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400 她跑路了!

她的身体瞬间不受控制的朝着那一片雷池之中落下!

她是知道这雷池的厉害的,当下什么也顾不得,便是立刻召唤了灵力铠甲,身体之外也同时升腾起了一层紫金色的火焰!

她并未觉察,在那紫金色的火焰突然出现的时候,她周身的空间,忽然隐隐的发出了一点波动!

一阵无形的波动,朝着周围扩散而去!

下一刻,她的身体便是已经落在了那一片雷池之中!数道闪电风雷,从她身边疾驰而过!

远远看去的时候,只觉得一阵光华璀璨,当靠近的时候,才越发的觉得流光溢彩,而那其中蕴含的能量,也是分外的丰沛。

纵然她躲闪快速,却也还是有一道闪电,直接朝着她的身体劈了过来!

一阵剧烈的疼痛,霎时间传遍全身!

凤长悦银牙紧咬,眸色顿深!

虽然有着铠甲和天堂火的保护,但是那疼痛,还是十分清晰的传遍了整个身体!

若是一般的灵宗强者,在这里只怕呆上片刻时间,便是灰飞烟灭了。凤长悦的肉身力量十分强悍,加上之前曾经遭遇过极为厉害的天阶,故而承受力远远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

但是纵然如此,这一下下来,她的脸色也是瞬间苍白!唇边溢出一丝鲜血!

五脏六腑像是被撕裂开了一样,周身的肌肤和肌肉,也是瞬间传过无数的电流,似乎下一刻就会将她整个人撕碎!

她身体之外原本布下的结界,在这一刻脆弱无比的被轻易穿透。

她对于疼痛的忍耐力向来很强,所以这一次虽然痛极,但是却也还是一点痛呼声都没有发出。

但是这只是一个开始罢了。

那一道闪电穿过,却是将那些力量全部都存留到了她的身体之内!那样疯狂流窜的能量,在身体之内,除了会造成极致的痛苦之外,还有可能将人的身体损毁。

凤长悦强自忍耐,身体之内的天堂火和灵力纠缠在一起,而后牵引着那力量在里面缓缓流过。

受到牵引之后,那力量明显没有那么肆虐,她身体的痛苦逐渐减轻了一些。

甚至,在这一过程中,她还观察到,自己的身体似乎也产生了变化。

肌肉之中蕴含的力量似乎增加了一些,变得更加柔韧,而静脉也似乎隐隐有被拓宽的迹象。

凤长悦心中一动。

人的修炼天赋不同,所有的成就也是不同,有的人想要通过对自己身体的改变而提升自己的天赋,一般都可以事半功倍。

但是想要做到这一点,却是并不容易。

年纪小的时候,身体还可以被开发,挖掘出一些潜力,这样的改造,也是会相对而言轻松一些。

然而随着年纪的增加,骨骼经脉逐渐成型,包括吸取周围天地之间的能量的方式也逐渐熟悉起来,再想要改变,就会变得十分困难。

而这所谓的洗髓伐经,其实不外乎就是扩宽经脉,增强神识。

前一种是可以成倍的吸收能量,修炼的时候更加有效率,而后一种,则是可以提升顿悟,方便修炼者更加轻易的领悟一些武技好心法。

相对而言,第二种自然是收益更大,但是却也是极难的,所以大多数人都是用第一种。而且就算是第一种,一般人也很少做到。

凤长悦不是一般人。

她的经历比较奇特,因为天堂火的缘故,她不断的搜集神火,而后不断的吞噬,每一次和神火的融合,对她而言,都是一次练体重生,每一次都会大大改善她的身体机能和构造,以至于其实她的天赋,其实是不断进步的。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为什么别人晋级变得格外困难的时候,她却是依然比较轻松的原因。

现在她身体里一共四种神火,也就是说,加上曾经在晋级灵宗时候的一次铺天盖地的天劫,她一共经历了五次洗髓伐经。

一般人一辈子可能都无法做到一次,她却是已经有了五次,身体自然不是那些人可以相比的。

所以,凤长悦才能够在这里面得以生存下来。

她目光快速的扫了一圈,却是发现自己的确已经来到了最中间的位置!连出去的可能都变得无比渺小!

面前重重阻挠,她能够保护住自己的性命已经是十分艰难,更遑论逃出去!?

