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90 涅槃重生!契约小彩!

天空之上,一道彩色的天劫,绚丽无比!在阴云之上,不断游离,似乎下一刻就会狠狠的劈下来!

凤长悦眉头微微皱起,湛黑的眼眸中,闪过一片冷厉之色。

没想到小彩竟是选择在这个时候渡劫!

然而小彩向来最为懂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肯定是不会在这样的时候随便晋级的。

上次她知道它是吞噬了那上古彩翼鸟的精血,故而才有了和东方兰夕的神兽一较高下的能力,但是现在…。

“小彩!”

她一声厉喝,手腕一挥,便是将那玉瓶送出!

虽然看不到里面的东西,但是当那玉瓶靠近小彩的时候,却是有一股逐渐增强的能量波动,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小彩一下子将那玉瓶衔接到口中,而后一个用力,便是将那玉瓶打碎!

里面最后剩下的几滴精血,竟是直接被它吞噬了进去!

凤长悦其实心里有些忐忑,上次小彩似乎只吞噬了一滴,实力就大为增加,但是同时,小彩的身体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那急剧增加的能量,甚至可能不是现在的小彩可以完全承受的。

然而这一次,小彩却是足足吞了剩下的所有精血!

她几乎不敢想象,等会儿小彩会呈现怎样的一种状态!

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讲,小彩自从出生便是九级魔兽,继承了彩冰雀之王的血脉之力,这么长的时间,它本身的实力也是有了极大的进步,其实若是想要晋级成为神兽,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罢了。

魔兽在修炼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像人一样晋级,然而从魔兽晋级成为神兽的时候,却是它们可以自己选择的。

因为一只魔兽想要成为一只神兽,要经历极为厉害的天劫,十分危险,不仅需要本身的强悍实力,更加需要一个完好的环境,稍有破坏,只怕就会前功尽弃。

甚至这之后,还要再看几分运气。

所以,几乎所有魔兽在晋级之前,都会找好一个地方,而后等待着天劫的到来。

凤长悦万万没想到,小彩居然这般直接!

而且它的方向,赫然是冲着血蚁母皇而去!

它这是打算一边战斗,一边晋级吗?!

凤长悦来不及想那么多,眼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将那剩下的精血全部给了小彩,希望能够有所帮助。

实际上,抬头看了一眼那炫彩的天劫,连她也产生了极大的不确定。

小彩和她没有契约关系,这一切,都要靠小彩自己去做。

它若是无法应付…。只怕今天生死难料!

小彩这段时间,都一直没有怎么出现,显然是在休养生息,那一滴精血的力量,实在是太过巨大,它的血肉之内,其实也积攒了极多的能量,在当时都没有被发掘出来。

而这段时间,它在金色手镯之内,一直在消化体内的那些力量,转化为自己的能量。

而凤长悦看到的那翅膀上各自长出的一根根骨,不仅没有让它看上去有些奇怪,反而是看着翅膀的形状更加硬挺,也更加有力。

双翅展开,天地之间狂风骤起!

一片片的彩色羽毛掉落,然而在落下的时候,却都是化为了一道道淬了冰的刀刃,而后朝着那些地面上的黑风血蚁而去!

一片羽毛掉落,在即将落在地上的时候,骤然蔓延一大片的冰面!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立刻让在场的人都愣住。

凌朗率先反应过来,拉住岳小棠就立刻后退!

于峰和钟长老也是立刻反应,纷纷后撤!

那些彩色的羽毛掉落,地面之上便是迅速的蔓延出了一大片的冰!而且还有着不断扩展的趋势!

所到之处,那些黑乎乎一片的黑风血蚁,都是被冻僵在原地!

小彩双翅再度挥展!

咔嚓!

冰面碎裂的声音,此时听起来格外清晰!

众人便震惊的看到,在地面上蔓延而去的冰,竟是眨眼间完全粉碎!

那是真正的粉碎!完全成为了粉末!

而与此同时,那些黑风血蚁,自然也是纷纷化为了粉末!狂风吹来,粉末扬起!

地面顿时一片干净!仿佛什么东西都没有过一般!

遮掩大规模的杀戮,立刻让在半空之上,和凤长悦对峙的血蚁母皇燃起了万分的愤怒!

嗡——

它透明的翅膀在空中颤动,发出刺耳的嗡鸣声!

嗡!

