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35 意外

钱宁急躁的看着蔡彰,道:“你说,这事儿怎么办,一旦事情渲染出去,单阁老还有宋九歌还不得连杂家的东厂一起端了!”

他拍着胸脯力保海禁一切顺利,只等各地的市舶司走上轨道,到时候肯定是顺风顺水,他们只等着数银子数到手软就成了,可是眼下这支倭国的商队,竟然是浪人假扮的,不是诚心拆他们的台的嘛。

“急什么。”蔡彰摇着扇子放了茶盅,蹙眉道,“你不要忘了,这支倭国商队是从广东进内海的!”

钱宁听着一顿看着蔡彰,挑着眉梢阴阳怪气的道:“你是说把这件事的责任推在粤安侯的身上?”

“这么不能,他离那么远,我们说什么做什么,等消息到他那边事情都定下来了,他还能做什么。”蔡彰冷笑了一声,又道,“眼下啊,最重要的是想想,这么才能把这责任推走,至于那批浪人不用你我操心,宁波府出了什么这么大的事,他们也怕背不了这责任,无论出多少的兵力,都不能留。”不是将那些人杀了,就是将他们赶出内海不得再入境。

“不成。”钱宁摆着手,“这法子不成!”

蔡彰将折扇一收,啪的一声震在钱宁心头,他站起来看着钱宁一脸冷嘲:“我说钱公公,您不会这个时候还想着保忠臣吧,我平日可没瞧出来,您心头还有这份正义之感!”

“呸!”钱宁对着蔡彰啐了一口,道,“杂家是在想,这事儿办不成。您可不要忘了,当初粤安侯是写了奏疏进京询问的,是咱们和圣上拍板说一定没事,圣上才批复让粤安侯不用管,眼下倒好,杂家这脸都快被打肿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蔡彰摆着手道,“难不成你就看着好不容易重开的海禁,好不容易你从张澜手里抢来的市舶司控制权就这么鸡飞蛋打了?咱们没事做是小,但是圣上没银子赚是大,你可想好了,天怒难平啊!”

钱宁眉头越蹙越紧。

蔡彰转过头又冷声道:“这事儿不但影响到海禁,还影响到宫中储君的事,咱们事情多着呢,你仔细想想吧。”

“储君的事?”钱宁一直把视线放在海禁上,还没有转过神来,听蔡彰这么一说,他立刻就明白过来,惊愕的道,“你是说,宋九歌会将这次的事放大,和琉球刺杀二殿下的事绑在一起?”

蔡彰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要不然呢,所以我说,这事宜早不宜迟,你必须要想出对策来,稍迟一步,就得被宋九歌抢先了。”

“真是急死杂家了。”钱宁拍着桌子,道,“这琉球的人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没事儿刺杀什么二殿下,这不是添乱吗。”

蔡彰又在椅子上靠坐下来,道:“那你得去问他们去啊!”

“成!”钱宁露出决绝的样子,显然已经下了决定,“杂家这就去西苑,将此事禀告给圣上,一并将责任推出去给粤安侯,由他顶这个罪名。”又道,“至于琉球使者刺杀的事杂家就管不着了。”他只管海禁的事,至于京中立储的事,谁当太子对于他来说其实都不重要,只要不危急圣上的利益!

不过,就是不用脑子想,这储君的位子也必然是赵承修的,有单超和宋九歌这班人筹谋,立储只不过是早晚的事。

“钱公公。”蔡彰喊住钱宁,道,“这事儿你得想好了,粤安侯是有意放这批人进内海的,还是无意为之……”

钱宁不耐烦的看着蔡彰,挑眉道:“蔡五爷,你有话就说,何必和杂家弯弯绕绕的,杂家看你以前也不是这样的人,如今反倒变的阴阳怪气的。”

“您这话说的太伤了。”蔡彰笑了起来,恢复到吊儿郎当的样子,“咱们如今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的船可就要准备入海了,这里头还有杨公子接高利来的十万两,我输不起啊。”

钱宁脸色这才好了一点,蔡彰又道:“你以为只要宋九歌不危害圣上的利益,他要辅佐谁和咱们没关系,可是您想一想,圣上能活一百年还是两百年?若哪一日圣上……”他压低了声音,“到时候你怎么办,难不成你要效仿古人殉葬不成?!”