看着身边翻腾的闪电风雷,还有一些正在朝着自己而来,凤长悦的眸色变得更加冰冷肃杀。

……

“啧,不愧是拥有神火的人,区区四星灵宗,竟然就是已经达到了这样的水准…。”

在凤长悦听不到也看不到的地方,那一道幽深神秘的声音,缓缓响起,带着几分深沉诡异,却又像是带着几分奇怪的笑意,让人捉摸不透。

周围很是安静,仿佛亘古以来,都是这样死寂。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一下子就死了,那才是一点乐趣都没有啊…。”

“这千年的时光,未免也太过寂寞了些…。”

似乎是对眼前看到的一幕还算是满意,发出了两声满意的笑容。

而随后,那声音便是在看到七层的场景的时候,陡然停了下来。

“嗯?”

那几个人…竟然先前是隐藏了实力进来的?心思都放在那红衣小子身上,倒是没有觉察到七层已经这样了。

不过是眨眼时间,竟然就是一片狼藉,可见都是那几个人的杰作了。

哼。

在别人的地盘,竟也这样嚣张,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

不过…。那几个人似乎也是为了保护那红衣小子的吧?

可惜,他们今天注定是出不去了。

谁让——

怀璧其罪呢?

那道神秘的隐藏着的眼睛,很快便是转移开去,再度看向了第八层。

这可是等待了太久了的人啊…。

…。

伽陵学院。

一个静谧的院子,一道清朗的叫声,忽然打破了这片安静。

“喂!卡西尔!人呢!?快出来!我找你有事儿!”

伴随着这道响亮的声音,一道影子快速的闪过,不过片刻便是已经从外面闪身到了院子里面,看样子竟是一路直接冲着那中间的房间而去。

“快出来!我找到理由了!这一次你一定会答应我——”

砰!

眼前原本紧闭的大门忽然打开,露出一张妖孽的容颜,蒂亚顿时一惊,而后下意识的就要停下来,奈何一时激动,竟是收不回力量,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冲了过去!

本以为自己会摔一个狗吃屎的蒂亚闭着眼睛等了一会,却是没有感觉到想象中的疼痛,心里怀疑了一下,而后睁开了一只眼睛——

卡西尔嘴角微挑,眼睛里却是带着几分冷意,因为两人距离非常近,她甚至可以看到卡西尔的瞳孔,以及那长长的眼睫毛…。这一眼看过来,虽然泛着几分冷,奈何一双桃花眼,怎么看,都是波光潋滟,尤其是这样看着的时候,更是平添了几分惊心动魄的瑰丽…。

蒂亚愣了愣,而后看到那双眼睛里露出几分不耐烦的时候,才陡然警觉自己好像距离这个人太近了一些。

她下意识的低头看去——果然看到卡西尔的骨扇,正抵住她的肩膀,而后将她阻拦在了门外。

她还保持着那即将摔进去的姿势,卡西尔却是懒散的开门,而后一只骨扇轻轻探出,整个人就那样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蒂亚就是再粗糙,也是不自觉的产生了几分尴尬,而后便是立刻睁大了眼睛:

“谁准你碰——”

砰。

话还没说完,卡西尔就微微一笑,毫无征兆的收回了扇子,没有了支撑,正一心想着怎么讨回这一句的蒂亚顿时失去了平衡,朝着地上倒去!

结结实实的摔在了卡西尔脚下。

卡西尔挑眉:“大家都是朋友,见面不用行大礼的。”

蒂亚:“…。”

她咬牙,一跃而起,倒是一点没有自己是女孩摔在一个男人面前的困窘,反而依然是中气十足:“就知道从你嘴里吐不出好话来!”

卡西尔微笑:“我一向对女孩子都十分怜惜疼爱,很可惜,你不在这个范围。”

“你!”蒂亚恨不得一巴掌飞过去,但是立刻想到自己不是这家伙的对手,之前的几次已经吃亏够了,在她能打败他之前,能动嘴就尽量别动手了,“算了,我也一般不对女人动手,刚好——你在这个范围!”

卡西尔漂亮的眼睛立刻泛起一抹火焰。

就知道这女人绝对不会轻易认输的!自从她自知打不过他,就再也没有和他动过手之后,这嘴皮子功夫,是变得越发溜了!

蒂亚却是已经想到自己今天来这里的目的,立刻道:“对了,我今天来,的确是找你有事儿的!”

