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五章 神秘的萧棋

第二天,王紫出门前换了一身衣服,仍旧是白色,却非轻衣宽带了,而是贴身的锦衣,要见一束衔花的腰带束着,将那纤腰勾勒出来,那般精干却不时韵味的样子比平时更有几分夺目。

墨发高高的竖起,用一根红樱绑着,飒爽之气扑面而来,一眼看去,给人精神百倍的感觉,那张精致的笑脸完全暴露在阳光之下,真叫人看着眼直,如此大半,平时的王紫是很少为之的。

今天只是考虑到为了出行方便,也是为了少些路人的瞩目,只是她根本没想到,这瞩目不是因为衣服,单纯是因为人而已,这样的衣服在街上不少见,更为吸引人眼球的更是不在话下,可能穿出不一样的感觉,单纯是穿的人不一样而已。

看穷奇现在吃味的表情就知道了,却见穷奇围着王紫转了两圈,口中嘟囔:

“我说主人,你换着衣服意义何在啊?于我而言,你今天这打扮更让我心神向往啊,要不还回去吧?”

王紫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听穷奇的意思,她这突发奇想还白想了不成?这衣服哪里欠妥了?本想问问,只是已经听到有人在敲门,是李战已经在等她了。

“我的主人,你可真偏心,李战那家伙不需要闭门思过啊?”

穷奇很快又道,因为发现外面敲门的人是李战,王紫没听他的话,本想直接出去,穷奇却凑上来呼了王紫一脸口才罢,王紫推开穷奇,嫌弃的擦着脸上的口水。

“你吃醋干什么?李战不曾有过,面壁干什么?你就乖乖的在这里反省吧。”王紫边往外走边说道,她发现自家男人吃醋的时候行为都特别幼稚。

“我看你就高兴看到我吃醋的样子。”穷奇在后面说道,说着转身倒在了软榻上,三天啊,不管外面多热闹,他都只能在这里‘反省’了。

王紫打开门,却见门外站着的正是李战,一身白衣包裹着高大的身躯,一身正气,沉稳内敛,冷硬的面上在看到门内出现的王紫时有了些软化的迹象,深邃的鹰眸之中闪过笑意,那张线条流畅的薄唇轻起,一声低沉美好的“早安”脱口而出。

王紫看着李战,见他面上都是少见的柔和,心情无端的晴朗起来,本来也并无不好,只是现在像是多了某些高兴的事情,有些飞扬起来了,王紫上前拉着李战的手,刚刚牵起便被那之大手反握起来了。

“早安李战,我们出去吧。”王紫说道,嘴角也露出些笑意,若是现在有人看着,便不难发现,这对别人冰山一样的李战,在王紫面前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而同样对别人视若无睹的王紫,竟也有如此主动的时候。

而两人今天的衣服,站在一起却极为的和谐,像是精心设计好的情侣装一般,更难得的是两人的气质,如此看来更加相像了,走在路上定然叫人以为是一对心意相投的神仙眷侣了。

李战关上门,走时之间里间的穷奇对他微微挑眉,口中无声的说了一句话,看那口型说的是:“照顾好主人”,李战关上门出去,这样的事情当然不需要别人吩咐他,他何时怠慢过?

鹰眸看着前面走着的王紫,李战似乎也发现了近日王紫的变化,心中愈发柔软,他喜欢两人这样细节处的贴合,尤其戳中人的心扉。

景奎客栈很大,王紫他们所在的院子只是很多院落当中的一个,他们包下来一座而已,刚刚下楼,要走出院子的时候忽然停下了脚步,李战也跟着停下。

王紫回头看了看一个个紧闭的门,是不是跟他们打声招呼再出去?可这个想法只出现瞬间便被她打消了,既然是她说的闭门思过,这一个招呼打下去,不知道又到了什么时候了,不如算了,反正三天也转眼便过去了。

见九幽、冥王、乐九也没出来,王紫便也不叫了,他们三人很少去闹市,一并在这里等着也好,便转身出去了。

“李战,你可只昨天佣兵团发生了些事情?”王紫跟李战并肩走出,一路上也吸引了不少视线,但到底没昨天那么汹涌了,毕竟他们的人少了一大半。

“何事?”李战问道,显然不知道。

此时二人也已经从客栈连接住房的后门走到了前厅,现在正是早起忙碌的时候,一天的行程刚要开始,还能放松些时间,而现在的前厅竟然比昨天晚上他们来的时候还要热闹百倍。

诺大的前厅之内,一样望去有大几十人或坐或立,有的在准备东西,有的在等人,总之空闲之时都在闲聊着一件事件,字里行间不难听到‘佣兵团’‘三S级任务’‘人鱼族’‘炼妖壶’之类的话。

