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52小黑篇:短暂的情侣关系破裂

温晴却好像是看透了姜堰心中所想一样死活不让,拽着姜堰的领带说道:“也只是偶然发现而已了。其实我跟姜理事认识的时间,应该也不短了吧,应该跟厉总差不多,你说是不是?”

姜堰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眼前的温晴看起来明艳动人,明明应该是个清纯可人的弱女子,可是现在朱唇轻启,仰头望着自己的样子却妩媚异常。

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又想要看看如果将她按在窗上狠狠欺负又会是什么模样。

温晴见姜堰呆呆地看着自己,似乎是有些失神了,便手上一用力,拽着姜堰的领带将人更加往自己身边拉了一点距离,用有些魅惑的声音问道:“怎么,姜理事刚才还能说会道的,现在一下子就哑巴了?”

柳眉微微挑起,衬得温晴高傲的表情还带着一点俏皮。

姜堰鬼使神差地靠近,伸手轻轻抚摸着温晴的脸庞,温晴倒是也不反感,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

好在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早就已经没有放在温晴身上了,而且温晴还站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里,又利用姜堰的身体挡着自己,不仔细看根本就看不出来。

然而厉枫殇却是看得一清二楚。

原本厉枫殇跟合作商谈完了项目,心情不错,正想去找温晴一起看看夜景,却被霍西有些尴尬地拦住了。

厉枫殇不解地看着霍西说道:“什么事?”

霍西脸上的神情有点儿为难,这反而让厉枫殇最想看个究竟。

厉枫殇十分了解自己手下的这四人,原本他们当自己教官的时候,就一向是雷厉风行,有话直说的,就算是现在当助理了也还是一样。

霍西这样欲言又止,说明是有什么会让自己不高兴的事情发生了。

可越是别人不想让厉枫殇知道的,厉枫殇就越是想要知道。于是厉枫殇看着霍西,冷冷说了两个字:“让开。”

霍西没办法,要是让开,厉枫殇从自己所站的角度看过去,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温晴跟姜堰两个人。

可若是不让开,霍西自己心中也觉得憋屈。

别的不说,老大这段时间以来对温晴所有的照顾,他都看在眼里。

厉枫殇从未对哪个女人如此上心,就算谈不上什么爱情,喜欢肯定还是有的。

何况这两个人原本就跟一对冤家似的互相猜忌怀疑,现在要是让厉枫殇看到温晴有可能背叛自己,只怕会比一开始更加生气。

可是厉枫殇却已经没有这样的心情,跟霍西玩什么老鹰捉小鸡的游戏了。他抓住了霍西的肩膀,力道不轻不重,却丝毫不容拒绝地将霍西给推到了一旁。

霍西低头沉默,他能够预料到接下来厉枫殇会看到什么。

不得不说,温晴今天挑选的这件红色的连衣裙还是分外惹眼的,隔着不少人的距离,厉枫殇都能一下子便看见人群另一头的温晴。

只是温晴现在却不止一个人,她此刻正笑着面对着另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正是之前跟自己叫板,要讨回温晴的姜堰。

经过了那件事情,厉枫殇以为姜堰跟温晴两个人一定已经成为了仇人。唯一有可能让两个人和解的就是,他们的利益一致化。

厉枫殇微微眯着眼睛,只见温晴不知道跟姜堰说了什么,随后姜堰整个人就被温晴迷得颠三倒四的,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变得*了起来。

温晴的手指顺着姜堰的胸膛一路往下,动作之间挑豆的意味十分明显。

而姜堰也是个不争气的,或者说是真的以为温晴这个女人是个两面三刀的货色,因此就伸手揽住了温晴纤细的腰身。

有白白送上门来让享用的东西,为什么要错过呢?

