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九一:自此常伴青灯古佛

‘韶华梦,浮尘乱,空悲戚,了无眠!缘起缘灭,红尘如梦;容华谢,情意残,自此青灯古佛,望断尘缘!’

自此青灯古佛,这一句话就让水家上下陷入了无边的伤痛之中!

没人知道,水天悦到底爱权佑擎有多深!

但是收到她这一封出家为尼的书信后,人们才明白,她竟爱的如此痴缠,甚至到了了却尘缘的地步!

水家的人,在得知消息后,便派人前往,甚至连水柔情都不惜舟车劳顿赶到浮尘庵!

可是,当水家上下将浮尘庵拥堵的水泄不通时,静容师太才带着已剃度的水天悦缓缓走入了繁华殿!

如花美眷,却终是因一人误了终生!

水家人最终也没能将水天悦的心意唤回,他们在浮尘庵停留了数十日,可已自称法号挽空的水天悦,当真在月余的时间内,就断了尘缘!

最后的最后,水天悦出家为尼,此生常伴青灯古佛,她终日再无笑靥的脸颊上,只是在每每黄昏落日时,会看向天边的丹霞。

虽是尘缘已了,但她空寂的内心中,还是偶尔会回想起,如果回到权青国的那一日,她不曾和姐姐畅谈到深夜,若能尽快的赶回到宫中,是否一切都会不一样!

这个答案,永远是未知的!

也正因为这个可能,所以水天悦在未来的寥寥数十年中,也成了她唯一未断的念想!

终是一场生死茫茫的痴缠,也道尽了水天悦一生的悲欢离合!

*

齐楚,已决定要离开的凰老三和苏苓,这一日正带着五月站在相府的门外!

一切已尘埃落定,而苏宝生则带着怀有身孕的凤茹筠决定告老还乡!

至于丞相府,便自此留给了苏煜一个人!

苏煜的不肯离开,虽是得到了苏宝生的默认,但是这京城之中,从此后便只剩下他自己掌管着偌大的府邸!

“苓儿,你们要好好的知道吗?若得了空,便随时来奉城找我们!还有五月,你要听你娘的话,千万不要太淘气,知道吗?”

凤茹筠极为不舍的拉着苏苓和五月,眼角清泪氤氲!

这等即将分别的时刻,让一旁的苏宝生也是抿嘴不发一言!

“娘,你们放心吧!很快我们就会去看你的!你和爹路上小心!”

“外婆,那你也要把我的小舅舅或者小姨安全的生下来!五月会听话的,一定会的!”

苏苓回握着凤茹筠的手,随后她拉起苏宝生有些冰凉的指尖,将两人的手交叠在一起后,笑中带泪的说道,“爹,娘,你们不必担心我们!总有一日,我们还会团聚的!你们在奉城一定要好好生活啊!”

苏苓挂怀的叮嘱让老管家也是老泪纵横!

他从马车边走上前,擦了擦脸颊,道:“小姐,您放心吧!老奴一定会照顾好老爷和夫人的!”

“孟叔,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一番叮咛嘱咐,终于到了离别的时刻!

彼时,坐在马车上的苏煜,忍不住跳下来戏谑道:“苓子,爹,二娘,你们就别依依不舍了!又不是生离死别,以后你们随时都可以回来看他们!

再说了,现在苓子他们也卸了身份,想要出门的话,也随时都可以啊!”

此时,并不知道苏苓打算的苏煜,似是无奈的看着一行人依依不舍的分别!

而他的话,让苏宝生和凤茹筠也是一阵苦笑,“好了!筠妹,煜儿说的对,我们以后随时都可以回来呢!别让丫头担心了,我们赶紧启程吧!”

“嗯!”

被苏宝生擦去眼角泪痕的凤茹筠,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苏苓,随后一行人就上了马车!

苏老爷子回归故里奉城,苏煜首当其冲要护送他们回去!

苏煜驾着马车匆匆驶离原地后,苏苓抿着唇,目送着马车远走!

直到前方再看不到马车的痕迹时,苏苓才重重的叹息一声,“希望二哥知道了我们的决定后,不会怪我们!”

“人各有命,苏煜会找到更好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凰老三,陡地开腔!