钱宁冷嗤一声,道:“杂家都多大年纪了,活不了那么久,只要杂家在一天圣上好好的坐在龙座上,至于后人如何,可就不关杂家的事了。”他又没儿子,又没父母兄弟的,等他死了这天下爱谁坐,谁坐!

蔡彰没有钱宁这么洒脱,他身后还有济宁侯府百十口人,还有那么多人跟着他张嘴等吃饭,他蹙眉道:“这么说来,我也要学着公公一不做二不休进宫了?”也把自己给净身了。

“呸!”钱宁道,“埋汰杂家,你爱这么折腾就去折腾去,杂家去见圣上!”话落就走了。

钱宁也没有多留,待钱宁一走,他也大步出了门,刚一上街杨懋身边的小厮就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道:“五爷,我们少爷请您去一趟府中,他有事要和您商量。”

“告诉你们少爷,我现在没空。”蔡彰哪有空去见杨懋,小厮见他不去,就道,“我们少爷说他听到老爷说了什么有关立储的事,让您去商量商量。”

蔡彰一顿,回头看着小厮,道:“立储的事和我有什么关系!”转身要走,想了想又道,“算了,告诉你们少爷,我下午就去找他。”

小厮应是,行礼走了。

蔡彰站在街上愣了愣,这才大步离开。

幼清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见宋弈依旧坐在床边,她翻了个身问道:“什么时辰了?”

“你醒了。”宋弈过来扶着她起来喂了她水,低声道,“现在是酉时。”

幼清嗯了一声,抬眸看着宋弈,道:“你怎么没有去衙门,今天是第五天了吧,倭国商队的消息回来了吗?”

“回来了。”宋弈扶着她重新躺下来,“果然如你所料,这帮人是倭国浪人假扮的,一到宁波便成夜烧杀抢掠了一番,死伤百姓逾数百人至多。”

幼清听着一顿,脸色微变道:“那圣上如何说,不论朝中的事,这帮人一定要立刻斩杀驱逐吧,若不然沿岸的百姓岂不是要遭殃了。”

宋弈轻轻给她掖了掖被子,微微颔首:“你还记得我曾请单阁老写了私信给粤安侯吗,粤安侯的信虽还未回,但想必是派人随着这帮人的,过两日便就有消息传回。”又道,“至于西苑,钱宁拦截了奏报,不过,估摸着圣上此刻应该是已经知道了。”

幼清听着就松了口气,又道:“那你快去衙门吧,不用管我了,不是还要筹谋殿下的事吗。”

“单阁老他们已经在办了。”宋弈摸了摸她的额头,柔声道,“我再陪你一会儿。”幼清今天特别虚弱,他怕她受不住犯了心疾。

幼清摇了摇头拉着他的衣袖道:“大事要紧,我没有事。更何况,家里还有封神医在呢,你就放心吧。”她觉得除了有些无力和头晕外,其它的感觉都挺好的。

宋弈比幼清更了解她的状况,随着药浴程度渐深,人也会越来越难受,尤其是前面五次,熬过这五次再往后便就会越来越轻松,所以,前面五次药浴他不敢马虎……这世上什么事情都可以再筹谋再重来,只有幼清……

“我知道了。”宋弈微笑道,“你先吃点东西,等你吃完了歇下我就走。”

幼清见他如此,就知道宋弈是不放心她,无奈的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一起吃。”宋弈肯定也没有吃。

宋弈颔首,开门喊采芩将饭食拿进来,他喂了幼清吃了点清粥,自己也吃了大半碗,幼清由采芩服侍着梳洗过后又上了床,宋弈道:“我去衙门了,你早些歇着。”

“你去吧。”幼清给她整理了衣襟,“别熬的太晚,我这药浴一天不结束,倒成了个废人,整日拖累你。”她不后悔,却对宋弈满腹的愧疚。

宋弈捏了捏她的鼻子,微笑道:“你这是在我受苦呢,我若不管你,谁来管你!”

幼清笑了起来,宋弈柔声道:“你歇着吧,我走了。”

幼清目送他出门,才叹了口气躺在床上发呆,采芩将灯调的暗了一些坐在床边的脚踏上陪着幼清说话,“太太,我觉得当初您的眼光可真是好。”

“嗯?”幼清挑眉看她,采芩就笑着道,“当初求亲的好几个,可您偏偏慧眼识珠选了老爷,奴婢还记得您那时候和老爷还不对付呢,怎么就相信了他的话,选了他呢。”

幼清轻轻笑了起来,其实她也不知道,或许是因为宋弈那句,我陪你一起救你父亲,你做不到的我来办,你看不到的我帮你看吧……

缘分这事儿,可真是妙不可言。

“如今,是我连累他了。”幼清无奈的道,“整日躺在床上,还要他费心来照顾我!”

