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91 九层黑塔!

而此时的凤长悦,其实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看着身下的银色圆阵,她整个人都忽然愣住,因为她心里并没有想过召唤小白…。

等等!

这银色圆阵…。难道是要契约?!

她心中似有感应,忽然抬头看向了小彩!

方才她只是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呼唤,才将天堂火裹挟而去,但是心里却是完全没有想到契约大的!

一个人,通常都是只能契约一只魔兽的不是吗!?

纵然她曾经见识过阿夜在有了自己的契约魔兽的情况下,依然契约了黄金巨龙,却也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甚至连这银色圆阵,都似乎是天地之间的法规汇聚,自动形成的一般!

而后,她就忽然听到了一道有些陌生,却又带着几分熟悉的声音!

“吾以上古彩翼鸟之血脉,与汝结成契约,从此必定生死与共!汝——可同意?”

凤长悦神色一震——那是小彩在说话!

小彩在那一团紫金色的火焰之中,外面什么都看不到,但是那道声音响起的时候,她却是无比的肯定!那就是小彩的声音!

它果真是要和她契约!

凤长悦脑子里一瞬间像是空白了一般,因为她根本一点都没有预料到,但是看着眼前的场景,她心底却又有一道无声的呐喊!

答应它!

小彩现在正处于生死边缘,若是她不契约的话,小彩今天只怕是必死!

然而若是她和小彩成功契约,那么就可以借助契约的力量,让小彩重新活过!

要知道,契约的力量,是天地间最为强悍而不可撼动的力量之一!

然而,在她即将开口答应的时候,心中却是闪过了一道白色的影子!

小白!

小白虽然尚且在昏迷之中,但是作为她唯一的契约魔兽,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直接跳过它直接完成?

她没有契约过别的魔兽,而且因为大陆之上,既定的规则就是每个人只能契约一种魔兽,所以也没有任何的书籍来描述究竟该怎么做。

但是下意识的,她觉得这件事情,似乎应该是让小白知晓的。

可是,小白现在已经昏迷了太久…。时间紧急,若是迟疑太久,小彩只怕真的会死!

这想法在她的脑海之中,只是瞬息而过,当她再度抬眸的时候,眼睛里面已经是全然的坚定之色!

无论如何,眼下先将小彩救回来才是最重要的!

况且,小白和小彩相处的时间也已经很久,两只虽然常常斗嘴闹矛盾,但是感情是非常好的。

小白从来没有跟她讲过,关于她可以契约其他魔兽的事情,或许这也就是它和小彩的矛盾之一?

但是仔细回想,即便是真的契约了,按照小白的性子,也顶多是不高兴几天,但是绝对不会放在心上。

若是它醒来,知道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契约小彩,肯定也能够理解。

凤长悦心中一定,而后身下的银色圆阵越发的耀眼!

她心底骤然一声低喝!

“我同意!契约!”

轰!

当她心底那句话落下的时候,天地之间,忽然一片轰鸣!

原本蓝紫色的天空之上,那重重的乌云,骤然从中间裂开!一道耀眼的光芒,忽然从上方落下!

那是——天地之间的契约力量!

半个天空,在这一刻,都似乎被完全映亮!

层层叠叠的乌云,也因为那光亮,而变得越发的辽远透亮!一层层,恍若被晕染开来的惊天画作!

而那一道光芒,直直的落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而不远处的小彩,也是骤然一声嘹亮的清鸣!

唳——

紫金色的火焰,在这一瞬间升腾而起!

炽热的温度,顿时让周围的空气都变得灼热了起来!连同地面上,也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道的被高温灼烧的痕迹!

血蚁母皇看到这一幕,心中闪过诸多情绪,愤怒,震惊,不安,惊慌,最终终于化为了一丝恐惧,从而转身就打算离开!

上古彩翼鸟的血脉之力!

即便是它,也是不敢拭其锋芒!

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没想到今天竟是碰到了一块铁板!

它恼恨的看了一眼凤长悦,心中是滔天的不甘!

多么新鲜美味的鲜血!

这个人,是它这么久见过的血液最诱人的!可惜!

