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安之若素,前妻离婚无效

440小黑篇:老大亲自下厨,这不是白若素的专属待遇吗?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之后,厉枫殇突然冷笑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简单的让你走出厉家的大门?在你没有吐出任何东西的情况下?”

温晴挑眉看着厉枫殇,似乎是在等待着厉枫殇的下一句话。

而厉枫殇却直接吼了一声:“霍东!”

霍东霍南放好东西之后早就在外头等着了,而且他们也不敢走远,生怕等会儿姜堰杀个回马枪回来。

因此厉枫殇这一声吼,两人就立刻破门而入。

眼前的画面让两位助理感觉有些尴尬,现在温晴正被厉枫殇压在沙发上,而且身上的衣服也不怎么整齐,窗帘布还拉着,似乎是在做一些什么事情。

霍南轻轻咳嗽了一声,就转过了头去。只有霍东老老实实地开口问道:“老大,什么事?”

厉枫殇站直了身体,扯了扯自己的领带,冷声说道:“把这个女人关起来,不准让她再到处生事。另外,我要知道这次事情的全部真相。”

厉枫殇说完,又看向温晴:“既然你不肯说,那就不要怪我用些什么手段了。”

温晴却一点儿都不担心害怕,十分坦然地笑着看着厉枫殇,好像厉枫殇嘴里说的不是威胁,而是什么甜言蜜语一般。

霍东跟霍南虽然有些摸不透温晴跟厉枫殇之间的关系,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十五分钟前还在亲密接吻,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到底是厉枫殇的命令,因此两个人还是乖乖听命,带着温晴走了。

温晴被带到了另一栋房子里,这是四个助理跟约翰居住的地方。

他们特地将温晴安排在了三楼,地方倒是舒适,只是被看着,挺不自在的。

霍东跟霍南把人送进去之后,就在门外对视,两人脸上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

到底还是霍东先开口:“老大刚才说要让她吐出东西来……怎么吐?”

霍南思考了一会儿,随后直接掏出了手枪。

霍东瞪大了眼睛看着霍南:“这样能行吗?刚才约翰说她可是老大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回头别又给整没了。”

霍南丧气:“那你说怎么办吧。不能严刑逼供,那就饿她两天?不然就不给水喝。”

霍东跟霍南一合计,觉得这个主意倒是还可以的,他们在外面做任务的时候就经常饿肚子,也没出什么大事儿,因此就吩咐下去,只要温晴不开口,就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晚上的时候,霍北跟霍西也回来了。他们去了厉枫殇的别墅看了看,发现厉枫殇一个人对着温晴的资料喝闷酒,也不敢打扰,于是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四个兄弟现在总算是聚齐了,约翰一边给他们倒酒,一边说道:“等会儿温小姐吃完饭,你们记得去Jack老大那里把药拿来给她吃了,她现在身上的伤口还没有愈合,还需要连续用药,不然的话伤口发炎起来就麻烦了。”

霍东跟霍南对视了一眼,随后齐声说道:“可是,她今天没有吃东西。那药应该随时都可以吃的吧?”

霍东跟霍南这句话刚刚说完,约翰就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这两个男人:“你说什么?温小姐今天一天都没有吃东西?”

“应该是吧。”霍东说道:“老大交代了,要让她嘴里吐出点东西来。既然她身上有伤,不能用平时的方法来审讯,那我们想来想去也就只能这样。”

“你们!”约翰被霍东跟霍南气得不轻,差点掀了桌子,大声说道:“要是温小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就等着自己没饭吃吧!”

说完这话,约翰就飞快跑上了楼,只剩下霍家这几个兄弟面面相觑,有些明白不过来,怎么了这是?

约翰上楼之后,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温晴房间的门,却发现温晴的房间里一片漆黑,没有开灯,而且也基本没什么气息。

约翰心中一惊,连忙打开灯一看,却发现温晴已经躺在了*上,面色有些潮红,昏迷不醒。而且额头上还有些冷汗,看起来十分虚弱,但是好歹还没死。

约翰试了一下温晴的温度,却发现温晴现在发起了高烧,便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那两个没脑子的大老粗!果然发炎了,该死!”