采芩摇摇头,笑道:“您别看眼前,得往后看,以后等您的病好了,老爷得省多少的心那!”

“你这话说的对。”幼清也笑了起来,摇头道,“只要能好,一切都值得。”她不后悔嫁给宋弈,更不想让宋弈后悔娶了她……

子嗣的事,是她心头的病,前世便不再提,这一世她便是死,也要给宋弈留下子嗣!

幼清说着,渐渐便睡着了,采芩在床边打了个地铺,时不时起来看看!

第二日一早,幼清醒来精神便好了许多,赵芫和薛思琪结伴而来,幼清看着薛思琪,道:“药行竞价的事情办的如何了,三月底内务府就要招市了,算算没有几日时间了。”

“听大兄的意思,应该已经准备好了。”薛思琪也不是很清楚,只是在廖杰和他大哥说话的时候听过一两句,“这事儿你别管了,他们都是生意人,该怎么做肯定比我们清楚。”

幼清想想也对,赵芫就道:“你好好养着身子,这已经是第四次了吧,这罪是受一次少一次!”

“嗯。”幼清点点头,“今天朝中怎么样,你们来的时候听说了吗。”

薛思琪朝赵芫看去,赵芫就道:“钱宁一口咬定是粤安侯蓄谋将商队放进内海的,是粤安侯失职才造成倭寇入内海作乱!”

“钱宁反应倒是快。”幼清冷笑道,“那圣上呢,信了吗。”

赵芫就冷笑了笑,道:“这可是极大的失误,当初那批红还是圣上亲自批的呢,他怎么可能承认是他的决策有问题,自然是顺着钱宁的话往下说。”又道,“单阁老他们没有急着纠缠这件事,而是请大理寺将琉球的三个使者带到了西苑,当面审问三人……”

嗯,事情分先后缓急,海禁的事是其次,最先要做的就是给赵承修洗脱嫌疑,将他从宗人府放出来。

“结果如何还不知道。”赵芫躺在幼清的床上,看着帐顶道,“这事,还真是一场官司。”

薛思琪端着茶喝了一口,点着头道:“可不就是一场官司,圣上怕丢面子,这事儿恐怕还要费点波折。”

“夫人。”周芳从外面进来,幼清几个人一看到她就知道她一定是带什么消息回来了,不等幼清说话,薛思琪已经好奇的问道,“怎么样,那三个琉球的使者承认自己是倭国派来的奸细了吗。”

“没有。”周芳摇头道,“其中两人咬舌自尽了,还有一个被赖大人拦下来,不过舌头伤了,太医说他一时恐怕说不出话来。”他们在大理寺看押的时候一直是堵着嘴绑着的,就怕他们寻死。

“怎么会这样。”薛思琪啊了一声转头去看幼清,又回头看周芳喊道:“那现在怎么办。”

是啊,怎么办!

“老爷怎么说。”幼清蹙眉,神色凝重,周芳低声道,“老爷没说什么,但是圣上责骂了单阁老,说他老而昏聩,居心叵测!”

圣上有这样的反应在意料之中,无论是倭国浪人进内海,还是赵承修被关,这些决定都是他拍板的,如今事情都证明错在他,他当然不会同意。

“你再去看看。”赵芫也翻身坐了起来,道,“看看他们想出什么办法来没有,不能说话也能写字啊,衙门里不都是写好了供词让囚犯按手印吗!”

圣上本来就不想重审,现在当着他的面,以这样的方氏审问,圣上便头一个不同意,所以行不通的!

幼清觉得这几个使者很有问题,他们若是真的想死,当初在供出赵承修之后,就应该自杀才对,为何偏偏熬到现在才寻死?

会不会有人和他们说过什么,他们才不得不死?!

