经是这样的情况了,这人居然还敢第一个出来,还那么嚣张,抢了原本应当是属于她爹和哥哥的风头——真是该死!

然而这边对峙起来,却是已经不再吸引众人的注意。

他们此时都在等待,看看还会有谁出来。

至于其他,懒得理会!

就这样,时间缓慢流逝,而出来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这些人的水平自然是参差不齐,让众人更加相信之前凌朗所说的。

不过,当然还有大部分的人,都一直没有等到自家的人出来。

鬼域之中,在一开始的时候,那些危险,也的确不是一般人可以抵挡的。

有的运气好的,根本就没进去黑塔,还有的,进入黑塔了,却在各种纷乱的情况下,保住了性命,也都已经一并被赶了出来。

一时间,几家欢喜几家愁。

而日头,也是逐渐变得炽热起来,而后,又逐渐退却了耀眼的光芒,只剩下一片炫彩绮丽的色彩。

悬挂在天边,显得越发的朦胧动人。

而在山顶上的人,也越来越少。

大家也都不傻,人出来之后,便几乎都是立刻离开了。

谁都知道,这里的平静也是暂时的。

等到这一天结束,新的一轮竞争,肯定又要开始!

以往,谁家要是有人出来了,那是非常高的荣耀,而对其他人而言,诱惑也就越大,但是也很有忌惮。

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同。

人出来的很多,谁也保不齐到底是谁拿到的宝贝更多一些,那就干脆挑选一些比较好对付的好了!

于是,这一次的争抢,已经可以想象到,必定十分惨烈。

但是,前提是,他们进去鬼域的人,先出来再说。

于是,时间缓缓流淌,剩下的人也就越来越少,情绪也是越发的焦躁。

而这其中,也包括凌朗和岳小棠。

凤墨还没出来。

凌朗抬眼,看了一眼那逐渐下沉的太阳,脸色逐渐变得严肃起来。

虽然知道凤墨肯定会不同于其他人,毕竟他身上有太多秘密,但是…时间已经快要到了,按结界的出口,波动的也是越发的剧烈——那是即将关闭的征兆。

这一关闭,就必须再等待三年时间!

他们哪里等得起!别说他们,就是凤墨自己,也不会愿意的!

但是,已经有差不多三十多个人出来了,零零散散,其实相较而言,也已经不少了,但是凤墨,却始终没有踪影。

便是对他有着十二分信心的凌朗和岳小棠,也不得不再度担心起来。

“这太阳马上就要落下了,为什么凤墨还没有出来?”她再次探了探头,眉头蹙起,“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啊!”

她是相信凤墨的,但是如果真的到最后,他都没出来,怎么办?

凌朗心中何尝不是一样的担忧?

但是,他却不能在这个时候也跟着慌张。

“放心吧!你还不知道他?总是出人意料,这一次,肯定也是这样。还有一点时间,再等等看吧!”

说完,凌朗便是闭上了嘴巴,目光紧紧的盯着那方向。

“少爷为何也还没出来?”

于家的人,也是焦头烂额的等着。

“爹爹和哥哥不可能不出来的!你们都加强警戒,随时等着迎接他们!”

古芊芊在另一边,也是没了什么闹事儿的心情,狂躁的等了又等。

还有一些人,逐渐露出绝望之色。

天色已经逐渐昏暗了起来。

这一天,就快要过去了。

然而,那结界,却是再也没有出现过任何身影。

随着那越发强烈的波动,不少人都是惊惧的向后退去,生怕自己被搅入那乱流之中。

这也意味着——结界,真的要关闭了!

凌朗终于坐不住了,豁然站起身。

岳小棠一把拉住他:“你要干什么?”

看凌朗坚决的神色,她心中一紧。

“我去看看他的情况,你…。”

说到这,又犹豫。

她一个人,在这简直是群狼环伺。

万一凤墨回来,发现他搞丢了岳小棠怎么办?

而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后面的结界,终于发出一声剧烈的声响!

轰!

他悚然一惊,立刻回头看去!却是已经晚了!

那结界的出口,已经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合起来!

强大的能量漩涡,几乎将山峰之上的乱石全部席卷而去!

凌朗心中也随着被这狂风卷落的石头一般,猛的一沉!

凤墨!

这结界关闭了,而他还在里面!

周围不少人见此,都终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还有一些开始哭号起来。

凌朗整个人都懵了,这一刻,仿佛什么都听不到,什么也都看不到。

旁边,于家的人不断的想要冲过来质问,而古芊芊也满脸疯狂的尖叫,还有一些低低的呜咽和争吵。

整个山峰之上,一片混乱。

凌朗的脑子里,却什么都没有,只剩下了一片空白。

岳小棠见他这样,叫了他两声,见他没反应,终于上去咬了他手臂一口!

凌朗终于回神,下意识的蹙眉,而后狠狠一挥手!

岳小棠没警觉,一下子被狠狠的甩了出去,身上立刻被尖锐的石头划出了几道口子!而身体里面,也是被凌朗这一甩,而受到了一些冲击。

她眉头一簇,倒吸一口冷气。

凌朗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连忙上前:“你没事儿吧?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岳小棠摇摇头:“没事儿。”

她当然知道,他是在担心凤墨。

这个时候她身上的这一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她站起来,也看向了那结界。

这片刻时间,那狂暴的能量,也已经逐渐收敛。

而她和凌朗的心,却也是越来越沉——当一切都停下的时候,就是那结界完全封闭的时候!

而到了这时候,凤墨还没有任何消息,又该怎么办?

嗤!

忽然!一道强烈的能量,忽然从那即将合上的结界之上传来!