于是,约翰立刻下楼去拿退烧药,然后吩咐佣人赶紧送热菜热饭上去,还要口味清淡的。

一瞬间,整个厉家又开始忙里忙外了起来。

霍家四个兄弟看着约翰这着急忙慌的样子,隐隐感觉到好像是闯祸了。

厉枫殇现在还没有睡,自然也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原本霍东还在说老大一定不会在意的,不过就是发烧罢了,谁知霍东刚刚在温晴*边说完了这句话,厉枫殇匆忙的脚步声就从门外传来,随后门一脚被厉枫殇给踢开。

霍东咽了咽口水,跟其他几人一起看着门口站着的厉枫殇,只见他现在脸色已经黑得可以了,仿佛下一秒钟就要掏枪杀人的样子。

“怎么回事?!”厉枫殇的眉头紧皱,冷声问道。

约翰没好气地白了霍东跟霍南一眼,看向厉枫殇。

“还不是这两个白痴出的馊主意,不给病人吃饭喝水,再加上一整天没有吃药,所以现在这位美丽的小姐开始发高烧了。

上帝保佑她不要烧坏了脑袋,否则可就真的什么话都吐不出来了。”

厉枫殇狠狠瞪了一眼霍东跟霍南,两个人有些尴尬地低头,他们也没想到温晴竟然会这么脆弱,一下子就发烧了。

看着现在在*上还昏迷不醒的温晴,厉枫殇对约翰十分严肃地说道:“情况怎么样?”

“还行吧。”约翰一边收拾药品一边说道。

“发烧的情况已经控制住了,还好发现得早,不然再烧一个晚上,明天就脑水肿了,到时候就真成了活死人了。我打了针,估计等一会儿就会醒了,到时候记得让她吃点东西。”

约翰说完这话,就抱着手中的东西准备离开了,出门前还瞥了东南西北一眼,那意思就像是在说——还不走,等着被削啊?!

于是,房中的人一下子就走光了,只剩下了厉枫殇跟温晴两个人。

昏迷中的温晴看起来比平时可爱不少,没有那么牙尖嘴利,也不会太过任性,看起来十分柔和。

厉枫殇有些担忧地试了一下温晴额头的温度,发现还真是烫得吓人,心中不免有些埋怨霍东跟霍南实在是太草率了。

正在这时,却听到温晴嘴里似乎是在呢喃着什么。

厉枫殇有些好奇,凑过去仔细一听,发现温晴和之前昏迷时一样,低声叫着自己的名字,只有名而没有姓,听起来似乎十分亲昵,柔情无限。

厉枫殇无奈,叹了口气,抓住了温晴放在被子上的手,紧紧握住。

有时候就连厉枫殇自己都有些闹不懂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应该对这个女人充满防备,应该审讯她,不管死活,可是却偏偏下不去手。

只不过就是发个烧而已,就几乎出动了整个别墅区里面的人。

而外头,霍东反省了一段时间以后又抬头看着霍南说道:“是我出错了主意吗?可是不是老大让我们不管用什么办法,都一定要撬开她的嘴巴的吗?”

正在这时,坐在一旁优哉游哉喝咖啡的约翰头也不抬地说道:“小两口吵架闹别扭时候说的混账话,你还真的相信啊?”

霍东有些不满地看了约翰一眼:“你个外国佬别整得自己对中国话很懂行一样行不行?你就不能乖乖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吗?”

“我要是听不懂,估计现在温小姐早就奄奄一息,而你们也早就被老大用枪口对着脑袋了。”

约翰瞥了这两人一眼:“懂中国话怎么了,我还会说东北话,你要不要试试?”

霍东懒得跟约翰贫嘴,也就转过了头,不过还是觉得有些奇怪,于是就对约翰说道:“那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温晴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来头我是不知道。”约翰轻描淡写地说道:“不过嘛,我倒是知道,她现在几乎已经成了这厉家的半个女主人了。”

“我看以后你们还是小心点对待,总不会错的。你们是没看见啊,温小姐刚来的时候,咱们的冷血老大担心得整天都吃不下饭,非要我从死神手里抢人,不然就连我都要拿枪崩了呢。”

虽说约翰说这话有些夸大的成分在里面,不过霍东跟霍南还是多少相信了一些,看起来这个女人还是不要得罪比较好。

正在此时,厉枫殇的声音从楼上走廊里传来:“她快要醒了,厨房里面的佣人准备好吃的了吗?”

