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55小黑篇:霍杰的新任务

真正的寒鹰大本营——寒鹰岛,只有霍杰和几个寒鹰的领导层才知道进出的通道。

厉枫殇从车上走下来,就看见霍北带着人匆匆从城堡里面走了出来,给厉枫殇行礼,说道:“老大,你回来了,客人已经在里面等候了。”

厉枫殇点了点头,随后就一言不发地跟着霍北走进了城堡。

这城堡很大,大约可以抵得上两个足球场,不过一般的民众并不知道这是一个佣兵组织的总部,只以为是附近住了一个超级隐形富豪。

现在城堡里面正灯火通明,所有人都出动,站在城堡的各个地方迎接厉枫殇的归来。

厉枫殇一边往里走,一边淡淡说道:“怎么样,究竟是什么事居然让你都无法做决定?”

霍北低头,在厉枫殇耳边低声说道:“是F国的侯爵大人杰森来了。”

厉枫殇听了,微微一挑眉。这个F国大名鼎鼎的人物他很早就听说过。

杰森,其实一开始也只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能够爬上今天这样的高位,靠的就是他雷厉风行的手段,还有过人的判断力跟胆识。

他算是F国第一个没有贵族血统的贵族。

只是这个人大概是因为上位之前长期被压抑,因此在心理方面也有些缺憾。

传闻杰森最喜欢虐待自己的姓奴跟手下,甚至是把人当成畜生一样对待。

可以说,他是一个很杰出的政治家,企业家,但同样也是个不折不扣的衣冠*。

最重要的是,这个人通常谁的面子也不卖。

难怪霍北一直负责对外的交易,现在却也不敢擅自做主。想必杰森一定是提出了什么十分苛刻的要求来为难霍北。

厉枫殇点了点头,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了。

管他是什么森,他要是不提出亲自洽谈也就罢了,今天他既然有这个胆子提出跟自己面对面谈,那自己就绝对不会让对方占到便宜。

寒鹰总部一楼是用来会客的,这里的客厅比厉家的别墅那是大多了。客厅正中央就是一张长形的红木桌子,是专门用来开会跟接待外宾用的。

此时杰森正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黑色皮衣,架着腿坐在长桌的一边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厉枫殇。

眼前这个金发蓝眼的白人,看起来长相跟约翰差不多斯文,但是却没有约翰身上那温和的气息,有的都是戾气。

他修长的手指放在膝盖上无意识地绕着,一双鹰隼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厉枫殇,嘴角微微上挑,看起来十分邪气。

是个美男子,还是个残暴的美男子。

杰森挑眉看着厉枫殇说道:“Jack霍,还真是让人好等啊,你要是再不来,只怕我的*物就真的要饿死了。”

厉枫殇这才注意到跪在杰森脚边的一个年轻女子。

这女人看起来身材娇小楚楚可怜,但是五官却十分精致,而且身材比例完美,奥凸有致,只是穿得有些暴露,而且脸色惨白。

霍西在厉枫殇耳边解释道:“听说这是杰森用来玩弄的女人之一,也就是他的*物之一。”

霍西用眼神瞟了杰森和那个女人一眼,继续向厉枫殇汇报道:“给你打电话之前,杰森刚刚发了一通大火,他不能动我们的人,就只好用自己的人出气,扬言你什么时候回来了,这女人才能吃饭喝水。”

厉枫殇听了,眉头挑了挑。这样折磨一个女人,还真是让人恶心。

厉枫殇摆了摆手,霍北立刻就让人扶着那个少女下去,并且让厨房的人赶紧将准备好的晚餐拿去喂给她吃。

厉枫殇在杰森的对面坐下,整理了一下衣领,淡淡说道:“我寒鹰的总部,从来都不喜欢见血出人命,如果下次杰森先生还再来的话,请尊重我们的规矩。”

毫不客气的话语,让杰森的眼神变得更加锐利。

“呵,我自己的人,我想要怎么处置都可以,难不成Jack霍还会怜香惜玉不成?”杰森冷言冷语说道。

“怜香惜玉谈不上,只是不想脏了这地方。”厉枫殇的嘴角轻微的扯动了一下,“不知道侯爵先生这次叫我回来,是想要商量什么样的生意呢?”

