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八零:从此后,远离朝堂

“原因?苏苓,刚才的一切你难道没看清楚?朕的好儿子,竟如此无视国家兴邦,为了一己之私就要卸下兵权!

你可知道,兵权旁落的代价是什么?”

终于,凰毅回过头,眸子中夹着怒火瞪着苏苓!

瞬也不瞬的苏苓,打量着凰毅怒火满面,却是清浅淡笑,“皇上,你真正愤怒的原因,仅仅如此吗?“

“你……”

凰毅一时间哑然,让苏苓的笑意更浓!

看来当年苏贵妃的死的确没有表面那么简单!

但是不论真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她也不想过多纠缠!

只是凰毅对凰老三做的一切,让她无法哑忍!

他们都没做错什么,只是未来想要重新选择自己的路而已,偏偏凰毅却如此反应!

“皇上,前人之事,后人不便置喙!不过,为了这么小的事,就要谪去我夫君的王爷之位,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

苏苓的一句‘我夫君’让凰老三的眸子内顿时炙热的几分!

听起来真舒服!

而凰毅面对着苏苓沉着淡然的脸颊,也似是平静了几分,缓缓了舒了一口气后,他依然别扭的开口,“小题大做?你怎么不看看这个孽障说的都是什么话!

难不成他还真的以为齐楚国非他不可了?”

凰毅此时对凰老三的成见尤为明显,而苏苓却倏然一笑,“既然皇上也说并非是非他不可,那又为何不能答应他的请求?

不管是内乱还是外患,也都已经解决的差不多了!皇上不肯放开,到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或者是另有目的?”

苏苓先抑后扬,直接让凰毅一噎!

他知道苏苓聪明,但是此时却不想和她过多的纠缠,“苏苓,你不必多说!朕日前已同意丞相辞官的奏请,若你不想出什么意外的话,最好谨言慎行!”

彼时,凰毅的话也明显带着威胁的意味,这下苏苓真的不高兴了!

她不是圣母,也没有多么的伟大!

这次出行废城,是她自己甘愿的,自然也不会向凰毅邀功!

但,她老爹为了凰毅付出一生,结果就换来他以老爹后半生的安稳作为威胁她的筹码?!

“意外?皇上,还请言明,这意外到底是什么?

继续将我爹扣留在齐楚为你卖命?还是说你也要让我爹殒命于此才甘心?”

“苏苓!”

凰毅怎么都想不到,明明该是久别重逢喜悦的场面,却被凰老三和苏苓双双将他逼迫到此种地步!

他乃是帝王,最容不得眼里有任何的沙子!

也绝对不会允许别人这般质疑他!

苏苓幽幽的叹息一声,眸子晶亮无比的看着凰毅,幽然的说道,“皇上,曾几何时我一直以为我嫁给凰老三是我爹暗中请求的!

当然,我爹也是这么告诉我的!但是如今看来,当初我爹向你请旨赐婚的时候,也应该是正中你的下怀才对!

你知道我爹最疼我,所以恰好就能借此机会以我来牵制我爹!对吗?

我一直以为,你和我爹的关心应该已经脱离了君臣之礼,可惜……你的疑心从未减少过,甚至这次在我出行前夕,你应该依旧利用我,将我爹锁在京城之中!

皇上,你真是用心良苦啊!”

苏苓望着凰毅愈发深邃阴沉的眸子,终于觉得自己倒了这一刻才彻底看清楚他的真面目!

但这也无可厚非,他是帝王,若没有极深的城府的话,又怎么能在乱世开辟疆土自立为王!

“苏苓,你知不知道,就凭你现在这一席话,朕就能赐你死罪!”

凰毅眯着眸子睇着苏苓,而他的眼底也的确泛出一抹隐晦的杀气!

苏苓笑了,“我信!正如我一直都相信,齐楚帝王从不是温文尔雅的无能昏君一样!”

“尘王妃,老奴请你别说了!”

“司宇,你闭嘴!”

“弟妹,你就别添乱了!”

司宇和凰胤璃都是胆战心惊的看着苏苓,甚至让他们肝胆俱裂的是,凰毅这次已然动怒到无可挽回的地步了!

