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94 血祭!

凤长悦的身上,不知何时竟是出现了一层隐不可查的紫金色火焰,紧紧贴在身上,当那金钩飞速前来的时候,忽然升腾而起!仿佛长了眼睛一样冲着那金钩阻拦而去!

古天鹰看着这一幕,眼底闪过几分莫名的光彩。

“竟然是…。”

神火!

他虽没有见识过神火,但是天下间,能够有着这样的威势的火焰,除却神火,又有哪个可以做到?

这一次,倒真是赚了!

原本以为不过是一个不知名号的嚣张小子罢了,却不想对方身上,竟然还有着这样的宝贝!

他虽然不是炼药师,但是任何一个修炼者,其实对于神火也都有着一定的期望。

不同的是,有的人知道那很危险,所以选择不去触碰,然而有的人却是认为,说不定自己便是可以得到神火,从而更上一层。

想要变强,自然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古天鹰自然是后一种人,在他看来,本来以为不过是替儿子女儿报仇,让这少年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在这里就好了,现在看来,却是极有可能得到他身上的神火!

紫金色的火焰…。倒是不好猜测到底是排位在哪一位的神火。

不过他心里,已经是蠢蠢欲动了,看着凤长悦的眼神,也是变得变幻莫测起来。

古霄倒是没有注意到那么多,眼下他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将凤长悦杀死!

……

“那边我也已经找过了,没有人。”

“这边也是,没有任何人从这里经过的痕迹。”

岳小棠和于峰走到凌朗身边,却并没有带来什么好消息。

凌朗沉默,脸色沉肃。

两人见他这样子,心中担忧,也都是没有说话。

方才在第二层的时候,凤墨似乎走到一个角落,好像是打算打开那里的门,进入第三层的,但是随后她整个人都忽然消失。

他们三个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完全找不到凤墨的身影了。

随后便发现,他们几个人所在的地方,也已经发生了变化。

虽然不知这里到底是第几层,但是当务之急是先找到凤长悦,但是几人将这附近都找遍了,却还是没有找到凤长悦。

甚至连一点线索都没有。

凤长悦像是凭空蒸发了一样,直接了无踪迹了。

在这陌生神秘而危险的地方,他们自然也是十分担忧凤长悦的安危,失去联系的时间越久,心里就越是担心。

凌朗心里的情绪是最复杂的。

一方面,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的凤墨到底有怎样的实力,但是同时也知道,凤墨的身份究竟有多么的惊人。

这一天的相处,他已经旁敲侧击,知道岳小棠其实对凤墨的了解并不多,甚至好像连他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

他不知道轩辕夜留下来保护他的人在不在,但是就按照方才的情形,他的心里有了十分不妙的猜测。

若是那些人跟着也就算了,好歹是有一点担保的,然而如果没有…。

若是凤墨出了什么事儿…。

凌朗简直不敢现象后果!

凌朗搓了搓脸,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继续找!”

这个地方这样诡异,人就算是消失了,肯定也是有一星半点的踪迹可以找到的!

“咱们必须抓紧时间了。不然后面会有什么事情,真的都不知道。”

于峰有些担忧的开口,犹豫片刻:“要知道,在这里,我们不仅仅只有这些未知的危险。其他人不知道现在情况如何,若是遇到那些人…。尤其是,古家的那些人!只怕是免不了一场恶战!凤墨自己,只怕是不好应付啊!”

凌朗闻言,眉头更紧。

其实这也是他所担心的事情。

凤墨他们在这里的处境十分危险,眼下他自己消失了踪迹,若是碰到了古家的人,只怕是…

“古家的人实力如何?”

于峰想了想,道:“先前古家进来的那四个人的实力,倒还算是可以应付,毕竟先前凤墨一个人就轻松应付了古霄,而且又契约了神兽,本身连连突破成为了四星灵宗巅峰,应该没有那么危险。只是不知,古天鹰是不是也一起来了…。”

他看了一眼凌朗,喉间干涩:

“古天鹰的实力…。绝对不是现在的凤墨可以对付的!”

不用细说,凌朗看他的脸色,已经知道这是个多么大的隐患,顿时心中一凉。

虽然心中有着一定的信心,可是纵然凤墨的天赋再强悍,在真正的强者面前,只怕也是讨不了好啊!

岳小棠额头上满是汗水,然而在听到两人的对话之后,只觉得浑身一凉!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那个人有那么厉害吗?凤墨现在可是四星灵宗巅峰,而且他有神兽,而且…。”

看着两人的神色,岳小棠的声音越来越小,眼底却是逐渐生出惶恐担忧。

“不管怎样,我们现在必须尽快寻找!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不知道到底是第几层,但…向上去,应该是没错的。我们现在先将这一层都找一遍,如果还是没有人,那么就继续向上。直到找到他。”

凌朗向上看去,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不管怎样,先将人找到!”

