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一三回 好戏拉开序幕

“好,好,好!”皇上看着御前侍卫奉上的宇文承川的战利品——一箭三鸟六目,喜得霍地站了起来,拊掌大声笑道:“太子大有朕年轻时之风,朕终于后继有人也,好,太好了!”

本来皇上都以为大邺已经输定了,心里着实窝了一团火,在场这么多大邺的所谓贵胄精英,却连鞑靼一个小女子都比不过,简直把大邺和他的脸都丢到天边去了,以后他还有什么颜面再来热河行宫,又还有什么颜面再召见鞑靼各部的首领?

还有鞑靼八部之间一直保持的微妙平衡,会不会也因此事而被打破,继而对大邺生出真正潜在的威胁来?

却没想到,宇文承川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直接定了胜负,还胜得如此漂亮,简直太给他长脸,也太给大邺长脸了有没有,也就不怪皇上高兴成这样,众目睽睽之下,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与激动了,要知道做帝皇的如此喜形于色,可是大忌,但此时此刻,皇上显然顾不得了。

不止皇上高兴到失态,在场所有大邺的人都在经历了从极度的失望与紧张,到极度惊喜的过程后,高兴得近乎发了狂。

太子殿下如此神乎其技,简直太给大邺争气了,看鞑靼那个劳什子公主,还有其他人还怎么得意嚣张得起来,真以为大邺天朝上国是浪得虚名么,方才不过是让着他们而已,他们还真以为萤烛之光,也能与日月争辉了,简直不自量力得可笑,——有这样的太子殿下,可真是太让他们骄傲,太让他们自豪了!

包括那些素日不支持不看好宇文承川这个东宫太子的人,外敌当前,自然要暂摒内隙,一致对外。

当下所有在场的大邺人,不分男女尊卑,都高声大叫起来:“太子殿下威武!太子殿下威武!太子殿下威武……”

好在鞑靼人一向尊崇敬服强者,只要觉得对方比自己强,他们就心悦诚服,绝不会不甘不忿,甚至恼羞成怒,倒还不至于失了应有的风度。

妮娜公主先就抱拳笑向皇上道:“皇上,太子殿下箭术高明,臣女甘拜下风,也为方才说大邺‘除了荣亲王世子,便再无旁人,大邺天朝上国威名名不副实’的话道歉,还请皇上大人大量,千万不要与臣女一般见识。”

说完又抱拳看向宇文承川:“太子殿下箭术远胜臣女十倍,臣女口服心服,惟愿以后还能有机会与太子殿下切磋箭术,还请太子殿下千万不吝赐教。”

皇上脸上的笑彼时仍满得随时要溢出来,闻言捋须呵呵笑道:“公主艺高人胆大,以一介弱质女流之身,却与朕的太子战到最后,巾帼不让须眉,虽败犹荣,朕又岂会见怪?公主多虑了。”

宇文承川则微笑道:“公主承让了,孤与公主天生男女有别,虽公主巾帼不让须眉,到底男女天生力量有差,所以孤能侥幸胜过公主,并不是因为孤箭术真的比公主高明,不过是孤的力量天生要比公主强一些而已,算来孤与公主只是打了个平手,又岂来的‘赐教’之手,公主实在太客气了。”

孛儿只斤王爷呵呵笑着插言道:“太子殿下文韬武略,英明无双,实乃皇上之福,社稷之福也,不但小女心悦诚服,臣也心悦诚服。”说着,就地拜了下去,“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其他人见状,不管心里想,少不得都跟着拜了下去,山呼:“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太子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皇上就越发喜悦了,朗声道:“众卿平身!”又吩咐,“即刻设宴,朕与众卿今日不醉不归!”

自有底下的人答应着去了,不一时便点燃了篝火,端上了美酒架起了烤肉,很快浓浓的酒香和肉香便四下里弥漫开来,热闹喜庆的气氛扑面而来。

宫眷女眷们经过了方才的紧张与热闹,这会儿都放开多了,也不让人把宴席设在幔帐以内了,索性学着男人们,让人也将宴席设在了露天之下,席地而坐,反正与男人们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也就是了。

顾蕴与韵妃自然坐了上座,与另一边的男人们遥遥相对,虽不能就近与宇文承川说上话儿,彼此能以眼神交流,一样觉得心满意足。

耳边忽然传来六皇子妃戏谑的声音:“大皇嫂与太子皇兄朝夕相对,竟还看不够彼此,这会儿都要抓紧时间多看彼此几眼,果然是伉俪情深啊,真是让我等羡慕至极!”

