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49 万更,八阶解毒丹

见那小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小衣裙,年约五岁的样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小小的年纪却透着一股淡然与沉稳,她坐在那里微垂着头,手里端着茶水在品着,似乎在听到他们在说她,这才抬眸朝他们看来。

对上了她的那双清眸,只感觉心头一震,仿佛瞬间被吸进了一个神秘的黑洞中一样,他们在那眼睛中似乎看到了隐藏着的威压与摄人气势,而那,仿佛不是一个孩子所拥有的。

再看,她的骨龄模糊不清,初初看时是五岁的骨龄,但认真细看,以神识细扫,却会发现其中似乎有些奇怪。

说她不是小孩,却偏偏顶着一个五岁小孩的身体和容颜,说她是个五岁小孩,却连喝茶的动作都那样的优雅悠哉,举止间散发出来的那种由骨子里透出的尊华之气,更是让他们摸不准,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原本想脱口而出的称呼在一番细看后,不敢随意呼唤,因此,父子两人相视一眼,而后梅家主面带微笑的向大汉询问着:“不知这位如何称呼?”他的目光看向顾七。

“她是我的干女儿,叫顾七,你们唤她七小姐便可。”大汉也毫不客气,咧着嘴便笑着,让他们直接唤顾七为七小姐。其实,以七小姐之称,则是将顾七摆在了与他们同在的一个位子上了,若是一个小孩就有些过了,但若对方并不是那样简单的,这一声七小姐由梅家家主和老爷子口中唤出,倒也理所当然。

因此,在听到大汉的话后,梅家父子心下也明白了一些,当下面带笑容的朝顾七拱手行了一礼,感激的道:“多谢七小姐千里送药,这份恩情,我梅家上下必定谨记在心。”

“你们不必在意,我也只是顺路。”顾七放下茶杯说着,就见一名下人在外面禀报。

“家主,少爷回来了。”

“清风回来了?快让他进来。”梅家主连忙说着。

顾七微敛下眼眸,嘴角带着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不意外的听见那梅清风进厅后惊喜的一声轻唤。

“是你?”

大汉看着梅清风脸上溢出的欣喜之色,看着他快步的走上前来到顾七的面前,不由挑了下眉,却没开口,只是静看着。

梅老爷子和梅家主见状,则有些诧异:“清风,你认识七小姐?”

“清风见过爷爷,父亲。”他缓过神来,面上带着笑容道:“在醉香楼时见过一面,今早我还正想找她,没想到她却是在家中。”声音一顿,忽的想起什么,讶异的看了脸上挂着淡笑的顾七一眼,问:“难道送天珠花来的那人就是你?”

“嗯。”顾七点了点头:“顺路,正好给你送到家中来。”

梅清风心下暗暗诧异,诧异于她神色言语的变换,昨日之时看她说话语气还是一个五岁小儿,今日一见,却觉得她浑身都带着一股神秘而奇特的气息,那种由内散发而出的淡然与优雅与她这五岁小孩的身体配在一起有一种让人觉得诡异的违和感。

“呵呵,既然清风认识七小姐,那七小姐在家中住下的这两天,你一定要亲自招待。”梅家主笑着说着,又对顾七和大汉道:“我已备下酒菜,两位,请。”说着,微微侧身,做出请的手势。

饭后,梅清风陪着顾七在庭院中走着,没有旁人,只在他们的身后不远处跟着那名贴身保护梅清风的黑衣护卫。

“我唤你小七可好?”他看着连他腰间高度都不到的小小人儿问着。

“嗯,也行。”顾七无所谓的点了下头。

见她并不反对,梅清风眸光含着的笑意深了几分:“小七,你给我吃的那应该不是一般的糖吧?我的身体一向不好,但昨日吃了那一枚绿色的东西后,原本体内无法运转的灵力气息仅在一天便恢复过来了。”本打算将这事跟他父亲和爷爷说的,不过又碰到她,一时间倒没顾得上。

而他爷爷和父亲也似乎没注意到他已经恢复的灵力气息,估计是没往那方面想才会没发现,要不然就算他隐藏得多好他们也一定会知道的,毕竟这么多年了,谁又会想到他的灵力气息也有恢复的一天?

