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九章 刻上你的名字

王紫在院内小憩,还没等到王胤天和夏筱莲两人出现,倒是邪彤来了,悠哉悠哉的晃了过来,一路从看着谷中的景色进来,看起来惬意的很,见邪彤来了,王紫立马睁开眼睛,快速走过去迎接,众人不由的觉得好笑,毕竟能让王紫这么‘殷勤’的人实在不多。

“怎么请得动女王大人的亲自迎接?邪彤实在和受宠若惊啊!”

邪彤长身站在门口,面对王紫,似笑非笑的说道,仍旧一身合身的男子装扮,长发束起,面上带着邪气的笑却总能让那种不甚出彩的面容看起来颇有味道,这邪彤,本就是一个很值得钻研的人。

“应该的,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王紫听出了邪彤的打趣,要是以前定然无视了,但是上次自冥界跟邪彤分开后,王紫心中过意不去,尤其是事后愈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太幼稚了,面对邪彤也没有那些架子,反正她最糟糕的时候邪彤也基本上都见过了。

就算说些平时不说的话,邪彤也顶多取笑几句,该说王紫进步了不少,有些贫嘴的话也能得心应手的说出来了,果然,这话引的邪彤侧目,仔细的在王紫身上看了几眼,好像想找出她哪里不一样了似的。

半晌,却听邪彤笑着说道:“阿呆你进步不少啊!”

瞧这话说的,在王紫面前,邪彤才是最没正形的,叫王紫女王大人是取笑她,叫她阿呆也是取笑她,反正自己怎么爱叫就怎么来,不过这可是她真真儿的感受。

王紫被这有一个称呼换的一愣,她真的有那么呆吗?在称呼更新换代的时候就不能适当的抹去以前的吗?可自己这边纲要说话,邪彤就越过她朝着冥王走过去了,一本正经的汇报了幽冥地狱的事情。

冥王一边听着邪彤的话,一边看着王紫,直到邪彤说完了,冥王才挥了挥手让她随意,要不是因为邪彤与王紫的关系实在不一般,他也不会给邪彤这么大的自由空间。

“阿呆,你的男人似乎越来越多了,照这个速度下去,你一个人要拿下三重天,天穹地堑两大界面,中部六层高低界面,哦,再过些时日东西方界面若是合并了,血族也在你的掌握之内,这东西方世界,是要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啊!”

邪彤一边折着桃花,一边无聊的揪着花瓣,还要一边开玩笑的说着,此时邪彤和王紫两人正慢悠悠的朝河边走,王紫听着邪彤的话,渐渐的满头黑线,也听出了邪彤的意思。

她的男人却是因为身份的原因,各自能够盘踞一片天地,也许她是对东西方世界的格局有影响,但是也不至于像邪彤说的这么具有目的性,被她夸大了太多,好像她是带着目的找到这些夫君似的。

而且听邪彤隐隐兴奋的样子,她似乎是希望这样的,唯恐天下不乱,就是她这样的人吧?或者邪彤就是唯恐王紫这里太安宁,她也不想想,现在她家的冥王也是王紫的入幕之宾,好歹为自己的王铲除了情敌才是她应该做的吧?

“西方世界的修炼区别于东方,我还不曾见过,真想看看这西方是什么样子的,听说西方的法术要靠吟诵施展,吟诵的时间冗长,不想东方的修真迅捷,在这一点上,我东方的修真倒是有些优势,若是到时有机会,阿呆,你叫九幽找些人来试试,要不我亲自去试也好。”

邪彤才不管王紫现在的心思多么无语,只自顾自的继续说道,那样子似乎更高兴了,面上也有些眉飞色舞的感觉,那种想要尽快见到成果的样子颇有些迫不及待。

说着邪彤扔了手中的桃枝,手臂顺手搭在了王紫肩膀上,却见王紫的眼神随着那可怜的桃枝落地,二人经过时才收回视线,邪彤却瞧了瞧王紫,笑道:

“阿呆,我这半天说的话你听到了几句,不就是几只新桃枝,我一路折来你不曾言语,到现在了才见可惜之色,你似乎对我有些不满啊。”

“那你再原分不动接回去吧。”王紫也瞥了一眼邪彤,口中说道,邪彤做事情好像专门往她不喜欢的事情上找,既然都做了还喜欢大张旗鼓的在她面前宣扬一番,就喜欢看她无奈却不追究的神色吗?

