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33 陷害

半个时辰下来,幼清已经虚脱无力,她直到此刻才明白宋弈说的不轻松是什么样的感觉。

水热的她喘不过起来,药气又太浓,加上宋弈施针的疼,若非她强撑着几次都要昏晕过去。

这样的感觉,确实难受,且无法形容。

她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昏昏欲睡,宋弈坐在床头摸了摸她的额头,给她紧了紧被子,蔡妈妈道:“老爷,太太以后每回药浴都会这样辛苦吗?”

“渐渐的会好些。”宋弈心疼至极,幼清本来就虚弱,很难受得住,尤其是前面五次,最是难熬。

蔡妈妈叹了口气,低声道:“奴婢让厨房做些太太喜欢吃的,等她醒来多吃些也能补一补。”

“不必。”宋弈低头看着幼清,将她被泡的起皱的手拢在手心轻轻揉着,“煮些清淡的就好,往后都是如此!”

人这么辛苦还不能吃荤腥,这哪能受的了,听说前后一百天的时间呢,蔡妈妈皱着眉沉沉的点点头出了门。

宋弈给幼清揉着手,又坐在床尾将她的脚拿出来轻轻揉着,原本细腻的皮肤,这会儿都起了皱,渗白渗白的令他的心都揪在一起,他细细的缓缓的搓揉的很仔细,自脚底按着到手臂。

屋外的光线渐渐暗淡下来,蔡妈妈在外头轻声道:“老爷,太太还没醒,您去用晚膳吧。”

“嗯。”宋弈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人却没有动,蔡妈妈叹了口气又重新关了门。

幼清这一觉睡到后半夜才醒,一睁开眼就看到宋弈正合衣靠在床头,手里还紧紧攥着她的手,幼清轻轻动了一下,宋弈就睁开了眼睛,笑问道:“醒了,是不是想喝水?”

“嗯。”幼清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软绵绵的连翻身都觉得费力,“怎么药性这么烈,明天会好些吗?”

宋弈倒了水过来扶着她起来喝水:“明日会好一点!”正是因为药性比较强烈,所以才会隔三天一次,要是每日都有幼清更加受不住。

“那就好。”幼清松了口气,重新躺了下来,“我除了没什么力气外其他都挺好的,你也睡吧,别管我了。”

宋弈摸了摸她的额头,颔首道:“嗯。”他看了看时间,“一会儿我去衙门,你在家中好好休息,若没有力气就不要勉强起来。”

“什么时辰了,你这就要走了吗。”幼清从枕头底下将怀表拿出来看了看时辰,叹气的望着宋弈道,“拖着你一夜没休息,中午记的在衙门里休息一下。”

宋弈颔首坐下来请拍着幼清:“睡吧。”

幼清想撑着和宋弈说说话,可说了几句依旧耐不住疲倦沉沉的睡着了,宋弈在旁边坐着看了她一会儿,便起身换了朝服去了衙门。

幼清起来时已近中午,比起昨天下午和晚上的无力酸软,此刻已经好了许多,她靠在床头和蔡妈妈刚说了会儿话,方氏并着赵芫以及薛思琴和薛思琪、薛思画来了,带着两个孩子,一下子房间里就热闹起来。

“也不知道你昨天就开始了。”方氏见幼清脸色不大好,心疼的道,“今天感觉好些了没有,我听蔡妈妈说要吃素,这样怎么熬的住。”

幼清笑着道:“除了没力气以外,别的都还好,你们不用担心!”

“真是苦了你了。”方氏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若是受了这份罪能真的将病治愈了,这罪受的也值得。”

幼清也是这么想的。

“我带了几斤燕窝来了,回头让厨房给你炖了吃。”薛思琪财大气粗的,“你还想吃什么和我说,家里没有的我就让人去铺子里拿,铺子里没有就去别处买!”

幼清轻轻笑起来,赵芫就白了她一眼,道:“琪儿你这么一说,让我和你大姐可是无地自容了,这里买不到去别处买……”说完,抽抽鼻子和幼清道,“你想吃什么,嫂嫂去给你做!”撸了袖子一副要下厨房做饭的架势。

众人都笑了起来,薛思画道:“那……那我怎么办,要不然我给清表姐做件衣裳吧,其它的我都不会,也没有。”

“别听他们两个胡说。”方氏和薛思画道,“幼清也不缺这些东西,她们就动动嘴皮子,你要当真了,就是你吃亏了。”

幼清笑着点头。

薛思琪瞪眼,回道:“我可没有,我今早还在想,要多做点衣裳,一来给大姐肚子里的小侄女,二来也给幼清备着呢。”

“这事儿倒还像个事儿。”方氏赞同的颔首。

幼清看着薛思琴,道:“大姐坐吧,一直站着也累!”