虽然灵力气息恢复,不过却被他敛在体内不流露出一分,一是不想被那些想对他下手的人知道,二则是毕竟这么多年了,突然恢复灵力气息,这一事一定会引起各方探究。

而问题则出在这小小的人儿身上,若是那些人的目光和注意力落到她的身上,怕是会给她添不少麻烦。

只是,到现在他也不是很明白,那一颗绿色的东西,到底是糖?还是丹药?若是糖,为何会有那样神奇的效果?若是丹药,却一直不曾听说有出现这种颜色的丹药,而且,还微带甜?

他久病成医,一些医理和丹药的知识也是知道的,糖微甜,若是入药溶合在丹药之中以五行之火炼制则容易出现焦味,一个弄不好一炉丹药也就废了,因此,丹药都不会有带甜味的,带淡香倒是有。

“那是药,可不是糖。”

闻言,他心微震,看向她:“小七莫非是出生在炼丹世家?”也只有这样,才能随便就能拿出这样的丹药来,而且,丹药?他们家炼丹师的品阶得有多高才能炼制出这样的丹药?五行之火不能炼制,估计,还应该是天火炼丹师!

“嗯,差不多吧!”炼丹世家?她们家好像也就她会炼制丹药吧!脚步一顿,她微抬头看着身边的人,问:“天珠花你打算入药?以你体内的毒,没有八阶的解毒丹可解不了。”

“你知道?”他语气微讶,却又释然,她应该也是懂医药的,要不然怎么会给他那样一枚丹药?想到她给他的那一枚丹药,他脸上的神情柔和了几分:“府里还有一位炼丹师,他曾炼制过八阶的丹药,天珠花交给他应该是没问题的。”

“那就好,毕竟也是那几人用命换回来的,别浪费了药就行。”她点点头,梅家的那几个人很是忠心,若最后那炼丹师愿意低头归顺那些人,估计他也不会丧命。

“他们几位的家属往后的日子我们都会护着,只要有梅家在,就绝不会让人有欺辱他们的一天。”

闻言,顾七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说,走了一会,两人进了一处亭子坐下,梅清风命人上了茶和点心,便与顾七边喝茶边闲聊着。

“哦?小七要去灵境之地?”听到她的话,梅清风很是惊讶:“那灵境之地可不太好进,除了要经过重重考验之外,到了里面也是危险重重,以你的年纪……”

“我的年纪?”她挑眉轻笑:“你觉得我像五岁?”说着,不待他回答又低笑着:“我不过是被我师傅用封印压到五岁的模样,也只有突破了才可以恢复过来,而灵境之地除了是个历炼进修之地之外,我有一样东西也必需要去里面寻找。”

“原来如此。”他这才恍然的点了点头:“难道我觉得你身上总有一种违和感,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明白问题在哪了。”他微笑着,给她倒了杯茶:“进灵境之地是寻找灵药吧?据说那里面的灵药极多,而且外面不常见到的里面都有,你这回去,一定要小心,不仅要防着里面的兽类,也要防着人,有时,人比兽类还要危险。”

“嗯,我知道。”她点了点头,对于他会跟她说这话并不意外。从一开始这梅清风给她的感觉就很舒服,他就像一汪春水,温柔而和煦,让人不由自主的放下心防。

“明日早晨府中的炼丹师会为我炼制解丹,我想请你到时到一旁观看,不瞒你说,这天珠花配制的其他药物我父亲他们也是搜集了好些年的,这天珠花更是梅家的几位忠心耿耿的修士用命换来的,我也不希望在炼制的过程中出现意外,而府中现在的这名炼丹师虽说曾炼制过八阶丹药,但我还是希望可以更保险一些。”

说着,他看向顾七,道:“你出生炼丹世家,我相信,有你在一旁看着,这次的炼丹会更有保障,只是不知你可愿帮这个忙?”