然而,这句话让沉浸在分别伤痛中的苏苓面色一僵,她凝眉斜睨凰老三,哀伤的情绪也被驱散了不少!

“怎么着?您老这是意思,是我不够好?”

苏苓如此刁钻的询问后,凰老三冷眸微顿,似是有几分尴尬的看着苏苓,下一瞬他就抱起五月,边走边说,“回府吧,小四还等着呢!”

“凰老三,你把话说清楚,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够好?你说啊……”

相府门外的大街上,远远地就能看到苏苓追着凰老三的身影嬉笑怒骂着!

一家人的气氛和谐又安详,而不远处的拐角,望着这一幕,缓缓的叹息了一声!

“老爷,天冷了,还是回宫吧!”

“司宇啊,这一次,朕的身边就只有你了!”

闻声,司宇默默地叹息一声,“老爷,回吧!”

“嗯!走吧!看见宝生安稳的离开,朕也就放心了!”

微服出巡的凰毅在苏宝生临行前,也没肯现身!

最终也只是站在相府门外的拐角一隅,看着他远走,并彻底离开了自己的世界中!

他们这段君臣关系里,凰毅深知他欠苏门一家的,是这辈子都还不完的!

*

送走了苏宝生和凤茹筠之后,苏苓一路和凰老三打打闹闹的回了王府!

几日来的相处,苏苓对于云卷十分的喜欢!

这丫头虽然和云舒是表姐妹,但性子却天差地别!

云卷毫无城府,而且单纯的心性也让凰小四对她格外的疼惜!

生怕一个不注意,这丫头就被人用两块糖给哄走了!

“皇嫂,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啊!”

入了正厅之际,凰小四就扶着云卷走出来,嘴里还哇哇大叫着!

闻声,苏苓侧目看着身畔的凰老三和五月,菱唇一勾,“随时都可以!”

终于,在经历了这么多以后,我们可以随心所欲了!

尤其是凰老三交出了兵权之后,他们也算是和皇宫彻底撇清了关系!

唯独让苏苓觉得不值的就是,打从他们入宫见了凰毅后,从那天开始,他们之间就再没有交集!

虽然兵权旁落的消息并未传出,可是他们心里都明白,为了齐楚国的天下,凰毅还是打算让他们放任自流!

明明齐楚从未出现过兄弟阋墙的事情,可凰毅过于的小心谨慎,还是伤透了几人的心!

“皇嫂,那不如我们……今天就走吧!皇兄,你意下如何?”

凰小四试探的说了一句,旋即抱着五月的凰老三,寸寸掀开眼帘,眸光深邃清冽,“听你皇嫂的!”

此时,依偎在凰小四怀里的云卷,有些惊奇的打量着凰老三,又看了看苏苓!

这位尘王的事迹她很早就听说了,那么冷冽且声名在外的男人,怎么会对苏苓这般的言听计从!

当然,云卷此时的好奇,在以后的很多日子里,她会更加的意外!

毕竟,当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一些时日之后,她对这位尘王愈发觉得怜悯!

他哪里是那个冷厉的阎罗战王,根本就是个妻奴加忠犬!

“皇嫂,你觉得呢?京城里,你可还有什么事情没解决的吗?”

苏苓正要开口,正厅外却走来了两人,“教主!”

闻声,苏苓一怔,回眸看着站在门外雪地中的玉肃之和楚易,不禁轻笑了一声,“你们来啦!”

“教主,属下有事禀告!”

在这个节骨眼上,玉肃之的表情那么严肃,不禁让苏苓也心头一窒!

她看着凰小四等人也同时突变的神色,不禁幽幽叹息,“进来说吧!”

该不会是又发生了什么令人措手不及的事?!

闻此,玉肃之和楚易对视一瞬,两人同时入内,“教主,田柳生自杀了!”

田柳生?!

忽然听到这个名字,苏苓不免惊诧!

“怎么回事?”

田柳生是她远方来酒楼的掌柜,这么多年来,不管她在哪,酒楼的生意一直都是他在帮忙打理的!

可现在怎么会突然自杀?!

就算她要离开,那也不会影响到远方来酒楼和医馆的生意的!

见苏苓诧异,玉肃之的表情更加冷厉了几分,“教主,属下查明,当初杀了相府赵春萍的人,就是田柳生!”

题外话:

这是二更!还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