顾蕴应声回过神来,脸上不由微微有些发热,笑道:“我哪有看他了,不过是四下里看一圈而已,偏你眼尖。”

韵妃虽知道五六两位皇子妃都与太子妃交好,却不知道她们妯娌几个素日私下里便是这样嘲笑惯了的,忙笑着为顾蕴解围:“这草原的风光的确别具一格,与哪里都不相同,风土人情也是别有一番风味,也就难怪太子妃收不回视线了。不过说到太子殿下方才的一箭六目,可真是为我们大邺长脸啊,就是不知道太子殿下是几时练就这般好箭术的,若是一早知道,方才我们大家伙儿也不必紧张着急起那样了。”

这话可谓是问到了在场大多数人的心坎儿上,谁不想知道早年一直病得连床都下不来的太子殿下,是什么时候,怎么练成这样高明箭术的,既然能练成这般高明的箭术,是不是还有别的不为人知的本事呢?

于是都顺着韵妃的话,看向了顾蕴,肃亲王世子妃还笑道:“方才我们都紧张得额头直冒汗,惟独太子妃娘娘满脸的笃定,显见得是确信太子殿下能取得最终胜利的,太子妃娘娘可得为我们好生解一下惑才是,不然告诉我们太子殿下师从何人也好啊,我们回去后也好让家中子侄去拜师学艺,下次再遇上今日这样的情况,便不必劳烦太子殿下亲自出手,只消在一旁看着一众小辈子侄是如何为大邺争光添彩的即可。”

顾蕴迎上众人的目光,微微一笑,道:“不瞒诸位,本宫事前也不知道太子殿下竟有如此神技,毕竟本宫嫁给太子殿下也就一年不到,太子殿下又是夫主,他不想告诉本宫的事,本宫自然不会也不敢多问,至于方才本宫看起来何以一脸的笃定,如今事情尘埃落定,本宫也不怕大家伙儿笑话了,本宫其实是装的,若本宫也似大家伙儿一样紧张得满头大汗,大家伙儿看在眼里,岂非只会越发的紧张?直至这会儿,本宫手心都还在冒汗呢,不信大家伙儿瞧。”

说完,把两只手都举了起来,果然白皙如玉的掌心看起来湿漉漉的,众人见状,便都不好再多问了。

顾蕴这才慢条斯理的收回了手掌,在心里冷笑,一个个有本事就亲自问宇文承川去,就怕她们没那个本事也没那个胆量,外患才一打退,立时便又内斗起来,连一刻都多等不得,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不过她手心里的汗倒的确是真的,她是相信以宇文承川的本事,打败妮娜公主绝对不在话下,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就失手了呢?

那他不但要承受皇上的怒火,还得承受在场半数以上人的失望与埋怨,甚至这些人还会觉得他不堪为储,虽然能不能当好太子,与箭术是不是精妙无双,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可人心就是这样,宇文承川纵没有失误,他们尚且不服他,如今有了失误,他们有了筏子,岂能不越发的变本加厉?

所幸宇文承川终究还是赢了,还赢得这般漂亮,不但狠狠打了妮娜公主和鞑靼的脸,还重重打了那些居心叵测的多位“自己人”的脸,真是痛快!

很快烤肉便得了,自有太监与宫女呈过来与大家分发,烤得香喷喷直冒油的肉配上一早便准备好的各色时蔬果品,既美味又解腻,吃完后再喝下一杯浓浓的马奶酒,自有一番在盛京吃不到的美味与风情,总算堵住了大家的嘴,一时女眷这边都安安静静的用起膳来。

这边一安静,男席那边的说笑声便一下子清晰可闻起来。

“皇上,臣女记得方才比试以前,您曾说过,每一项比试谁是最后的赢家,您都重重有赏的,怎么方才太子殿下赢了臣女,您却什么赏赐都没有呢?”却是妮娜公主的声音。

众女眷这才注意到,她竟坐在了男宾席上,与自己的父亲孛儿只斤王爷坐了一席,就在宇文承川和二皇子的下首。

不由都皱起了眉头,有几位有了些年纪的夫人还低声说了一句:“真是伤风败俗!”,当然,也不乏有自认瞧出了几分端倪之人,眼珠溜来溜去的在宇文承川、顾蕴和妮娜公主之间直转,摆明了一副看戏不怕台高的样子。

皇上闻言,呵呵笑起来:“公主不提醒,朕还真忘了此事,毕竟朕与太子父子之间,是自来都不拘这些个俗礼的,不过公主说得对,有功自当赏,来呀,取朕的大弓来赏与太子!”

宇文承川闻言,忙跪下谢了恩,待皇上早年用过的大弓被取来后,恭恭敬敬的接了过来。

妮娜公主方又娇笑道:“那臣女呢,皇上打算赏臣女点儿什么啊,臣女虽输给了太子殿下,却赢了其他人,连皇上都金口玉言说臣女‘虽败犹荣’,难道皇上不打算赏臣女点儿什么吗?”