对于这种人,厉枫殇也不愿意多说废话。

杰森见厉枫殇都已经开门见山了,就也点头笑道:“好说,其实生意不大,只是你的手下不太愿意配合。”

“嗯?”厉枫殇挑眉看向了霍北,似乎是让霍北汇报之前商谈的所有进展。

霍北会意,因此就站了出来,对厉枫殇说道:“是这样,杰森先生今早来到我寒鹰总部,提出要跟我们合作一件生意,是关于一批特殊商品的运输。”

霍北不用说得太明白,霍杰也明白他指的是特殊商品是什么,像这种大佬找上他们一般来说都不可能是运输什么普通的商品,大多都是君火之类的。

“只是这次运输的数量实在是太大,可能要涉及十余艘轮船,风险难以预估。而杰森先生方面给出的利润百分点,只有百分之十五。”

对于他们这种佣兵组织,本就没有什么风险可言,每一个人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完成每一次任务,只要价钱谈拢,其他什么都好说。

百分之十五是平时对于老雇主的一个通用价格,只是……

十余艘轮船,这不管是放在哪个国家的码头来说,都是一个大数字,风险比平时大了不只一倍,那么这个价钱就的确有点低。

“我记得你们寒鹰一向都是抽取这样的佣金比例。”杰森微微昂着头说道,似乎是吃定了霍杰一定会在自己的逼迫下答应这样无理的要求。

霍北微微皱眉,似乎是想要上前说两句,但是却被想到被厉枫殇给拦了下来。

霍北知道厉枫殇这应该是另有打算了,于是就乖乖站到了后面。

杰森看到了这个场面,脸上的表情更加得意。他心里十分清楚,以自己现在的身份,霍杰也拿自己无可奈何。

现在就是利益的问题了,尽管百分之十五的利润点不多,可是要是真的将这一次的君火押送成功了,那么对于寒鹰来说,也将是一笔十分不菲的收入。

“我们寒鹰的确是这样的比例,只是那只是之前了。”厉枫殇淡淡说道:“既然杰森先生能够找到我,应该知道我和一般只谈钱的生意人不太一样。”

霍杰的嘴角勾起一记冷笑,“我这个人比起钱来说更看重眼缘,侯爵先生的这笔买卖,我并不是很感兴趣。”

杰森的脸色变得稍微有点儿差,沉声说道:“那请问,Jack霍怎么样你才肯接下这笔买卖?”

“很简单。”厉枫殇笑着说道:“看在侯爵先生等我这么长时间的份上,我也不说要百分之二十五,不过至少百分之二十是必须的。”

杰森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他冷冷看着厉枫殇说道:“Jack霍,你知不知道,虽说只是百分之五的利益,可是转换成美元的话,会是一个怎样庞大的数字?”

“侯爵先生,我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生意,自然十分清楚这代表了什么。”厉枫殇从霍北手中接过了茶水,轻轻抿了一口,接着说道:“如果你不同意的话……”

“就怎样?”杰森冷着脸站起来,双手撑在桌面上,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厉枫殇,不放过他的每一个动作。

而杰森身后的那些士兵们也纷纷拿出了手枪,一副严正以待的样子。

霍北知道再这样下去情况可能要恶化,因此也咳嗽了两声,一瞬间,整个客厅里瞬间涌入了寒鹰组织的成员,每一个人都带着枪械,几乎将杰森的人马团团包围起来。

“你想要干什么,Jack霍!”杰森此时心里也有些没有底。

虽然明白碍于自己的身份,霍杰可能不会下死手,可是现在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要是被打残了什么的,他也根本就没地方哭去。

厉枫殇笑米米地看着杰森说道:“这次的交易要是杰森先生觉得接受不了,大可以找别人。至于侯爵先生的*物,我想她应该更乐意留在这里。”

杰森眯着眼睛看着他:“你什么意思?为了一个女人和我争百分之五的利益?”

