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八四:残花殿内的夏绯罗

“皇姐,是我!”

忽然听到孙庆远的声音,夏绯罗忙不迭的拉开了残花殿的大门!

入夜的气温无比冷凉,随着一阵阵倒灌的寒风,夏绯罗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将孙庆远拽了进来,随后又紧张的看了看殿外的情况,见一身太监服饰的孙庆远并未引起侍卫的注意,这才连忙关上了殿门!

“九弟,烟儿的情况怎么样了?怎么会突然发疯呢?是不是苏苓下的毒手?”

夏绯罗担心的样子情真意切!

被她拉进殿内的孙庆远,将手中的餐盒放在桌案上的同时,便摇头,“皇姐,我仔细的打听过了,事情的确和苏苓有关!但听闻好像又不全是因为苏苓!”

“什么意思?既然和她有关,又怎么不是因为她?你倒是说明白一些啊!”

夏绯罗焦急的询问,孙庆远抿了抿唇,继续解释道,“皇姐,你别着急,再给我一些时间!

烟儿发疯的事,在事发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就被皇上给封锁了消息!

如今我想打听消息,都是难上加难!而且,据说当时看到了真实情况的那些宫人,也都莫名其妙的在皇宫内失踪了!

这肯定是皇上的手谕,所以……”

“该死!真是该死!怎么会这样!”

夏绯罗听见孙庆远的解释后,失神跌坐在椅子中!

她不停的喃喃自语,回想着她好不容易和烟儿重逢,结果她又遭遇了这样的事,越想她的心里就越是难以平衡!

“九弟,难道皇上什么都没说?也没做?烟儿到底也是公主啊,受了刺激发了疯这么大的事,难道他就视若无睹?”

夏绯罗虽然这样的问着,但是她心里却怎么也不愿意相信凰毅会真的这么冷酷无情!

在她的心里,这么多年来凰毅的性子温雅如水,甚至从未见过他有这等雷厉风行的一面!

孙庆远睨了一眼老嬷嬷,随后走到夏绯罗的身边,叹息着,“皇姐,看来我们都想错了!

皇上绝非他所表现的那么无能!这么多年来,恐怕我们都被他给骗了!”

“不会的,怎么会呢!明明不是这样的!九弟,你想想办法,带我出去,哪怕让我看看烟儿的情况也好啊!”

夏绯罗无比焦急,然而孙庆远却只能为难的开口,“皇姐,这……现在我真的没有办法!

这冷宫周围都被那些侍卫层层严密的把守着!你也看到了,我之所以能进来,还是买通了送饭的小太监!

再说现在的情况也确实不乐观!皇上近来的动作频繁,而且已经将不少和我们关系匪浅的官员谪除,我担心他可能是知道了什么!”

孙庆远话落,夏绯罗便倏地看着他,“他能知道什么?就算你拉拢官员结党营私又能如何!

朝堂之中,派别之争本就常见,难不成就因如此他还要给你安个什么罪名?”

夏绯罗的反驳让孙庆远无言以对,而他垂下的眉宇轻轻闪烁着异色,但夏绯罗却没有察觉!

“皇姐,你再委屈一些时日,等我……等我再疏通一下,说不定就会有机会带你出去的!”

孙庆远晦涩深沉的口吻让夏绯罗的心情愈发的急躁,“你还让本宫等?之前你就说有办法让本宫出去,可现在连烟儿都遭到了毒手!你还要让本宫等到什么时候!”

面对夏绯罗的质问,孙庆远哑口无言!

“你说话啊!你自己看看,本宫现在住的是什么地方!

这里又破又乱,如何能于皇宫内院相比!孙庆远,是不是本宫太高看了你?”

夏绯罗越说越激动,最后眼底更是散发出难掩的嫌弃!

闻声,孙庆远的脸色也僵硬难看了一分,他凝眉抬头看着夏绯罗,不由得说道,“皇姐,造成这一切的,可并非是九弟我啊!”

“你……”

夏绯罗哑然,却也无可奈何!

她现在唯一能够指望的就只有孙庆远了!

她的儿子们和她之间嫌隙颇深,甚至她一度都无法理解,为什么他们都不能理解自己的用心良苦!

从古至今,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本就是天经地义的!

更何况,他们的身份是何等高贵,又怎么能随意的娶妃纳妾?!

早在当初凰毅下诏将苏苓赐给老三的时候,她就是极力反对的!

但是不明白那时候为何凰毅却执意如此!

后来她也对凤家宝藏有所耳闻,所以也就只能默许!

可是,尽管如此,她对苏苓还是喜欢不起来!