讨论的很热烈,而且人们的兴致似乎很高,看来只这景奎客栈住的修士,便有不少打算去分一杯羹的,只是王紫记得穷奇说过,这前去支援的人也是有要求的,必须是圆婴期以上的修士才可以。

王紫的神识在众人之间扫了一圈,以她的修为,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而这么多人里面,也确实有几个圆婴期的,但多数是有那个好奇的心,却不满足条件的。

不过一夜之间能讲此消息传的如此沸腾,恐怕不止这景奎客栈之内,整个幕天城甚至星锐大陆,只要佣兵团所覆盖的地方,应该都是沸腾的吧。

一夜之间,这消息传的的确是快啊,王紫似乎又有了那种在修真界时的感觉,为了一个险地,听到消息之后往往星夜兼程而去,不管可不可靠,都是一场难得的历练,将是大兵小将齐聚的时候。

如今不管是为钱为宝,这场热闹定然是少不了了。

王紫和李战要了一壶茶,二人在前厅坐了一会儿,李战知道王紫那一句不是随便问的,而坐在这里也不是品茶的,便听了听周围人的谈论,大概了解了些。

李战放下茶杯,心想这人鱼族避世而居,此番忽然出现,王紫恐怕对人鱼族也是好奇的,而更多的注意力恐怕在炼妖壶上,便问道:

“小紫想要?”

“嗯,我们去佣兵团看看。”王紫点头,周围的人不少,耳朵尖的人更不少,她也没明说,但李战也能明白了,便付了差钱,二人除么出门去找佣兵团,其实也不用刻意找,因为路上带路的人太多了,他们基本上随着人群走便是了。

现在的时间还算早,只是比他们早的人太多了,他们到了佣兵工会的时候,门内门外已经聚集了很多人,几乎挤不进那大门了,看来那三S级的任务诱惑确实大的很。

王紫和李战站的远了些,佣兵工会的楼宇建造的很气派,高高的门楼之上四个锋利异常的大字“佣兵工会”,一侧突出的框架之中悬挂着任务条目,使用木板吸上去的,总是大门被人塞的满满的,这佣兵工会发布的任务仍然醒目的很。

而最醒目的莫过于悬挂于第一项的三S级任务、“增援人鱼族”了,而这木牌之中,除了这一个三S级任务之外,最高级别的只有一个护送的任务,是三A级的,可想而至增援人鱼族的轰动了。

“哎为什么只有圆婴期的修士可以去啊?那五块上品灵石,人鱼族驸马,还有那传说中的炼妖壶不跟我们失之交臂了?可惜啊可惜!”

王紫前面的人群中不断传来诸如此类的叹息声,对于这个规定众人也多数知道了,现在正愤愤不平呢。

“这有什么办法?想当初这个任务是三A级的时候,也没多人主意啊,现在升级到三S级,给谁谁不是后悔莫及啊!”另外一人接着说道,也是啊,这任务级别不停的网上递增,直到坐了这嫁娶和炼妖壶两项,才彻底激起了众人心中的涟漪。

“哈哈,你们想的还真美!就算能让你们去,现在去了多半也是白白丧命!谁知道人鱼族招惹了什么难搞的对手,要是那么好对付,他们能消磨这么长时间还没结果吗?招圆婴期以上的修士也是出于实际考虑,恐怕再修为再低一点的,连灵石的面都见不上就灰飞烟迷了!”

又一人说道,倒是清醒一些,对这人鱼族对状况有了些透彻的分析。

“哎,这不是可惜嘛,去一遭既能探探这神秘的人鱼族,又能拿到些赏金,何乐而不为,这可是我们平时多少年都赚不到的灵石啊,不过罢了,这是高阶修士的舞台,可轮不到我们上场,不过能瞧瞧这幕天城到底隐藏了多少高阶修士,也是一件秒事啊!哈哈哈……”

最先说话的那人说道,王紫险些忘了,这修士之间也是八卦的很,对一个地盘的强弱势力往往喜欢掌握周全,趋利避害,这好像是在修真界必须学会的事情。

可于她而言,这一点她似乎从来没有机会领悟过,好像一直都是逆流而上的。

“小紫,你可要进去看看?”李战问道,二十日后启程,这报名的日子就在这几天了,但他也知道太上青天门的会议就在期间,恐怕王紫是不能随佣兵团一起去的。

“算了……”

王紫说道,看着那么多的人,便想着听听消息便罢了,至于报名前去,还是就按穷奇说的,先让他们去,当然也要本人来报名了,这任务定然是有人鱼族的人亲自前来发布的,而要找到那避世而居的人鱼族所在之处,定然也要人鱼族的人自己带路,若是穷奇他们先去,等她得空,也能又穷奇他们的指引找到地方。

“诶?这不是昨日哪位姑娘?真是巧啊,今天又遇上了啊!”