虽然厉枫殇不知道杰森为什么会这么联想,不过他并不打算解释什么。

“没什么意思,只是想让她知道,什么是身为一个人该有的待遇。也让她明白,我和侯爵先生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人。至于以后她会把侯爵先生的什么秘密告诉我,那就要看她都知道多少了。”

厉枫殇放下茶杯,淡淡说道:“侯爵先生你把你身边所有的人当成*物或者是奴隶,但是我不会。我寒鹰的每一个人员都是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没有这多出的百分之五给他们养家糊口,我没有任何理由让他们为你冒险。”

客厅里沉默许久,双方成员持枪对峙。

厉枫殇坐在沙发上,复拿起桌上的茶杯把玩,仿佛置身事外的样子。

杰森忽然嗤笑,“别说的那么好听,不就是商人重利,何必扣上这么一个帽子,大家都是过了今天没有明天的人。”

厉枫殇冷静道:“侯爵先生有所不知,寒鹰里每一个人向来都是惜命的,我们跟你知道的别的佣兵组织可不一样。”

“我们是既要做生意赚钱,也想要有命来享。不然兄弟们出生入死,为的是什么呢?如果不是高利润的生意提成,有谁会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呢?”

杰森看着厉枫殇不慌不忙的架势,心里明白今晚的生意不会那么快谈拢。

于是他抬抬手,身后的士兵们收回器械,动作整齐地在杰森身后站列。

同时,霍北朝后挥挥手,客厅内寒鹰组织成员也同样动作迅速的收起枪支,但仍然围绕着杰森和他的士兵们。

杰森坐回沙发,眼睛看似随意地往别处转了一圈,那个女人知道他多少事他心里最清楚,现在与霍杰硬碰硬并不是上策。

“侯爵先生,你也看到了我的兄弟们刚刚提了一批新货,难免手上的钱不够,需要侯爵先生的这百分之五来帮忙缓缓。”霍杰惬意的坐在沙发上说道。

话音一落,杰森身后的士兵们动作隐蔽地摸到身上器械所放的位置。

杰森明白厉枫殇在威胁他,他心里暗想,等这次生意结束,他也得给自己的手下配上一批新式武器才行。

杰森轻轻转动右手食指的戒指,说:“我想,Jack霍大概是忘记了我的身份。”

否则怎敢如此大胆的威胁。

厉枫殇视线怔怔的睁着杰森:“我怎么敢忘呢?你可是F国的贵族,也是下届领导人的候选人。只是……”

“这候选人这种身份,总是要在明面上有个好形象的,不然民众,噢,还有其他竞争者要是知道你私下运输那么一大批君火,想必杰森先生接下来的日子大概也不会太好过。”

杰森转动戒指的手猛地一停,他努力控制眼里透出来的杀意说:“Jack霍很嚣张。”

“那也得有敢嚣张的资格。”厉枫殇冷笑道:“侯爵先生,我早说过我这人谈生意看眼缘,如果不合眼缘的人还非要威胁我的话,我会让他知道什么叫真正的嚣张。”

笑话,这些年他还没怕过谁,也没人敢这么公然的挑衅他。

杰森不动声色,观察客厅里寒鹰组织成员人数,暗暗对比两者之间的兵力,继续说道:“我是来诚心诚意地谈生意,至少价钱嘛,当然是大家谈拢为止,Jack霍请不要擅自扭曲我的意思。”

霍北在一旁听杰森如此不要脸的话后,忍不住在心里嘀咕。

诚心诚意来谈生意?一会嫌弃他职位不高,硬要将老大叫回来亲自谈,一会又觉得这超过以往危险系数的任务只是小生常谈,不肯退让还百般胁迫。

怎么?!只有你的兵不能牺牲,他们组织就要为这么一点钱耗掉大半兵力吗?这个杰森,果然狡猾。

厉枫殇也不悦,但他还是按住心里的厌恶,继续与杰森谈判:“现在全世界比起寒鹰能力强的组织有许多,侯爵先生这样大手笔的生意,看来我们寒鹰是无福消受了,不如你另请高明?这样也不至于生意做不成,还伤了我们的和气。”

