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八五:孤影相伴

孙庆远激动的大笑,言语中更是对夏绯罗无限的讥讽!

凰毅不动声色的睇着孙庆远口出狂言,而他的余光也不停的看着夏绯罗的表情!

彼时,夏绯罗整个人如遭雷击的怔愣在原地,目光有些呆滞的看着孙庆远,尖锐的骂道,“孙庆远,你竟欺骗本宫?”

“欺骗?”孙庆远讥诮的反驳了一句,目光不屑的瞬着夏绯罗,“皇姐,说到欺骗的话就有些严重了吧!不过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试想一下,若是我没有出身在南夏国,我又怎么会屈居在你之下,任凭你的差遣?”

夏绯罗从未想到自己一直相信但却从未放在眼里的九弟会说出这番话,她身子微微颤抖,上前蓦地推搡着孙庆远,随后正要挥手打他,却被孙庆远强行扼住了她的手腕!

“怎么?皇姐你说不过我,所以打算对我动粗?真是笑话,别以为现在有皇上在这,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我死了不要紧,但是你们等着吧,只要玉老和月太子带兵攻入到这里,你们国将不国!哈哈哈哈!”

孙庆远还在狂妄的大放厥词,而始终旁观的凰毅却终是一番冷笑,“孙庆远,你凭什么认为你口中的玉老和月太子会复国成功?

若是万一他们功败垂成呢?你难道真的不怕死?”

陡然听见凰毅的话,孙庆远却再次仰头大笑,“哈哈哈!不可能,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凰毅,你就等着京城被攻,浪迹天涯吧!”

“来人,把孙庆远给朕打入天牢!传朕旨意,工部尚书有心造反,即日起革除其尚书一职,将其家眷论罪责处,男丁发配边疆,女子为奴为婢,一生不得入京!钦此!”

“是!”

随着凰毅话落,残花殿外的侍卫瞬时就将孙庆远拿下!

而即便被钳制住,孙庆远依旧狂放豪言,“凰毅,你们就等着吧!哈哈哈,齐楚将来必定会成为月朝的囊中物!哈哈哈!”

孙庆远的放肆让夏绯罗久久无法平静,而相比较而言,凰毅的脸色却始终挂着莫名的淡笑!

直到孙庆远将要被侍卫带走,凰毅才在他得意之际,斜睨开口,“孙庆远,看来你的消息还是很闭塞!难道你没听说,玉老和月太子早已经魂归西天了麽?”

“什么?”孙庆远气息一顿,随即又开始放声大笑,“哈哈哈!凰毅,你以为凭你一句话就能骗得了我!哈哈哈!简直是笑话!”

凰毅冷声嗤笑,“真是不知所谓!既然你这么相信他们,那朕就送你去和他们汇合!司宇,传朕旨意,明日午时,午门斩首!”

“老奴遵旨!”

话落,孙庆远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淡淡的惊慌,他一边回头看着凰毅,一边喊道,“凰毅,你敢!你若敢伤我性命,我一定会让月太子抄了你齐楚皇宫的!”

“哼,带下去!”

凰毅轻蔑的挥手,而后孙庆远就被侍卫强行带走!

当孙庆远的喊叫声还在冷宫上空飘荡时,凰毅已经将目光定在了夏绯罗的身上!

“你,可有话要对朕说?”

夏绯罗的情绪还没从孙庆远的背叛中走出来,结果一听见凰毅的询问,她略有些呆滞的目光缓缓转向凰毅,忽然间就冲到他的面前跪在地上,“皇上,皇上我真的不知道的!九弟……孙庆远做了这么多,他一直都是瞒着我的!如果我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允许的!”

孙庆远刚才那一番话代表着什么已经显而易见!

他有心联合外人造反,甚至还和前朝的太子有关!

和前朝的余孽联手,单单这一条罪名就能让孙庆远死一千次!

天下大势,如今好不容易安稳,就算是她也知道这一切来得多么不容易!

更何况,她已经嫁给凰毅这么多年,就算是再有什么不甘也都随着时间化为无奈的尘埃!

凰毅睥睨的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夏绯罗,顿感五味陈杂!

这个女人,在齐楚朝堂这么多年里,做了多少干政的事,甚至她自诩是南夏国的皇女,更是目中无人,狂妄的很!