想到方才她冲过来的时候喊得话,卡西尔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转瞬又舒展开:

“如果你说的是,让我带着你去的话,那还是不用说了,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答应的。”

他来了伽陵学院之后,带来了凤长悦还好好活着的消息,众人都是欢欣雀跃不已,整个学院的气氛都变得好了很多。

而他本着为朋友做点贡献的无私心情,就多留在了这里几天。

学院上下将他当做半个恩人,自然是好生招待,而他也在这些人之中,无比受欢迎,他也乐得偶尔指点一二,消遣时光。反正他离开的时候没有人知道,也已经做好了准备,不会有任何人发现,他就算是多待一段时间,也是可以的。

但是万万没想到,这却是为自己招惹了一个极大的麻烦!

因为蒂亚从第一天开始,就一直纠缠着他,非让他带着她一起去凤长悦所在的地方!

说什么,身为好友她不看见凤长悦好好的总是觉得不放心,还说自己已经在飞快进步,去了肯定不会拖后腿。

卡西尔差点当面直接一口茶水喷出来!

就她!?

这点水平去了只怕半天功夫就被人灭了!

他当即就回绝了,而且明明白白的说了这个时候的凤长悦基本用不着她的帮忙,实际上,她去了估计也帮不上忙。

蒂亚当时吵了两句就回去了,他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却是没想到,蒂亚第二天竟然又来了!

这一次,她带来了地阶灵宝,还带来了不少其他的东西,表示用这些再次申请。

卡西尔直接把她轰出去了。

第三天,蒂亚再次来的时候,卡西尔直接锁门。

本以为她会消停下来,没想到她居然一直坚持不懈的来!而且每天都有更多的理由!

今天居然又来!

卡西尔原本是不想见的,最后听到她响亮的喊声,无奈打开门,果然看到她直接冲了过来。

卡西尔瞟了她一眼,转身朝着屋子里走去,情绪已经冷静了下来。

而后,他站定,回身,将骨扇一下下的在掌心敲着。

“蒂亚,我说了几次了,无论你拿出什么,我都不会答应你这个要求的。你去了,不仅自己性命难保,而且说不定真的会连累凤长悦。那里,不是你轻易可以想象的所在。”

说道最后的时候,他的眼眸微闪,原本轻松的语气带上了几分严肃。

蒂亚跟着进来,听到他这句话,却是没有丝毫放弃的神色,眨了眨眼睛:

“我知道啊!”

“…。”卡西尔觉得一口气堵在了胸口。

知道你还来!

蒂亚随即却是神秘一笑:“不过,今天不一样,我可是有备而来!我保证,你知道了之后,肯定会答应我的!”

卡西尔嗤之以鼻。

蒂亚却是不受打击,反而是凑近了几步,就走到了卡西尔的面前,脸上却是已经有了几分得意。

“而且,这一次,不仅仅是我去,西泽也会一起!”

卡西尔差点笑出声来。

她自己去都是千难万难,现在还想再带上一个?

西泽他也认识,知道是凤长悦为数不多的好友之一。

谁知,蒂亚却是凑到了他的眼前,手掌挡住了自己的脸,看样子竟像是要悄悄说什么。

看她的样子,卡西尔也将扇子放了下去,耳朵不自觉的凑近了一些。

“我跟你说,我无意间找到了个东西!”

一阵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耳朵上,还有清晰可闻的清香,卡西尔顿时觉得耳朵一阵烧红。

她压低了声音,多了几分平日里大大咧咧时候很难看出来的几分温柔。

他一时间竟是有些心神摇曳,反应有点慢,等蒂亚说完,才愣了愣,问道:“什么东西?”

“你看!”

蒂亚神秘一笑,丝毫没注意到此时两人距离之近,几乎脸颊都要贴在一起,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了一个东西,放在掌心递了过去。

卡西尔心神有些恍惚的低头:“你能有什——”

剩下的话,顿时被他吞下去,只是眼神一瞬间变得震惊!死死的看着蒂亚掌心的东西!

然而正在他想要仔细看的时候,蒂亚却是已经将掌心合了起来。

“怎么样?这一次,能不能带我们去?”

卡西尔顿时起身,神色变得有些紧张:“那东西是什么?”

蒂亚眨了眨眼睛:“你方才不是看到了吗?”

卡西尔不语。

实际上,他方才的确是已经看到了那是什么,但是就是因为看到了那到底是什么东西,才产生了这样的波动!变得这样不确定!

