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九零:浮尘庵

“父皇,保重!”

一声清浅又无奈的低吟,在之后许久的日子中,都不停的在权龙的耳边震响!

甚至,有时候他也在想,如果没有他的年少轻狂的往事,会不会他的儿子和女儿之间就不会发生这么离谱的事情!

当清晨第一缕晨曦洒落在大地上的时候,权佑擎便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开!

自此后的许多年里,没有人再见过这位冠绝天下的太子,天下间也再听不到关于他的任何风声!

时隔一年之后,权青国的太子异位,由二王爷权逸南掌权!

也是从那时开始,权青国上下对于权佑擎这位前太子,都保持着讳莫如深的态度!

无人提及,却从不曾忘!

至于楚夜,在浑浑噩噩间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已经远离了皇宫太子殿!

身在京城中某个繁华的酒楼内,而他的身边毅然放着千两黄金!

至于冷子寒,则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此久居深宫,终日冷着脸,一心一意带领着宫内的御林军守护着皇宫!

权佑擎的离开,看似安顿好了所有人,却唯独让水天悦心碎梦碎!

可想而知,当水天悦在辰时匆忙入宫,想要与权佑擎见面之际,她却得知权太子已离开的消息,这样的事实对她来说该是何等的残忍!

彼时,水天悦满面难掩惊慌的跑到了凤仪宫,她颤颤巍巍的走进去,还没见到人就已经听到了从里面传出的嘤嘤哭泣声!

水天悦的心尖仿佛被人用刀子狠狠划开似的,疼的让她眼前晕眩,几乎无法呼吸!

“娘娘……”

她好不容易绕过屏风,在凤仪宫的偏殿内看到了泪流满面的钟雅莲,一声嘤咛后,她也泪如雨下!

陡然听到水天悦的呼唤,钟雅莲的哭泣顿了一瞬!

然而当她看到水天悦脸上如雨洒落的泪水时,钟雅莲蓦地倒吸一口气,以绢纱擦着眼角,但怎么也擦不干不停流下的热泪!

“天悦……你……你来了!”

钟雅莲的声音已沙哑的不成样子,而她似是强行想要保持自己的风度,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却显得那么难!

水天悦胡乱在自己的脸上抹了两下,故意撑起笑容,看着钟雅莲,徐步走到她的面前,嗓音同样颤抖的说道,“娘娘,我来了!我来……找太子……”

这句话落定,钟雅莲就再难以冷静,再次泪崩!

“天悦……你来晚了,你来的太晚了!”

水天悦已然紊乱的心绪让她颤抖的更加距离!

昨晚上是姐姐拉着她聊天到深夜,所以清晨她醒来的时候已经临近辰时!

以至于她连早膳都没有吃,就匆匆赶到了皇宫!

“娘娘,太子他怎么了?他出什么事了?”

在水天悦的心里,她倒是恨不得权太子发生了什么意外才好!

至少,她真的真的无法接受,他再次离开的消息!

但,终归是强求了!

钟雅莲抖着手,从一旁的桌上拿起一张折叠工整的宣纸,边交给水天悦,边哭道:“天悦,这……是擎儿临走前让本宫交给你的!你……你自己看吧!”

当水天悦怔怔的接过钟雅莲手中的宣纸时,她像是一尊木雕一样,久久都没有动作!

临走前……临走前……

为什么又要离开!

不是明明才回来嘛!才一个晚上而已,他有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为什么?难道路途中他们之间那么默契的谈笑风生,都只是他给自己的一个幻觉嘛?!

水天悦泪流满面的看着手中的宣纸,她甚至没有力气去展开阅读!

不停低落的泪水很快就打湿了宣纸,阴湿了几许字迹!

见此,水天悦心疼的用指尖不停的擦拭!

钟雅莲的哭声那么悲戚,而水天悦站在一旁,也终是忍不住轻轻展开了宣纸!

宣纸上,字迹那么的清晰,虽水天悦已是泪眼朦胧,但是每一笔每一划都勾勒出她的心碎!