“我一路也不记得折了多少,怎么接回去?再说花开堪折直须折,等着这里摸摸凋谢,不如由我折来,它还曾在我手中热烈的盛开过,由我记得它,还能经由我的手早日回归尘土,实在是它们的幸运啊……”

邪彤的身体愈发倚靠在王紫身上,没骨头似的,那赖皮的样子实在有些不像是女孩子做出来的,而且听听她说的话,她折了这么多的桃枝,一路上那些桃枝的‘尸体’都快堆满路了,王紫难不成还要感谢一下邪彤的‘折枝之恩’吗?

“那就接着折吧。”

王紫只道,目不斜视的往前走,她知道自己也是在意,邪彤就越是折的欢,别说平时王紫拿邪彤也没有办法,再加上前段时间在冥界时误会了邪彤,还那么冲她发过脾气,王紫就当是自己做的孽,让她去折好了。

“可我现在累了,不想折了。”

邪彤轻快的说的,王紫一顿,果然这厮只是玩儿的,却见邪彤忽然放开了她,转身走进了桃林,稍稍走远了一些,又在某处站了一会儿,似乎在找什么东西,最后在朝着一棵树下走去,从那桃花下挖出了一坛酒,围着埋酒的地方又挖了一坛,这才提着酒出来。

王紫诧异的看着邪彤,她的鼻子是什么做的?着就密封的不是一般的好,而且深埋地下,竟还是被她找出来了,视线可没有人跟她说过这里有酒,着桃林里埋的酒连她都不知道位置都在些什么地方。

“快点走!”

邪彤跑出来,直接向前跑走了,丢个王紫一句话,那样子偷偷摸摸的,好像怕人看见似的,一溜烟跑出了桃林,直奔河边去了,王紫只好跟上。

“呼,咱们这也算偷酒,今日来不及跟夫人打招呼了,只敢偷了两坛解解馋……嗯,真香,果真好酒!”

不一会,两人坐在河边,身下是微微泛着暖意的鹅卵石,身前是不急不缓流淌的大河,这谷中,什么都是慢的,慢的相当惬意,邪彤一坐下就说道,动作不停的排开了一坛封泥,举起来闻了闻,面上的笑不由得带着几分纯然,赞叹之语脱口而出。

若这是王紫的酒,邪彤挖来恐怕毫无压力,可她却能猜到这一定是夏筱莲酿的,因为她还记得王紫以前跟她提起过,那时也就知道王紫独爱桃花酿,原来还真有些道理,这就醇香甘洌,埋了有些年头了啊。

“我说的话你到底听到了几句?为什么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了?若是不欢迎我,我可就走了。”

邪彤一边拿出了酒杯,这些东西她可都是随时随地都带着的,给两人倒了酒,一边还不忘惦记着自己刚才说的话,虽说威胁要走,可分明没有王紫被她缠的没有办法,仔细回想了一下邪彤刚才说的话,可是她刚才说了那么多,她要回答哪一个。

“修真也有心法,只是你恐怕已经忘了需要默念心法的时候了,修真者在后期确实可以凝练心法的时间,但西方的魔法也可以在修炼到后期瞬发,如果你想找一个跟你同样等级范围的人试当然可以,下次找沃尔夫就可以。”

王紫说道,西方魔法的力量来源于神降之力,东方修真的力量来源于天地自然之力,王紫并没有在西方的世界中待过,只是从九幽口中有所了解,但是血族并非神族,也不同于其它种族,九幽对其它种族似乎也并没有兴趣提起,所以说她也了解不了多少。

“那我还是找别人吧,我一向不找手下败将,先干一杯。”

邪彤说道,听到王紫说沃尔夫时,抬眼看了王紫一眼,见她只是无意,便就那么带过了,到时叫邪彤这么一看,王紫才想起来沃尔夫对邪彤兴趣浓厚,只是被邪彤整的挺惨,也有许多年未见了,不知道沃尔夫在血族过的如何。

一声清脆的碰撞声,邪彤已经端着酒杯一饮而尽,王紫端起酒杯,那浓香的味道飘入鼻中,虽说平日也不少饮,每次闻到还是有些馋,或许该说是越来越馋了。

只是酒杯半举的时候,王紫微微犹豫了一下,前天还因为这酒壮胆,再次喝酒的时候不由的有些警惕了,见邪彤已经喝完,只拿着空酒杯看着她,好像在说你怎么不喝一样。

王紫也没说什么,举杯饮了,好好的酒,硬是叫她多了些旖旎的回忆,以后还是少饮为妙,不要酣醉便罢。

“这世上我只承认夫人的桃花酿略胜我一筹,尝过了更好的酒,以后再喝自己的还叫我如何下口?”