温晴了解此时的姜堰已经上钩,她只需要再诱豁姜堰一会儿,姜堰松口的可能性就会变得很大。到那时候,她就可以知道厉枫殇到底为她付出了什么代价。

温热的气息喷在姜堰的脸颊边,姜堰借着刚刚喝过酒的酒劲,手上的动作也越来越不老实。

温晴感觉到腰间被紧紧搂住,随后姜堰的脸就在自己面前渐渐放大。

这个男人,跟所有庸俗的男人在这方面的表现一样,显得那么按捺不住。

就在姜堰的唇即将碰到温晴的唇的时候,温晴正想假装脚下一滑让姜堰亲个空,但是却没想到有人抢先了她一步,提着姜堰西装的后领子就把姜堰给拽了出去。

姜堰十分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身后,只见此时厉枫殇正冷着脸站在原地,似笑非笑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两个人。

而霍西则是控制住姜堰不让他乱动。

现在宴会才刚刚进行到一半,正是最热闹的时候,而且温晴所站的位置已经是非常角落的地方,因此就没有人注意到这里的动静。

而霍西一手抓着姜堰的肩膀,另一手则是将手枪抵住了姜堰的腰间,让姜堰动弹不得。

姜堰就这么被霍西给低调地带走了,甚至连说出一句话的权力都没有。

厉枫殇取代了姜堰刚才的位置,站在了温晴的面前,手中玩弄着刚刚姜堰放在栏杆上的一个高脚杯,里面装着的是最上等的红酒,也是温晴最喜欢喝的牌子。

可是温晴却差点儿通过别人的嘴来尝试这酒的味道。光是想想,厉枫殇就有股想要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红酒都砸了,一瓶都不要留下的冲动。

温晴有些诧异地看着厉枫殇从自己的手里接过了高脚杯,挑眉笑道:“怎么,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打断你们两个人的美好约会吧?”

温晴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厉枫殇应该是误会了,于是赶紧说道:“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的确不是。”厉枫殇没有给温晴任何解释的机会:“我脑袋里想的是怎样,没有一个人会知道,但是我相信我眼里看到的。”

温晴一下子就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气。

厉枫殇说的是对的,自己现在做再多的解释都可能会被说成是借口,除非姜堰肯自己跳出来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以厉枫殇的性格,又怎么会相信姜堰的话呢。

厉枫殇将杯子里面的红酒一饮而尽,随后杯子就掉在了地上,散落成了碎片,只可惜还是没什么人注意到这里。

“能告诉我,刚才你跟姜理事聊什么聊得那么开心吗?”厉枫殇面无表情地问道。

温晴组织了一下语言,刚想开口:“你不要这样,杰,只要你冷静下来,我愿意把事情发生的一切过程都交代清楚……”

“杰?”厉枫殇脸上的神情十分嘲讽:“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资格叫我的名字吗,温小姐?”

“还有交代,我不觉得这有什么可交代的。看在你为我公司拍的宣传片如此优秀的情况下,我愿意让你继续留在这里,可是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宴会结束之后就马上离开。”

“广告约续约的事情不必再谈,我也会通知赵辰宇,我们俩之间的那些事情,全都是绯闻。记者会由我来办。”

仅仅是短短的这么几十秒钟的时间,温晴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被一刀刀刮了心一样的难受,比起上次的枪伤,这次的伤更致命。

她忍不住想要上前拉住厉枫殇的手,却被厉枫殇反手拉近了怀里。

这里是公众场合,厉枫殇不会愿意跟温晴在这样的地方对峙,于是只是捏着温晴的下巴,低声恶狠狠地说道。

“你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就敢这样,温晴,你是不是太高估你自己的魅力了?”

“我当初没有把你扔在门口让你自生自灭,真是我这一生做的最大的一个错误。”

厉枫殇嘴里,恶毒的话在盛怒之下根本就停不下来。

“你跟姜堰认识多久了?你们大概从一开始合作的时候就已经对上眼了吧?所以你才会在现在这么心甘情愿地被他搂住亲吻。如果我没记错,你平时好像是连吻戏都不拍的吧。”

“让我想想,或许更大的可能性是,你们的确是在逢场作戏。包括那次兵工厂的爆炸,对吧?其实都是你们内部人员的意见分歧,可是却要让我来劳心劳力。”