他向前走了一步:“我要仔细看看才能确定。”

蒂亚后退:“你当我傻?你要看我就让你看?哼,除非你答应带着我和西泽去!”

卡西尔顿时一阵胸闷,原来她的底牌就是这个!

他心思一转,便是换了个表情,轻轻一笑。

这一笑,倒是多了几分云淡风轻的模样,看着那绝色妖孽的容颜,更加动人。

奈何蒂亚不懂得欣赏这些,她只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相信!

“我怎么知道你那是真是假?毕竟,这东西,可不是你能够拥有的。”

卡西尔这样说,其实也是希望给自己一个希望,他心里隐约希望那东西是假的。

蒂亚却是冷笑一声:“我虽然觉得你这个人不怎么样,但是想必眼光这种东西,你也还是有的吧?你要是相信,就立刻答应,要是不信,那这个事儿,就当我没说过,反正也不止你一个途径。”

从其他人那里,她肯定也可以找到办法去找长悦!

说完,竟是转身就打算朝着外面走去。

卡西尔顿时心中一沉。

看来那东西,十有*是真的。

实际上,也没有谁敢弄一个假的那玩意儿充数。

虽然不知道蒂亚到底是怎么弄到的,但是如果这样的话…。

他心思动摇了一瞬,方才有些灼烧的耳朵,此时已经凉了下来,连带着人也冷静了下来。

可是越冷静,就越纠结!

蒂亚已经走到了门口。

卡西尔从来没有发觉自己是这么一个婆婆妈妈的人!换做别人,他肯定早就同意了!反正死了也不关他的事!

可偏偏是她!

卡西尔气的将手中骨扇猛的拍在了桌子上。

蒂亚脚步顿了顿,而后干脆的抬脚——迈步!

“等等。”

蒂亚惊喜的收回脚,立刻回身,脸上还带着意料之中的笑容:“我就知道你会同意!”

她那灿烂的模样,看的卡西尔一怔:“我没叫你。”

“什么?那方才那句话,是谁说的?”

蒂亚愣了愣,才回神,方才那声音的确不是卡西尔的声音。

不过因为短促,她一心想着这事儿,才一时没有注意到。

卡西尔立刻警觉起来:“谁!”

同时,他一手将蒂亚拉住,而后挡在了她身前,谨慎的看着周围。

蒂亚也被他这样的阵仗一惊,而后便意识到——对方突然发声,他们两人却是都没有发觉,可见那人隐藏的能力高超!

这样实力的人潜入学院,难道是有什么事儿?

“几年不见,你果然比之前更差劲了。”

一道有些虚幻缥缈的声音忽然缓缓从前面传来,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又十分清晰的在耳边回荡,带着几分清雪一样的冰冷,却又像是有些飘忽。

蒂亚顿时紧张起来:“谁!?他在说谁!?”

卡西尔的脸色顿时不好看了,这声音…。他已经想起来是谁了!

想不到居然在这个地方,还能碰到他!

“真是阴魂不散!”

他冷嗤一声,精神却是放松了一些。

蒂亚听着,怎么这人好像还是卡西尔认识的?而起俩人貌似关系也不一般…。

紧接着,她就看到眼前大门处,忽然产生了一阵能量波动。而后,一道黑色的空间裂缝,陡然撕开!

一个人影,缓步从里面走出。

一身雪白的大氅,也依然无法掩盖颀长的身形,只是头上的兜帽,遮住了大半脸容,看不清晰,唯有一段玉似的下巴,仿佛能够透出光来。

他的动作很慢,双手拢在袖中,看着似乎有些飘渺的样子,但是无端端透出一股贵气。

而后,那人微微抬头。露出有些苍白的嘴唇,似乎挑起一抹笑,又似乎没有。

“彼此彼此,我也并不愿意看到你。”

蒂亚噤声,心里却是感慨,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这娘娘腔周围,怎么都是这么一群奇葩!

看这样子,还真是一朵好大的病美人!

卡西尔扯扯嘴角:“你不好好在床上躺着等死,怎么来这里了?”

那人却似乎并不生气,顿了顿才道:

“因为,我也要去找她。”

“谁?凤长悦?你找她做什么?”

这么问,卡西尔心中却是感叹,凤长悦当真好本事,竟是不知什么时候又和这个家伙认识了。

那人顿了顿,似乎有些咬牙切齿:

“她答应治我的病,却无比干脆的跑路了!”

“噗!”

卡西尔一口茶水吐了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