“那这旁边的这些东西…。”

于峰忽然开口,神情有些犹豫。

凌朗转头看了他一眼。

于峰忽然就有些莫名的羞愧,不敢正视他的眼神,看向了别处。

这周围的一些方格之内,放着一些极为不错的武技,方才匆匆一眼,凌朗已经看到甚至好像还有地阶的武技和心法。

这对于于峰而言,自然是极大的诱惑。

实际上,对于任何想要成为强者的修炼者而言,这都是最大的诱惑。

即便凌朗曾经是凌家最为放纵的大少爷,也必须承认,这些地阶武技,有的是连他都觉得珍贵的东西。

然而眼下,凤墨显然比这些身外之物来的更加要紧。

他不是看不上这些东西,而是时间紧迫,如果只能选择一个,他自然是选择凤墨的性命。

但是,凤墨是他的朋友,他愿意这样做,而于峰和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

他这个样子,其实也是无可厚非。

“你若是想要,大可以挑选自己喜欢的。我和小棠就先走一步。”

话不投机半句多,何况是这样的时刻。

凌朗没时间浪费在争论上,简单的撇下了一句,便是直接拉着岳小棠离开。

于峰十分窘迫,但是看着他们离开,嘴唇动了动,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其实他不跟随的原因,还有一个,只是大家都没有说出来罢了——

他们都看的出来,这个塔里面,随着层次的增高,里面的宝贝的等级也是越来越高,当然危险也是越来越大。

他们现在在的位置,极有可能其实就是第三层,方才在寻找凤墨的时候,于峰已经看到了一些极为心动的宝贝。

对他而言,其实知道自己的水平如何,也并不想冒险将自己的性命搭上去。

毕竟,说到底,他和凤墨之间,除了那份交易,其实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凤墨先前是救了他不错,这份恩情他感激,但是在真正面临危险的时候,他还是选择了先保护自己。

其实这也无可厚非。

凌朗没有拆穿,相互之间也就这样了。

等看不到那两人的身影了,于峰才开始朝着旁边走去。

一路上,将一些看的上的东西都放入了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

这地方大部分是放着的武技和心法,但是地阶已经算是十分不错的宝贝。

显然这里之前也还没有什么人来,所以东西大多都被他搜罗走了。

“那个于峰真是见利忘义!难道他忘了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吗?这个时候,居然因为那些东西就和我们划清界限,生怕我们拖了他的后腿——真是卑鄙无耻!”

岳小棠和凌朗已经走出了一段距离,岳小棠原本是想忍着的,但是一直没找到人,她的情绪也就变得不是太好,连带着想到方才的情形,越想越来气,终于忍不住咒骂了一句。

凌朗面色平静:“其实也没什么,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他想要做什么,不想做什么,难道我们还一直控制着他吗?”

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哪里值得他们花费这样大的力气。

既然能够为了蝇头小利舍弃恩情,那么任由他去,其实也得不到什么好下场。

“在这里,他一个人,寸步难行。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后悔的。”

不过到时候,他就是悔青了肠子,也没用!

岳小棠冷哼一声:“你说话真是客气,那个人分明是看到那些东西之后,才忽然改变了想法的!鬼都知道他是想要独吞那些东西!而且生怕后面再找到什么宝贝,我们和他抢罢了!我呸!早知道他竟然是个这样的人,凤墨当时就不应该救他!”

应该直接让他尝尝死亡的味道!

从进来开始,遇到黑风血蚁,若不是凤墨,他早已经死了!后来沾了光,跟着一起直接来到黑塔,不知比别人幸运了多少!而后那些白骨即将吞噬他的时候,又是靠着凤墨拉了他一把,才免于惨死!

现在,为了那么些东西,竟然做了这些事情!当真是无耻自私至极!

“跟凤墨比起来,这些算什么。”

凌朗说了一句,便带着岳小棠继续向前走去,继续搜寻。

他可是没有时间浪费在这样的人身上。

而在原地休息的于峰,等确定那两个人肯定已经离开了之后,他才站起身,看向某个方向。

再向上去,说不定,就是天阶武技了!

更甚至,灵圣强者的墓穴,也在这其中!

这样的地方,怎么可以和别的人一起?

他的拳头紧了紧,便是继续朝前走去。

…。

天堂火的威力终究是不容小觑,即便是凤长悦孤身作战,此时前有古天鹰,后有古霄和那灵魂体,她也并没有露出半分颓败之势。

“小子,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出门在外,一定不要惹是生非吗?有的人,不是你想怎么招惹就怎么招惹的。”

古天鹰淡淡一笑,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凤长悦挑眉,声音冷清:“老家伙,想必也没有人告诉你,没调查对方的底细之前就随意出手,也是会招来祸患的吧?不过想来,你年纪大了,不清楚这些也是可以理解。只是,你儿子已经是这么鲜明生活的例子了,你还犯这样的错误,真是——”

“放肆!”

古天鹰低喝一声,一手指着凤长悦,怒斥:

“目无尊长,口出狂言!看来,的确是没什么教养!不如,今日我便替你的父母,好好的教训教训你!知道什么是规矩!”

凤长悦脸色也是瞬间冷了下来——

“想替我父母教训我——你没那个资格!”

说着,她手腕一抖!

“现在,也是你出来的时候了!”

随着一声低喝,一道虚幻的影子,忽然出现在她身边!而后看向了那一道正在挣扎的灵魂体和古霄!

古霄浑身一阵犯冷!

一道彩色闪过,小彩也已经出现在她身前!

“今天,暂且就拿你的血来开路!”

凤长悦一字一句,掌间灵力疯狂汇聚!

以至于她竟是没有感觉到,金色手镯之中,那安眠了太久的白色身影,隐约动了动。

------题外话------

今天有点没状态,这几层的剧情进展希望顺利精彩一些,酝酿一下,明天争取多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