然而它却是不知道,有的人,不是它可以肖想的!

其实,一半的神兽在感受到凤长悦身上有神火的时候,都会有一丝的畏惧,再怎样也不会想着主动撞上来,招惹麻烦。

毕竟神火之力,不是它们能够轻易对付的。

但是这血蚁母皇却是有些不同,它在鬼域呆了太久,很多东西都已经忘记,而每隔一段时间都有一些来送死的人,它也早已经养成了习惯,认为那些人都不过如此,甚至在遇到凤长悦的时候,感觉到神火的存在,竟是没有后撤的意思,反而是抱着几分侥幸,想要将凤长悦拆吃入腹。

结果,漫长的懒散的时光,终于将它带上了死路!

另一方面,它也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有着拥有上古彩翼鸟血脉之力的魔兽的存在!

而且,这魔兽现在马上就要突破成为神兽了!

若是之前它尚且有一丝斗志,此时则是已经完全放弃,只想要立刻逃离!

所谓仇敌,所谓怨恨,都不如先将自己的性命保住!

然而来的轻松,走的时候,却是没有那么容易了!

在它刚刚转身的瞬间,身后的那一团在半空之上,灼灼燃烧的紫金色的火焰,忽然朝着中间而去!从而收缩起来!

凤长悦远远看着,湛黑的眼眸之中,唯有那一团紫金之色!

像是眼底忽然生出了一股妖异的颜色,再看这天地风景的时候,都似乎已经变成了其他的色彩!

她身上的金色铠甲,忽然之间变得愈发流光溢彩!一头黑发飘扬,仿若战神临世!

哗!

忽然之间,两道绚丽无比的色彩,在半空之上,骤然展开!

一双无比瑰丽而强劲的翅膀,忽然从那一团逐渐收缩的火焰之中,猛的铺开!

而后,便是无比炫彩的尾巴,摇晃而出!

暗沉的天地之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一抹色彩!

即便是下面看着已经十分震撼的凌朗等人,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依然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实在是…。太美了!

也太震撼了!

那一抹彩色,一瞬间展开,带着无上的尊贵气息!

而后,层层叠叠的彩色之中,探出一道身形!

锋利的喙,流畅的线条,彩色的眼眸,一眼看去,仿若真正的上古凤凰!

而那头顶之上,原本象征着九级魔兽的九根翎毛,此时也是已经完全褪去,只剩下了一道格外晶莹透亮的冰凌!呈现圆锥形,伫立在头顶之上!

轻轻晃动,便是一圈圈的彩色冰凌,朝着四周激射而去!

整体的身形比之前大了不少,即便是凤长悦上前,只怕也只能到小彩的胸口的位置,它双翅若是展开,上面则是可以承载大约十几个人的样子。

自然,那翅膀此时也是已经完全恢复,先前被撕扯掉的那些皮肉和指甲,此时都已经重新生出!

而在这一刻,凤长悦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忽然落入神识之中!

像是忽然有什么东西横加在心间,而那对面——正是小彩!

咔嚓!

在这一瞬间,她似乎听到了什么东西破碎的声音!

下一刻,便是陡然发觉,自己身体之内,便是再度充斥了强横的力量!

四星灵宗中期!

四星灵宗巅峰!

感觉到那一股即将突破的屏障,凤长悦心中狠狠一压!

那高涨的能量,才算是被勉强压下,但是依然在不断的敲击着那一层,似乎下一刻就会突破!

契约魔兽,原本就会增强修炼者本身的实力,但是也因人而异。

小彩这样的程度的,其实提供的力量,完全可以直接让她突破五星灵宗,但是距离上一次突破才过去不久,她刚刚巩固了本身的境界,这个时候若是再度晋级,只怕是不太好,因此还是被她压制住了。

最终,依然是稳稳的停在了五星灵宗巅峰的位置!

即便如此,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就接连晋级,只怕也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她脚下微动,手腕轻挥!小彩便是陡然展开翅膀,朝着她飞来!

它带动的强劲的旋风,在地面之山留下了一道道深深的痕迹!

一道浩瀚遥远的气息,扑面而来!