霍东连忙站起来,说道:“额,应该快了,我去看看。”

厉枫殇皱着眉头似乎十分不悦:“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这月的工资也别拿了。”

说完这句话,厉枫殇就又快步回到了温晴所在的房间。

约翰有些幸灾乐祸地看着霍东,霍东尴尬地伸手摸了摸鼻子,对约翰有些不满地说道:“看什么看。”

约翰不理他,哼着曲子自己回房睡觉去了,反正现在温晴的病情也已经稳定了,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事情。

约翰走后,霍东很快让厨房的佣人端上来了一些清粥小菜,口味清淡易消化,而且据说这位温小姐也是比较喜欢吃中餐的。

佣人端着饭菜进去,只见此时温晴已经醒了,而厉枫殇正坐在*边有些担忧地看着她。

温晴虽然醒了,但是却不说话,看起来还是很虚弱,脸转向一边似乎是不大愿意理人。

厉枫殇摆了摆手让佣人下去,轻声说道:“吃点儿东西吧,你今天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谁知温晴却沙哑着声音说道:“厉总不是正打算把我饿死得了吗,现在又在这儿装什么好人呢?”

厉枫殇无奈地看着温晴:“我不知道霍东跟霍南会想出这样的方法对付你。你现在还发着烧,不吃东西很难恢复,吃点吧已经不烫了。”

原本,这样的语气已经是厉枫殇的极限,以前有过这样待遇的也只有白若素一人。

可谁知温晴却不领情,冷冷说道:“那就让我就这么饿死得了,这样一来厉总也可以省去一桩心事,不用整天担心放了个定时炸弹在家里。”

厉枫殇算是看出来了,温晴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不过他厉枫殇长这么大,就算是最难熬的那段时间也从来都没有求过人,更何况这一次只是求人吃饭而已。

可是眼看着温晴再这么下去身体一定承受不住。这样的枪伤可大可小,要是真像约翰说的那样,到最后发烧发严重了直接脑水肿,那这事情就更不好办了。

而且现在最让厉枫殇觉得心里不舒坦的就是,看着现在温晴这样子,他心里竟然隐隐会觉得有些心疼,甚至于还有些生气。

因为温晴如此不把自己的身体当一回事,她难道不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吗?

温晴看着厉枫殇此时脸上十分严肃又带着一些担忧的神情,心里就明白厉枫殇到底还是有些舍不得的。

于是就笑着说道:“可惜了,我也想吃东西,只是眼前这些东西我却不怎么想吃。”

现在厉枫殇最关心地就是温晴的身体,什么爆炸不爆炸的早就被他忘在了身后。

一听温晴这话,便只能无奈说道:“那你想吃什么,我再让佣人去做。”

温晴挑眉看着厉枫殇说道:“厉总似乎很关心我,今天早晨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厉枫殇眼神中闪过一丝尴尬,随后皱眉说道:“身体是你自己的,我想你应该也不会想要不明不白地死在我这里吧。”

这才是原来那个厉枫殇,嘴硬得很,可是温晴却忍不住笑出了声来,说道:“那好啊,只是我想要吃的东西,我怕厉总拿不出来。”

厉枫殇微微皱眉:“只要不是人肉,没什么拿不出来的。”

这正是温晴想要的答案。

于是温晴便勉强自己坐了起来,指着眼前的这碗粥跟几个小菜,对厉枫殇说道:“那好,我就要吃这几样东西,不过,我要吃厉总你亲手做的。”

厉枫殇冷眼看着她:“你知道自己现在在说什么?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跟我说这样的话?”

