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六章 巧合遇故人?

“那请吧。”王紫只说道,见袁异宏行色匆匆的样子,知道他不只是去瞧瞧,三S级的任务太上青天门怎么可能只是看看热闹,定然是要派人去的,而且派的人实力绝对不能低,最好能成为那化解危机之人。

那样的话得到人鱼族一个强大的助力,又能拿到炼妖壶,这对于一个大门派来说,显然是相当诱惑人的,现在这个消息最有用的是对大家族和大门派,还有一些实力强劲的公会,而不是对个人。

否则单独的人如很真能大力回天?可太上青天门这些天还有别的事情忙,两边都不能怠慢,今天袁异宏过来肯定也是报名的,至于报多少人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毕竟凑够三千人就会走,这名额当然是越早拿到越好。

王紫已经知道了这些,但是这是太上青天门的事情,她不会干预,便侧身让袁异宏先走,袁异宏面上却有些为难的神色,见王紫来时的方向,这才想到王紫也许就是从佣兵工会那里过来的,而他的心思定然也瞒不过王紫。

昨天回去之后已经跟掌门尊者说过王紫可能已经到了的事情,而掌门尊者也已经确认过,现在他分明知道面前的女子就是那个神鬼莫测的魔王,是真正能以一己之力让天地变色的人物!

站在这样的人面前,他甚至抬头都不敢,别说藏着自己那么点小心思了,而且王紫还给他让路,这让他受宠若惊的同时也惶恐不已,思索着要不要先将佣兵工会的事情搁下,不能怠慢了眼前的女子才是。

“尊贵的客人,也不是什么特别要紧的事情,幕天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您想要逛逛,弟子几人随您差遣。”袁异宏说道,跟他一同来的弟子也有五六个,这是不打算去佣兵工会了。

“我不喜欢有人跟着,你尽管去做你的事情。”王紫说道,见袁异宏的态度愈发小心翼翼,连说话的声音都恭敬的不敢稍大一些,见他微微躬身说话的样子,不由得想到刚刚分别的萧棋。

他们两人的年龄相仿,修为萧棋略高一筹,在为人处事上面,萧棋更是比袁异宏强了太多,袁异宏此刻甚至卑微的样子让她不想再多看一秒,不管他是不是知道了她的身份,一个修士自该有自己的骄傲,不卑不亢方为修士的本色。

这袁异宏却是差的太远了,身为太上青天门掌门的手作弟子,空有不俗的天资,却被眼界给束缚了,即便将来修为上有所建树,也定然成不了大能之人。

王紫说完便径直走了,让路只是让他去做他的事情,却不想这人的表现实在差强人意,见王紫要走,反倒是袁异宏和身边的弟子匆忙让路,那袁异宏回身对着王紫的方向说道:

“既然如此,弟子便不敢跟随了,只是至尊让弟子若见到您是带话,太上青天门的大门随时为您敞开。”

王紫微微点头,也不管袁异宏看见了没有,她实在不想个你这个人多说一个字,而袁异宏见王紫和李战渐行渐远之后,才收回视线,也不知道是心理因素还是如何,这一次见到王紫时莫名的感觉她的气势强了很多,心下松了口气的同时,对身后的人说道:“赶快去佣兵工会。”

……

王紫和李战再城内逛了许久,沿着一条繁华的街道,周围都是各种喧嚣声,两人只见却有种特别的安静,是外在的声音所干扰不到的,这也吸引了不少好奇的视线,两人惊人的外貌和气质总能让人眼前一亮,可是猜测两人也许是神仙眷侣,都只能远远看着,不论是男子或女子都还能是羡慕的份儿。

“李战,人鱼族有宿敌吗?”王紫忽然问道,还是偶尔会想人鱼族的事情。

“有,傀儡人鱼。”李战回道。

“这一次人鱼族的危机是傀儡人鱼造成的吗?可是不应该啊,傀儡人鱼只是个别,还没到能够与人鱼族正面相抗而且打成这样的程度吧?”