只是这时,忽然一个略带惊喜的声音传来,而且很明显就是对着王紫说的,而且话音刚落,一个身穿紫衣的男子已经站在了王紫面前,面目清郎,几分潇洒,更有几分贵公子的气度,面上带着笑,很是疏略的样子。

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这男子似乎有些声望,周围的人也有上前大招呼的,只是一并被他简短的掠过了,似乎不愿意与旁人多说,只专心的看着王紫,见今天王紫只带着李战一人,也没多少意外,只是跟李战点了点头。

他的目的似乎很明显,只是对王紫而已,此人正是昨天在饭庄见过一面的萧棋。

“萧公子,我与你不熟,你挡住我的视线了。”王紫淡淡的说道,语气中有些冷,这人她自然有些印象的,正如她昨天跟穷奇说的,并不她一时开玩笑,而是她真的觉得这个萧棋有些城府,而且有些她揣测不到的东西。

譬如他的修为,一眼看上去只是渡劫期的修为,但是此人气息绵长,而且有些刻意隐藏的东西,修为根本不是外人看上去的如此,即便身为一个年轻的公子哥,这渡劫期的修为在修真界的位面上已经是千古难见的奇才了,不知旁人知晓这一点吗。

而他真实的修为、倒是有些耐人寻味了,而他从昨天就将目光锁定了她,她可不会认为只是因为见到一个美貌的女子而令他好奇而已,若只是如此,那萧棋每天可忙了,这世上可不乏紫色出众的女子。

可她分明刚刚到此,除了那个袁异宏有些猜测之外,她的身份定然不会有人知道,这个萧棋的兴趣又是来源于何处?只是不管如何,王紫并不喜欢陪着一个公子哥浪费时间。

那萧棋听得王紫如此说,倒是没有尴尬,反而笑了笑,回头看了看身后那巨大的人物发布栏,虽然不至于真的挡住视线,但是萧棋移动了些,完全让出了前面但视线,可站在一旁仍然笑着说道:

“是在下没注意到,只因今天又见姑娘,有些激动了……姑娘也对这人鱼族的任务感兴趣吗?”

这话说的坦荡,倒是叫人听着顺畅,也引来王紫打量的视线,这个萧棋她确认是从来没见过的,可这人不依不饶的往上凑,那感觉便有些不正常了,可王紫又不能直接问,便说道:

“感兴趣。”

“这人鱼族的求援任务发布了也有几个月了,现在怕是到了胶着的时候,只是之前去的人也不少,不管是死是活,都无一人回来,若是为了这悬赏而淌这趟浑水,姑娘便要三思了。”

那萧棋似乎对于王紫的回应很是高兴,墨眸亮了一瞬,笑着说道,那样子倒是有些好意。

“只是感兴趣,我并没有说要去。”王紫说道。

“呵呵,看姑娘也不是鲁莽之人,人鱼族从来不对人类求援,这是人鱼族与人类之间几十亿年来都不曾调和过的矛盾,他们誓要远离人类而居,而这次不惜主动让人类来参与他们族中的大事,恐怕是真遇到什么生死存亡的关节点了。”

那萧棋又道,偶然间吐露的话倒是真有几分博学,王紫从一开始的敷衍试探倒是有了些兴趣,便接着问道:“你知道人鱼族与人类之间有何矛盾?”

“呵呵,这个在下也不是很清楚,但野史总有记载,说是人鱼族的天分超然,上古之后便是六界,六界内的几个人类种族也是上保留下的最为庞大的种族,不管是修仙、修鬼、修魔、修妖、修佛,这都是人类的支脉。

可人鱼族是除人类之外留下最完整的一脉大妖,本该是鼎盛的一族,只是在巫族灭绝之后,人鱼族也销声匿迹了,传说这是人类的错,说是人类逼死了巫族,人鱼族为自保便彻底消失在了人类的视线当中。

而人鱼族选择不飞升,不回妖界,也是决心要将所有的麻烦都杜绝在外,这都多少年了,人鱼族的话题很少被人提及,即便是说道,也多是贩卖人鱼的丑陋消息,只是不曾想星锐大陆真的藏着这一脉人鱼,而且似乎很繁盛。