杰森心里暗恨,在南美还有哪个组织能与寒鹰匹敌,如果有,他何必非要来找霍杰。

这生意很明显只有寒鹰能接,而他又实在不乐意多拿出百分之五出来。现如今,该如何是好?杰森脑中有一个念头闪的极快,却怎么也抓不住。

一旁厉枫殇看到杰森沉默,也知道不能逼得太紧,毕竟是F国的贵族,还是得留够面子,不然以杰森这样的脾气,只怕即使生意做成,日后也不得安稳。

虽然他并不怕,可近期他没有心情去对付麻烦。

厉枫殇开口道:“侯爵先生,我们都是做生意的人,都讲究和气,百分之五的利润我们是肯定不能让。不过我们可以保证货物的安全,你也知道找别的组织,也许可以给你一个低一些的价格,可如果到时候货出了问题,岂不是得不偿失。你觉得呢?”

杰森心知肚明霍杰说的没错,这笔生意的确只有寒鹰有这个能力来接,这一趟的危险性多高他相当清楚。

这一趟运送下来,这些人会不会有命来享受还不得而知,想到这里,杰森终于开口让步:“Jack霍不愧是寒鹰的灵魂人物,这次的生意就照你说的,我愿意让步百分之五的利润点,但我有一个要求。”

厉枫殇点头道:“你说。”

杰森说:“我需要你亲自运送这批货物,其他人我不相信他们有这个胆量跟能力。”

听到条件,霍北暗道不好。要是运输途中发生什么意外,只怕老大会有危险。

他正想替厉枫殇婉拒,却听到厉枫殇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没问题。那么,事成之后也请杰森先生不要忘记付款。”

杰森站起来,转头对着手下的人说:“还不快把我的*物带回来,别脏了寒鹰总部的地,”

又重新转回来面对厉枫殇说道:“Jack霍,你放心,我杰森是最讲究诚信的,该给你们的,就自然不会少了你们的。”

只看你们有没有命来享受了。杰森咽下后面半句话,挥挥手,示意身后的士兵跟着自己离开。

厉枫殇这时候却站起来阻止了杰森的离开。

他对一脸不满的杰森说道:“杰森先生的小*物就请暂时留在寒鹰吧,万一这次生意不成,你看到这小*物心生不满,虐待她,也算是寒鹰的错,倒不如等到运输归来,杰森先生付款的时候,再来带走她。”

杰森的士兵们迅速掏出手枪,直指厉枫殇。寒鹰组织的成员们也同样掏出枪支指向杰森。

杰森一脸阴霾,摆了摆手说道:“那我的*物就麻烦寒鹰照顾了。要是照顾死了,我也要考虑考虑之前的百分之十五是不是妥当了。我们走!”

杰森的士兵紧跟随着他,以倒退式举着手枪离开寒鹰总部。

客厅内,霍北松下一口气,回头对厉枫殇说道:“你不该答应他亲自去的。这一路上,肯定不会那么安稳的。”

厉枫殇站起来,走到霍北身边,看向门外,说道:“怎么会只是不安稳那么简单。他肯定想着只要货一送到,就翻脸不认人。但是签了合约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反悔,那就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杀了我们送货的人。”

霍北皱眉:“老大,你明知道是阴谋,为什么还要答应?”

厉枫殇轻笑道:“他以为就凭他就能是个政党领导人就可以只手遮天吗?真当寒鹰是吃素的?你也不用担心我,我既然答应去做,就不可能被他设计。再说,不是还留个小*物了吗?”

霍北疑惑道:“那女人真能起什么作用吗?”

厉枫殇解释道:“回头去让人检查那女人的身体,肯定有不少受虐的伤,拍下来,顺便把客厅监控里杰森跟那女人的画面单独截图出来。”

“对她好一点,这种近身的小*物一定知道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事。万一这一趟真出了什么事,需要怎么做就不用我多说些什么了吧。”

霍北瞬间明白他的意思,领命下去了。

就在厉枫殇还停留总部办事的时候,在另外一边,温晴已经登上前往美国的飞机。

虽然前面有丑闻的出现,但到底温晴还是一个公众人物,身后面总会跟着些狗仔。

这个时候,她不打算冒险去私人领地搭乘私人飞机,为了避免暴露私人领地,她最终选择了乘坐普通飞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