周芳应是,看了眼幼清转身出门,幼清忽然想到什么,喊住她道:“等等。”她顿了顿,蹙眉道,“他们既然不承认,那就将人放了,将琉球使者也都遣送回去。”

“啊?”薛思琪道,“把人放了?这人一放不就是鱼入大海还怎么找?还有,琉球使者是来求援的,他们的目的还没达到就卷进了这事之中,你不是断了人家的生路吗,圣上可还没有说不同意呢。”

“哎呀,你别打岔,幼清的话还没说完呢。”赵芫捂住薛思琪的嘴看着幼清道,“为什么要将人放了。”

幼清将自己的疑惑说了一遍,又道:“……将人放了,并非是真的放,而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如果他真是倭国派来的奸细,就一定会和倭国的人联络,要知道,那些浪人现在就在临安,他一定会想办法去的。”又道,“至于琉球使者,他们现在虽担心害怕,可人一直被囚禁着,他们连想办法自证清白的能力都没有,只要将还他们自由,他们为了自己的使命,就一定会不遗余力的查清这件事,证实刺杀的事和他们无关。”

赵芫听的若有所思,薛思琪推开赵芫,点着头道:“你这么说倒是有道理。”又挥手赶着周芳,“你快去!”

周芳看着幼清,幼清和她点了点头,周芳应是大步而去。

薛思琪急的两头走,赵芫拉着她:“你急有是没用,又帮不上什么忙,只有等朝堂再回来消息了。”

“我怎么能不急。”薛思琪抓耳挠腮,“说的严重点,咱们的身家性命可都压在这里呢,弄不好圣上就会揪着这件事来瓦解我们呢。”

赵芫也凝眉不再出声。

中午赵芫惦记着茂哥先回去了,薛思琪留在幼清这边用的午膳,她也没有心思午睡,便靠在幼清的床上和幼清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话,时不时派胡泉出去打听朝堂的情况。

西苑之中,圣上看着单超正道:“你的意思是,朕办事不公,陷害粤安侯?”

“老臣不敢!”单超回道,“老臣的意思是,这件事有待查证,当务之急要先将这般浪人稳住,以免将事态扩大伤害到百姓的性命。”又道,“至于粤安侯的事,圣上可以再慢慢查问。”

“这话倒像个人话。”圣上蹙眉道,“你们一天一个想法,是不是嫌朕太清闲了,整日里没事找事做。若真闲着就帮着安排殿试去,明日殿试不要再给我出乱子!”

单超应是。

“圣上。”钱宁匆匆从外头进来,回道,“方才大理寺来报,那个养伤的使者他……他逃走了!”

圣上腾的一下站起来,怒不可遏的道:“你们怎么办事的,一个受伤的人还能叫他逃走,给朕找,找到了就地格杀!”又冷眼看着单超,“你们不是很紧张此人吗,站在这里做什么,派人去找啊。”

“是!”单超抱拳回头看钱宁,道,“钱公公,大理寺对此事如何说的,人是怎么逃走的?”

钱宁扫了单超一眼,垂着眼帘回道:“说是押送回大理寺的途中逃走的,押解的人只是松懈了一刻,没想到那人就挣脱了绳索逃走了,且那人武功颇高,他们追了几条街终究还是让人逃走了。”

单超露出很着急的样子,飞快和圣上抱拳:“老臣立刻去查问此事,告退!”便步履匆匆的走了。

圣上看着单超走了心里也松了口气,这个单超实在太难缠了。

赖恩带着人,还有大理寺的衙役甚至五城兵马司全城搜查一夜,都没有将此人找到,夜里宋弈去了西苑,圣上正在丹房里见着宋弈他就头疼,道:“九歌,你可没有以前有趣了,朕现在看到你就便就开始头疼。”

“是微臣的错。”宋弈抱拳,回道,“微臣近日一直在反思此事,往后定当改正。”

圣上闻了闻手里的丹药挑眉看着宋弈,道:“你能这么想就好,朕还是喜欢以前的宋九歌。”又道,“说吧,你连夜来求见,是为了什么事。”

“逃走的使者并没有找到。”宋弈回道,“微臣想,此人定当躲到隐秘的地方去了,又或者,被人接走藏身于何处了,所以我们费了如此多人力都难找到。”

圣上放了手中的匣子,冷笑着道:“朕还当你们多大的能耐呢。”又道,“现在如何办,你可想到法子了。”

“微臣想,不如将琉球使者也一起放了吧。”宋弈看着圣上,“一来一直扣押下去并无结果,放了他们他们为了自证清白,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去找逃走的使者。二来,这件事到底是不是他们做的,通过此事也能看出一二。”