“让我在一旁看着?一般炼丹师除了他们的弟子之外,应该都不会允许旁人在一旁看着的吧?”

“这个你不用担心,他是梅府的老人了,不会计较这个的。”

见状,顾七这才道:“反正也要在你府中住两天,既然这样,那明天我就过去看看,只要那位炼丹师别嫌我麻烦才好。”

是夜,梅府后院的一处院落中,大汉看着躺在卧榻上的小小人儿,便问:“小七,你明天真要去看那炼丹师炼丹?你原先不是说在这住两天,让他们多备些好吃的好喝的好好休息两天吗?怎么又揽这样的麻烦上身?”

“反正闲着,看看也无妨。”顾七眯着眼躺在卧榻上,卧榻因她的力道而微微晃动着,让她渐渐的有种想要入睡的感觉。

听到这话,大汉低笑出声,摇了摇头道:“你呀,我看你就是闲不了的,天生就是操劳的命。”

“说得也是,我似乎总是在给自己找事做。”说到这里,顾七也忍不住的笑出声来,睁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夜空,繁星点点,也不知泽现在在做什么?

次日清晨

梅家家主和老爷子以及十几个族叔围在炼丹室门口,他们想进去看,却又怕扰了梅老炼丹,众人围在一起低声说着,心中的紧张也溢于表情之中。

“梅老有没说这解毒丹有几成会成功?”

“他似乎八阶的丹药只炼制过一次,这次行不行啊?那些药材我们可都是收集了好些年才凑齐的,我还真怕……”

“怕什么怕?你这张嘴别乱讲。”旁边一名老者喝了那先前说话的中年男子一声,瞪着眼道:“你以为八阶丹药那么好炼啊?咱们梅家出了这么一个已经很厉害了,你以为就我们紧张吗?说不定梅老现在比我们还要紧张。”

被老者这么一说,众人倒是静了下来,他们梅家都在琼城这里发展成为首的家族,与他们家族的团结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别的家族里面内斗得很厉害,但他们梅家不会,梅家的人个个都知道,只有团结才能让他们变得更强大,他们就是一个家族,家族若毁了,连他们要在这里生存都难。

也正是因此,他们清楚的知道,只有让清风体内的毒解了,他们梅家才有接班人,要知道放眼琼城的那些家族中的嫡系子弟,没有一个的才能和头脑比得上他们家的清风,他们梅家也只有在他的手上才能变得更为的强大!

他们深信这一点,也更为的担心与紧张他的身体,这不,知道今日炼丹解毒丹,一个个都放下手头上的事情赶过来,就是想在这里守着,等着奇迹的一刻出现。

“哦?都这么早就来了?”大汉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引得众人纷纷回头。

“这两位就是送天珠花回来的两位?”一名老者问着老爷子,视线则落在大汉和还带着几分睡意的顾七身上。

“对,就是这两位。”老爷子点了点头上前给他们介绍着:“这位是姓风,名流,而那位则是他的干女儿顾七。”

“昨日听到后便想要一见,今日总算是见着了,两位千里送药的恩情我们梅家上下都记着。”老者上前拱手一礼说着,周围的那些叔字辈的人也跟着拱手行礼。

一旁的梅家主见了便介绍着:“这位是我们梅家的老叔父,其他的都是清风的叔父和梅家的各位主事人。”

顾七回以一礼,露出笑容道:“各位不必如此。”

“小七来了?”梅清风从里面走了出来,道:“梅老已经在里面了,你进去吧!”

“嗯。”顾七点了下头,朝众人一笑,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她这是?”众人看着她进去,不解的看向梅清风。

“我跟梅老说炼丹师让小七到一旁看着。”梅清风说着,目光看着那抹往里走去的身影,又道:“她在丹药上的天赋应该不低。”

一旁的大汉听到这话,嘿嘿一笑,往梅清风的肩膀就是重重一拍:“你小子倒是有些眼力,难怪我家小七会这么帮你。”

因他这一拍的力道,顿时让梅清风肩整个身子往所拍的那一边低去,回头一看是那大汉,便露出笑容:“前辈,晚辈身体不太好,还请前辈手下留情啊!”