那个丫头太跳脱,根本就配不上老三!

不但如此,她竟然对锦瑟也是那么的不客气!

可怜的锦瑟,一想起她的惨死,她就恨不得杀了苏苓!

当初拓哥将锦瑟送到她的身边,她不知道有都么的高兴!

就算不是亲生,但也胜似亲生!

甚至她对待锦瑟,比对烟儿还要疼惜!

可如今……

“皇姐,夜深了,你也早些休息吧!烟儿的事,我……”

“既然你想知道,何不亲自来问朕!”

孙庆远的话音还没落定,门外却突然传来凰毅的声音!

不可否认,在这样安静的深夜中,凰毅的出现让孙庆远和夏绯罗的脸上都闪过一抹惊惧!

夏绯罗微微心惊于此,但很快她就强壮镇定!

努力平复了呼吸后,定定的看着殿门!

随着‘嘭’的一声,殿门洞开,凰毅目光冷厉的出现在残花殿外,而他的身后则是百名的侍卫林立!

见此场景,夏绯罗还是不免心惊一瞬!

尤其是想到凰毅不念旧情直接将她打入冷宫的举措,她心里恨意丛生!

“皇……皇上……”

孙庆远呲目欲裂的看着凰毅,完全没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竟然会东窗事发!

他整个瑟瑟发抖的俯下身子,眼神中尽是惊慌!

“朕的好尚书,皇后的好弟弟,当初你来齐楚国投奔的时候,可有想到自己也会有今日?”

凰毅的鼻翼不停的翕动,眼底杀气尽显!

闻声,孙庆远的身子一颤,不明所以的抬头看着凰毅,然而他身后的黑夜悚然,漆黑的看不到尽头!

加之凰毅脸上的神色那么深邃浓郁的阴森,没由来的让孙庆远心生不好的预感!

“皇上恕罪!老臣只是……只是担心皇姐,所以深夜前来探望,请皇上恕罪!”

孙庆远说着就要跪在地上,然而凰毅却冷冷的笑了,“孙尚书,你身为齐楚的工部尚书,手握重权,锦衣华服,但你真的让朕很是吃惊,你投靠前朝太子月琴歌的事,你皇姐知道吗?”

前朝太子月琴歌?!

听到这个名字,夏绯罗的脸上明显疑窦闪现!

而孙庆远却整个人如遭雷击的怔愣在原地!

夏绯罗上前,一把拉住孙庆远,“怎么回事?什么前朝太子月琴歌?”

见夏绯罗满面的疑虑,凰毅依旧冷笑,“怎么?堂堂南夏国的帝君,你亲妹妹的皇夫,你竟不知道?”

夏绯罗完全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忍不住上前看着凰毅,“你在说什么?帝君和月琴歌有什么关系?”

“夏绯罗,到了此刻你还在和朕装傻?你难道真的不清楚,夏绯绵的帝君就是前朝的太子月琴歌!

而这次,月琴歌在前朝的旧都发动暴乱,而你的这位好弟弟,就是其中的帮手之一!”

凰毅话落,夏绯罗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努力的消化着一切,但怎么都无法将这些串联在一起!

不多时,夏绯罗强行抬起孙庆远低着的头,问道:“他……这事是真的?你不是说,你只是和玉伯联手了吗?

你不是说,只要有玉伯的帮忙,就能将苏苓置于死地吗?为什么会有月琴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绯罗的质问终是激怒了孙庆远,他知道一切东窗事发也根本瞒不住,索性挥手将夏绯罗推到一边,抬起头无惧的笑道,“呵!我说什么你都信?皇姐,这么多年来,你果然还是变得妇人之仁了!

没错,我的确是月太子的帮手之一!不过,那有怎么样?凰毅,你也别得意的太早,只要月太子复国成功,那么我就会成为月朝的丞相!我有享之不尽的荣华,也根本就不用再伺候你们这些虚伪的人!

皇姐,这件事你怪不得我,要说错的人,只有你!当年,你让我想办法帮你出去苏贵妃,我照做了!你让我暗中帮你联络赫连拓,我也照做了!可是结果呢?在你眼里,我不过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则去的一条狗罢了!

你可有真的当我是你的弟弟?你没有当上女皇的命,却偏偏执着于所有南夏国的规矩!

既然如此,我还有什么理由继续帮你?呵,你想不到吧,当初赫连拓之所以会惨死,就是被苏苓和凰胤尘发现了他要谋反的目的!

当然,赫连拓会这么做,也完全是因为玉老从旁谏言罢了!说到底,真正害死赫连拓的人,其实就是你一直想要借助的力量,玉老而已!哈哈哈哈!”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