这怎么能不叫人好奇?人鱼族神秘的面纱,早有不知道多少热想揭开了,只是这悬赏太过丰厚,空他也让他们忘了,这人鱼族本来就不是一个简单的种族,他们族内不乏强者,在修真界内找援手,圆婴期的修士都不一定是管用的。

只是人鱼族恐怕是不会让人在仙界寻求支援的,修真界和仙界到底是不同的,修真界的消息不会传入仙界,仙界的人看不起,只是恐怕这一次的事情出的意外,若是放在仙界,恐怕也是大把大把的人想来的。

只是有一点也是不能避免的,即便是仙界的人能来,这界面之间的等级压制也于他们无意,人鱼族干脆便不找仙界为援了。”

萧棋缓缓说道,那带着些清亮的声音正如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思思傲气让人不容忽略,只是王紫听着却不免有些惊讶起来,这真的是从一个修真界的公子口中说出的话吗?

萧棋,最多不过是幕天城内大家族内的一个公子而已,他能知道多少?可是巫族、人鱼族这么秘密的事情他都能说的如此自然,这根本是连仙界的人都不敢轻易谈论的事情!

而且他在说到传言是人类灭了巫族的时候,说的是那样的自然,好像根本没有什么防备,也不怕别人听了是多么的惊世骇俗,毕竟巫族至今为止还是人类不愿意提及的一个丑陋的疤痕,这疤痕后面记录着人类曾经犯过的丑陋的错!

王紫仔细的看着萧棋,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此人侃侃而谈的神色竟有些似曾相识?不,这不太可能,只是因为这萧棋的深思有些已于常人罢了,她还是确信,除了昨天的第一次见面之外、她不曾见过这个萧棋,何况他的年龄只有二十几岁,这根本不可能……

“竟然有如此复杂的纠葛。”

王紫只道,除此之外,她不知道如何回应,这个萧棋知道的,远远超出一个修真界的公子该掌握的范畴,更说明了此人的不简单,只是见他浅笑之间并无多少防备,好像这只是不值一提的闲谈而已,她虽然离开修真界有些年月,但修真界不会进展到如此开放的程度,王紫如此想着。

“修道自天地初开之时便在人间孕育,从太古神话时期到上古神话时期、再到六界,最后到六界的如今,世间发生的事情又岂是谁能讲清楚的,这其中经历了多少岁月,掩盖了多少真相,定然是我们这些局外人不能尽数揣测的,就如几百年前的六界堪称死亡重生的六界支柱事件,传说那是巫族的宿敌、影族挑起的,历史留下来的问题,终究要时间来解答。

只是当时在下还未出生,还能在如今听到这消息的时候激动一番罢了,若是生于当日,定要亲自参与那场战斗不可,听说当时六界的统帅就是近日魔界和妖界的界主,魔界和妖界向来是修仙之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却只因此一人,这六界的关系如今也是微妙的很。

如此一来,在下更想见见此人是如何风华绝代了,听说是个年轻的女子啊,如此神一般的女子,恐怕此生见一面,也无后憾了,人鱼族毕竟是牵涉甚广的种族,如果能深入其中,定然能挖到许多不为世人所知的过去。

人鱼族本身就像一个保存完整的活化石,若是哪位魔王知道的话,定然也会感兴趣的吧?于在下而言,不管是什么场合,能见一面那创造了无数奇迹的魔王一面,即便是炼妖壶来换,在下都不换了,呵呵……”

萧棋说道,王紫却愈发对他的言语侧目,太古、上古神话时期,这根本是修真界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事情,因为修真界根本就没有这样的资料留存下来,可萧棋为何能够如此侃侃而谈?而且如此条理清晰?这不正常!

王紫很想问问‘你是谁’这样的话,可是问了似乎又多余了,他定然会一五一十的介绍一下自己在幕天城的身份,只是王紫有些奇怪,总觉得此人虽在说一段只存在于过去的历史,可总有种他很熟悉的感觉,像是身临其境一般。

而且当着她这个实实在在的魔王说着他对魔王的仰慕和向往,那双晶亮的眼睛看着她也似乎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一般!