孛儿只斤王爷忙笑斥她道:“自来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只有皇上主动赏你的,哪有你这样主动向皇上讨赏的?”说着抱拳看向皇上,“皇上,臣这个女儿实在被宠坏了,还请皇上千万见谅。”

皇上却呵呵笑道:“爱卿这个女儿有勇有谋,还天真烂漫,朕甚是喜欢,爱卿不必太苛责她。说罢,你想要什么赏赐,朕依你所说都赏你便是。”

妮娜公主一双大眼滴溜溜的直转,片刻方苦恼道:“臣女一时还真想不到什么是臣女最想要的了,皇上能不能容臣女考虑两日,待臣女考虑清楚了,再向皇上讨赏?难得皇上容许臣女狮子大开口,皇上又坐拥天下富有四海,自是臣女想要什么都能如愿,臣女可不想让自己回头后悔。”

说得皇上一怔,眼里有精光一闪而过,随即便笑了起来:“既是如此,朕准你考虑两日便是,不过,你可别真狮子大开口,让朕为难啊,那朕少不得只能为难你父亲了,哈哈哈哈……喝酒喝酒,众卿今日一定都要不醉不归才是!”

于是大家又热热闹闹的喝起酒来,女眷这边则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起来:“听说昨儿他们父女刚到,便求了皇上为她指婚,皇上只是一笑置之,如今他们父女打的什么主意,傻子都瞧得出来好吗,也不知道他们已经瞧中了谁,在这里故弄玄虚?”

“管他们瞧中了谁,皇上不是说了,不许让他为难的吗?”

“可皇上也说了,她想要什么,依言都赏她便是,君无戏言,皇上难道还能反悔不成?”

“诶,你说,那位公主方才又是为太子殿下讨赏,又是一直盯着太子殿下瞧的,不会是不打不相识,虽败在了太子殿下箭下,反而对太子殿下放心暗许了罢……”

“胡说八道什么呢,没见太子妃娘娘还在,想吃挂落了不成?”

……

顾蕴将这些议论隐约听在耳里,心里着实不得劲儿,端了一杯茶在手正要吃,就听得一阵听不懂,却极是婉转热情的歌声自男席那边传来,忙抬头一看,果然就见是妮娜公主半跪在皇上面前在唱歌儿,手里还端着一碗酒,显然她唱的应当是鞑靼人的祝酒歌了。

果然妮娜公主一曲刚唱毕,皇上已经接过她手里的碗,仰头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了。

周围立刻曝出了一阵笑声和叫好声,孛儿只斤王爷又笑着与皇上说笑了两句什么,皇上便端起自己的酒碗,又是一饮而尽,孛儿只斤王爷见状,立刻也端碗起身,向皇上行了个他们鞑靼人自己的礼,然后一仰脖子,也喝干了碗中的酒。

二人对饮时,妮娜公主已端起酒碗,走到宇文承川和二皇子桌前,对着宇文承川,唱起了动听的歌,一面还腰肢轻摆的围着宇文承川跳起了简单的舞步。

看得同桌的二皇子先是暗喜在心,这位妮娜公主不会是瞧上婢生子了罢,若是真的,妮娜公主才又向父皇讨了赏,指不定回头她所求的就是嫁给婢生子进东宫呢,那一座山上就有两只母老虎,他们可就有的好戏看了!

但继而他便懊丧起来,只可惜婢生子今晚就要倒霉了,明日过后,谁知道他会落得什么下场,妮娜公主就算真已对他情根深种,孛儿只斤王爷却摆明了不是什么无欲无求之人,铁定不会再同意妮娜公主进东宫,那他不是又没的好戏看了?不过话说回来,在让婢生子沦为阶下囚和看好戏之间,他当然选择前者,没好戏便没好戏看罢。

女宾席上,顾蕴将妮娜公主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却是气了个半死,她是说怎么先前一见妮娜公主的面儿便怎么也没法儿喜欢她,敢情是因为她一早便感知到她骨子里是个贱人了,如今事实果然证明了她的直觉是对了,实在是可恨至极!

好在宇文承川从头至尾都面不改色,只是带着礼貌却疏离的微笑,淡淡听了一小会儿歌,便立起接过酒碗,在妮娜公主的歌声中喝净了碗中的酒,便复又坐下了,并未与妮娜公主说一句话,也未多看她一眼。

顾蕴心里方稍稍好受了些,只要宇文承川立场坚定,妮娜公主就算有再多的花样,她也丝毫不惧她!