凌朗神色僵住,心里却是不断颤抖——

“上古彩翼鸟…。它突破之后,居然成为了上古彩翼鸟!”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之前在山脉之中,这只彩冰雀之王和东方兰夕的蓝凰神兽相斗的时候,他已经觉察到它身上其实是有着上古彩翼鸟的气息的,甚至看到了当时吞噬了上古彩翼鸟精血之后的样子,故而方才缠斗的时候感觉到了那一股浩淼的气息,他也并不是十分吃惊。

但是他是真的没想到,这魔兽突破成为神兽之后,竟然是直接成为了上古彩翼鸟!

上古彩翼鸟家族曾经十分繁盛,力量十分强大,但是后来却是不知为何,消散在了时光的洪流之中个,再也没有任何消息。

上次见到的那一个上古彩翼鸟的尸骨,其实已经是十分意外。

他原本以为,这世上再也没有上古彩翼鸟了的!

作为拥有最精纯的属于上古凤凰血脉的上古彩翼鸟,它们的存在,原本就是十分逆天的存在!

一般的上古彩翼鸟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是神兽,而它们的族长之类,更是传闻中神秘至极的超神兽一眼的存在!

这样一种超强的神兽,天下不知多少人想要得到它们!然而这上千年的时间,它们早已经完全消失,所以再也没有人想过这个事情!

而且,这般珍惜而且尊贵的种族,其实是非常不屑于和人契约的。

传闻中,曾经拥有机缘契约了上古彩翼鸟的,最后无一不是大陆闻名的强者!

没想到,他今天竟是可以看到这样的场景!

而且,是个人都知道,九级魔兽在晋级突破成为神兽的时候,不仅仅风险极大,而且通常因为各种因素,而导致它们最后并不一定会成为预想中的神兽。

毕竟魔兽一族,相互之间的血脉之力相互掺杂,谁也说不准会不会在突破的时候,突然激发了体内的隐藏了许久的血脉之力,所以最后成为了什么,都很难说。

可是,从彩冰雀,直接突破成为上古彩翼鸟的,凌朗还从来没有听过!

要知道,神兽之间,也是天差地别的!

有着上古神兽血脉之力的,自然是比一般的神兽,拥有更强的威压,以及战斗力!

上古神兽…。便是整个凌家,只怕也未必有!

凌朗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应该感叹凤墨居然可以契约两只魔兽,还是应该喟叹这小小的彩冰雀一个突破居然就直接成了万人梦寐以求的上古神兽。

总之,他算是明白了——凤墨这个变态,生来就是让人嫉妒的!

这样的天赋,这样的实力,甚至,这样的天下难求的机缘,又有几个人可以比得过!

四大家族的年轻一辈之中,之前比他强的,不知凡几,但是从这一刻,他就已经连连跳跃,不知道已经超过了多少人了!

而且,这家伙还是一个七品炼药师!

这几重身份,随便一个翻出来,都是能引得无数人追捧崇敬的!

岳小棠被凌朗牢牢抓着,此时全部的注意力也是已经被吸引到了凤长悦的身上,眼底忍不住露出满满的骄傲之色!

而于峰看到这一切,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用言语去形容。

实际上,他的见识阅历虽然比不上凌朗,但是方才那场景,他也看的明明白白!

那一只魔兽突破,历经天劫,已经成为了上古神兽!

那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他可是感受的清清楚楚!

这个人…这个人…。

居然藏得这么深啊…。

凤长悦的心底,在这一瞬间像是被打通了一个通道,能够直接和小彩交流了。

心意相通,行动起来自然是十分自如。

她身形骤然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便是出现在了血蚁母皇的身前!

而小彩,则是出现在了血蚁母皇的身后!

此时的它,几乎不用出手,那强横的上古神兽的威压,便是可以让血蚁母皇难以动弹!

魔兽之间等级森严,纵然血蚁母皇也是神兽,和此时的小彩比起来,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的!

而就是这短暂的停顿,已经足够!

凤长悦掌间紫金色火焰闪耀,而后陡然甩出!

一道紫金色的火鞭,狠狠的打在了血蚁母皇的身上!

