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51小黑篇:与姜堰的亲密接触

当温晴用这样的一种形象再次出现在厉枫殇跟艾丽的面前时,艾丽的脸色明显变得十分难看,而厉枫殇则是看起来有些意外。

不是没见过温晴性感的扮相,但是今天的形象却更加平添了一种魅惑的感觉。

东方的神秘跟西方的性感融为一体,足以让人挪不开眼睛。

不必再说谁的设计更加好看,厉枫殇的眼神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同时艾丽也十分清楚,温晴特地打扮成这样,也是在用自己的实力说明她的那一套想法是错的。

艾丽干笑了两声:“温小姐,还真是天生丽质啊。”

说完了这番话之后,艾丽就转身离开了。

她并不是很想看到温晴现在这样令人惊艳的样子,总觉得可以马上将自己给比下去,再也没有任何面子可言。

等到艾丽离开之后,沙发旁就只剩下了厉枫殇跟温晴两个人。

厉枫殇上上下下欣赏完了温晴的杰作之后,才微微皱眉问道:“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

温晴坐到了厉枫殇的身边,接过了厉枫殇的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笑着说道:“怎么,你不喜欢我这样吗?”

厉枫殇紧抿着嘴唇,他并不是不喜欢温晴如此,相反的,温晴这种形象的确是十分摄人心魄,甚至让自己在看见的一瞬间都有些心猿意马。

如果温晴天天都这样穿着给自己看,那倒的确是一件很完美的事情。

只是今天要开的是庆功会,会有不少的记者媒体到场,还有很多的上流社会人士,以及公司内部的员工。也就是说,温晴现在这勾人的模样将会被那些人全部看见。

厉枫殇光是想想,就觉得异常堵心。

温晴似乎是看穿了厉枫殇的想法,微微一笑,凑到了厉枫殇的耳边说道:“你知不知道,女星们穿这样的长裙出门的时候,其实还往往缺少了一件最需要准备的道具?”

厉枫殇有些不解地看着温晴说道:“艾丽这里什么都有,你要是觉得缺什么,跟她说就行。”

十分公事公办的语气,彰显着厉枫殇的不满。

温晴微微一笑,伸手点了点厉枫殇的嘴唇,随后突然拎起了厉枫殇随手放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说道:“你这话说得可不对,这个道具,只有你有。”

说着,温晴就将厉枫殇的西装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遮住了后背露出来的一大片肌肤,但是前面的深V却依然若隐若现,可以说将性感与禁欲又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最重要的是,这样的打扮,完全可以在众人面前彰显出——她才是厉枫殇的女人,是他想要保护的唯一。

躲在门后的艾丽在看到这一幕之后,才恍然大悟。

为什么温晴可以有这样的胆子跟自己叫板,甚至说什么比拼,还质问自己是不是喜欢厉枫殇……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温晴她自己心里清楚,在厉枫殇眼里,她才是唯一。

那些绯闻,并非是空穴来风,并非是媒体为了赚取噱头而胡编乱造出来的,而是真真实实的。

东方男人跟东方女人……永远都可以毫无违和感地并肩站在一起,这才是西方女人所没有的优势。

厉枫殇虽然有些不满温晴这样打扮,但是到底也没有多说什么,还是由着温晴这么去了。两人驱车前往了Z&A的大厦,这是大厦的门口都已经站满了人。

温晴跟厉枫殇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出双入对,已经完全将别人的目光抛之脑后。

霍北带着公司的高层在大堂欢迎这两个人的到来,当看见他们这么堂而皇之的时候,也不禁觉得有些无奈。

温晴这个女人还真是不简单,这才多长的时间,就已经让老大从一开始的讨厌到现在的念念不忘了。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中注定,不管是几年前还是现在,这个女人总有让老大为之着迷的魅力。