妮娜公主给宇文承川敬过酒后,又依次给二皇子的五位皇子都敬了酒,才放下酒碗,征得皇上的容易,在人群当中跳起舞来。

她的舞姿极是优美,却又不乏力量,鞑靼人显是一眼就看出了她在跳什么舞,都跟着打起拍子来,渐渐更是有人跟着她一块儿跳了起来,大邺的人却是看了好一会儿,才看出了她是在跳一段骑马舞,俯下、仰起、侧转、回旋、弹腿、展腰……她用自己激越舒畅的舞姿展现着草原儿女特有的风情,也把整场宴会的气氛推向了高朝,让整片草原都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一直到未正,整场宴会才算是结束了,大家也终于可以打道回行宫了。

顾蕴心里虽憋着一股气,身体却着实疲累得很了,马车又一摇一晃的,以致马车才驶出了一小半不到的距离,她便已睡了个人事不省,等醒来时,大部队已经抵达行宫了。

顾蕴于是由白兰紫兰扶着下了车,被簇拥着回了玉润殿,因方才在路上已睡了一会儿,这会儿人已不那么累了,她于是先去了净房沐浴更衣,等沐浴完出来,整个人就越发精神了。

宇文承川回来了,见她已梳洗过了,自己也梳洗了一回,才打发了殿内服侍的人,笑向顾蕴道:“趁这会儿有空,赶紧睡一觉罢,晚上还不知道得闹腾到什么时辰呢。”

顾蕴却嘟了嘴:“睡什么睡,满肚子都是火,烧得我整个人都快成焦炭了,还睡觉呢,我根本躺不住好吗?”

见她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满是不忿与哀怨,宇文承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弯腰打横抱了她,一边往卧室走,一边笑道:“又打翻了醋坛子?你放心罢,且不说皇上根本不会同意将那个妮娜公主指给我,至多只会将她指给闲散亲贵,便是皇上真碍于有言在先不好反悔,想将她指给我,牛不喝水他也不能强摁头,我们相识相知相恋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信不过我不成?”

顾蕴何尝不知道他的心,不然东宫那么多女人,也不会至今全是摆设了,可大敌当前,她仍是忍不住患得患失,搂紧了他的脖子,片刻方嘟哝道:“我自是信得过你,可我信不过别人啊……”

话没说完,宇文承川已正色道:“你只要信得过我便足矣。”说着将顾蕴放到床上,自己也跟着躺上去,才拉了她的手放到胸腔前,按着自己的心脏道:“这里,永远都只会忠于你!”

随即又拉了顾蕴的手,放到自己下面:“这里,也只会永远忠于你!”

顾蕴心里已满是喜悦与感动,只是也就一瞬间,她便已感觉到了某个地方在发生明显的变化,她的喜悦与感动便立时都化作了哭笑不得。

偏宇文承川还在咬着她的耳朵:“你听,它们都在叫着你的名字,蕴蕴,蕴蕴……难道你不打算回应它们一下吗?”

顾蕴不由越发哭笑不得,不过想起宇文承川方才的话,她便是再哭笑不得,也没法不喜欢不感动,也就闭上眼睛,由他去了……

酉正时分,晚宴在光明正大殿正式开始了,因白日里已热闹过一场,好些女眷都觉得体力不济,晚宴便没有再出席,不过依然有八成以上的人出席了,所以诺大的光明正大殿正殿是坐得满满当当。

儿臂粗的蜡烛将整个大殿照得金碧辉煌,亮如白昼,穿着统一服制的宫女在人群里来回的穿梭不绝,当中的歌姬舞姬则跳得正欢唱得正欢,与白日里在草原上举行的露天宴会相比,又是另一番风情。

一时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本来还有些拘谨的鞑靼各部首领与亲贵,并大邺的宗亲百官都渐渐放开了,大殿内的气氛也终于热闹了起来。

宇文承川在皇上面前周旋了一回,又纡尊给大邺和鞑靼的亲贵都敬了一回酒,便借口有些酒意上头,离开大殿往外面更衣去了。

他前脚刚离开,白日里没有去草原,这会儿却盛装出席的顾芷便也悄无声息的跟了出去,满以为除了有数的几个人,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却不知道,顾蕴与庄敏县主都将她的一举一动看在了眼里,一个就暗自冷笑起来,一个则立时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

------题外话------

昨天带孩子去动物园玩了,因为一早就答应了他的,晚上才回来,累得半死,便没有码字,所以今天才会知道现在才更新,请亲们见谅,O(∩_∩)O~

另,最近看文的亲们都哪里去了,没订阅没留言没票票什么都没有,难道真的要逼我洒狗血吗?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