温晴就这么听着,听着厉枫殇的扭曲事实,听着他把自己想成一个放浪形骸的女人,没有任何表情,就这么静静的听着。

她不知道要怎么告诉他,其实她只是想要知道他在自己受伤养伤的时候到底做了什么,能让姜堰心甘情愿放过自己。、

看着温晴带着满满的不甘心的表情,厉枫殇突然放开了手,将温晴的脸推到了一旁,似乎是不敢看,又似乎是十分不舍。

而温晴自始至终的眼神都没有离开过厉枫殇。

霍西此时以及从外面进来了,在厉枫殇的耳边耳语了几句话,让厉枫殇原本就皱着的眉头皱得更凶。

原来是姜堰,他不愿意让温晴跟厉枫殇好过,于是就骗了厉枫殇说温晴刚刚是在跟他谈一项交易。

具体是什么交易,姜堰不用说霍西也明白,一定是霍北那次。

“怎么样,聊得很开心是吗?”厉枫殇挑眉看着眼前一声不吭的温晴,低声说道:“你是个聪明的女人,只可惜太自以为是。”

温晴忍不住苦笑,低声说道:“是啊,我太自以为是。”

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跟厉枫殇还是多年前亲密无间的关系,自以为是地以为自己对于厉枫殇来说是不一样的,自以为是地以为,厉枫殇哪怕是失去了记忆,自己在他心里也一定有着重要的位置。

甚至自以为是地以为,在媒体面前曝光两人的关系,他们就真的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情侣。

温晴想到了很多,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厉枫殇会对自己如此无情,说翻脸就翻脸。

也许,在他的记忆里,他的血就只有为白若素热过,对于温晴,却只是热了一会儿就没了。

厉枫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之前虽然自己已经说了不少的狠话,但心里还是希望温晴能给他一个解释。

可是现在,当他知道原来她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益,这让他无法接受。

厉枫殇不禁觉得怒从心起,根本就难以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伸手抓着温晴的胳膊就把她拉出了顶楼的宴会厅。

空无一人的走廊里,两个人的脚步声落在地毯上都悄无声息。

温晴看着走在自己前面步伐凌乱的厉枫殇,不禁觉得有些心痛。

厉枫殇抓着温晴的手十分用力,甚至都已经出现了红彤彤的一片,可是温晴却任由他就这么在自己的面前发泄着他心中的情绪。

温晴用美人计*过那么多人倒下,唯独这一次,对自己的行为开始有了深深的厌恶。

她突然抓住了厉枫殇的手腕,大声喊道:“我们走吧!”

厉枫殇被温晴喊得一愣,转过头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温晴,似乎是没有反应过来温晴到底在说些什么东西。

温晴见厉枫殇愣住了,突然就哭着冲上前去抱住了厉枫殇,将头用力地埋在厉枫殇的怀中。

哭着说道:“我们走吧,去祈晴岛,或者去别的没有人的地方,我不想再这样下去,我们离开这里好好生活好不好?我什么都不要了。”

温晴从未在厉枫殇面前表现出这种样子,就好像可以为了他抛弃全世界,只要在一起就好。

这是一种名为爱情的行为。

厉枫殇也明白自己比起姜堰,应该更相信温晴,可是也许就因为他爱上了她,所以才容不下那一粒沙。

面对温晴的情绪崩溃,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是应该抱着怀里这个看起来伤心欲绝的女人答应她,还是将她狠狠推开。

正在这时,厉枫殇的脑袋开始变得十分疼痛。他皱眉忍着这剧痛,觉得自己的脑袋里就像是放电影一样放过了许多画面,甚至还有他年少时候的样子。

那时候他跟一个女孩子并肩站在海边,女孩儿挽着自己的手,从背影看去是那样的美好。他身上就穿着那件旧衬衫,但是跟女孩身上的衣服却意外地十分搭。

就在厉枫殇想要绕过去,看看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时候,却突然觉得眼前一黑,随后再出现在脑海里的,就是当初兵工厂爆炸时候的新闻。

那时候温晴还住在厉家,他曾经一度怀疑过这个女人的来历,她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要去炸了兵工厂。

为了这个女人,他甚至不惜让利给W国,让霍北亲自出面处理这件事情。

仔细想想,其实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已经在一步步沦陷了。

他曾经清醒过,在看见那个新闻的时候,却还是被眼前这个女人给骗了。

厉枫殇一把将还在哭泣的温晴给推开,看着温晴现在脸上惊愕的表情,冷冷一笑,说道:“苦肉计已经用过了一次,现在还想再用?难不成我现在告诉你不行,你还能为了我去死?”

