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218章: 訾家灭!

訾廉一下命令,这些黑衣人要动手之际,可没成想,屋内又冒出了另一批黑衣人,也是黑衣黑蒙面,只不过,他们的衣袖上有个“战”字。

这些人的出现,使得訾廉的那些影卫不敢随便乱动。毕竟这屋子里,他们要杀得只有萧摇一个,訾家一家四口都在这。

訾廉一看,震惊的大惊失色的道,“竟然是传说中萧家之女的影战护卫队!”没有想到,萧家的影卫队真的存在。

另一批的黑衣人出现,老爷子的惊慌失色,都让訾家另外三个成员惊慌失措,害怕紧张。

他们更是懵了,都不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父亲(爷爷)哪来的这么多人?又是什么赤护法之类的?现在更是那个“影战护卫队”给震傻了。

萧摇笑着道,“看来赤护法人老,但眼力不差啊,竟然一眼都能认出萧家影战护卫队。”

訾廉作为七护法之一,怎么可能不知道“萧家影战护卫队”。

萧家的三任天命之女,率兵领将打战凯旋归来,靠得就是影战护卫队。

现在这些影战护卫队出现在这,这代表着什么?代表着天命之女传说的真实性。

有天命之女的存在,轩辕一族就别想掌权,改制皇家君主制。

这萧家天生就是轩辕一族的克星!訾廉暗骂道。

訾廉沉着脸突然严肃的喝令道,“卫一、卫二带着少主人,走!”

萧摇出动了影战护卫队,他们要杀死萧摇就十分困难了,但就算只有一分杀死萧摇的机会,他也不会放弃。

就这一分机会,他一家四口要全身而退根本就不可能,那他只能放弃儿子儿媳,护住訾家唯一的命脉。

“今天谁也走不了!”萧摇也是严肃冷厉的喝道。

訾柘一直懵着脸,他根本就不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他只知道,几张照片的事儿,就算萧摇要兴师问罪,但也到不了你死我活的地步吧?

可偏偏,这狭小的屋子里,一边以爷爷为首的黑衣人,枪刀全部对着萧摇,有杀她而后快之感;一伙人则是磨刀霍霍的对着他们訾家一家四口人。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他所不知道的事儿?

訾廉一改刚才的平静及和颜悦色,突然变得凶狠及震怒,他恶狠狠的道,“你敢!”

言闭!

他离开以举起拐杖,动作凌厉迅速的朝着萧摇迅猛的攻去,动作的灵活性根本就一点没有因年龄老化而迟钝。

本是拄杖的拐杖变成了十分尖锐凶猛的武器。龙形拐杖的龙头嘴上,射出三根范着阴森森寒光,似乎淬过毒的黑针;龙尾则是猛然弹出一把同样犯着寒光,嗜过血的小尖利刀。

双管齐下!

訾廉苍老颓败的身子,似乎蕴含着强大内劲,飞身而起,劈头盖脸,拿着武器劈向萧摇。

在訾廉攻向萧摇的同时,围住萧摇黑衣人,也在同一时刻攻向萧摇,开枪,刀剑全部朝着萧摇而去。

后面的影战护卫队,也在同一时刻护主,拦截着这些黑衣人的攻击。

然,形势看是如此的紧张与急破,危急又凶险时刻,萧摇却是不慌不忙,嘲讽似的看着訾廉,似乎在讥笑他的自不量力。

就在毒针挨近之际,电眼火花之间,她一个弯腰,一个侧身就把三枚毒针竟然拐了一个弯,以不可思议的角度全部射向了訾公平夫妇。

在片刻间,萧摇抽出腰带,似灵活的活物鞭子,甩向那把拐杖。

訾廉既然作为那些人的护法之一,身手肯定不低,就算他已经老了,他的武功内力并没有退化。

他立即躲开了萧摇的回击,然后与萧摇对打起来,打斗十分激烈。

萧摇倒不意外,訾廉此刻的身手。

就在訾廉要拼尽全力,要把萧摇杀于他的拐杖之下时,他猛然听到訾柘一阵撕心裂肺的大喊,“爸,妈,你们怎么了?说话呀,你们到底怎么了?”

看到躺在地上的儿子儿媳,訾廉目眦尽裂的大喊“不!”

訾廉一不可置信的一幕,“不!”刚刚射入的毒针,訾公平胸前一枚,胳膊一枚,王云香则是眉心一枚。

只是毒针射入体内,訾公平夫妇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就睁大着眼睛,死了!

王云香则是眼白一翻,当即死亡,而訾公平则是先嘴角流血,随后,大惊的道,“这……这……到底……”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没有问完,就吐血而亡。

訾柘本是在訾廉下令围杀那一刻,要被卫一、卫二带走的,然后萧摇影战护卫出现,在双方势力悬殊的情况之下,他们一时半刻,根本就带不走訾柘。

卫一卫二对付着上前的影战护卫,一时半刻,倒无人去关注他,訾柘本人就在一旁惊慌不安,心急万分的看着打斗的萧摇与爷爷。

眼光一扫,就看到躺在地上的訾公平与王云香,连忙三两步跑向他们跟前,一看他们竟然没有呼吸了,他撕心裂肺的大喊着,“爸,妈,你们怎么了?你们醒醒啊!”