邪彤又倒了酒,遇到美酒的时候似乎有些停不下来,自己喝也不忘给王紫一杯一杯的满上,见王紫小气的喝法还要嘲笑几句,非要王紫跟着她豪饮才罢,王紫倒是没拒绝,只是这一次稍稍蒸干了些酒精,不让自己醉了。

“以后想喝,就来桃花谷。”王紫说道。

“这桃花谷整个谷都刻着你们的名字,容得下我来吗?”

邪彤挑眉笑道,倒不是这桃花谷真的刻了谁的名字,只是这桃花谷是王紫的家,这里有种独特的魔力,如若不属于这里,那种排斥的感觉会很强烈,最起码来人会如此感觉。

王紫看了看邪彤,邪彤明知这话是白说,王紫怎会不叫她来,别人的感受她顾不了那么多,邪彤既然说了她就不可能不当回事,却见王紫放下酒杯站了起来,眼神在四处看了看。

忽然眼神定格在对面的石壁上,从赤灵中去了一把剑出来,飞身在虚空之中书写片刻,一片凝视的灵力随着剑尖的走动儿留在了空中,直到王紫猛的将那书写的两个字推到对岸。

却见那灵力如剑,一寸寸的印在了对面的石壁上,而那石壁上非常显著的刻着两个大字“邪彤”!他们现在就在八角亭不远处,是去桃花谷居处的必经之路,凡是走过这里的,那石壁上醒目的大字定然不会错过。

王紫转身看向邪彤,好像在说“我这不是帮你刻上了”,邪彤却是抽了抽嘴角,看着那两个大字,心里想着要不要去毁了它们,毕竟这个世界上知道她叫邪彤的人也不多,当然王紫身边人的都知道了……

关键是那两字虽然笔锋苍劲不失潇洒,可是刻在哪里日晒雨淋,一点都不美观好吗?这不符合邪彤骨子里追求浪漫的风格,王紫这样的做法实在是太粗暴了。

“阿呆,你对我真好。”

半晌,邪彤只说道,眼神看着王紫,她觉得自己的想法不能跟王紫说,因为说出来王紫也不见得能听懂,那两个字、她不要去看就好了……

王紫点头,一副‘你终于说了句实话’的样子,重新坐了回来,不一会儿又道:“回去之后你可以给自己建一座房子。”

邪彤停顿了一下,想到之前看到的竹屋,真是简单的可以,不过围在那栅栏中,却有种在辉煌的宫墙都垒砌不出的感觉,兴许这就是桃花谷才有的感觉。

这里的屋子都是每个人争取来的,如果得到这里所有人的认可,当然最主要的是王紫的认可,就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而邪彤已经拿到了最重要的通关卡片,以后来这里当然没问题了,即便冥王也会当作看不见。

“这个一定要。”想着邪彤点了点头,想到以后没事儿便来蹭些酒喝,再来放松放松,真实美妙啊。

“阿呆你越来越不厚道了,也不知道是谁教你的,现在喝个酒都不痛快了,这两坛酒也不少了,你竟一点醉意都没有,当着我的面都推辞,啧啧,不学好……”

许久,两坛酒都要见底,日头也一点点高照,邪彤背靠后躺在岸边,此时那碎碎的鹅卵石铺就的河岸已经被阳光烤的有些烫人,但是和衣躺上去却是温暖的感觉。

邪彤说话间有些懒,似乎是喝了酒的原因,虽没醉,但是也松懈了不少,身体放松的烫着,阳光像被子一样盖在身上,让人有些昏昏欲睡起来。

王紫喝光了最后一杯,见邪彤只念叨了一句就没别的了,渐渐的呼吸也平稳起来,似乎是睡了,王紫仍旧盘膝坐在岸边,不远处的草地随着微风稍稍晃动,谷中中午的气息很活泼,在王紫坐着的地方能清晰的看着河里的鱼不时的跃出水面,岸上未开灵智的也动物在四处觅食。

又看了看对岸石壁上两个醒目的大字,这时才发自发现,在那么大的石壁上,似乎有些突兀了……

邪彤果真睡了一觉,直到日头不那么强烈了,邪彤才醒了过来,那样子好像是在不满太阳这么久渐渐往西去了,害她没有了暖融融的‘被子’,伸伸胳膊抖抖腿儿,见王紫就一直在旁边坐着,不但没有不好意思,反而颇为满意的样子,这才像是对待朋友的样子嘛。

“先回去,离太阳落山还有两个时辰,我还要给自己盖房子,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做啊。”邪彤整理了一下衣服,站起身叫王紫回去,王紫一边站起来一边说道:“你可以先住在客房。”

“不好,虽然是第一次做,但也必须做,住在可客房我就是客人了,可住在自己盖的房子里、那意思可不一样了……”邪彤说道,人已经先往回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