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36 昏睡

赵承修册封的仪式才进行了一半,并未受封,所以,他如今还是十一殿下而非太子。

奉天殿中一片哗然,手忙脚乱的将圣上抬到就近的乾清殿中,他已经有二十几年不曾在这里住过,虽依旧打扫的不染纤尘,却冷冰冰的毫无生气。

太医院几乎全员出动,进进出出慌乱不安。

单超和宋弈以及郭衍、薛镇扬坐在偏殿内,还有人候在殿外,有人窃窃私语,但大多数人皆是垂首立着不敢多言。

单超和宋弈对视一眼,两人心头都有数,圣上服用了半辈子的丹药,形形色色不知多少,前两年甚至于丹药中毒差点……如今病倒虽很意外,却也在意料之中。

可惜的是,赵承修的册封,看来只有等圣上痊愈。

真是一波三折。

赵承修穿着华服隔着帘子看着圣上躺在床上,太医围着一圈,喂药施针按压没有人得闲。

但圣上依旧死沉沉的闭着眼睛,不管做什么都毫无反应。

赵承修攥着拳头,心里最多的感受是害怕,圣上不管如何,都是他的父亲,若是圣上也……那他在这个世上真的一个亲人都没有了。

他红了眼眶,无语哽咽!

赵承彦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父皇一定会没事的。”

赵承修回头看了看赵承彦,点了点头。

钱宁跪在床边抹着眼泪,但凡太医要什么,他便立刻爬起亲自去找去办,事事亲力亲为!

时间过的很慢,太阳从正中渐渐偏西落下,于太呈抹着汗看向一边的内侍,道:“可知道宋大人在何处!”

“宋大人在偏殿等候。”小内侍立刻躬身回道,于太医颔首正要说话,忽然钱宁拉住于太医,蹙眉道,“此事,您可要想清楚了!”

请宋弈来看诊是没错,于太医是出于一片忠心,可是不能忘了宋弈是臣子……

圣上的病情还不确定,就断不能传扬出去,以免生乱。

于呈犹豫起来看着钱宁抿了抿唇,道:“知道了。”便收回了脚转身接着去做自己该做的事,如若因此出点什么事,他担负不了这个责任,也受不了千夫所指的压力!

钱宁松了口气,朝圣上看去,圣上闭着眼睛一点生气都没有,他的心又沉了下去,朝一边立着未动的张澜看去,张澜也正看着他,钱宁走过去站在张澜面前,凄苦的笑笑,张澜忽然出声道:“你做的对!”

钱宁一愣看着张澜,张澜已经不再说话,木头桩子一样立着。

钱宁随即摇摇头,他和张澜斗了一辈子,谁也没有服过谁,没想到最后在这个节骨眼上,张澜第一次说他做的对!

其实,张澜也非常清楚,就算是钱宁不拦着于呈,让他去请宋弈,宋弈也不会来的,这种时候掺和进来,圣上若是治好了也就罢了,若是……到时候宋弈就成了人人唾骂猜忌的罪臣了。

此事百害而无一利!

此刻,赵承修也好,南直隶也好,最好是什么都不要做,多做多错。

“皇后娘娘驾到。”内殿中传来内侍的唱和声,赵承修和赵承彦对视一眼迎了出去,皇后面无表情的跨进了正殿,看着面前跪着的两位皇子,道,“起来吧!”

赵承修和赵承彦一起来,皇后朝内殿看了看,道:“圣上醒了吗。”

“还没有。”赵承彦答的话,余光看了眼皇后,皇后扫了他一眼,拢着手昂首进了内室,各位太医以及侍立的内侍要跪下行礼,皇后摆了摆手,道,“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

“是!”众人应是,各自接着去忙。

皇后站在床头,视线落在圣上的面上,打量着眉毛,眼睛,鼻子,还有紧闭的双唇以及暗黄色的面容,散在脑后的头发……摆在床侧的手指……

她都很熟悉,却更加的陌生。

皇后目光动了动,看向于呈,道:“到底因何晕倒?”

“微臣……不知!”于呈羞愧惶恐不已,“脉象平稳毫无病症,微臣查不出来。”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想去求宋弈!

皇后点点头,道:“按医理来说,这样的病症应无大碍吧?”

于呈一怔惊愕的看着皇后,皇后目光很淡,但眸底却透着一丝冰冷,他忍不住抹了头上的汗,颤颤巍巍的道:“因不知病因便无从入药,所以,微臣也不知如何是好!”

皇后再次点头,看了眼钱宁和张澜,又转头过来望着于呈,道:“那就用点心,不知道病症就查查医书,众人集思广益商量一番!”