耳边的声调似乎在一瞬间产生了变化,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耳边缠绕,而后拼命的想要钻进来一般!

凌朗心头一沉,立刻调动灵力,在身前布下结界,同时一声低喝!

“捂住耳朵!不要听它的声音!”

血蚁母皇在愤怒时候的声音,足可以直接杀死五星灵宗强者!

他一声厉喝,于峰和钟长老也来不及想,直接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同时也在身前布下了结界!

然而还是有些晚了!

一道嗡的声音从耳朵之中传来,十分刺耳,却又无法控制的朝着脑仁之中钻去!

当两人捂住耳朵的时候,已经可以感觉到整个人都似乎被那种生硬包裹了起来!

两人的眼神同时有了些变化!

于峰眼神挣扎,双手捂住自己的脑袋,狠命的甩着,似乎想要将那声音从自己的脑海之中甩出去!

凌朗回头看了一眼,却是已经顾不上他们!

眼下,他能够保护好岳小棠不让凤墨那家伙分神,就已经够好了!

想到这里,他心中又是一阵担忧,眼睛看向半空——

凤墨那家伙也不过是四星灵宗,便是实力超绝,和这血蚁母皇应付起来,又能够撑住吗?

凤长悦在小彩出招的时候,已经预料到了血蚁母皇的后招,所以也算是早有准备,但是即便如此,还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那一股极大的冲击力!

声波攻击,是血蚁母皇极为拿手的杀手锏之一,一旦开口,方圆数十里,必定全部遭殃!

这种声音频率十分奇异,若是听到的时间久了,会让人产生幻觉,从而做出一些自残的行为。

有的厉害的,甚至会将自己的五脏全部挖出来,而后等待血流尽,才能死去。

那样的死法实在是十分残忍,但是却是血蚁母皇最喜欢的一种!

因为对血液的变态的痴迷,导致它们整个族群都对此十分的疯狂。杀死敌人的手段,也是极为阴狠。

黑风血蚁,一般在外界极为少见,便是凤长悦,也是第一次见到,之前还是曾经偶然听过它们,不然今天遇到,只怕也是要吃大亏!

黑风血蚁一族,最喜欢的地方,其实就是墓穴!

因为本身对血液和腐尸有着极为疯狂的喜爱,所以直接决定了它们最常呆着的地方,就是墓穴。

但是那也是传闻,真正见到,凤长悦这还是第一次!

关于鬼域的一些传说之中,也从未提到过它们!

这里传言,有着灵圣强者的墓穴,可是凤长悦也真的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竟然也会有这样阴森诡异的东西!

灵圣强者,怎么可能容忍这样堪称污秽的魔兽在自己的墓穴?!

纵然血蚁母皇是神兽,也实在是太超乎常理了!

但是眼下,凤长悦却是没有时间去想这些问题,她现在唯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将这血蚁母皇连同它的子代,通通解决!

她不想招惹麻烦,但是却也绝对不怕麻烦!

既然这鬼域,她已经来了,那么就绝对没有后退的理由!

“娃娃,你先回去。”

一声嘱托,她便是将射天弓和射天箭收了起来。

血蚁母皇的身体极为刚硬,用射天箭来对付,只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她屏息凝神,身体之内的灵力,忽然都朝着丹田之内涌去!

而丹田之中,那一片原本沉寂的黑暗之中,灵宗之心也是越发激烈的跳动起来!

紫金色的火焰,从那灵宗之心里面的四根通道之中快速流动而过!

一瞬间几乎晶莹剔透,万物静止!

凤长悦只觉得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在这一刻消失了声音,只剩下那涌动的声音,从心底逐渐传到全身,敲打着耳膜!

一下,又一下!

咔嚓!

她脊背挺直,黑发飘扬,忽然睁开了眼睛!

金色的铠甲,骤然召唤出来!

流光溢彩的金色铠甲,在身体之上蔓延开来,紧紧的贴合着她的身躯!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宛如战神降临!

而这一瞬间,天地之间的能量,也纷纷快速的朝着她的身体里面涌去!