“哈哈哈,有趣,有趣。”大汉仰头笑了笑,这才收回手来。

周围的众人只看着那大汉在大笑着,又见梅清风面带温和,便也没说什么,一门心思皆在那炼丹室里面。

而此时,炼丹室里,一名灰袍老者正捡着药物摆放着,旁边有一名年轻男子跟着打下手,看样子是那老者的手底下的药徒,忙碌着分配灵药的两人见走进来的那抹小小身影时皆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

“你就是顾七?”老者看着这个小不点儿,小小的人儿穿着白色的小衣裙,精致的面容和通身的贵气,就像是哪个大家族中偷跑出来玩的孩子一般。

实在很难想象,这样的一个小孩居然会有那样的丹药。

想到清风跟他说的事情,老者看向顾七的目光带着几分的探究,几分的打量,以及几分的怀疑,不过却没说什么,也没再问其他,只是道:“来,你过来。”

顾七看了看老者,又看了看那眼带好奇的年轻男子,这才走上前去,见前面一张半个高的桌子上已经摆放着二三十种珍贵的灵药,而在老者后方五步外则摆放着一个炼丹炉。

“见过梅老。”她上前行了一礼,轻声说着。

“我听清风叫你小七,老朽也唤你小七如何?”老者微弯下腰,看着面前矮小的小小人儿问着。

“可以。”她点了点头,名字就是让人叫着,怎么叫也行。

“好,小七你来看看,这些是老朽准备炼制八阶解毒丹的灵药,你来看看可有不妥之处。”他让年轻男子搬来一张椅子给顾七踮脚,好让她可以看见那桌上的灵药。

听到他的话的顾七微讶,看了老者一眼,便踩上那椅子站高一点看,当目光从桌上的那些灵药上扫过时,眸光微动,回头看了老者一眼。

“如何?”老者目光烔烔的盯着她看着。

这时,顾七才露出一抹微笑来,轻声道:“左边第八味药是天竹丁香,不是炼制解毒丹的药材不能加入,下面第二排倒数第五味药是灵决草,若是与桌上这些药相溶会导致药性减半。”她的声音一顿,看向那老者:“所以,这两味药是不能用的。”

老者听着她的话,眼睛越来越亮,目露赞赏:“不错,确实如此。”只是,在听到她接下来的话后,又露出疑惑的神情。

“不过……”

“不过什么?”老者见她的目光还看着桌上的灵药,便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桌上的灵药除了那两味是那故意放进去试她的之外,其他的都没问题呀!

“不过,木天霜这味药材保存不当,外层的色泽已经变得黯淡,虽然已经经过处理,但这样已经不适合入药了,要知道,八阶丹药的成品若是其中一味灵药不妥,那么,是炼制不成八阶丹药的,不过,六阶的应该是可以,只不过药效也会大大减弱。”

“什、什么?不能用?”梅老一听这话有些怔愣,看向那味药材,道:“这木天霜我处理过了,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而且,我也到炼丹公会去问过,他们说经过处理后已经可以继续用了。”

“继续用是可以,但,不适合用来炼制八阶的丹药。”顾七淡淡的说着,见老者拿着那味灵药怔在原地,不由问:“你们府上没有木天霜,难道这琼城也没有吗?既然要炼制八阶解毒丹,最好就是找最好的,要不然到时岂不是浪费了这几十种珍贵的灵药?”

“找过了,没有,这块木天霜还是几年前从拍卖会上高价拍下来的。”老者一时间不知如何时好,看向顾七,再问:“难道真的不能用吗?”