凰胤璃的话音落定,苏苓笑得愈发讽刺,“添乱?你的意思是,要我亲眼看着我的夫君被莫名冠上罪名!

我只是很好奇,卸下兵权之后,到底会对齐楚产生什么威胁?

齐楚泱泱大国,难不成连接任兵权之人都找不到了?”

眼下,苏苓不想知道凰老三执意要卸下兵权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在她的心里,她只是知道,如今不管凰老三要做什么,她都一力支持到底就对了!

皇宫深渊,位极人臣,荣华富贵,她真的一点也不稀罕!

苏苓一番言论掷地有声,而凰毅也是凛着脸颊,和苏苓视线交汇!

两人久久都没有言语,而气氛愈发凝滞严肃!

正当在场的几人都担心凰毅会真的治罪苏苓时,他的眉眼却倏然一展,缓缓闭目重重的叹息,“老三,你真的想走?”

面对凰毅突然间改变的态度,苏苓有些讶异!

而凰老三则是态度不改,应了一声!

旁侧的凰胤璃和司宇,不由得面面相觑,这情况未免有些出乎意料,让人摸不到头脑!

“好,那朕准了!但是你们记住,若是今ri你们踏出皇宫一步,就和齐楚再没有半点的关联!

朕不会放纵一个无所作为的王爷吃着朝廷的俸禄!从今后,你们自食其力吧!”

凰毅的口吻无比的低沉,那淡淡的疲惫染上了眉宇,颇有些不耐的对着他们挥挥手!

话落,凰毅再没有停留,跨步径自离开了文渊阁!

此情此景,司宇叹息的看着凰胤尘,无奈的摇头,随着凰毅离去!

事态斗转几下,让苏苓来不及反应,一切就此尘埃落定!

三人站在文渊阁内,谁都没有说话,只是他们的表情却没有多少庆幸!

另一边,司宇忙不迭的挥着拂尘追上了凰毅的身影!

苍茫的雪景中,凰毅拉开文渊阁的内殿后门,缓行踱步!

凰毅明黄色的身影在雪景中宛若一道金光的流光耀眼璀璨,只是他的背影看起来却十分的萧索!

“司宇,朕……做错了吗?”

忽然间,凰毅站定在原地,抬眸晦涩的望着湛蓝的天空,眉目间无比的荒凉!

“陛下,王爷只是离宫心切罢了,他绝非有意冲撞的!”

闻声,凰毅幽幽的笑了,“司宇,他是朕的儿子,心性几何朕如何能不知!

只是,朕没想到,他竟会知道苏贵妃的事!朕自欺欺人了这么多年,朕对宝生的愧疚一日多过一日,无非是不想承认,朕的自私害死了她!

凤家宝藏,怎么可能只是那一本破书!朕虽年过半百,但还不是昏庸无能!

流转百年的东西,朕也是个人,怎么会不眼红呢!

哎,罢了!让他离开皇宫也许是最好的!老三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如今愈发难以掌控!

齐楚建朝以来不过二十载,实在是经不起任何的风浪洗礼了!”

凰毅失落的口吻让司宇微微拧眉,“陛下,难道你担心尘王会拥兵自重……”

话没说完,凰毅却摇头失笑,“的确啊!若是老三此次没有卸下兵权的举动,朕可能真的会怀疑!

但是刚才你也看到了,他那么急切的要交出兵权!司宇,那是兵权,拥着齐楚全部的兵力,他竟毫无留恋的交出来!

朕当真没有想到啊,为了苓丫头他真的能做到这等地步!

看来,传位的诏书可以重修一份了!”

司宇听着凰毅清浅的口吻,心中无限感慨!

看来陛下方才只是在试探尘王罢了,只可惜他不免也为尘王觉得委屈!

倘若他知道了陛下传位诏书的内容,怕是也无法冷静了吧!

自古帝王多疑,他一直都知道!

如今看起来,尘王的确心思缜密,他的那一句‘太子登基,王爷执掌兵权’的确是说到了点子上!

不然,若是传位诏书颁布的话,那尘王很可能就要被发配到边疆的封地为王了!

什么无上疼爱,什么对苏门歉疚,都不过是帝王拉拢人心的手段罢了!

这份他亲手打下来的天下,在陛下的心里已然是超脱一切的所在!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