“我没事,这还没显怀,就跟没怀是一样的。”薛思琴说着,朝一直安静的坐在一边甩着腿的豪哥道,“你不是最想姨母的吗,现在姨母不舒服,你怎么也不过来呢。”

“我怕吵着姨母。”豪哥担忧的看着幼清,也不敢过来,幼清朝他招招手,道,“好几天没看到我们豪哥了,过来让姨母抱抱!”

豪哥眼睛一亮,滋溜一下从椅子上滑下来跑到幼清面前来,睁着大眼睛看着幼清问道:“姨母是肚子痛吗?”

“是啊。姨母肚子疼,豪哥也肚子痛过吗。”幼清将豪哥抱着放在床沿上,大家都望着他,豪哥就若有所思的道,“嗯,肚子痛的时候要屙粑粑,姨母快去屙,一会儿就不痛了。”

幼清哈哈笑了起来,抱着豪哥亲了亲,道:“嗯,姨母现在已经不痛了。”

豪哥怀疑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见她真的没事,才放了心从床上滑下来,笑呵呵的道:“姨母没事,那我去找周姨和戴姨玩!”

“好,让采芩送你去。”幼清说完,采芩就笑着过来拉着豪哥的手,牵着她一大一小出了房门,“戴姨成亲了,现在不住在家里呢……”

茂哥眼睛骨碌碌的看着豪哥,想要下地随着哥哥去,可又不敢,趴在奶娘怀里怯生生的看着。

“这孩子,都快一岁了,不会说话也就罢了,连路也不敢走。”赵芫无奈的将茂哥接过来抱着手里,“你说什么他倒是能听懂的样子,就是不应你的话。”

幼清抓着茂哥的小手,将她放在床上,茂哥就板板整整的坐着不动,方氏就道:“急什么,孩子有早有晚的,只要不呆不傻就成。”

赵芫点点头没有说话。

“画姐儿和琪儿帮着去厨房看看粥炖好了没有。”方氏来时吩咐过蔡妈妈给幼清熬粥的,薛思琪想说让辛夷去就好了,可薛思画拉着她笑道,“二姐和我一起去吧。我还没逛过园子呢。”方氏是想将她们姐妹支出去。

薛思琪就哦了一声,和薛思画一起出了门。

等她们走了方氏就低声和幼清道:“昨天你二婶回来过,求我帮画姐儿寻个亲事。”

“不是一直盯着武威侯府吗。”幼清惊讶的道,“现在不成了?”宋弈还帮着刘冀进了五城兵马司。

方氏点点头,蹙眉道:“刘二夫人把话说的很难听,说是刘冀就算一辈子不娶,也绝不会娶画姐儿!”

“这话说的可真是难听。”薛思琴不高兴的道,“二婶也是聪明人,何必上赶着将画姐儿嫁去。”人家不稀罕,去了只会活受罪。

刘氏一方面想的是自己的娘家,总会对薛思画多点照拂,一方面又觉得薛思画和刘冀青梅竹马,比起陌生人来说,刘冀更加合适,所以她一直和刘二夫人在纠缠,如今她会和方氏开这个口,只怕是真的倒了没有可能的地步了,若不然以刘氏的性子断不会轻易作罢的。

幼清想到了薛思画,前些时候她还红着脸和她说,她想嫁给刘冀呢。

“画姐儿那边恐怕还要劝一劝。”幼清看着方氏,“这亲事也不好找,您尽量做个中间人让二婶去挑,免得将来画姐儿过的不好她回过头来还怪您。”

方氏点点头:“我知道。就是心疼画姐儿,婚事这般波折。”又道,“她的婚事还不好找,恐怕要费点功夫。”

寻常人家太委屈薛思画了,可门户高点的又看不上她,高不成低不就的,不容易找。

“粥好了。”薛思琪大步跨了进来,好奇的看看众人,见大家都停了话头不再说,不由失望的嘟了嘴,道,“幼清快起来吃点东西。”

薛思画看了方氏一眼,脸色淡淡的,有些失落的样子。

幼清应是,蔡妈妈搬了炕几摆在床上,方氏几个人就坐在一边看着幼清,幼清吃了半碗的白粥,方氏瞧着就道:“粥就少吃点,一会儿燕窝来了你再吃点。”

“好。”幼清放了碗,就看到茂哥儿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看着她,她笑道,“茂哥也饿了吗?”