顾七没说话,只是从那椅子上下来,在炼丹室中走了走,在周围看了一遍,目光落在那炼丹炉上,伸手拍了拍,一边道:“我听梅清风说你炼制过八阶的丹药?那是什么时候炼制的?又是何种用途的丹药?丹药的品相如何?一炉又出了几颗丹?”

一连的几个问题,专业得让梅老一时间怔在原地,目带愕然的看着她。直到,她的目光再度扫来,他才猛然回过神来,这一回,他心下不由的升起一个念头。

顾七会炼丹!而且品阶一定很高!

这个念头一起,他的举止、神态、语气都带上了一丝的恭敬,顿了一下,这才对顾七道:“是三年前炼制出了八阶丹药,并不是解毒丹之类的,而是凝气丹,当时一炉丹药三枚却焦了两枚,最后成形的只有一枚,还是下品八阶丹药。”

因为八阶丹药的灵药都是比较珍贵的,而且也难找,他没有那么多的机会拿那些个药材去做尝试,所以今天要炼制八阶解毒丹他还是有些紧张。

毕竟在此之前,他曾试过两回,用的只是一些其他的灵药,炼制八阶养颜丹,但都没有成功。

“炼丹除了灵药之外,火和丹炉也是极为重要,你的这个炼丹炉品阶虽不算差,但也不高,撑死也不只能炼制八阶的丹药。”她伸手弹了弹那炼丹炉,听着那炉发出铛铛的回响声,这才回过头来看向那梅老:“既然要炼丹,那就炼吧!束手束脚的如何会成功?”

“可是这木天霜……”话还没说完,就见她一手伸进衣袖里掏了掏,不多时,拿出一块品质极佳的木天霜来。

“我这里有一块,你拿着炼吧!”她将那块灵药丢给他。

梅老还在怔愕当中,就见那块木天霜已经砸到他的怀里来,这才连忙接住一看:“真的是木天霜……这……”他看向她,欲言又止。

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一般,顾七摆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灵药这些东西,我一向不缺,区区木天霜而已,拿着用吧!”

那后面站着的年轻男子看到这一幕也不由的一脸瞠目结舌。木天霜啊!那一块得多少金币?她居然就那样随手抛出,这、这小孩到底是谁家的?

“老朽在这谢过小七大恩,若是此丹能成,你可就是梅家上下的恩人!”梅者再度行礼激动的说着。

“不用说这些。”她做事向来看心情,帮人看眼缘,那梅清风既然能入了她的眼,帮上一把又如何?

“那老朽现在准备炼丹,还请小七在一旁指点一二。”他目光烔烔的看着顾七,压抑着内心的激动说着。

听到这话,顾七朝他看了一眼,唇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你就知道我会炼丹?”

然,不同于顾七的神色,听到这话的梅老眼睛一亮,道:“原本不敢肯定,如今却是肯定了。”

“行了,开始吧!”她退后了一些,走到一旁看着。

“七小姐请坐。”那年轻的男子搬来椅子让她坐下。

顾七看了那人一眼,点了点头,不客气的坐了下去,在一旁观看着那梅老炼丹。

随着丹炉火焰的燃起,炼丹室内温度渐渐提高,梅老谨慎而细心的观察着炉中火焰,控制着火候和风力,随着温度的提高,炉中火焰的纯度提高,第一味灵药被梅老加入炉中,随着,第二味药从他口中而出,那名打下手的年轻男子迅速按着他的吩咐处理着灵药,将可炼制的部份递上前给他。

顾七一手托着下巴,半眯着眼坐在椅子看着,神情平静而淡然,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而外面,梅家家主众人则坐立不安的来回走动着,不时的伸长脖子往那炼丹院落中看去,若非怕他们人多嘴杂打扰到梅老炼丹,他们真想到那炼丹房的门口盯着。

等待的时间最是难熬,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他们依旧等在外面没有离开,闻着那从炼丹室散发出来的浓郁药香,他们一颗心提了又提,紧了又紧,不知道丹药是否成功?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炼制完成?