厉枫殇带着温晴跟身后的员工一起上了顶楼。

公司顶楼有着一个露天的游泳池跟花园,是一个非常适合用来举办派对的好地方。

这时候公司的高层,以及许多知名人士跟媒体记者都已经在顶楼恭候这两位主角的到来了。

姜堰从温晴刚刚跟厉枫殇两个人走进派对现场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这两个人了。

原先那次兵工厂的事情,是厉枫殇的手下来摆平的,从始至终温晴所做的就是在厉枫殇的别墅里面休息,养身体。

甚至姜堰想见温晴一面都见不到。

而之后温晴好不容易复出拍摄宣传片,却还是被厉枫殇给看得死死的,根本就不让姜堰接近温晴一丝一毫。

现在好不容易他可以再次碰见温晴,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从这个女人的话语中套出点东西来。

否则,他之前那一切的努力都白费了,让人心里十分憋屈。

厉枫殇身为这次庆功会的主办人,自然是要上台去发表一些讲话。

他在温晴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随后就走上了台阶上,清了清嗓子说话,说的也无非就是一些官方的东西,都是霍西提前就准备好了的说辞。

而温晴则走到游泳池边,接过侍者拿过来的红酒,一边品尝,一边看着台阶上一脸严肃的厉枫殇。

几乎在厉枫殇跟温晴两个人进场的那一瞬间,所有人就都已经注意到了温晴身上的西装。

而现在厉枫殇站在台阶上,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这就让人更加忍不住注意起了温晴这个女人。

看起来,厉枫殇好像对这个女人十分呵护的样子。

“最后,我还是要感谢各位的到来,今晚是个美好的夜晚,也希望大家可以跟我一起享受Z&A获得成功的喜悦。以及最重要的,就是温小姐这次获得金象奖的特殊荣誉。”

说着,厉枫殇隔着人群,举起了手中的高脚杯,跟温晴示意。

温晴也十分识大体,举起了手中的杯子站了起来,接受着众人的注目,脸上的笑容高贵优雅。

厉枫殇结束了讲话之后,就被公司的一些高层给团团围住了。

温晴倒是可以理解,身为这样一个公司的总裁,在这样的场合是绝对不会有所空闲的。因此温晴就拢了拢西装的领口,拿着酒杯走到了天台的栏杆边,一边喝酒一边看着眼前的城市夜景。

就在温晴一边想着自己跟厉枫殇的往事,而有些出神的时候,一个有些熟悉但是听起来却似乎不怀好意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温小姐,好久没有跟你这么近距离地说过话了。”

温晴眉头微微皱起,不过很快就又笑了,转过身去:“姜理事,怎么,现在这个时候还这么有空来找我聊天,不去跟你的同事们一起庆祝庆祝吗?”

她不喜欢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眼神里有着危险的气息,时刻提醒着温晴,她胸前的伤口就是这个男人造成的。

姜堰跟温晴轻轻碰杯,随后笑道:“这个庆功宴,不是也有温小姐你的一半吗?”

视线转到厉枫殇的身上看了一眼,然后又回头盯着温晴精致的面容道:“现在厉总已经被董事们给包围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挤进去,所以就只能厚着脸皮来跟温小姐说说话了。恭喜啊,温小姐,事业爱情双丰收。”

其实姜堰这句话原本只是试探,因为他也实在是摸不透温晴跟厉枫殇两个人之间的关系。

厉枫殇这人太高深莫测,看不出一点异样,谁知道他是真心与温晴交往,还是两人之间有什么必须合作的秘密。

不过温晴眼中一闪而过的情意,被姜堰捕捉个正着,这也算是给了他一个答案。

难怪厉枫殇会花大力气保住她。姜堰心中冷笑。

温晴下意识地转过头去看了看不远处的厉枫殇,却发现厉枫殇现在已经被其他的商业人士给包围了,看样子一时半会儿根本就不能分身来将自己从现在这样的处境下救出去。

温晴有些不耐烦地一边喝酒一边说道:“那些奉承话,姜理事就不必多说了。我这几年也已经听得够多了,什么双丰收,其实人呢,不过也就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而算计罢了。姜理事你自己心里应该也清楚。”