一瞬间,她感觉到整个人都似乎和周围相通了一般,似乎周围的一切,都可以无比清晰的看到,听到,感受到。

甚至,她觉得自己的肌肤都在吸收着那周围的能量,将那些冥想修炼的时候才能吸收的金色颗粒,通通转为自己身体之内。

凤长悦一开始并不知道,自己在修炼时候吸收的金色颗粒是特殊的,在了解到其他人的修炼之后,她才知道,几乎所有人修炼的时候,吸收的都是周围那些白色,或者说是银色的颗粒。

她虽然疑惑,但是却也从来没有探究过这其中的问题。

因为每每想到自己体内的那一颗神秘的金色星辰,她就觉得这其中应当是有什么关联的,故而从来没有怀疑过。

而此时,当她全面舒展开,将自己完全沉浸在这天地之间的时候,第一次产生了这种奇异的感觉。

好像她的整个身体都变得虚空了起来,像是一根羽毛,飘散在宽阔的天地之间,又像是一阵风,似乎融化在这之中。

当那些外界的力量融入她的身体的时候,她会感觉自己像是一滴水,完全的融入了大海,不仅没有一点的不舒服,甚至还觉得这才是自己的归属。

她直觉的闭上了眼睛,双臂伸展——

看到她这个动作,下面的几个人都是惊呆了——

现在是什么时候,凤墨怎么还闭上眼睛了!他是直接打算放弃了吗?睁开眼睛都不一定会打得赢,他这样…。

“他这样到底是在做什么?”

于峰忍耐着脑海之中的刺痛,忍不住开口询问。

实际上,他觉得凤墨不是那种随意的人,但是这样的行为…。

砰!

尚未来得及回答,凌朗几人便是听到一声沉闷的声响。一同回头看去,于峰的脸色立刻一变——

“钟长老!”

钟长老方才还是好好的,怎么现在竟是抱着自己的头朝着地面撞去!而且竟是不断的捶打自己的头,仿佛在遭受万般痛苦的折磨一般。

说着,他下意识的想要靠近。

凌朗咧冷声道:“如果你也想死,现在去我也绝对不会拦着你。”

于峰的脚步顿住,惊愕的回头:“你什么意思?”

凌朗一直捂住岳小棠的耳朵,此时也没有手去拉他,实际上,如果不是看在都是一起进来的份上,他连这一句都不会多说。

“你自己看。”

于峰心中忐忑,立刻回头看去,脸色顿时一变!

“钟长老!”

这不过短短时间,钟长老怎么就…

看着钟长老不断干瘪下去的身体,凌朗收回视线,声音冰冷,实际上,连他也没有想到,黑风血蚁这一族群竟然这么厉害。

血蚁母皇显然是已经处于极为恼怒的状态,方才那声波攻击,其实是携带了无数的虫卵的,在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其实就有无数的虫卵已经从耳道之中飞了进去。

按照血蚁母皇堪称天赋的繁殖能力,那一瞬间,已经不知道钟长老的身体之内,涌进了多少黑风血蚁的虫卵!

黑风血蚁的成长速度极快,若是血蚁母皇愿意,甚至可以顷刻间就长大!

所以,钟长老中招,在这短短时间之内变成这样子,其实也是在想象之中。

“你身体之内若不是因为有灵宝护体,只怕下场也和他一样了。”

凌朗撇下一句,便是不再理会。只剩下于峰冷汗涔涔。

他身上是有灵宝,那是之前他打算进来鬼域的时候,尚未昏迷的父亲给他的,说是能够有大用。

却是没想到,竟然…。

他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钟长老连一声呻吟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直接被抽空了的干瘪的身体,胸口沉闷不已,像是一块巨石压住,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何况说话。

随后,果然没过多久,钟长老的尸体之内,便是涌出了一团团的黑风血蚁。

于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身体僵直,手掌却是微微发抖。

若是…若是晚一点…。

现在他的死状,可能比这个还要恐怖!

凌朗却是没什么心思想这个,他现在除了下意识的将岳小棠护住,整个心神都投注在了凤长悦的身上。

看到凤长悦闭上眼睛,他虽然担忧,但是心底却并没有十分慌乱。

虽然两人认识的时间不算很长,但是他对这个人,也还是有几分了解的,他不可能就这样直接放弃,虽然看着十分危险,但是他却是莫名其妙的觉得,凤墨可能真的有什么对应的招数…。

果然,随后,他就看到在凤长悦的周身,忽然出现了一个个的能量漩涡!

在他的头顶,更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周围的能量在不断的朝着他的身上涌去!

此时看去,那人就像是一个黑洞一般,将周围的能量,全部都汇聚到了自己的身上!

而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那些阴云,也是已经完全汇聚到了一起!