就在訾廉分神那片刻,萧摇用腰带一卷,就把訾廉的龙形拐杖武器,卷向了半空中。

此时的訾廉已经无心恋战,他立马跌跌撞撞的跑向儿子儿媳。

跪在他们的跟前,看着躺在地上的儿子儿媳,颤抖的双手不知要伸向何方,他哭着道,“平儿,平儿,云香,云香,你们醒醒啊……”

一只手颤颤巍巍的伸向訾公平带血的胸口位置,另一只手则扶摸着王云香眉心上的伤口。

此时,双方影卫的打斗也已经停止。只是剩下的黑衣了,全部都是萧摇这边的影战护卫队。

除了訾廉口中那俩个卫一卫二所受较轻的伤之外,訾廉这边的影卫要不是已经阵亡,要不已经重伤奄奄一息了。

萧摇一身天蓝色校服,手中还拿着那根天蓝色腰带,如高高在上的女王,漠视着底下奴隶伤亡。神情漠然看着哀恸不已的一家子,似乎这些人的死亡,都如鸟虫一般。

訾廉对着儿子儿媳哭嚎一会,猛然站起来,愤怒的咬牙切齿的对着萧摇道,“萧摇,我与你势不两力,不死不休!”

只是萧摇却冷冽的道,“不,訾廉,你说错了,应该说我们从一开始就是势不两力,不死不休!”

“啊!”訾廉被萧摇刺激的完全失去了理智,他痛怒的大叫一声,然后就持起拐杖又再一次冲向萧摇而来。

不过,这次萧摇对会他已经简单多了,她只是身影一闪,随即就看到訾廉被定住了似的。

被定住的举着武器拐杖的訾廉震怒不已的大吼大叫道,“萧摇,把我穴道解开,有本事把穴道解开,我们凭实力单打独斗,我一定能把你给杀了,为我儿子报仇。”

萧摇嗤笑道,“訾廉,你是不是弄错了,你儿子儿媳可是死于你的毒针之下。是你自己把儿子儿媳给杀了,凭什么找我报仇?”很是凌厉的质问。

“放屁,我那三根毒针本就是冲着你而去的。”訾廉震怒非常的吼道,“如果你不躲开,那三根毒针能射向他们吗?”

看着已经完全失去理智的訾廉,摇了摇头道,“我不躲开,难道我就等着被你的毒针杀死吗?”

萧摇描了一眼訾柘,她威胁着道,“訾廉,你识趣的,把你们的大本营告诉我,我就放了你们祖孙俩。”说到这个,萧摇挥了挥手,有两个影站护卫立即上前把訾柘挟持。

不过,卫一卫二也只是受了一点轻伤,阻止了一下,却又很快被打成重伤,訾柘当然毫不费力的的被挟持了。

一老一少,一个被定住,一个被挟持,影卫也全死得死,伤得伤。訾廉一点优势都没有。

訾廉看着孙子的性命被威胁了,他怒道,“萧摇,你可真狠心,柘儿是你喜欢过的人,你说杀就杀?”

萧摇凌厉傲然的道,“或许我曾经是迷恋过你孙子,但那也是曾经,是过去!现在,我们只会是敌人,对于敌人,我向来不会心慈手软,该杀得我还是会杀!”

訾廉气得一张老脸满脸通红,但现在根本就无力扭转局势,不过,还是咬牙恨恨的道,“你……,你休想!就算我死,你也别想找到答案!”

萧摇看着固执的訾廉,倒是一点都不生气。

护法,另一层意思就是忠心为族为主的死士,就算他们死,他们也很少出卖主子的。

萧摇冷笑道,“呵呵,訾廉你以为你一死,我就没有办法了。我既然能查到你的身上,就会查到别人的身上去。既然你这么想法,那我成全你,让你孙子陪着你一起死好了!”

訾廉大怒道,“死就……”本是死就死的,然萧摇下一句话,他就哑然了。

“哦,对了,是你訾家所有的子孙哦!”萧摇特意提醒的道。

是的,訾廉,他除了訾公平之外,还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儿子,及一孙子孙女。

在计划之前,他就本着杀死萧摇的目的,就算牺牲自己儿孙,也要与萧摇同归于尽。他当然不想訾家断子绝孙,而那个私生子就是訾家的后路。

可没有想到,萧摇竟然连他们都查到了。

訾柘自从开始的悔恨担心害怕,痛苦伤心,到现在木然麻木。

他在听到萧摇拿着他威胁爷爷时,他呆滞的看着萧摇,问道,“为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