八阶的丹药,在这琼城之中还是极少出现的,就算是有,也是拍卖会从别处移过来高价拍卖的。按理说,梅家炼制八阶解毒丹除了梅家里的人,外人应该是不会知道的,但,也不知哪里走漏的消息,琼城中的一些世家竟相继的得到消息。

“哦?八阶丹药?呵,他梅家能炼制出来吗?”一处宅院中,一名中年男子冷笑着,明显的不相信梅家能炼制出八阶的解毒丹来,要知道,解毒丹低阶的倒还好,八阶的却是极为难炼制,就算是琼城以外的一些极为繁华的城镇也不一定会有。

“那梅家损失了一个炼丹品阶极高的炼丹师,如今也就剩下那梅老一人还拿得出手这,不过,那梅老也没怎么听说有炼制过什么八阶丹药啊!”另一人也跟着接口说着。

听到两人的话,坐着喝茶的炼丹师则道:“梅家的梅家我知道,几年前炼制出一次八阶丹药,不过,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丹药,当时也只凝出一枚丹,而且还是下品的,解毒丹八阶就是我也炼制不出,就凭他?呵,根本不可能炼成。”

“不是说梅家里来了一大一小两人吗?那两人的身份查明了没有?”

一听这话,几人皆沉默着摇了摇头:“没有,不知那两人的来历,应该不是这附近的人。”

“那就且先让人盯着梅家那边。”

另一人听到这话,便问:“可是要动手让他们炼制不成?”

“不用。”那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笑道:“我是看他们炼制不出来的,若是能炼制出来那也好,我们可以找机会把那丹药弄到手,八阶的解毒丹,就算是下品也珍贵非常,若是出门在外,有很多的时候也许那样的一枚丹药就能救得了命。”

这边的人在商量着,而另一边,一些家族听到消息后也只是表示了下惊讶,紧接着便也没再理会。八阶解毒丹?呵呵,梅家是想解了梅清风体内的毒?简直是痴心妄想。

那梅清风体内的毒若是那么好解的早就解了,何需等到现在?他们出就瞎折腾罢了。这整个琼城中不知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梅家垮下去,就算不是现在,但,十年之内,城中各个家族也会暗地联手,毕竟,他们的想法都是一样的,不会允许琼城中的哪一方那样飞速的扩大下去。

相对于那些人的不以为然,梅家此时却是进入了紧张时刻,因为那炼丹室中时而传出的痛哼声让他们觉得心焦,怎么会有那样的声音?这是快成丹了没?

比起他们的担心和紧张,梅清风却显得比较沉稳,他敛着眼眸坐在里面的一处桌边,闻着浓郁的药香味微抬起头,看向一旁的大汉。

“前辈,小七炼制过八阶的丹药吗?”

大汉看了他一眼,语带骄傲:“八阶算什么?九阶的我也见过。”见周围的众人皆因他的话而朝他看来,他咧着嘴一笑:“琼城也不过是一个城镇,你们呀,还真应该多出去走走,免得困在这里眼界都变小了。”说着,看向前面的炼丹室:“这都这么久了,应该也快出来了吧?”

炼丹室中的情景,绝对是外面的人无法想象得到的。外面的人不会知道,在这几个时辰里面,有好几次险些就那样失败了,可到最后都是那坐在一旁的顾七出手稳住那一炉丹药,才没让那炉丹药成为废丹。

梅老额头渗着汗水,他紧张的看着丹炉,却束手没动,只是站在那里盯着炉中的火焰,看着那站在炉前控制着炉中火焰的小小人儿。

年轻男子此时也满心震惊的看着顾七,他原本就是打下手的药徒,可,当看到顾七接替了他师傅后展现出来的那熟练的动作时,简直惊得说不出话来。

先前听他师傅和她的说话他还不信她这么小会炼丹,可当真真实实的一幕发生在眼前时,他仍觉得是在梦中一样,简直不可思议。

掌心翻动着的顾七一收火焰,道:“好了,准备开炉!”最后的步骤已经完成,浓郁而纯净的药香味也飘散而出,眼下要做的就是开炉了。

“可以了吗?不用再炼制一会?”梅老觉得有些无法相信,毕竟她接手最后的步骤也就一会儿的时间,这么快就可以开炉了?