焦灼的气息,忽然传来!

血蚁母皇虽然想要躲避,但是一方面有着强大的威压控制,一方面,却是因为身上不知何时已经覆盖了一层白色的冰霜!

正是——冰焰之子!

双重夹击之下,便是血蚁母皇,也无法应付!

它的身体勉强晃动了两下,便是出现了两道深深的痕迹!

它强自挣脱,忽然翅膀嗡动起来!

下面无数的黑风血蚁,忽然快速的汇聚起来!朝着它的下方赶来!

那黑色的圆球越来越大,而后竟是忽然腾空而起!朝着血蚁母皇而来!

血蚁母皇忽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将那些黑风血蚁通通吞噬下去!

凤长悦眉色一厉,漫天的紫金色火焰,忽然燃烧而去!

眨眼之间,那些黑风血蚁便是通通被燃烧殆尽!

然而纵然如此,血蚁母皇还是吞噬了不少,身体之上的伤痕,也是快速的愈合了起来!

小彩见此,忽然振翅飞起,在空中狠狠挥出!

两道彩色的冰凌,忽然出现!在半空之上,交叉在一起,而后朝着血蚁母皇而来!

凤长悦同时一拳狠狠挥出!手臂之上,燃烧这紫金色的火焰!

一下子,狠狠的打在了血蚁母皇的伤口之上!

她双手狠狠朝着两边一撕!

那两道彩色的冰凌,骤然狠狠刺穿它的身体!

嗤!

坚硬的壳崩碎的声音,听来格外的清晰!

而在这瞬间,天堂火忽然将血蚁母皇完全包裹了起来!

凄厉的惨叫声,忽然从其中传来!

凤长悦面无表情的后退,小彩也收起翅膀,落在了凤长悦的身边。

那一团火焰,很快就消弭,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剩下。

干干净净。

地面之上,那些尚未聚集起来的黑风血蚁,在这一刻也是陡然慌乱了起来!像是失去了方向一般,四处乱窜!

凤长悦垂眸看了一眼。

小彩双翅挥动,地面上便是瞬间出现了一道风。

风吹过,那些东西,通通化为齑粉,而后飘散!

眨眼时间,一切都消弭于无形。

周围忽然变得无比安静。

天空之上的重重阴云,也是逐渐散去。

凤长悦转头看了一眼小彩,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以契约它,但是这感觉似乎不坏…。

小彩原本冰冷淡漠的眼眸,在看向凤长悦的时候,也是转化为了一贯的依赖和缱绻。

就像初见的时候的眼神。

“主人。”

它轻轻唤了一声。

凤长悦伸出手,摸了摸它垂下的脑袋,嘴角逐渐绽开一抹灿烂的笑。

“小彩。”这一刻,它或许已经等了太久了吧。

小彩对她的感情毕竟不同,当时能够远隔千里从学院跑到荆棘沙漠去救她,或许从一开始就存了这份心思。

可惜她居然一直不知道自己竟然可以契约两只魔兽,小白也从来没有提过。

而且,不知道因为什么,小彩虽然是九级魔兽,但是一直不能开口说话,导致她和小彩之间的交流也比较少。

眼下,总算是解决了这个问题。

凤长悦却是不知,小彩原本就天赋极好,而出生的时候又是因为承受了血脉之力,一出生就是九级魔兽,所以才会一直没有办法开口言说。

而现在晋级成为神兽,终于可以口吐人言,而且和凤长悦心意相通,可以畅通无阻的交流了。

想到这点,小彩的心情就非常好,又贴着凤长悦的掌心蹭了蹭。

凤长悦挑眉:“看来,小白之前是故意没有说这些?”小彩动作一顿,而后点了点头。

虽然知道凤长悦可以契约它,但是因为许多原因,它也一直拖到今天才完成。

这其中,自然有小白想要霸占她的心思,但是更重要的,是凤长悦本身的实力,必须达到某一个水平才可以做到这些。

而且这段时间,小白一直昏迷,它虽然平时总是和小白闹矛盾,但是这样的时候,也是没什么其他心思的。

今天这一切,倒真是意外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

小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醒来,这一路之上,只怕还会遇到不少危险,它如今能成为她的契约魔兽,心意相通,并且成功晋级成为神兽,自然是再好不过。