王紫说道,这傀儡人鱼她也有些概念,傀儡人鱼是堕落的人鱼,人鱼族是一个很纯净的种族,但是正因为人鱼族这种天性中的纯净,才让堕落的人鱼那么棘手和可怕!

堕落往往意味着极端,越是纯净的人堕落之后越是黑暗,而人鱼堕落之后会彻底失去那条漂亮的鱼尾,从此不再为人鱼,只能说是曾经做过人鱼的一个傀儡,而且堕落之后黑暗会赐予他们更强的力量,往往是想象不到的强大!

可这样的傀儡人鱼就像西方的天使一样,堕落天使往往都是少数,而且他们擅长搞破坏,却不会与人鱼族正面冲突,他们只会暗中行事,让人鱼族大大小小的麻烦不断,却不至于有能够与人鱼族正面去打的力量。

可是王紫又想不到是什么样的人会忽然对人鱼族发起攻击,而且闹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想了许久,人鱼族是没有宿敌的,因为人鱼族本就是一个爱好和平的种族,如他们美丽的外表一样,他们喜欢生活在和平安详的环境之中。

因为想不通才开口问李战,却得到了李战如此的回答。

“傀儡人鱼也是有过族群的,只是曾经被人鱼族消灭过,傀儡人鱼没有自我,他们听从于力量最大的人鱼的安排,与人鱼族正面冲突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李战说道,低沉的声音平稳的很,好像不管什么样的事情,从他口中说出来都那么稳重,而再意外的事情,若让李战见了,也绝不会大惊失色了,不管是战是和,再这样一个战神心里,恐怕都是那么的稀松平常。

“但我总觉得人鱼族忽然出事并不是巧合,这里持续几个月的事情,在仙界也不过半日而已,也就是说我们前脚刚刚走的时候,也正是人鱼族出事的时候,在那会儿,我们还不知道星锐大陆藏着一脉人鱼。”

王紫说道,李战的冷静感染着她,只是她觉得人鱼族忽然出现在世人的眼中,颇有些巧合而已,要知道这世上根本就没有纯粹的巧合,而人鱼族此番、冥冥之中又有什么特意之处吗?

“人鱼族有着不亚于巫族的历史,你若是想探究,我们亲自去一趟就好,不会有事的。”李战说道。

“嗯,要看西方的人来了之后会议进展的如何了。”王紫点头道。

二人边说边走,却忽然见空中缓缓飘来一个纸鹤,是能量凝结的纸鹤,能用来段距离的传送消息,而在纸鹤在饶过人群径直飞向了王紫,王紫驻足,见那纸鹤当真停在了自己身边,有些纳闷儿的接过,这幕天城对于她来说分明陌生的很,可为什么总有中熟悉的感觉围绕在身边?

真实越来越怪了……

‘美丽的女子,可否楼上一叙?’

却见那纸鹤停稳之后,在旁白出现这么一行小字,那小字潇洒,不像是出自普通人之手,字里行间有些玩世不恭的味道,而那纸鹤在那行小字出现之后很快变消散了,王紫抬头看去,眼神在附近的楼上一扫,几乎一眼变看到了临窗而坐的几个男子。

其中一人着白衣,外罩紫色纱衣,穿戴精致,手拿折扇,几分贵公子气息,额间一抹玉带,那窄窄的玉带之上镶嵌着一枚紫色的晶石,桃花眼中尽是精明,此时见王紫看过来,轻轻一笑,端地潇洒。

另外一人着红衣,很是妖艳的颜色,而那张扬的气息更是吸引了楼上楼下许多姑娘的窥探,长长的墨发披在身后,嘴角时时噙着笑意,像极了一朵时时盛开的蔷薇花,招摇,却似乎他本该如此。

还有一人,着藏蓝色的锦衣,沉稳却有几分神秘,长发束起,精明不失英气,而侧脸处刻意留下的一缕头发又让那人无端的多了几分沉郁,那人此时也正看着王紫,嘴角含笑,那双狐狸眼中有着隐忍的欣喜。