温晴很想说她真的可以为了他去死。可是温晴却也明白,这个男人不会再相信了。

他的脸上写满了怀疑,还有……鄙视。

从他看见自己跟姜堰亲热的那一刻起,他们就不再是情侣,甚至就连绯闻关系都没有了,他们注定要成为敌人。

哪怕厉枫殇曾经也为她不知不觉中做过许多。

温晴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微微扬着头,有些高傲地笑着说道:“不过就是跟厉总开个玩笑罢了,厉总该不会这么轻易就又相信我了吧?”

厉枫殇微微眯起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她又恢复成了之前那无所谓的样子,就好像她刚才的泪水都是假的。

一切只是为了迷惑自己,而当知道自己不会上当的时候,就又原形毕露。

温晴从厉枫殇的眼中看到了不可置信跟彻彻底底的绝望,他现在应该再也不会相信自己了吧。

厉枫殇站在原地看了温晴好一会儿,直到最后温晴都有些忍不住,自己狠心转过了头去,他才回过神来。

事到如今他已经没有多余的话可以说,于是便想要转身离去。庆功宴什么的,反正他是已经没有这个心情继续参加了。

但是却就在此时,温晴突然开口叫住了厉枫殇:“厉总,请稍等一下。”

厉枫殇有些意外地转过头看了一眼温晴,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中似乎有些希冀,希望温晴能说出一点解释的话语出来。

也是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这样完全不解释的温晴更让他觉得难受,此时他甚至都已经做好了打算,只要温晴愿意解释,他就愿意相信。

只可惜温晴只是将自己身上的西装脱下来交给厉枫殇,笑着说道。

“你的衣服,还是请你收好吧,毕竟价值不菲呢。另外可能还要麻烦厉总你帮我送回去,你也知道,我现在身无分文而且没有开车。对了,我的包应该也还在厉总车上吧。”

厉枫殇闻言一下子就又恢复成了原来那疏离的样子。

他微微挑眉,看了温晴一会儿,随后说道:“温小姐不必客气,就当是我感谢你这一次对宣传片尽心尽力的工作态度,从今往后我们互不相欠。”

好一句互不相欠,就好像这样就可以把往事一笔勾销了一般。

温晴突然有些羡慕厉枫殇,因为厉枫殇从始至终都不记得他们多年前的那段往事,所以他可以轻而易举地说出互不相欠这样的话。

可是对自己而言,这却是一件何其残忍的事情。

不过温晴面上却还是笑了笑说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厉总客气了。”

两人沉默着下楼。在电梯里的时间明明只有几十秒钟,但是温晴却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透不过气来。身边的厉枫殇也是一脸严肃,不言不语。

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到了地下停车场。厉枫殇没有再像来时那样为温晴开门,而温晴甚至已经拒绝坐在副驾驶座,而是打开了后车座的门。

厉枫殇倒是也没发表什么意见,就这么默不吭声地送温晴回到了家,却好巧不巧在楼下正好看见下楼来拿外卖的初一。

初一这段时间很忙,因此都没有时间管温晴在做什么,更加没有时间自己下厨做饭,一日三餐都是叫的外卖。

此刻她正打算上楼,就看到厉枫殇的车子风一样的开过来,停在了自己面前,随后温晴面无表情地从车后座走出来。

看见初一,温晴甚至都没说什么话,只是点了点头就自己跑上了楼,脚步匆匆,看着背影还能感觉出温晴有些慌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