将人放走也好,他也不必想什么词来拒绝琉球的求援,这个时候派兵远渡重洋去帮一个没什么用处的小国,太耗费财力了,还是省点事比较好:“嗯,这事儿你通知礼部,让他们去办吧。”

宋弈应是:“那微臣告退。”便转身要走,圣上转眸看他,“你既然来了,就一起帮朕和张真人看看,这张丹方可行不可行。”

宋弈顿足挑眉看了眼正坐在丹炉前和药童说话的张茂省,又撇了眼药方,道:“好。”说完拿起药方细细看了一遍,“此方圣上从何处得来的。”

“张真人从古书上查的,又改良了一些。”圣上喊张茂省,“你也来听听。”

张茂省过来。

“此方并不好。”宋弈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指着方子很不客气的道,“这几位药多了一些,圣上身体虚弱不甚补,此方若服用不但不会有进补只功,反而会耗损元气。”

张茂省听着就冷笑着道:“宋大人果然医术精湛,既如此,那还请宋大人亲自修改一番如何。”

“我还有事,更何况,次方乃张真人所寻,宋某不敢越俎代庖。”宋弈抱拳,和圣上道,“微臣告退。”

张茂省气的将方子扯过来,哼了一声,圣上一看两人一副要吵起来的样子,就道:“好了,好了,九歌去吧,朕再和张真人讨论一下。”

宋弈应是而去。

琉球的使臣第二日一早便就放了出去,虽是遣送,但礼部并没有安排人押送,琉球使者果然如幼清所料一恢复自由便立刻派人四处搜查逃走的琉球使者,又去了临安,打算找到证据,自证清白。

宫中,圣上正高坐龙案主持殿试,杨维思辅佐倒是一派繁荣盛世的样子。

隔一日幼清第五次药浴时,临安府的奏疏到了,圣上看过之后丢给钱宁,钱宁捡起来看了一遍,随即露出惊愕的表情,奏疏中道,倭国浪人还不等离开宁波府就遇到了粤安侯的兵马,两方在宁波港口一场血战,倭国共计一百四十四人绞杀了一百零二人,余下的悉数擒获,头颅已经高挂在宁波府城墙之上,以安民心。

令钱宁惊讶的是,粤安侯的反应速度如此之快,可见粤安侯早就派兵跟随这般倭国人,若不然,等出事从广东派兵去宁波,就是走海路日夜兼程也要七八日的功夫!

钱宁脸色大变,紧张的看着圣上。

“你如何解释。”圣上冷目看着钱宁,“得亏朕被殿试的事耽搁没有下旨责问粤安侯,如若不然,如今岂不是又叫朕失了民心。”

钱宁满嘴苦涩,他哪里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要是知道,他怎么也不会把责任推到粤安侯身上去。

都怪蔡彰,给他出了个这个馊主意。

钱宁眼睛一转,就跪了下来,道:“圣上,是奴婢判断失误,应该先调查清楚,再说粤安侯的不是,这件事奴婢愿向粤安侯赔礼道歉,哪怕他就是要奴婢的命,奴婢也绝对不会含糊。”

“要你命能抵什么用。”圣上怒道,“索性朕也没有下旨,你去把杨维思找来,让他拟圣旨送去广东,朕要嘉赏粤安侯。”

这么说,圣上打算把这件事大事化小?不追究他的责任?钱宁暗暗的松了口气连连磕头道:“是,奴婢这就去请杨阁老。”他爬起来转身要走,就瞧见单超大步走了进来,钱宁心头突的一跳,暗道,“他怎么把单超给忘记了,粤安侯是事小,单超和宋弈才是关键!”

“单阁老。”行了礼,单阁老没什么表情的扫了他一眼,走过去和圣上行礼,道,“圣上,在粤安侯斩杀的一百四十四人的中,有人招供说是他们指使琉球的使者刺杀二殿下的。”他跪的直直的看着圣上,“而先前逃走的使者,也在去临安的路上由琉球的大使抓到,在他们的逼供之下,那人已经承认他是受倭国人指使,如今他人已经在押解回京的路上,明日便到京中。”

圣上的脸色瞬时阴冷了下来,看着单超,道:“这么说,琉球使者刺杀承彦的事,果真是倭国人做的?”