茂哥也不说话爬过来抓着幼清的手指着地上,幼清看来半天没领会意思,赵芫就笑着解释道:“他说不能坐在床上吃东西。”话落,又去哄茂哥,“乖,姑母不舒服呢,我们就同意她坐在床上吃一回好不好?”

茂哥皱着眉回头去拉幼清的手,又指指地上。

“这孩子真倔。”赵芫无奈的道,“他的东西摆在哪里,谁都不能动,哪怕移动了一点地方他都要去把摆回原来的样子,立了规矩也是,但凡他记住了,就会回过来说你……”

“真有趣。”幼清就让人撤了桌子,笑着下了地,和茂哥道,“看,姑母下来了。”

茂哥这才满意的笑了起来。

中午方氏一家子没有留下来用午膳而是回了井儿胡同,幼清歇了午觉,下午就觉得舒服了许多,她下地由采芩和辛夷扶着在院子里散步,封子寒过来打量着她,道:“前面几次很难熬,不过,一旦开了头你可不能半途而废,要不然就一点效果都没有了。”

“不会半途而废的。”幼清笑着道,“这点苦,算不得什么。”

封子寒就笑眯眯的满意的点着头,道:“等后天给你蒸的时候,你可以在脸上搭块帕子,这样好歹眼睛不会被熏的跟兔子似的。”话落,哈哈笑了起来。

幼清的眼睛是红彤彤的,刚从浴桶出来的时候都看不清东西,这会儿才好一点。

“我听说没两日就是你生辰了吧。”封子寒掰着手指算了算日子,“你这副样子我看也不用过了。”

幼清一直不大记得自己的生辰,就笑着道:“小生辰,随便怎么着都成。”话落和封子寒一起在院子里坐下来,可真到她生辰那日,大家就跟约好了似的,一个个的都来了,即便如郭老夫人这般没有亲自来的,可礼也派人送了过来。

幼清也没有力气陪着大家,方氏和赵芫就帮着她安排家里的事,不但寻常走动的几位夫人都来了,宋弈的下属同僚都送了礼,一时间家里热闹不已,临时让人列菜单摆桌子,在花厅开了两桌。

幼清靠在暖阁的炕上,郭夫人和赵夫人陪着她说了半天的话……

中午大家吃了个便饭又逗留了一刻才散去。

直到晚上幼清才得空清闲下来,坐在暖阁和采芩还有辛夷小瑜理着各府送来的东西,采芩笑着道:“这条裙子做的可真好看,是谁送来的。”采芩说着抖开一挑淡粉的八幅澜裙笑看着辛夷,辛夷拿着册子翻了翻,回道,“是三小姐送的。”

“画姐儿送的?”幼清接过来撑开在手里,面料是湖绸的,上面绣了几朵大红的山茶花,是费了心思和功夫的,辛夷又道,“奴婢听她身边的听安说是三小姐这几天不眠不休赶出来的,人都瘦了一大圈。”

“知道了。”幼清将裙子递给采芩收好,心头却想着薛思画的心思,只怕她是已经知道和刘冀不能成的事了。

这种事她也帮不上,其实,即便能帮上,她私心里也不大愿意薛思画嫁去武威侯府,她这样的性子,去了武威侯府肯定会被他们吃的连骨头都不剩,过几年人就没了!

“明儿没空,后日去请三小姐过来一趟。”幼清吩咐采芩,采芩应是,点头道,“奴婢记住了。”便将裙子叠好,又拿了个琉璃匣子出来,一打开匣子里面香气扑鼻:“这是好像是玉屏斋新出的胭脂,说是买的很紧俏,一般人很难订得到货。太太,您看看。”

幼清拿过来闻了闻,香味很淡雅。

“是郑家的姨娘送来的。”辛夷扫了眼琉璃匣子,道,“听姨娘身边的绾儿说,是花了二两黄金才买来的。”

小瑜听着一愣,惊讶的道:“什么胭脂,要二两黄金。”也凑上去闻了闻,随撇了撇嘴:“也不是很香嘛,不过颜色要比我们寻常用的好看一点。”

幼清笑着点了点小瑜的额头,薛思文今天没有来,是托了身边的丫鬟送来的,也不曾在她面前露脸,东西送了就走了。

“胭脂要香做什么,又不是花露。”辛夷笑着道,“小瑜姐姐是想尝尝甜不甜吧?!”