于呈应是。

皇后拢着手不再看圣上转身出来看了眼赵承彦,视线落在赵承修身上,道:“你随我来!”便接着往前走,出了正殿。

赵承修应是,垂首跟在身后。

皇后出了乾清殿,站在殿前看着外面跪着的文武官员。

众人见皇后出来,余光也都朝她投来。

“圣上病情已稳,并无大碍,但恐要休养几日,这期间朝中诸事内阁几位大人便辛苦一些,各司也都不要乱了阵脚,各司其职!”她淡淡说着,威严十足,“若有一时难定之大事决策,便来问太子殿下,由殿下监国暂代国事,昌王福王协助。”

皇后的前半句话一点问题都没有,只要圣上没死对外宣称都是身体无恙,但要调养,可后半句话,皇后指明要太子监国……可是今天册封仪式并没有完成,此时此刻赵承修还不是太子啊。

皇后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是!”忽然戴文奎走了出来,当先应道,“臣等谨遵皇后娘娘懿旨!”

有人带头,其它人也就不怕了,随即俯首在地叩头应是。

赵承修抱拳应和,道:“儿臣定当竭尽全力,不负父皇和母后所望!”

果然长大了,皇后转头看了眼赵承修点点头,便和众人道:“都散了吧,圣上若是醒来会告知各处!”

众人应是。

皇后点点头,转身又进了乾清殿,这一次没有去内室,而只是坐在外面,静静的不知在想什么。

外头守着的众位大臣各自起身陆陆续续的出了乾清宫。

西苑中,蔡彰冷眼看着张茂省,冷笑道“你不要告诉我,扶乩之事只是巧合,我虽不懂道学,却也知道你们的伎俩,这点东西还瞒不过我的眼睛。”

“五爷。”张茂省抱拳道,“此事你既不相信,贫道也不想多做解释,此事内情如何贫道心中并无愧,上对得起天,下对得起地!”

蔡彰冷笑起来,笑声狂狷眼神阴厉:“对的起天,对得起地,你现在来和我说这种话。”一顿又道,“这天底下谁都能说这话,唯独你不能!”龙虎山的陶然之也好,还是眼前的张茂省也好,道士做的事他蔡彰太清楚了,什么点石成金,什么修道成仙,那不过是唬弄人的把戏,也只有圣上才会相信。

若真有点石成金,张茂省还用在这里汲汲营营的骗钱,若真能修道成仙,陶然之为何死前无法自救,却落了个惨烈的下场。

不过是骗局罢了。

所以,张茂省借着卦象助赵承修册封,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这定然是张茂省故意为之。

“我倒忘了,当初你来京城还是郑孜勤引荐的,你我能结识也是拜他所赐。”蔡彰笑逼视着张茂省,“如此说来你倒是有情有义之人,与我虚以委蛇私心里还念着郑孜勤的恩情!”

张茂省沉默了一刻,道:“圣上如今生死未卜,你我命运也如行在独木桥上,前行或后退都有可能万劫不复。五爷又何必揪着此事不放?!更何况,十一殿下并没有册封成功,他如今还是十一殿下而非太子。”

“放屁!”蔡彰喝道,“我说的是这件事吗,我在说你对我的背叛,这么大的事情你不和我商量一下,不问一问我的意见?你当我蔡彰什么人,是你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随从,你可真是越发的胆子肥了。”

张茂省心头突突的跳,他并非是因为害怕蔡彰会将他怎么样,而是害怕蔡彰为什么这么愤怒!

他为什么这么生气赵承修立储的事,他的反应太为蹊跷了。

难道真如郑六爷所言蔡彰一心想要重开海禁之事和倭国有关?

不会吧,这种通敌叛国的事,蔡彰竟然敢做,更何况,倭国算个什么东西,那种岛上小国能许他多大的利益?

张茂省狐疑的看着蔡彰。

“你那是什么眼神。”蔡彰翻身啪的一声抽了张茂省的脸上,“我告诉你,这笔账我记在心里,以后我们慢慢算!”

张茂省捂着脸不敢说话。

守在外面的小药童害怕的朝里头看了一眼,又飞快的缩了回去。

“去!”蔡彰瞪着张茂省道,“你去乾清宫把圣上接到西苑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否则,就凭你做的这些事,便足够你死上百次了。”

张茂省愕然,蹙眉道:“多此一事作甚,等圣上醒来,自然会要求回西苑!”他说着,忽然想到什么,指着蔡彰道,“难道……”他话还没有说完,蔡彰一脚踹在他的肚子上,打断了他的话。

张茂省的话咽了下去,却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你若想活着出宫,就老老实实按我说的办,还有,这件事若是让别人知道了,你便去阴曹地府修道成仙去吧。”蔡彰负手而立,满目阴鹫,张茂省瑟缩着往后爬了一点,蹙眉点了点头。

蔡彰露出满意之色。

圣上昏迷的第二日,郑辕深夜到了宋府,宋弈在书房和他见面,两人聊至天明郑辕方离开。

幼清一早醒来让人做好了早饭在宴席室里等宋弈,宋弈自书房回来她问道:“郑六爷走了?”