王紫却侧头看了看李战,在这里竟然又见到这三个人,这三人还真是形影不离,若是以往,她恐怕直接便想离开了,可是此时三人的神态与以往大不相同,好像只是熟人见面想要一起坐坐而已。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西门流云、北秋离、姬炎,王紫有些怀疑自己跟他们的缘分,在这里见面,多半不是偶然,可如此不该有后续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又碰到的感觉,真是有种不知道如何处理的感觉。

王紫与过往之人的纠葛,最不干脆的莫过于这三人了,准确说是与姬炎,因为那个人的执拗有时候她都只想离得远远的,在她看来,如此最好。

“上去看看。”

李战说道,见王紫这样看着他,便知道王紫现在没有了主意,这是王紫很少会有的情况,在处理感情上面,王紫远远做不到那么绝情,其实能不能绝情不在王紫,而是喜欢王紫的人,有些人是不容易放弃的,就比如姬炎,不管过多久,总在追逐着王紫的脚步,即便始终离的很远,他也不曾迷失过或者停止过。

上面坐着的人是对王紫有企图的人,李战自然知道,但是带着王紫躲开也不是他的作风,更不是王紫心中潜意识里希望的,越是不好面对的,越是要面对才能解决,若是可能,找机会让姬炎知难而退最好。

那边姬炎似乎有些坐不住了,因为王紫似乎并不想上去,忽然间起身便出去了,王紫听李战那么说,点了点头也向那茶楼走去,刚进茶楼,便看到匆匆下来的姬炎。

“我以为……你不想上去呢,难得在这里碰到,一起坐坐吧。”

姬炎匆匆的脚步忽然慢了下来,眼神定在王紫脸上,那双狐狸眼有些痴痴的神色,声音有些落寞的说道,但只那么一句,便很快便的正常起来,似乎担心自己的情绪会让王紫排斥一样。

脸上央企恰到好处的微笑,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现在的姬炎愈发沉稳,也很少看到初见时那般漫不经心的神情,相比起四年前最后几次的见面,姬炎见到王紫时的情绪也平稳许多。

而之所以会如此,并非无情了,而是喜欢的太久,他已经懂得在面对王紫的时候,要适时的收敛了,他珍惜跟王紫每一次见面的机会,再也不愿那么快便把人吓走了。

而等在包厢之内的西门流云和北秋离,面色如常,见到王紫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二人的眼神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都有瞬间的失神。

犹记得在很久以前,那时还在齐恒大陆,也是在这样一个繁华的街道,也是在中午十分,二人许久未见,却因为凌霄郡的门派广收门徒汇聚一处。

也是在一间茶楼小叙,那时二人倚窗而坐,初见王紫,记得似乎因为在说家族给西门流云安排的婚事,只是西门流云无心罢了,那时西门流云还曾言,‘弱水三千,他只愿去一瓢’而已,北秋离欣然符合,称自己亦如是。

真的很久了,可是如今再回头看,那个场景却在芸芸记忆当中尤为清晰,西门流云曾那么疯狂的喜欢过王紫,自以为弱水三千,他只要王紫一人而已。

可是时过境迁,此番再看,自己终无喜欢他人,却也没有了当初那般飞蛾扑火一般的感情了,也许真的在王紫身上用光了,西门流云自嘲的笑了笑,他其实很佩服姬炎。

他从小受便精于商谋,因为自家便是商盟,许是太善于计算了,他那么清楚的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追上王紫的脚步,无法与他并肩,竟也灰心了,曾经那般颓废过,振作之后也好像丢了什么东西,他想,定时那段曾视若珍宝的感情,再也不会有了……

北秋离倒从始至终便也没有中毒那么深,只是愈发感慨,这时间的感情真叫人心神烦乱,总是被感情牵着鼻子走,最关键的是,深陷其中的人根本就是甘之如饴……

王紫眼神掠过姬炎,没有停留太久,便顺着楼梯上去,姬炎跟李战打了个招呼,二人好歹是早已认识的,虽然现如今的李战已经不失最初认识的李战,而是白虎了。

三人上楼,西门流云和姬炎起身相迎,除了别的不说,三人能见到王紫本身便是件高兴的事情。

“好久不见了,如今、我们还能称呼你做‘王紫’吧?”