小瑜就皱皱鼻子,道:“小丫头,你都敢打趣我了,看我一会儿不撕了你的嘴。”

辛夷掩面而笑。

幼清托着面颊看着一炕的东西头疼,想了想道:“记得把东西都上了册,改日还要还人情呢。”

“可不是。”采芩将东西一样一样的收好,道,“明明没有送请帖出去,却没有想到这么多人都记得您的生辰。”

幼清无奈的笑着,辛夷低头写着字,闻言头也不抬的道:“可见我们老爷在朝中的地位举足轻重啊,这些人来送礼不就想混个熟面嘛。”又道,“太太,我倒是觉得下一回您不如直接下帖子办生辰宴,有来有往不但热闹,还能试探出许多人的态度呢。”

幼清挑眉看着辛夷,道:“没想到我们辛夷还能想到这么远,这么深!”

“奴婢胡说的。”辛夷红了脸,不敢再说话。

幼清却点头道:“你说的没有错,明年看情形,到时候索性正正经经的办!”有的人,有的礼你收了才能安对方的心,宋弈只要一天在朝堂,就得有送礼的事,也不会少收礼的事。

辛夷小心看了幼清一眼,抿唇笑着。

晚上幼清等宋弈回家再歇下来,第二天又是第二次的药浴,这一次幼清和大家都有了经验,准备的东西也要充足许多,可尽管如此幼清泡了一个时辰,出来时还是晕倒在桶里,宋弈拧着眉一声不吭的亲自给她擦干净身上的水渍,抱着她放在床上,又亲自给她穿上衣裳盖好被子。

蔡妈妈和采芩几个人默默的抬着浴桶出去,又关了门。

宋弈安静的给她搓着手指揉着全身被泡的起皱的皮肤,这一回幼清夜里没有醒,一直睡到第二日中午才醒过来,宋弈已经去衙门了,只有采芩守在床边打着盹儿,幼清碰了碰她的手,采芩一个激灵醒过来,笑着道:“太太醒了,奴婢给您倒水喝。”

“老爷什么时候走的。”幼清撑着坐起来,声音虚弱无力,采芩扶着幼清起来喝水,“老爷昨晚守了您一夜,一早才赶去了衙门!”

又是一夜没睡,这要是每一回他都这样,哪里能吃得消。

“下一次我若是昏睡着,你便进来催老爷去歇着。”幼清重新躺下来,采芩回道,“奴婢和蔡妈妈轮流喊了好几次,老爷都没出声,后面不敢再喊,我们就只能守在外面了。”又道,“您饿不饿,炉子上温着粥,是封神医亲自配的药粥。”

幼清现在但凡听到药名,闻到药味都觉得头晕,她摆着手道:“我吃点清粥就好了!”

“封神医说一定要吃,他还说一会儿过来盯着您呢。”采芩笑着道,“奴婢在里头放了点糖,封神医不知道!”朝幼清眨了眨眼睛。

中午没等到封子寒,反倒把宋弈等回来了。

“起来吃点东西。”宋弈抱着幼清起来,朝外头看了看,低声道,“今天太阳不错,我抱你去院子晒晒太阳。”

幼清点点头,道:“我觉得冷,还真想晒晒太医呢。”说着要自己穿鞋走,宋弈也不说话,抱着她便出了门,几日功夫她眼睛瘦陷了下去,瘦瘦小小的根本没什么重量,宋弈抱在手里越发的小心翼翼,仿若她是个易碎的瓷器一般。

辛夷和小瑜两个人忙将软榻搬出去摆好,采芩拿了毡毯出来搭在幼清身上。

“我喂你。”宋弈亲自端着粥舀了一勺搁在唇边吹了吹递给幼清,幼清笑着道,“我自己可以吃的,你也快去吃饭,别为了我耽误你的事。”

宋弈固执的将勺子送到她嘴边,眸色认真的道:“你就是我的正事。”

幼清没话回他,只觉得心头暖融融的,张口含着勺子吃了粥。

宋弈又拿帕子给她擦了擦嘴角。

“这两天都没有问你,朝中没什么事吧?”幼清望着宋弈,宋弈道,“在准备殿试的事。琉球和交趾的使臣也快到了,听说琉球使臣这一回路过蓬莱仙岛,还寻到了一剂仙丹。”大周要立太子,几方属国皆要来贺。

“琉球的人也不笨,知道投其所好啊。”幼清笑着道,“张茂省没说什么?别不留神被人抢了饭碗。”

宋弈又喂了她一勺,幼清张口吃下,宋弈行云流水般熟练的给她擦了擦嘴角:“他现在是无人可替代的,圣上对他很满意,每日都要服上数粒他熬制出的丹药。”话落,低声道,“这一副丹药我不曾参与,不过闻其味,怕是有五石散的成分。”

幼清是知道的五石散的,以前徐鄂在外头玩时,玩的不尽兴还会弄一些喂那些妓子吃,她们吃了就会似癫狂了一般,不管让她做什么她都愿意!