“走了。”宋弈在桌前坐了下来,幼清给他盛粥,回眸看他,“你稍后是去詹事府,还是宫中?”又道,“圣上若是一直不醒,当如何是好。”

宋弈接过碗摆在面前,拿采芩递来的热帕子擦了擦手,淡淡的道:“圣上会醒来的。”

幼清眉梢一挑看着宋弈,宋弈望着她淡淡一笑,胸有成竹的样子,幼清便道:“你不会要亲自去给圣上医治吧?”

“又胡思乱想。”宋弈给她夹了菜,道,“快吃饭。”

既然不是要亲自动手,那就是郑辕昨夜来说的事,两人不知商量了什么,幼清好奇的看了宋弈没有再问,而是道:“殿下呢,他还好吧。”

“挺好的。”宋弈看了她一眼,“虽事情做起来生疏,但历练几年总能上手的。”

幼清点点头。

两个人吃了早饭,幼清送宋弈出了门,她在家中和封子寒一起晾晒草药,封子寒道:“圣上的病症依我看,恐是服用了什么丹药而至,若不然,不会还醒不过来!”

“您的意思是圣上被人下毒了?”幼清听着一惊看着封子寒,封子寒就笑的深沉的样子,“不排除这种可能,要不然你想啊,于呈虽医术不济,可凭他的本事让人醒过来说句话的能力还是有的,可你瞧他,十八般武艺百种本事都用上了,圣上还是纹丝不动的躺着,这不是中毒了还能有什么。”

幼清看着手中被晾晒的干爽的透着清香的草药发起呆来,这个时候了,谁会给圣上下毒?

宋弈和单超他们都不可能,朝局不稳他们还没有准备好,断不会这么急于求成的,更何况,这种弑君的事他们也不会做……难么是皇后和郑辕?

幼清摇摇头,皇后当初辅佐赵承煜时都没有做这种事,现在面对的是赵承修,她就更不可能出手了。

那会是谁,又抱着怎么样的目的?

“太太。”胡泉匆匆跑了过来,看着幼清就道,“圣上被抬去西苑了!”

幼清丢了手里的草药,心头有什么飞快的闪过,她看着胡泉问道:“谁提出来的?皇后娘娘同意了?”

“不是。”胡泉摇头道,“是圣上自己提出来的。”

幼清愕然和封子寒对视一眼,封子寒奇怪的问道:“圣上醒了?什么时候醒的,谁将他救醒的”

“听说是张真人求了上仙,上仙在梦中唤醒圣上的。”胡泉面色肃然,露出恭敬的样子,“圣上也说梦中梦见了太白金星,是他在梦里给圣上医治,救醒的!”

封子寒啐了一口翻了个白眼继续翻药。

“那圣上现下如何?”既然人醒了,那就没什么事了,胡泉摇摇头,道,“不,圣上醒来只说了两句话,便又昏睡过去了。”

封子寒咦了一声忍不住到:“说了两句什么话?”这也太诡异了点!

胡泉笑着道:“圣上说的他要回西苑休养,还有一句就是……将老爷调往工部任尚书一职!”

“嘿!”封子寒一脸的惊悚看着幼清道,“他醒过来还不忘给九歌升职?”

幼清脸色却沉了下来,圣上哪是升宋弈的职位,工部是六部中最末的衙门,宋弈即便是升了尚书一职,那也明升暗降!

恐怕圣上的本意,根本就是想将宋弈调出詹事府,不让他名正言顺的辅佐赵承修。

“这不是好事。”幼清眉头紧蹙,看着封子寒道,“这件事太蹊跷了,圣上醒来也就罢了,竟然说了两句话却又昏睡过去。您说,这世上有这样的事吗?”

封子寒点点头,笑眯眯的道:“回光返照!”

胡泉撇过脸忍不住笑了起来,又忍着笑望着幼清,道:“太太您说这不是好事,可是圣上醒过来还惦记着老爷,将他升职了啊。”

幼清摇摇头没有和胡泉解释,而是问道:“那这么说来,圣上已经搬去西苑了?”

胡泉点点头。

“我知道了,你忙去吧。”幼清转身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胡泉应是转身要走,幼清忽然喊住他,道,“今天早上老爷走的时候,身边跟着的是江泰还是江淮?”