‘水姑娘,你与我从无半分可能!愿上天怜爱,你终得良人!后会无期!”简单的一句话,既无情又诚恳!

尤其是那一句‘后会无期!’,亲手碾碎了水天悦心里所有的期望!

原来在他的心里,从没将她考虑在内!

原来这么多日日夜夜,她的痴心只是错付!

原来,她在他的眼里,依旧只是陌生的水姑娘!

水天悦眼神恍惚的拿着宣纸,上面的蝇头小字几乎用尽了她一生的力量才能完整的读下来!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凤仪宫的,也不知道皇后钟雅莲在她耳边说了什么!

她整个人失魂落魄的在皇宫内漫无目的的行走,恍惚间她好像走出了宫门,脚步凌乱的走在街头,拥挤的人群不停的撞到她,可是她也感知不到任何的疼痛!

她紧握的指尖上,始终捏着那封告别的书信,似乎在他们后会无期的岁月中,只有这一封信才能成为她唯一思念的寄托!

直到她目光呆滞的被人从街头撞到摔在地上后,人头攒动的人群中才有人认出了她!

“快看,这不是水家的嫡女吗?”

“好像是诶,她这是怎么了?”

摔倒在地的水天悦,巨大的打击让她完全没有理智可言!

她蓦然间恸哭出声,双手捂着脸,哭的不能自已!

这情形,让街头不少人都吓得慌了神!

毕竟是天子的故交之女,若是她出了什么事,水家人责怪起来,他们都逃不了干系!

“水小姐,您快起来啊!”

“刚才是谁撞了她啊?看她哭成这样,一样疼死了!”

众人交头接耳的讨论着,而水天悦在无力支撑的打击下,哭声终变成了呜咽,最后她身子一歪,就彻底晕倒在街头!

权佑擎离开,水天悦晕厥,这一天的时间里,仿佛权青国整个世界都变了!

对于百姓来说,他们并不知道其中内里!

但是相比沉闷的皇宫气氛,权佑擎的离开对于所有人都是一个打击!

同样也包括二王爷权逸南!

他这辈子,一直认为自己最大的对手就是权佑擎,他从来都相信自己的能力和手段,只可惜自己的出身决定了他屈居人下的地位!

“他真的走了?”

早朝过后,权逸南回到王府后,坐在上首不可置信的呢喃!

水柔情也早早听到了风声赶了回来,“王爷,是真的!”

闻声,权逸南的视线定在水柔情的脸上,晦涩又难以捉摸!

他以为这次权佑擎回来,他们之间一定还会再经历一场血雨腥风的较量!

可是他到底发生了什么,才会如此决绝的将身份丢弃!

“王妃,王妃大事不好了!”

突地,在水柔情和权逸南正无言相对之际,内外就传来了她贴身婢女的呼唤!

“怎么了?”

水柔情眼皮一跳,紧张的看着她!

“王妃,水家传来消息,说二小姐在回府的路上晕倒了!水老爷子传信来,让您立刻回府!”

听完婢女的话,水柔情的脸色一凛,正要开口说话,就听见权逸南说道,“本王跟你一起回去!”

“好!”

一行人匆忙的赶回到水府,而水天悦却始终昏迷不醒!

她指尖紧紧捏着的宣纸,也被所有人都看了个遍!

水家上下,没人不知道水天悦对当朝的权太子是如何用情至深的!

包括这次她跑出去月余的时间,众人也都是心照不宣!

然而,权佑擎的这封书信,对水天悦的打击,任谁都能体会的到!

更遑论,前一日还兴致勃勃的讨论着他们即便变成可能的未来,紧接着就收到了这么残酷的消息!

这一次,水天悦的昏迷持续了整整两日!

即便她两日后清醒,整个人也是呆滞的躺在软榻上,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正所谓哀莫大于心死,这便是水天悦此刻最真实的写照!

水家上下为了水天悦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但谁都没想到,在三日后水天悦也无故失踪!

即便水家动用了所有的力量去寻找,最终依旧一无所获!

一个月后,水家收到了一封来自浮尘庵的书信!

题外话:

这是一更!今日结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