温晴指的是姜堰担任兵工厂负责人的事情,然而这件事却更加容易让姜堰情绪变得差劲。

姜堰也不知道自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看见温晴对自己不怎么耐烦的样子,他反而来劲了。

靠在温晴身边的玻璃栏杆上,笑着说道:“温小姐,其实有一个问题,我一直都很想要问问你。”

温晴现在只想赶紧打发了眼前这个无赖,因此就冷冷说道:“姜理事有什么样的疑问,直接问就是了,我一定知无不言。”

当然了,答案的真实性她就不能保证了。

姜堰也不指望温晴能说出点什么东西来,他今天来的目的原本就不是来跟温晴对着干的,而是想要从温晴的嘴里问出点什么来。

因此温晴这红酒喝到了一半,就听见姜堰问道:“温小姐,我想请问,你跟厉总在媒体面前的那些传闻,是不是真的?你们俩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

温晴微微皱眉,随即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嘲讽,反问道:“姜理事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八卦了。”

说不上来到底是想要回答还是不想要回答,温晴只是觉得,姜堰问出这个问题十分奇怪。

虽然她知道自己在男人面前的魅力,可是姜堰应该不算是普通的男人。

若是自己在炸掉兵工厂之前,姜堰对自己有兴趣,她还能理解,可是现在姜堰既然已经开始怀疑甚至指认自己,还问这个做什么?

难道厉枫殇的身份就可以影响他的判断吗?

“只是有些意外罢了。”姜堰笑了笑:“好像一直以来都不曾见过厉总对哪个女人会如此上心维护,所以就问问。”

“姜理事该不会是想要帮着哪家报社来打听消息的吧?”温晴将信将疑地问道。

早就知道温晴会对这个问题十分敏感警惕,姜堰在心中暗笑。

其实要一个女人上当,比男人要容易得多。女人大多重感情,而且敏感,要是今天他问的是厉枫殇,说不定就一点儿回应都得不到了。

而且看这两天厉枫殇跟温晴在公共场合的做派,还有温晴看厉枫殇的那种眼神……

姜堰好歹也是有过不少女人的人,自然明白温晴对厉枫殇有着什么样的心思。

姜堰轻轻晃动着杯子里红色的液体,似笑非笑说道:“温小姐说这话就有些见外了吧。我好歹也是厉总手底下的员工,这么卖自己上司的桃色新闻,我是不想干了么?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要是温小姐不愿回答,那就当我没说。”

可是说出口的话又怎么可能当做没听见。

温晴不愿意放过姜堰,微微扬着下巴说道:“行啊,姜理事纠缠了我这么半天,原来也不过是想要说一些这样的废话。那么下一次我一定会吸取经验不会再在你身上浪费时间。”

姜堰见温晴的胃口总算是被自己给吊起来了,于是就干笑了两声,凑到了温晴的耳边问道:“好奇心呢,人人都有,我也只不过是一个平常人而已。”

“对了,温小姐跟厉总应该是在拍摄宣传片的初期就已经两情相悦了吧?”

温晴听了姜堰的话,眉头微微皱起,似乎是有些不解。

厉枫殇在自己刚刚拍摄宣传片初期,跟自己的关系应该还是刚刚解冻的状态,怎么到了姜堰这儿,就变成了两情相悦了。

况且这与他有什么关系,温晴只想知道这个姜堰又想做什么。

姜堰看见了温晴一闪而过的有些诧异的神情,就也十分好奇地问道:“怎么,难道不是这样吗?”

温晴今晚头一次转过头正眼看着姜堰:“是谁告诉你这些的?”

姜堰一摊手,十分无辜地说道:“可是,要不是这样,厉总又怎么会亲自派人到我这里来摆平兵工厂爆炸的事情呢?”