“是!”单超冷声道,“倭国人生性狡猾,他们意欲通过此事扰乱我大周的内局,破坏大周和琉球的邦邻和睦,实乃居心叵测可恶至极。”

钱宁听出了一身冷汗,就朝圣上看去,圣上嗯了一声,摆手道:“此事朕知道了,明日等人押解回来再说。”又道,“你去吧,朕累了!”

单超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至于赵承修的事,只要等明天洗清了他的嫌疑,圣上就不得不将他放出来,等他出来以后再筹谋立储之事。

单超行礼退了出去。

啪的一声!圣上将手边的茶盅摔在地上:“一个个的,当朕是蠢的不成,在朕眼皮子底下玩这种把戏。”他现在明白过来,那什么琉球使者逃走的事,什么释放琉球使者团,根本就是他们欲擒故纵的把戏,为的就是引蛇出洞。

“圣上!”钱宁走故去,扶着圣上,圣上怒道,“逼着朕将十一放出来,再逼着朕立储君,实在可恶!”

钱宁不敢火上浇油,南直隶的人他也惹不起:“以奴婢看,这件事中最可恶的就是倭国人,实在可恨之极。”

一件事归一件事,圣上心里如明镜似的,不过赵承修关进宗人府中已有数日,也算是杀了他们的威风,如今事已至此,他若再将人关在里面,也说不过去:“倭国的时,就让粤安侯去办,让他派兵去援助他们,告诉他,朕没有钱,让他自己想办法去!”粤安侯也不是好东西。

“是!”钱宁抹了脑袋的上的汗,低声道,“那重开海运的事……”

圣上就冷笑着道:“这都要派兵去援助琉球了,还如何海禁,接着开着,市舶司该做什么接着做什么去!”

不过一刻,圣上就想到了退路,钱宁暗暗心安,圣上不管如何痴迷丹药,但凡他用心,就还是当年那执掌朝政决断无双的圣上!

“是,圣上英明!”钱宁擦了汗,心里一直吊着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去,只要圣上是护着他的,他钱宁就不会有事,管他宋九歌和单超等人如何弹劾,他照样岿然不动。

第二日,逃走的琉球使者被追了回来,大理寺一审他便原原本本的招供是倭国人指使他刺杀赵承彦的,目的就是让大周和琉球之间的关系破裂,他们好出兵攻占琉球,扩充国土!

琉球使者请求圣上明鉴,圣上便露出欣慰的样子,道:“派兵的事朕心中有数,你们直接去广东找粤安侯,此事朕已吩咐过他,他会安排妥当所有的事。”

只要大周肯派兵,琉球的使者团这一次的使命就算完成,他们山呼万岁,叩首不止。

“单阁老。”圣上看着单超,道,“既然事情已经查清楚了,就传令宗人府,将十一接出来,依旧让他住在西苑,好好读书!”

单超应是忙派人去宗人府接赵承修,却不再提倭国商队和海禁的事。

圣上已经做好了准备,却没有料到他们不提,反倒觉得讶异。

下午,赵承修从宗人府接了出来,他沉默的进了西苑向圣上请安:“儿臣叩见父皇。”

“嗯。”圣上颔首,“此事既证明了是场误会,你也不必住在宗人府,往后好好读书,多和你二哥亲近亲近,去吧!”

赵承修很镇定的行礼,道:“儿臣这就回去梳洗,去给母后请安,再去十王府看望二哥。”

“你能想到这些可见你心中孝道犹在,去吧!”圣上欣慰的点点头,“去吧!”

赵承修应是,躬身退了出来,在门口碰到候着的钱宁,他抱拳道:“钱公公!”

“殿下。”钱宁微笑道,“梳洗一应的事都已经准备好,殿下回去梳洗吧,皇后娘娘也在等候殿下呢。”

赵承修应是,恭恭敬敬的和钱宁点了点头出了万寿宫。

他回房洗澡换衣便出了门步行去了凤梧宫,皇后迎了出来一眼看到赵承修,揽着他道:“瘦了许多,在宗人府吃不好吗。”又和端姑姑道,“快去将我给十一炖的燕窝端过来。”

端姑姑应是。

“母后。”赵承修笑着道,“儿臣其实没瘦,张公公说是儿臣长了个子所以才显得瘦了。”又道,“宗人府里面很好,也很安静,儿臣静心下来还多看了些书呢,连曾大学士都夸儿臣学的好。”