西门流云笑着说道,后面那一句就有些打趣了,毕竟王紫现在的身份很多,而且都很尊贵,一般人怎么能以名字称呼,但几人之间毕竟是有些普通朋友的过往,因此见面之间有些随意,再加上西门流云刻意的引导,初见面便让人忘了许多不愉快,想到曾经共患难的过去,如果能好好以旧友的关系叙叙,王紫定然乐意。

“不能。”王紫说道,西门流云和北秋离倒是一愣,姬炎身体一僵,以为王紫因为某些事情要将他们曾经的友谊也一并抛却干净,这一见面难道是为决绝而来?

一瞬间三人竟联想到这么多,可王紫顿了顿之后竟继续说道:“叫我夏寒,这里人多口杂,还是不要叫王紫的好。”

三人又是一愣,没想到王紫竟然峰回路转的来了这么一句,夏寒……如此亲切的名字,没有别人比他们三个清楚这名字的由来了,这名字只在齐恒大陆叫响过!

原来王紫考虑的是她的身份,在这幕天城,定然不好以王紫之名到处称呼了,西门流云笑了,顿时觉得许久不见王紫,王紫也有些他们不知道的变化了,最起码这一停顿,根本是王紫故意的。

她竟也知道他们会紧张些什么,却也拿来开玩笑,虽然冷了些,但这样的变化让他们新奇,毕竟他们认识中的王紫很多面,却从没见过这一面。

“好,夏寒也很好,先坐下吧,这么久不见,你的变化真大。”西门笑道,在王紫上来之前他就已经请店小二加了椅子了,此时拉出一把椅子请王紫坐下。

“你们倒是没怎么变,而且你们三个为什么总在一起?”王紫坐下来说道,这三人的友谊可算是她见过坚固的了,从修真界开始,每次见面他们都是一起的,好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你身边的人也没变过啊。”西门流云下意识的说道,可见王紫奇怪的看着他,顿时觉得自己这话不脱,王紫身边总有李战,那是因为他们是夫妻,自然形影不离,而他们三个、显然不能等同解释。

北秋离咳嗽了一下,对西门流域这样的解释够无语,西门流云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尴尬,马上说道:“这也有些巧合,自四年前仙界的事情结束之后,你昏迷不醒,当时所有人都在想办法收集信仰之力,我们三人便重新回了修真界,修建了些庙宇,但也不比仙界来的管用。

后来干脆在修真界开了些佣兵工会,各个位面皆有,哦仙界如今的野狼佣兵团也是我们合伙弄的,现在东方野在仙界看着,这本来就是他的老本行。”

西门流云如此说,王紫倒是有些意外了,不由的说道:“谢谢你们。”

“你谢什么啊,若是真的帮到了你,我便不告诉你了,修真界的力量微薄,几乎没起到什么作用,我才敢坦白直言,不过弄起这么多佣兵工会也不错,至少我们有些事情做了。”

西门流云笑道,王紫想起来,就是因为西门流云这般坦荡,她当初才会那么信任他,当年的事情主要发生在仙界,修真界这么多位面,在这里建庙宇确实起不到什么作用,但是有这份心意,就当得王紫一声谢谢了。

这边王紫和西门流云已经聊了几句,那边姬炎才刚刚坐下,好像刚才一直在发呆一样,此时坐下也是静静的听着几人说话。

“东方野也飞升至仙界了?”王紫问道,想着东方野才是自齐恒大陆之后再也没见过的人,而东方野却是她到了修真界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人,也是第一个给予她帮助的人。

“四年前他也曾参与战斗,只是没机会见到你而已。”北秋离说道。

“那挺好的,你们现在过的不错。”王紫说道,这是她很直接的看法,东方野本就是一个很热血很好战的人,继续带着佣兵团,定然是他本就热爱的事情。

而他们四人在仙界虽有些人脉,但到底根基不深,能渐渐闯出自己的一番天地,确实很不错了。

“若是东方知道你还记得他,他一定会高兴的。”西门流云说道,眼神却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姬炎,好不好,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