可是现在这等情况,让凰毅也倍感唏嘘!

他后退一步,冷眼睇着夏绯罗,“怎么?你这是在祈求朕的原谅?”

“皇上,我真的没有……”

“好了!你不必多说,不管你有没有和孙庆远联手,但是你企图利用玉老的手去对付苓丫头,这是不争的事实!

夏绯罗,朕就想不明白,为何在你眼里,就这么容不下苏门一脉,当年你用计杀了苏贵妃的事,朕已是对你格外开恩了!

当年,你为朕生下太子的时候,朕就答应过你,会立你为后,此生后宫只你一人!

但是你呢?夏绯罗,朕没想到你竟然如此蛇蝎心肠,连苏儿你都忍受不了!朕与她青梅竹马,甚至不惜立你为后,只给了她贵妃的名号!可你还是容不下她!

夏绯罗,这是齐楚,不是你南夏国!身为皇后,你一点容人之量都没有,你有今日的下场,全是你咎由自取!”

凰毅眼底的凉薄恨意让夏绯罗倍受打击,她终是无法忍耐,闭目轻笑之际,也缓缓站起了身!

她睇着凰毅,心里的冷意让她不停的颤抖,“凰毅,你还好意思说我?当初你若不是看中了我南夏国的声势,所以故意设计了我,我又怎么会嫁给你?明明……明明我当初是和拓哥有婚约的,可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凰毅,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接连设计了我和妹妹,最后甚至让我丢了太女的身份,难道你的做法就光明磊落吗?”

不甘了这么多年,到最后两人针锋相对之际,也纷纷说出了彼此心里始终无法释怀的感情!

闻此,凰毅神色微凝,但语气依旧不善,“是又怎么样?夏绯罗,如你所说,你的拓哥如果对你情比金坚,又怎么会最后娶了云家的女子?你也不想想,凭赫连拓的心性,他有怎么会甘愿下嫁给女人成为你的裙下之臣?”

“凰毅,你住口!拓哥不是这样的人,他当初本就要娶我的!是你……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你娶了我,可是这么多年,你的心根本就不在我的身上!成为皇后又如何,我本应该是南夏国的储君太女的!”

夏绯罗字字珠玑,每说一句话也相当于在剜着自己的心,往事那么清晰的历历在目,更是让他无法冷静自持!

都说是天意弄人,到了最后她也才发现,这一切其实都是人为罢了!

“夏绯罗,多说无益!朕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这残花殿就当是本宫给你最后的一点补偿吧!”

言罢,凰毅似是不想和夏绯罗再过多纠缠什么,随即作势就要转身离开!

见此,夏绯罗无法冷静的上前,一把就拉着了凰毅的袖管,眼中也蓄满了热泪,“凰毅,你不能这么做!

当初你娶我的时候,你答应过我母皇,会一辈子好好对我的!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你怎么能将我囚在此处?

凰毅,就算你恨我,但是当初我对苏贵妃动手的时候,你明明有机会可以阻止的!

那一晚,你明明已经走到了贵妃殿,可是后来你却选择转身离开,你还敢说自己爱苏贵妃?”

激动之下,夏绯罗便开始口不择言!

而凰毅作势要离去的步伐也因此而顿在原地,他仅仅的冷漠的回身,睨着神色凄苦的夏绯罗,“朕这一生,最爱的永远是苏儿!至于你,还是好好在冷宫自省吧!”

“哈哈哈!凰毅,事到如今,你自欺欺人也就罢了,但你别想骗我!

在你的心里,我,夏绯绵,苏贵妃,赫连拓,苏宝生……我们所有人,都不过是你要霸占皇位的棋子罢了!

你野心勃勃,你是个好皇帝,但……你却不是个好人!

凰毅,我诅咒你,你不得好死,你一定会不得好死的!凰毅,你回来……你回来啊……”

最后的最后,不论夏绯罗如何嚎叫,都无法唤回凰毅的身影!

甚至她都没有机会看到凰烟儿最后一眼,就只能被终身囚禁在冷宫残花殿内!

而夏绯罗的前半生光鲜亮丽,可到了最终,却被凰毅亲手断送了她的未来!

宫苑深深,孤影相伴!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