“可以了。”她一收手,火焰消失的同时她也往后退了出去,来到那椅子上坐下。

剩下的便是梅老接手,当他颤颤抖巍巍的打开丹炉的盖子时,看到那里面的两枚丹药所泛出的光泽时,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眼睛不可思议的睁大。

“八、八阶上品解毒丹!这、这真是八阶上品解毒丹!真的炼制出来了!”

听着他激动的话语,年轻弟子也跟着快步上前,果然,当看到那里面静躺着的两枚丹药时,眼中涌现惊喜,当下跑出炼丹室:“成功了!成功了!是八阶上品解毒丹!”

“真的?”

外面候着的众人只感觉听了那声音后一颗紧提而起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当他们看到炼丹室再度走出一个人,那抹小小的身影,那抹身着白色小衣裙的身影……

梅清风微微一笑,神情并无惊讶,似乎,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一般。

“清风,这是一枚八阶上品解毒丹,你拿着,找个时间将这丹药服下,你体内的毒应该就能解开了。”最后走出来的是梅老,他将一枚八阶解毒丹放到梅清风的手中,剩下的一枚则交到梅家主的手里。

“这回若不是有小七,只怕,我们准备了多年的灵药也就要那样废了,好在天佑我梅家,让梅家遇到了小七这样一个贵人。”梅老笑着说着,看向一旁的顾七,心下感慨着,天赋这样的东西真的是太重要了,试想,就算她是成年的女子,可那样熟练的炼丹手法和技术也真的让他敬佩不已,尤其是,她还有本命天火在身!

听到梅老的话后,众人也连忙向顾七道谢着,而大汉则越过众人来到顾七的身边,道:“行了,就这样吧!在这里也耗了挺久了,我带我家小七回去休息。”说着,转头看向梅清风:“就麻烦你叫人准备些吃的送到我们院子里去吧!”

“好。”梅清风点了点头,看着顾七被大汉带走。

梅家炼制出八阶解毒灵丹一事很快就在琼城传开了,当听到这个消息时,各方都错愕万分。

那梅家真的炼制出八阶的丹药了?还是八阶解毒丹?这不可能吧?

怀着疑惑的心情,他们竟是不约而同的打算登门拜访。当一个个被挡在梅府大门外时,他们也都聚到了一起。

“梅家那梅老不是炼制不出什么像样的八阶丹药吗?怎么会突然就能炼制了?而且还是上品的灵丹?这真的是真的吗?”

“是不是真的我们现在在这里说也没用,我只知道,不管怎么样这时我们都应该进梅府拜访一下,也好表示我们以的关习之意。”

“连大门都进不了,看来,他们是早有吩咐不打算见客的。”

“那如何?”其中一人看向其他人。

“如何?呵,当然是进去一观,不管怎样,有能炼制出八阶丹药的炼丹师出现在这里,我们如何都得见上一面才不会太失礼。”中年男子说着,目光带着几分阴鸷的盯着那梅家的大门,心下在盘算着。

他觉得,能炼制出八阶解毒丹的,应该是梅家先前迎进家门的那两人,只是,那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梅宅里

“琼城各家族的人都来了?”梅家主看着下方的管家,眉头微拧沉着声音道:“不是吩咐下去拒不见客吗?他们还不愿走?”

“家主,他们在外面已经有一会了,若是不开门请他们进来,只怕……也不太好。”毕竟哪个些人都是琼城家族里的重要人物,被拒门外站着,怎么样都是他们梅家失了礼数。

闻言,梅家主沉了沉眼眸,道:“那就将他们请到偏厅,既然要来,我就看看他们想玩什么把戏!”

“是。”管家应着,这才迅速往外而去,将被拒在外的众人请入府中。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