那道炫彩的天劫,在其中不断的游动,速度逐渐加快!

他的心再度提起来——

傻子都看得出来,凤墨的那个契约魔兽是要突破历经天劫了!

在这样的时刻,这不是找死么!

血蚁母皇还不知道怎么应付呢,怎么就又出现了这么个情况!

而在这短暂的时间,小彩身上的彩色羽毛,依然在不断的掉落,飞到地上,便幻化出一片冰冷的界面,而后通通粉碎!

这样的攻击,倒是顷刻间解决了不少黑风血蚁。

而天空之上,血蚁母皇也是也越发的愤怒!

随着那声波的扩散,周围数十里的巨石,竟是都无声的化为了齑粉!

凌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方才经过的一块巨石,眨眼间倾塌,全部化为了粉末,心脏都提了起来!再度加强了结界!

原本就已经足够宽阔的地面,此时更是变得空旷!所有的东西在眨眼间似乎都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了看起来格外贫瘠干净的地面!

而在那上面,还在源源不断的爬动着无数黑风血蚁!

小彩一路飞行而去,下面的冰便是碎裂一次,然而纵然如此,血蚁母皇疯狂的繁殖能力,也依然让黑风血蚁源源不断的出现!

犹如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于峰这才知道,为什么这里面曾经死了那么多的人,他们进来之后,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甚至连一具白骨都未曾看见!

因为那些东西,早早就被吞噬干净了!化为这片天地之间的一抹沙,瞬间散去!

凤长悦闭着眼睛,却能够无比清晰的“看到”周围的一切,包括近处远处的景,包括天空之上即将落下的天劫,甚至包括血蚁母皇逐渐变得疯狂的姿态!

她的斗志分明是十分昂扬的,但是心底却是一片平静。像是月光落入溪水,只映照出一片粼粼波光,宁静而致远。

现在的凤长悦不知道,这依然是因为她之前曾经接触过天地规则的原因。

在经历过那一场洗礼之后,她整个人的身体,其实和天地之间,都已经产生了一种奇异的关系。

她汲取着周围的力量,却感觉到十分轻松自如,就是因为她的身体已经知道了这其中的规律,并且将那些都深深的刻在了骨子里。

所以她现在才会这般轻松,即便是闭上眼睛,却是依然可以精准并且堪称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力量!

而她的身体,也成为了一个巨大的容器,将那些力量通通容纳起来!

只需要一个时机——给出致命一击!

而此时的小彩,也已经抵达了血蚁母皇的身前!

看到小彩的靠近,原本有些不屑的血蚁母皇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仔细的看了小彩一眼。

“竟是上古彩翼鸟的气息…。怪不得这样大胆…。”

小彩犹如彩色明珠一般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它,双翅展开,周围狂风呼啸。

“…。哼,不过是个半成品,竟也想要对付本皇?”

血蚁母皇冷哼一声,却是一眼看穿了小彩,而后冷哼一声,根本没有将小彩放在眼里。

方才感受到上古彩翼鸟的气息的时候,它尚且有些惊讶,毕竟这世上,上古彩翼鸟已经消失太久了,若是真的出现,它只怕也是要退避三舍的。

谁知,不过是个有着一点上古彩翼鸟血脉之力的九级魔兽罢了。

它身体微微扭动,朝着上面看了一眼,愈发的不屑。

想要在这个时候晋级,莫非是疯了?

任何九级魔兽在晋级的时候,都需要完全的准备,这个倒好,竟是直接冲了出来,还打算一边晋级一边对抗它不成?

未免也太将自己当回事儿了!

莫非是以为自己身上有那一点不知道怎么弄来的上古彩翼鸟的气息,就真的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不成?

它冷哼一声,坚硬的黑壳之上,忽然浮现了一道道的红色痕迹!

一股恐怖的气息,忽然从它的身体之上扩散开来!

小彩眼神一凝,却是没有后退,反而是双翅一震!而后朝着血蚁母皇而去!

那尖锐的喙,像是最锋利的匕首,直接刺去!

这一路上,它身上的彩色羽毛掉了不少,此时看上去,已经是有些稀缺,尤其是翅膀之上,几乎已经可以看到里面的骨架。

但是小彩的动作却是丝毫没停,挟带着全身的力量,猛的扑去!

一股带着冰寒之意的风,忽然而至!