胡泉道:“是江淮,江泰今日小的还没有看见,估摸着在家里有事耽搁了。”

“那你去将江泰找来见我。”幼清说完一顿又道,“再将方徊和阿古还有十七一起找来。”

胡泉愣了一愣,见幼清脸色很沉,便不敢再多问,点头应是而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江泰和阿古以及方徊都过来了,幼清在院子里见的他们,方徊道:“十七和十八出去办事了,夫人召见我们可是有事。”

“圣上搬去西苑的事,你们知道了吗。”幼清看着方徊,方徊点点头,道,“早上的事,我们已经知道了。”

幼清没有再解释什么,便直接道:“那你和阿古现在去找老爷,和江淮一起寸步不离老爷,”又道,“江泰我另有事让你去做。”

几个面色顿时肃然起来,方徊知道幼清不是开玩笑的性子,忙和阿古应道:“属下这就去衙门找老爷。”

幼清颔首,两人脚尖点地转眼消失在眼前。

江泰看着幼清,幼清和她低声道:“你随我来。”便带着江泰进了暖阁,江泰出来时脸色极其的沉重步履飞快的出了门。

幼清静静坐在家中,胡泉在院外探了探头看见了蔡妈妈,问道:“太太没事吧?”

“不知道。”蔡妈妈摇了摇头,“你可是有什么事。”

胡泉摇头回道:“太太近日身体虚弱,我方才见她脸色不大好,就有点担心,你一会儿别的事不要管,都陪在太太身边!”幼清第五次药浴已经泡了,接下来便是半个月一次,她身体恢复的便好了一些,人也不似前面半个月那般整日里没什么精神。

“我知道了。”蔡妈妈朝暖阁里看了看,点头道,“你忙你的,太太这边我和采芩守着。”

胡泉点了点头,可还是去将周芳喊了过来,又着人将路大勇和戴望舒都请了回来,他和三个人道:“我眼皮子直跳,把你们都喊回来我放心点。”

“你不喊我们也要回来。”路大勇道,“这两天我们哪里也不去,就在家中待着。”

胡泉点点头,这才松了一口气走了。

周芳和戴望舒以及路大勇就坐在正院对面的院子里望着这边。

宋弈在西苑门外碰见了正要进去的杨维思,杨维思看见宋弈想当做没有看见,宋弈停下来看着杨维思,问道:“阁老这是要去觐见圣上吗。”

“不然呢。”杨维思一想到幼清让人在杨府门口让他们出的丑心里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宋大人好走不送。”

宋弈含笑点了点头,看着杨维思道:“杨阁老可知道前几日倭国商队如何进内海的?”

杨维思一怔回头看着宋弈,眼中满是戒备,他意味不明的道:“宋大人何意?此事你知道?”

“宋某也不知道。”宋弈挑眉看着杨维思,道,“不过,杨公子约莫是知道的,杨阁老可以问问贵公子!”话落,抱了抱拳,转身要走,杨维思快走了一步,“你什么意思。”

“阁老自己想吧。”宋弈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大步而去。

杨维思气的直抖,宋弈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儿子知道,他儿子在家里养伤知道什么!

“满口胡言。”杨维思拂袖,跨进了西苑,圣上躺在万寿宫中,无病无痛眉目平和,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杨维思陪了一会儿便和钱宁打了招呼走了,钱宁将他人送走才回万寿宫,却看见张澜从里头走了出来,钱宁道,“你怎么出来了,谁守在圣上身边。”

张澜回道:“张真人和蔡五爷在里面,说是要祈福再救圣上!”

钱宁一愣,看向张澜,张澜已经眼观鼻鼻观心的守在万寿宫的门口,钱宁白了他一眼,也在万寿宫门口守着没有进去……

过了一刻,张茂省便以圣上与太白金色修仙为名,独自守在万寿宫中,任何人不得进出打扰,便是太医也不可。

否则若扰到圣上清净,后果自负!

此话一出,谁敢进去,若真的扰到了圣上修仙谁也受不了弥天圣怒。

第二日半夜,西苑传来消息,圣上清醒了过来,皇后一下子翻身坐了起来看着端姑姑道:“醒了?是彻底醒了,还是说几句话又要睡过去?”

“不知道。”端姑姑脸色很难看,道,“但是听张公公身边的小安子说,圣上立了传位诏书!”

皇后脸色一变,连声音都变的尖利起来:“什么,立了传位诏书?”她下了地站在端姑姑面前,“可知内容是何,又是何人代笔?”

“蔡彰代笔!”端姑姑压着声音,一字一句道,“诏书内容还不得知,但张公公猜测肯定不是殿下!”

皇后一手拍在床头的柜子上,冷声道:“快传人去告诉六爷,再去衙门告知单超和宋九歌!”

端姑姑应是而去,皇后自己抓了衣服披在身上穿着在房里来回的走动,端姑姑却去而复返,皇后看着她问道:“怎么了?”

“娘娘。”端姑姑脸色发白,“出不去了!”

------题外话------

今天有点事来不及写……然后想起来我还欠一个加更,嗯……我记得这个事儿…。

话说,月票神马的表忘记了哈。啵一个~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