皇后心头一震吃惊的看着赵承修,总觉得赵承修有些不一样,她问道:“夜里,可有人给你点灯?”自从倪贵妃死后,赵承修便怕黑,夜里睡觉都要在床头点一盏灯,若不然就是一整夜都睡不着。

“儿臣自己可以。”赵承修微笑道,“现在儿臣起夜都不用灯的。”

皇后点点头侧目去看跟着赵承修的小武,就看见小武正抹着眼泪,皇后心头忽然明白过来,赵承修在宗人府中,恐怕还是吃了亏了。

“这孩子……”皇后叹了口气,不管如何,赵承修能长大能成熟,这也是她乐意见到的。

赵承修在皇后宫中用了午膳便告辞而去了十王府,又和带伤休养的赵承彦说了一会儿话,赵承彦道:“这一次是二哥大意连累你了,让你在宗人府受苦了。”

“二哥见外了,我一点苦都没有受。更何况,和乾西比起来宗人府不知好了多少,所以,我一点都不苦!”赵承修拉着赵承彦的手道,“二哥快快养好身体,我们一起去文华殿上课,父皇还说让我多和二哥亲近,和二哥学习呢。”

“我的身体……”赵承彦摇摇头,“能保住一条命已是大福,如今,我是能多活一天是一天了。”话落,眼神空洞的看着赵承修。

赵承修握着他的手,道:“二哥千万不要说这种话,往后您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我说,我一定会帮您的。”

“你有这份心已经是二哥的福气了。”赵承彦感动的看着赵承修。

赵承修自怀中拿了个匣子出来,低声道:“这是以前太医院给我的,他们说我身体虚让我每个月吃一颗,我舍不得吃本来打算留给母亲的,可是母亲她……现在我把它给二哥,二哥比我更需要。”

“十一弟。”赵承彦红了眼睛,赵承修拍了拍他的手,和赵承彦道,“我还想去一趟宋府,二哥千万给我保密,若有人问起来,您就说我在您这里,行不行。”话落,朝赵承彦眨了眨眼睛。

赵承彦一怔,点了点头,此时此刻他感觉他和赵承修是兄弟的感觉,赵承修肯将他去见宋弈的事告诉他,就表示他是相信他的,想到这里赵承彦道:“你去吧,我一定帮你保密。”

赵承修点头,当着赵承彦的面和小武一起换了内侍的衣服,又和赵承彦调皮的笑笑:“我两个时辰内就回来。”就拉着小武跑走了。

赵承彦摸着赵承修给他的匣子和杜鹃道:“十一弟还是纯善的。”

“嗯,所以殿下和他相处好没有坏处,就算以后……”杜鹃不敢说后面的话,“您日子也好过一点。”

赵承彦看着杜鹃惨淡的笑笑,曾几何时他也和赵承修一样,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巴结着,如今倒好,他变成巴结别人的那个了。

赵承修一路去了宋府侧门外,小武小心翼翼的敲了敲门,随即门一打开,小武也不看开门的是谁,就道:“快去通报你们老爷太太,就说……”他话没说完,就看到站在他面前的是一截月白色细布道袍,他顺着道袍视线移上去,就看到宋弈淡淡的似笑非笑的面容,小武心里一抖哎呀一声后退了一步。

“宋大人!”赵承修抱拳向宋弈行礼,瞬间红了眼眶,宋弈微微颔首,道,“进来吧,正等你吃饭呢。”

赵承修一愣,跟着宋弈进门,守门的婆子将门重新关上,宋弈已经道:“你既然出了西苑去十王府,以你的脾气肯定会乔装来找我的。”他转头看着赵承修,“幼清也在等你呢。”

赵承修点点头,垂着头跟在宋弈身后,小小的身影几乎被宋弈遮住,他看着自己的脚尖,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

宋弈抿着唇,两个人无声的走着,一路到了正厅。

“到了吗?”幼清只看到宋弈进来,却不见赵承修,“不是说他去十王府一定会来我们家吗?人呢?”