在两者之间,竟是直接出现了一层厚厚的冰层!而后那冰层竟是从小彩的身下,一路蔓延到血蚁母皇身前!

似乎下一刻,就会将它完全冻结!

咔嚓!

一声清晰的碎裂声,骤然响起!

却是血蚁母皇身体一个摆尾,将那即将到达的冰块完全踢爆!

无数的碎冰,随之落下!

无数裂缝,眨眼间已经横在其上!

小彩身体剧烈一颤!

九级魔兽,对上神兽,终究还是有着极大的差距的!

唳!

它忽然仰天一声清亮的鸣叫!

凤长悦心神一颤,豁然抬头看去!

这一声,却不像是小彩的声音!反而像是…。

那曾近出现的上古彩翼鸟!

果然,在她看去的时候,就看到小彩的身体,终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生着惊天动地的变化!

它的头顶,有着一道虚幻的影子,周身绚丽无比,气势威严!

而这时,天空之上,那道酝酿已久的天劫,终于落下!

天地之间一片暗沉,唯有这一道格外绚丽,像是映亮了半个天空一般!陡然劈下!似乎连同整个天空都被撕裂了一般!挟带着雷霆万钧之力,冲着小彩而去!

小彩觉察到那力量即将到来,眼中闪过一丝疯狂,竟是飞速的朝着血蚁母皇而去!

血蚁母皇一惊:这东西是要做什么!?

然而在不断靠近的时候,它也终于觉察到不对劲,当即暗骂疯狂,而后迅速撤退!

它虽然是神兽,却也不想一同承受这天劫!

这疯狂的东西,竟是想要趁着渡劫的时候,缠住它,而后将它一同拖下水,而后承受这天劫吗!

“疯子!”

它一声厉喝,身体便是陡然后退!透明的翅膀震动的速度变得更快!几乎是眨眼间已经后退出极远的距离!

然而下一刻,它就发现,对方竟是已经紧随而上!顷刻间就到了眼前!

血蚁母皇一惊,虽然知道这家伙身体里面有着上古彩翼鸟的一点气息,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竟然也是能达到这样的速度!

它却是不知,小彩自从出声就已经继承了血脉之力,而后吞噬了上古彩翼鸟的精血,更是精进许多,而今虽然身上的羽毛都在掉落,然而血肉骨血之中,拥有的力量却是足够支撑它前行,飞快的追上!

不过它倒是猜对了——小彩的确是打算召唤天劫,而后对付它!

天劫的力量不可想象,是眼下最方便的办法!

之前的一段时间,它一直隐约感觉到自己似乎有突破的征兆,但是一直在压制,一直等到今天,反而是等来了一个极好的机会!

那一道绚丽的天劫,终于落下!狠狠的斩在小彩的身上!

唳!

小彩难以压制的发出一声悲鸣,身体之上,立刻被斩的血肉模糊!

那原本就已经变得稀缺了许多的羽毛,此时更是不断掉落,翅膀之上,已经可以看得到轮廓,而此时,它的脊背以及翅膀之上,一道长长的血痕,横亘其上!血肉翻卷,血液横淌!

在那周围,甚至有一大片焦黑的痕迹——那是被疯狂的力量瞬间灼烧而导致。

这一道天劫下来,小彩周身的气息,立刻变得萎靡了不少。

而血蚁母皇原本打算趁机逃开,却不想在即将后退的时候,骤然遭遇了一股力量,而后便是被那天阶也砍了个正着!

这一下,它那原本无比坚实的外壳,终于是出现了一道裂缝!黏腻的血液,缓缓渗出!

它猛然回头,却见到一道金色的纤细身影!

凤长悦眸色深沉,虽然不确定小彩是否能够扛过去,但是既然机会来了,自然没有放过的理由!

而小彩接下来的动作,更是让一干人等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因为它居然忽然低头,咬住自己的翅膀那破碎的地方,连皮带肉的扯了下来!上面甚至还带着它带着血迹的羽毛!

无声的撕裂,场景却是无比的震撼!

只是看着,就似乎已经能够体会到那其中的痛苦!

鲜红的血肉暴露在空气中,血液似乎还在不断的渗出,隐约可以看到那一层薄薄的血肉之下的骨头!

凤长悦看的心中一疼,然而小彩那坚定的眼神,却是阻止了她一切的劝阻的动作!

它这样做,必定有自己的理由!

天劫的力量,并非只有一道,虽然已经斩下,但是在身体里面,却依然疯狂的流动!甚至在身体里面不断爆炸!