“好啊,我没有资格。”温晴一挑眉:“那就请厉总出去吧,让我自己饿死得了。”

厉枫殇冷冷盯着温晴看了一会儿,随后还当真转身就出门去了,摔门声震天响,就连在房中睡觉的约翰都被惊出一身冷汗来。

霍东跟霍西更是马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掏出了手枪,却看见厉枫殇一个人冷着脸从三楼下来。

两人收好了手枪,有些莫名地看着厉枫殇:“老大,发生什么事了?”

厉枫殇止住了脚步,看了眼前这几人一眼,似乎是想要拔腿就走,可是走了两步却又转过身来,对这两人说道:“厨房在哪里?”

厉枫殇平时都是住在主别墅里面的,那里只有餐厅没有厨房,所有东西都是在佣人的那一栋别墅楼里面坐好然后送过去的。

因此霍西就指了指后面说道:“后面那栋房子的一楼。不过老大,你去厨房干什么?”

他记得老大已经很多年不自己动手做饭了呀!

厉枫殇眼神中闪过一丝尴尬,随后皱眉摆了摆手说道:“带我去,其他的不用管太多。”

霍西虽然心中有些疑虑,但还是带着厉枫殇过去了。

管家一看到厉枫殇大半夜的来到厨房,吓了一跳,连忙披上外衣迎上来:“厉少,你想要什么我让人给你送过去就好,怎么你还亲自来了?”

厉枫殇示意管家不要多嘴,随后又对管家说道:“准备好一些病人可以吃的食材,最好是清淡一点利于伤口复原的。”

“啊?”管家有些傻眼地看着厉枫殇,觉得自己好像还没睡醒,竟然出现了幻听。

厉枫殇身后的霍西也睁大了眼睛看着厉枫殇。

自家老板大半夜的不睡觉,在温晴房间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出门就要去厨房,还要管家准备食材?霍西觉得一定是温晴给厉枫殇吃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厉枫殇问出这个问题之后,也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于是就变得更加严肃了一点:“我不想重复第二遍。”

管家这才反应过来,忙不迭对厉枫殇说道:“这,厉总你想吃东西啊?我让佣人来做就可以了,你还是先回去休息吧。”

“不用。”谁知厉枫殇却摆了摆手说道:“我自己做。”

管家有些不敢确定地看了霍西一眼,却看见霍西此时正紧着对自己点头。

于是管家就只好亲自准备好了一些营养的食材,放在厉枫殇面前:“厉总,现在厨房里新鲜的食材都在这儿了。”

厉枫殇点了点头,随后十分熟练地挽起了袖子,拿起了放在一旁刀架上的菜刀。

管家连忙过去好心提醒厉枫殇:“那个,厉总,还是我来吧,你别伤着自己。”

“我说了不用。”厉枫殇转头有些不耐烦地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又看了看霍西,见霍西好像是也让自己别插手的样子,就只好站在一旁战战兢兢地看着。

霍东跟霍南霍北都有些好奇,于是也跟来看了,结果刚进门就被霍西拦在了厨房门外。

东南西北虽然惊讶,可毕竟曾经见过厉枫殇自己做饭,也见过他为白若素下厨。

可管家却从未见过他下厨做饭,或者说管家根本就不知道厉少居然还会做饭,而且看这动作如此流畅,看起来完全不像一个新手。

此时的管家嘴不自觉的张大,估摸着能塞下一个鸡蛋。

霍北一边吃着一个苹果一边皱着眉头说道:“大半夜的,老大来厨房干什么?晚饭没吃饱?”

霍西干笑了两声:“我看呐,不是老大没吃饱,应该是另外一个人没吃饱。”

霍西此话一出,其他几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他,似乎是有些不敢确定。

霍北手中的苹果都差点儿掉在地上了,好不容易将下巴给合上,拉着霍西到一旁十分震惊地问道:“我没有听错吧?老大亲自下厨给那个什么温小姐做饭?”

这不是白姑奶奶的专属待遇吗?

霍西瞥了一眼别墅的方向:“估计就是三楼那位。”

他们老大竟然为了温晴开始亲自下厨了?这事情要是传出去,估计能在各大报纸的头条上挂个三五天的。

厉枫殇忙活了好久,里面的饭菜香味也渐渐浓郁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