虽然在萧棋说几百年前的时候王紫愣了一瞬,但是很快便也反应过来,仙界过了四年多,可修真界却过了几百年,当初影族的祸乱在修真界应该也快被人遗忘了,却没想到这萧棋确实记的清楚。

“萧公子博学。”王紫淡淡的说道,面对侃侃而谈的萧棋,她已然没什么可说的,这萧棋好像故意在她面前显露这些一样,王紫不明白这萧棋意欲为何,便静观其变了,不管怎么样,她确认了一点,这个萧棋一定是带着目的来的,他知道的真的太多了……

“姑娘过奖了,只是觉得与姑娘投缘,便说起了这些往日不常说的话,姑娘不要排斥便是在下的之幸,只是自昨日相见,还没请教姑娘芳名?”

那萧棋笑到,略微发亮的眼睛似乎在对王紫知道他的姓而高兴,起码一声‘萧公子’已经让他颇为欣慰,也觉得两人之间的距离近了一些,这才敢开口问王紫的名字。

“夏寒。”王紫说道,若是她说了‘王紫’,以这萧棋的博学,恐怕也不难知道魔王的名讳正是王紫,便也习惯了用这个掩饰的名字。

“夏寒,好名字啊!与姑娘的气质几位般配,这人鱼族的求援,我看可以去瞧瞧,夏姑娘可要报名?若需要,在下可殷荐一下,省去这繁琐的排队。”

萧棋说道,尺度把握的极好,现实赢得了王紫的好奇心,才一步步的示好,这也让人少了几分防备,而他主动接近王紫的心似乎也昭然若揭了,只是他似乎并未在意这一点,若是王紫明白,他似乎还乐意为之了。

“不了,谢谢萧公子好意,只是我见今天幕天城格外热闹,便随着人群来到此处,如你所说,这淌混水不是随便淌的,我边不凑热闹了,我近日还有些事情,先告辞了。”

王紫拒绝道,那精致的面容上有着只有对外人时才有的沉稳和梳理,那萧棋虽笑着,却有些落寞的样子,只是这样微妙的变化王紫并未察觉,只是李战却多看了两眼。

“既如此,夏姑娘请便,如有需要,尽管差人来找我,就说是萧棋的好友,定然没有人会拦着。”那萧棋拱手说道,倒是没有再纠缠,王紫也得以离开。

两人走远了些,走在热闹的街道上,道路两旁是玲琅满目的店铺和小摊子,王紫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着,一边心里回想的却是那个言谈举止都有些超然的萧棋,短短两次见面,他展现出来的不寻常似乎有些太多了,要知道她在修真界的时候。

即便有着赤灵内庞大的书库,有些东西也不是史书会记载的,比如说太古、上古神话时期,比如说巫族、人鱼族的历史过往,这都是史书所不会记载的,刻意被历史所忽略的,可是这个萧棋却那么清楚……

“李战,你觉得那个萧棋,如何?”王紫想不通,不由得问向身边的李战。

“城府极深,隐藏的也很深,恐怕不只是表面那么简单。”李战说道,顿了一下又道:“他也许知道你的身份,只是反复出言试探,也是为了解除你心中的怀疑。”

确实,这种亦真亦假的叙述,让王紫都不确定这人知道的到底有多少,不得不说,这人能够吊起她的好奇心,却能恰到好处的撇清自己,这人居心的确值得人猜疑。

“他知道的很多,若是当初的我也知道的这么多,后来就还可以走很少的弯路了。”王紫说道。

李战听了,却牵住了王紫的手,大大的手掌包裹着那温软的小手,口中说道:“每一段路都是必要的,你不能否认过程中收获的一切,和每一件事出现的契机。”

“……唔,这件事是我多想了,萧棋的出现恐怕不是偶然,不过不管他打了什么样的主意,我要做的和他所想的,都没有什么关系。”

王紫回握住李战的手,紧紧的,那干燥且厚重的大手让她依恋,也是啊,她做决定,从来不会受外界的干扰,何况萧棋这样一个刚刚认识两天的人。

王紫正走着,却见迎面几个人快步走来,那样子似乎有些急切,若是旁人王紫也就不管了,可这人是她来幕天城后少数见过的人之一、袁异宏。

“尊贵的客人,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您,昨天第一天来到幕天城,过的可还好?”袁异宏匆匆的脚步忽然停下,眼睛看到了王紫腰间悬挂的令牌,虽然昨天在饭庄隔着幕帘没见到人,但是这令牌可是他亲手送出的,不可能不认识,便急急的停下打招呼。

“很好,你这么匆忙是要做什么?”王紫问道,袁异宏认出她也不意外,这另外原本就是为了避免麻烦而佩戴的。

“不瞒贵客,佣兵工会发布了一项高级别的任务,门派内必须出面去看,我这便是要去看看这任务所谓何事。”袁异宏如是回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