血蚁母皇的身体之内,接连响起一阵阵的爆炸之声!而它的外壳,也是不断的产生裂缝!

一道道黏腻的血液,逐渐流出!

嗤!

小彩再度咬住自己的另一只翅膀,而后将上面的皮肉狠狠扯下!

它的身体,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甚至除了那骨架,已经看不出整体的身形!

爪子之上的锋利的指甲,也已经一个个的拔出!连皮带肉,通通不剩!

整个看上去已经是如同被彻底剥了皮。

凤长悦看的几乎心尖一颤!

她见过太多比这还要血腥残忍的场景,但是这毕竟是小彩,她如何不心疼?!

血蚁母皇似乎也已经无法忍受,双翅震动,而后那流出的血液,竟是忽然变成了无数黑色的黑风血蚁,而后快速的蔓延开来!

而后,它本身则是朝着小彩疯狂的冲过去!张开了血盆大口,里面无数尖锐的牙齿,若是一旦咬上,只怕小彩也活不了!

小彩奄奄一息,摇摇晃晃,觉察到那力量,却是没有丝毫惊慌,而是猛的抬头,看向了对面的凤长悦!

唳!

一声长鸣!

它头顶的那一道幻影,忽然振翅!

一道璀璨的彩色光芒,忽然朝着凤长悦而去!

这一刻,凤长悦忽然明白了小彩的意思!

她的脑海之中,仿佛响起了一阵飘渺遥远的声音,一声声,几乎将她的脑海完全占据!

那分明只是一阵鸣叫,她却是忽然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她心神巨震,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小彩!

然而此时的小彩,却是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

它身体之上,那伤口依然在不断的扩大,血液也在不停的流,整个看起来已经恍若死去!

然而那身上的骨架,却是在诡异的发生着变化!

凤长悦清晰的看到,那翅膀上,多余额那一道根骨,将它的翅膀支撑起来,而后竟还在不断的增长!

而似乎是被这一道根骨带动,小彩啊薄薄的骨膜之下的骨头,竟也是开始了肉眼可见的增长!

它的翅膀的形状,竟然在整体发生着变化!

而唯独算的上完整的头上的九根翎毛,此时竟也是全部一根根的脱落!

每脱落一根,它的翅膀的根骨,就变化一分!

而整个的身体,也似乎在发生巨大的变化!连带着已经失去了指甲的爪子,也似乎在蔓延变化!

凤长悦心中一动!却见小彩头顶之上的那一道幻影,竟然逐渐变得透明,而后消散!

那些力量…。是完全融入了小彩的血骨之中!

小彩艰难的抬头,看向凤长悦!

凤长悦心神一紧,而后手腕一动,一道紫金色的火焰,骤然飞去!将小彩完全吞噬!

方才她感受到小彩的意思,其实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一点!

它这是在——

涅槃重生!

血蚁母皇也是震惊的看去,当看到那一道紫金色火焰将小彩的身体完全包裹起来的时候,它的心底,终于是划过了一丝恐惧!

于峰看着,有些担忧:“那火焰…。似乎很是厉害的样子…。那魔兽要晋级,先前分明已经被天劫几乎折磨致死,现在这…还有用吗?”

凌朗却是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这是凤墨的契约魔兽,他们两个心意相通,有了神火的帮助,想必是可以躲过一劫,而且说不定真的可以直接突破,将那血蚁母皇解决了。

“不必担心,那魔兽是凤墨的契约魔…。”

凌朗的话卡在喉间,望着天空之上的场景,再也说不出话。

于峰疑惑的睁大眼睛:“什么?这…。这银色的圆阵…难道凤墨要契约魔兽?!”

既然不是召唤魔兽,那么银色圆阵出来,肯定是打算契约魔兽啊!

怎么选在这个时候?!

凌朗眼中映出半空之上,凤长悦脚下忽然浮现的巨大的银色圆阵,整个人都已经凌乱。

岳小棠眉间微皱:“凤墨的契约魔兽不是小白吗?怎么现在…。”

凌朗听到自己的声音,微微颤抖——

“你是说…。这只,不是凤墨的契约魔兽?”

岳小棠点头:“是啊!所以我才疑惑,这是怎么…。也没见小白出来啊…。”

凌朗心头,有风呼啸而过!

凤墨他——居然在契约第二只魔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