宋弈让开,幼清这才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赵承修,幼清顿时笑着道:“殿下快进来吧。”

“宋太太。”赵承彦的鼻音很重,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幼清和宋弈对视一眼,道,“今儿特意按着你的口味做的菜,还是我花了重金去偷偷打听的呢,快来尝尝,合不合你口味。”

赵承修点点头,随着宋弈进了宴席室,桌子上摆着许多菜,且每一样都是他极爱吃的。

赵承修感动的转头过来,看着幼清。

幼清这才发现赵承修瘦了许多,一双大眼睛嵌在眼窝,又黑又亮,她笑着和他点点头吩咐采芩:“打水来服侍殿下洗手。”

采芩应是。

三个人并着封子寒一起坐了下来,赵承修沉默的吃了饭,便放了筷子,道:“我走了!”站了起来。

“我送你。”宋弈起身要去送赵承修,幼清也随着他起来,和赵承修道,“往后你若再想来家里,随时都可以来!”

赵承修一怔回头看着幼清,点点头:“我知道了。”就垂着头往外走。

宋弈负手跟在出门,走了几步赵承修道:“我一个人在宗人府,好害怕……”他怕害,更怕莫名其妙被圣上杀了,圣上不想他当太子,如果想要杀他也不是没有可能,更何况,还有赵承彦在,大周不是没有皇子继位。

“那现在呢。”宋弈停下来看着他,赵承修就道,“现在不怕了。”他摇摇头,“我终于明白您当初和我说的那句话的意思,恐惧是来自于自己的意思!”

宋弈点点头,赵承修又道:“我去看完二哥,将太医给我的药送给他了!”

“你做的对。”宋弈赞同的道,“这世上的事不一定非黑既白,就如二殿下,他很清楚局势,也早就没有了争夺之心,你只要和他维持着兄弟情谊,给他安逸的生活,他就永远是你的兄长而非敌人!”

赵承修点点头:“我明白了。”又道,“对于父皇,我也知道怎么相处了。”

“可见宗人府没有白住。”宋弈点点头,道,“短短几日你能想到这么多,非常不易!”又道,“这两日张茂省会占卦,你尽量不要去和他接触,也少在西苑走动,只要认真在文华殿读书即可。”

赵承修猛然抬起头来,宋弈又道:“往后再有决策,我会和你商量,请示你的意见!”

这是宋弈第一次和他讨论这些事,以前他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所有的事宋弈都安排的好好的,今天宋弈忽然提前告诉他将要发生的事,还说以后有决策会与他商量,赵承修一时间五味俱全,半晌点头道:“我知道了!”

“微臣送殿下出去。”宋弈做出请的手势,赵承修愕然,往后缩了缩,随即挺直了腰背负手走在了宋弈前面……

宋弈面无表情,但眼中却是欣慰。

三月二十二,张茂省在清晨的例行扶乩中,卜到一卦:“天子运势,需虎蛇护驾!”

虎不知是谁,但蛇圣上却想到了赵承修……

圣上犹疑的看着张茂省,张茂省不敢多言跪在一侧……风声传出去后,单超并着宋弈以及薛镇扬等人纷纷上疏奏请圣上立储!

这样一闹,圣上反而觉得张茂省没有嫌疑,毕竟若张茂省是故意为之,单超等人就应该避嫌等待结果,而不是这般沉不住气的来煽风点火。

幼清看着江淮,高兴的问道:“怎么样,圣上同意了吗?”

“同意了,说四日后立储!”江淮就差手舞足蹈。

因为立储的事早就准备妥当,三日之内绝对来得及筹办!

幼清长长的松了口气,默念了几声阿弥陀佛!

三月二十五,宦官奉旨在皇宫正殿奉天殿陈设御座香案,并安放好诏书案、册案、宝案。

第二日卯时,羽林卫以及锦衣卫威风凛凛地排列在午门外东西两侧,奉天门外番旗猎猎,仪仗森严,鼓乐、仪仗伺俱迎送册宝至东宫,迎候赵承修。文、武百官身穿官服,分不同品级,齐集于午门外……

仪式繁琐和而复杂,赵承彦以及还在后宫未成年的十三殿下赵承旻也会同时加封,赵承彦封为昌王番属武昌,赵成旻封为福王,番属泉州,二位王爷三月内赴番受封。

圣上看着站在他面前恭恭敬敬等待受封的赵承修,微微笑了笑站了起来,张澜便唱和道:“圣上训勉!”

百官跪地,赵承修也在圣上面前跪了下来。

圣上负手而立,正要开口,忽然人直挺挺的朝后栽了下去,张澜和钱宁一左一右的扑了过来:“圣上!”

赵承修听到声音立刻抬起头来,就看到圣上硬邦邦的的倒在张澜怀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