几乎所有人都是一惊,而后立刻停下动作,同时看去!

却正有几道人影,正披荆斩棘强势冲出来!

凌朗心中一动!

看这阵势,分明不是一般的强者!

他忽然又生出几分希望——他是知道,轩辕夜走的时候,是在凤墨身边安排了人的,虽然他一直没有见过,更甚至,其实连对方的存在,都没有感受到过。

但是那毕竟是轩辕夜安排在凤墨身边的人,当然不可能是平凡之辈。

所以,他心里最后的希望,其实就是这些人!

若是凤墨真的遇到了危险,不知这些人是否可以帮到?

他目光紧紧盯着,仔细搜寻着那个熟悉的身影。

而那几个人,也终于完全出来!

旁边,甚至还带着激烈的能量漩涡!可见这最后出来,花费了多少力气!而他们,也是多么强悍!

然而,凌朗的神色,却是在快速的扫视了一圈之后,迅速变得灰暗。

没有凤墨。

这几个人虽然都一身黑衣,带着兜帽,看不到容貌,但是都身材高大,气势凛然,带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血腥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一些原本想要上前的人,纷纷停下了脚步。

凌朗当即就确定,这几个,肯定就是跟着保护凤墨的那几个人!

天下间,除了轩辕夜,谁还能够同时驱动这么多强者出生入死的效忠?

然而这几个人之中,没有凤墨!

他也顾不上什么,上前一步,冷声道:

“凤墨呢?”

其中一个人,抬头看了凌朗一眼。

凌朗只觉得,像是一把刀,从自己身上刮过。

对方没说话,凌朗屏住呼吸:

“我再问一遍——凤墨呢?”

这一次,对方终于正眼看了凌朗一次。

他心里“咯噔”一下,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

……

凌家。

凌震天手中把玩着两个东珠,有些浑浊的眼睛,看不清情绪。

“千族那边,这段时间,可是传出了什么消息?”

“回家主,自从上次传递过请柬,千族的人,便是再也没有什么动作了。看样子,倒是真心想要举办一次家族大会。”

“哦?”

凌震天意味不明的笑了笑,随即起身。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自然是要好好去看看,千族这么些年,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了!”

“是!”

东方家族。

“家主已经打算动身了?”

东方寒浠的手,缓缓从一只神兽的头上拂过,神色淡漠,还带着几分漫不经心。

“是。家主叮嘱,您在忙完这里的事情后,也尽快前往。”

东方寒浠动作一顿,嘴角动了动。

“这么多年,他倒是第一次这般上心我的事情。”

“……毕竟是千族,家主应该也是想要搞好彼此的关系,才会这样吧?”

下人一句话,却是让东方寒浠笑了出来、

良久,他才缓缓道:

“这天下,他可以和任何人为了各种原因成为朋友,唯有千族——是决不可能。”

或许是被他的语气惊住,下人不再言语,只是恭谨的等候。

终于,东方寒浠转身。

“将兰夕也带上,她这段时间心情不好,若是见到那人,心情应当是会好一些的。”

下人连忙应了。

越家。

“这一次难得的机会,家主,咱们是不是叫上少爷…。”

“任何人不准去看他!让他好好闭门思过!”

“…是。”

什么少爷,连这样的场合,都没资格去!

真是越家的笑话!

浓郁的灵力飘来聚去,大殿之上,一片安静。

窗边,一道颀长身影,一身黑色锦衣。

只是一个背影,依然清贵无双,越发的清冷尊贵。

“君上,距离千族家族大会,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了,您看,是否要动身前往了?”

片刻。

低沉优雅的声音响起:

“传令下去,林远等人留守,赤一,泽尔,各自率领黑刹三队和五队,一同前往。”

墨四有些震惊:君上居然率领了这样正式的阵仗!这是要做什么!?

但是却也不敢反驳,当即躬身:

“是!”

临退出的时候,却是无意看到君上指间竟似乎是夹杂着什么东西,他不敢多看,却是立刻离开。

出来之后,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却是陡然一惊:

那个东西,如果没猜错的话…。似乎是…。锦囊!?

他是知道那锦囊的,在君上回来之后,他便是听林远讲过了这件事情,心中也是有些唏嘘,没想到君上多年前的旧物,竟是从千族拿了回来。

哦不,应该说是,被对方拿了许多年,终于送还了回来。

那东西是君上自己承认的,的确是他的东西,虽然不知为何会在千族的人的手中,但是他们私下讨论的时候,都觉得那东西似乎来的有几分奇特。

那锦囊,到底是谁拿着的?

而且,能够夹杂在那请柬之中一同送来…

他们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想到方才看到的场景,那修长指尖夹杂着锦囊的场景,他心头一跳,不敢再想。

总觉得,这一次去千族,没那么简单…。

…。

于是,看似一派平和之下,各大家族的人,都是已经出发,前往幽冥海,应邀参加千族的家族大会。

四大家族之间关系微妙,这一次,全部出动,其实彼此也都是知道的。

所以,难免是带上了几分其他的心思。

谁都有野心,谁都有*,平和了这么久,或许,也是时候,搅动一番风云了!

这天下,是谁更胜一筹,也尚未可知!

天下间的顶尖人物,都在此时,纷纷汇聚起来!

然而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一片黑暗之中,正有一个荧光炫彩的茧子,在寂静暗夜之中,闪烁着淡淡的光辉。

那上面的光,一强一弱,仿佛人的呼吸一般,规律至极而安静的悬浮在那里。

周围无比安静,仿佛亘古以来,都是如此模样。

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里面似乎有一道轮廓,纤细,精致,而强大。

她,即将醒来

------题外话------

嗯,想要继续求个票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