这还是姜堰第一次当着温晴的面正式提出了这件事情。温晴有些警惕地看着他:“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姜堰笑了笑,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对她的不承认倒是不那么在意。

“温小姐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大家心里明白就行。”

“不过温小姐当初对我的兵工厂下手的时候,可是一点儿都不手软啊。四个角四个炸弹,就这么炸了,差点儿把我都给埋在了土里。只是,如果温小姐一早就亮出身份的话,我就不会往温小姐胸口打上那么一枪了。”

温晴看着姜堰的表情十分不善,她自然清楚姜堰这个人不会是好心好意来跟自己套近乎的,果不其然这是上赶着来算账来了。

既然人家都说到这份上了,再不承认就显得她太懦,于是温晴冷笑了一声说道:“用我半条命换一个兵工厂,姜理事也不算亏吧?”

“之前是觉得有点儿亏来着,不过之后就好了。”姜堰笑米米说道:“也亏得厉总大方,算起来我也没什么损失,当初厉总为了护着你,摆平这件事,可是牺牲了不少资源。”

资源?温晴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不太明白。她一直以为是姜堰被厉枫殇*没有办法,又或者是门主在背后动了手脚所以姜堰才没有继续胡搅蛮缠。

现在看来,应该是厉枫殇为她而妥协了点什么,该死的是自己居然一点儿都不知道。

虽然知道厉枫殇是为了自己着想,但是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还是十分的不爽,更重要的是两人分属不同的组织,厉枫殇这么做对他组织里的兄弟应该也不好交待。

姜堰说完了自己想说的,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顾虑,接下来他就是要观察温晴的反应了。

而温晴果不其然,现在正微微皱着眉头看着厉枫殇的方向,眼神复杂。

厉枫殇此刻正在笑着跟一个合作商谈事情,两个人都是一表人才,远远看去就是上流社会的精英人士,一人手里拿着一杯香槟,看起来相谈甚欢。

他并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温晴,也不知道他的这段恋情在几分钟后会有180度的大改变。

温晴看了厉枫殇良久,最终还是没有忍住,对姜堰问道:“他到底用什么跟你做了交换?”

姜堰等的就是温晴的这一句话。

他看得出来温晴对厉枫殇的感情都是真的,自然不愿意让厉枫殇受委屈,何况还是因为她受委屈。

只是姜堰在此时却留了一手,眨了眨眼睛十分无辜地说道:“这,你要让我讲出个所以然来,那可真是太为难我了。先别说霍北是直接跟我的顶头上司谈的,具体内容我并不是十分清楚。可就算是我真的知道,也无法就这么告诉你吧?到时候要是出了事,谁来负责?”

温晴此刻才管不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瞪了姜堰半天,可是姜堰却还是无动于衷。

然而温晴心里清楚,姜堰要是说不出个一二三四五来,是绝对不会主动来招惹自己的。

虽然知道这有可能就是姜堰的一个套,可是温晴却还是忍不住要走进去。

姜堰见温晴现在看起来似乎已经失去了耐心,估摸着现在下手也最容易问出东西,于是就低声说道:“不过我听说这条件似乎跟一个佣兵组织有关。温小姐你知道这组织吗?又或者你自己也是这么个组织里面的人?”

温晴现在才是真正地反应过来了,原来姜堰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弯子,到头来就是想要试探自己啊。

这样一来,温晴倒是放心了。这说明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没有完全暴露,至少姜堰还带着一些警惕。

至于厉枫殇知道了吗,她就不清楚了。

因此温晴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情之后,却突然笑着靠近了姜堰,伸出白希纤长的手指把玩着姜堰酒红色的领带,垂眸低声说道:“姜理事的领带不错啊。”

姜堰这才注意到,自己的领带的颜色跟温晴的衣服是一样的。

不知为何,姜堰突然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大约是因为这个冰山美人现在好似在慢慢开始融化了。

“温小姐,怎么突然说到领带了。”即便温晴在他面前表现得十分诱人,可是姜堰却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

他是要来套出温晴的身份然后赶紧撤离的,可不是为了什么风花雪月。

可是温晴却好像是看透了姜堰心中所想一样死活不让,拽着姜堰的领带说道:“也只是偶然发现而已了。其实我跟姜理事认识的时间,应该也不短了吧,应该跟厉总差不多,你说是不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