只是看着小彩庞大的身躯,凤长悦还是觉得有些不方便。

“小彩,你不能变得小一点吗?这…。”

小彩摇摇头:“主人,已经成为了神兽,形态便是不能改变了的。”

当然,之前也是不能的。

凤长悦下意识的想到了小白:“是小白…。”就可以啊…

她神色微敛,看了小彩一眼,果然从小彩的眼中,看到了几分肯定之色。

她心头微颤。

如果,连如今的小彩都无法做到变幻身形的大小的话…

那么从一开始,就可以随意变化身体,拥有本身和幻形的小白,又是怎样的身份…。

她直觉似乎触摸到一层令人心惊的事实,心中的怀疑终于逐渐的被肯定,虽然尚不知道真相,然而这一层层揭开的线索,却是一次比一次让她惊讶。

小白的身份……

她眉色微敛,却是没有继续想下去。

无论如何,眼下最重要的是,找到机会将小白唤醒。

其他的事情,暂且都可以不用去考虑。

“凤墨!”

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惊叫,凤长悦骤然回神,就看到了凌朗小棠几人震惊的神色!

她心中一沉,随后就看到眼前的场景,忽然变化!

原本蓝紫色的天空忽然颜色变得阴沉了起来,而周围原本已经是一片狼藉的地面,也忽然晃动起来!

凤长悦心神一动,随后便像是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一般,转头看向了天边!

却见那原本遥远的如同永远都无法抵达的黑塔,竟是在不断的靠近!

不!不是那黑塔在靠近!而是——

他们子啊前往那边!

眼前的场景变幻,凤长悦这才意识到,他们脚下的地面发生了变化,或者说,是他们周围的场景在飞速的变幻!

那原本不知需要多久才能抵达的黑塔,此时他们竟是在飞速的前行靠近!

一层诡异的沉重威压,忽然降临!

便是凤长悦,也是忍不住胸口一闷!全身的灵力都似乎在这一刻,完全凝固了起来!

当他们终于停下的时候,凤长悦便是看到,那高大巍峨的黑塔,已经近在眼前!

从近处看,那塔身通体都呈现黑色,上面雕刻着一些奇怪的图案,一共九层,几乎高耸入云。

而每一层上面,也都挂着小小的风铃,风吹过的时候,可以听到轻灵的声音。

然而这声音在这样压抑沉肃的地方,却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从下面看上去,根本看不到塔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凤长悦收回视线,看了眼前的黑塔一眼。

这是最下面的一层,整个黑塔都十分宽大,整体似乎是八角形的,而她所在的这个位置,正有一个大门,紧紧关着。那上面也同样有着奇诡的图案,看不出什么来,

而这周围,甚至也只有他们几个人。

凤长悦抬手就要去推——

“等等!”

凌朗立刻开口阻拦,声音有些紧绷。

凤长悦回头看了他一眼,却见向来没什么正经之色的凌朗,此时竟是严肃的皱着眉头。

“你…你真的打算进去吗?”

凤长悦点点头,都已经到了这里了,自然是要进去的。

而且,说不定这里面就是传闻中的灵圣强者的墓穴,那就更要一探究竟了。

凌朗心底莫名的觉得有些不安,但是却不知该如何解释,虽然眼看着凤长悦再次突破,而且又契约了一只神兽,应该是充满信心的,但是他看着这黑塔,总是觉得有些不对劲。

于峰却是跃跃欲试,睁大眼睛看着那黑塔,眼底一抹热切——

“都到了这里了,不进去,岂不是真的太浪费机会了!”多少人想要都求不到呢!若非是借着凤墨的力量,只怕他想要来到这里,就算是费劲力气也很难做到。

凤长悦随即不再犹豫,一只手按在那黑色的门上——

眼前场景忽然变换!

而她体内的天堂火,也忽然升腾而起!似乎打算从她体内脱离!

凤长悦身体剧烈一颤!神识忽然撼动起来!

她立刻压住,而后迅速抬头看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