“太医院也没有人说吗。”幼清蹙眉,宋弈摸了摸她的脸,见太阳移偏了一些就将软榻的方向调整了一下,“圣上要的是高兴,太医院说了便就是让他不高兴,他们自然不会说。”

是啊,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都不愿意去做。

“那琉球的使臣到了,朝中定了让谁接待了吗?”幼清换了姿势,宋弈道,“杨阁老上疏提议让二殿下出任,二殿下借病之由推了几次,昨儿圣上下了圣旨,此事便定了下来。”

“让二殿下接待使臣?”幼清坐了起来,道,“那十一殿下呢,圣上没有说什么?”

宋弈摇了摇头。

圣上还真是不遗余力的压制赵承修,即便立储之日将近,他也将赵承彦推出来!

不管赵承彦能不能真的威胁到赵承修,但只要他在,就会引起众人猜想纷纷。

“老爷。”两人说着话,江淮自院外走了进来,道,“单阁老说方才广东那边送来奏疏,说沿海一带出现了一批约莫近百人的倭国人,他们乘船带了一批铜和兵器以及折扇,据说是到大周来做生意,粤安侯拿不定主意,便上疏请朝中决定。”又道,“他们近日已经沿着内海过福建往临安方向走,估摸着是要到宁波一代卸货,安奏疏的时间算,此时怕是已经过了福建临近临安了。”

幼清和宋弈对视一眼,不怪粤安侯拿不定主意,以前海禁时但凡倭人上岸不是被赶回海里,就是就地格杀,现在朝廷开了海禁,但市舶司又未规划清楚,这些倭人上岸,是赶是留就很为难了。

“你去回单阁老,让他将奏疏送西苑去,请圣上定夺。”宋弈淡淡的,嘴角噙着笑意,“再请单阁老私信一封给粤安侯,让他派人严密监视这批倭人。”

江淮抱拳应是,又看了幼清一眼,转身出了门。

第二日,圣上便批复了奏疏,海禁既开了,来者是客,让宁波市舶司好生接待。

钱宁得令后立刻安排人手快马加鞭将圣旨送去临安,这是重开海运以来第一批登陆的外邦人,满朝文武的视线都盯着他们,办的好了海禁的事就会顺顺利利的进展下去,若是办砸了,恐怕又是一场风波。

此事,圣上反应极快,决定很快送出去,所以并未在朝中引起多大的风波,等幼清第三次药浴后,琉球使臣便到了京城。

在这之前,礼部和鸿胪寺已经准备妥当,三月十二这日,赵承彦率领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在皇城外迎接,直入西苑,琉球使臣果然献上自蓬莱仙岛寻到的丹药上呈给圣上,圣上高兴的接了,赏了大周的瓷器布绢……

晚上在西苑设宴,圣上让钱宁将琉球使者上贡的丹药拿出来,在宴席之上由温水送服,丹药吃下后不过半个时辰,圣上觉得目清神明神清气爽,不由大悦对张茂省道:“此丹药甚好,你明日便去询问琉球使者,在何处得来,改日朕也派人去寻!”

张茂省心头不屑,但面上去恭恭敬敬的道:“是!贫道明日便去向他们请教。”

当晚笙萧鼓乐热闹非凡。

赵承彦强撑着陪同在侧,他的咳嗽一直未痊愈,劳累了几日又吹了夜风,便一直咳嗽不止,圣上看的直皱眉,和钱宁低声道:“去看看承彦怎么回事,不要扫了朕的兴。”

钱宁应是下去问了赵承彦,赵承彦羞愧的看了眼圣上,回道:“我的病还未痊愈,喝了点酒便有些复发的征兆。”

“那殿下不如先回去吧。”钱宁低声道,“圣上那边奴婢去说。”

赵承彦感激的看着钱宁,道:“有劳钱公公,我回去休养一夜,明天肯定会好一些,父皇那边还请您多美言几句。”便起身,悄无声息的出了门。

圣上见他出去,虽有些不悦,可当着外人的面终归是忍住了。

幼清白天睡的多了,晚上便很难入睡,她拿了书靠在床头翻着,灯光很暗她看了一刻便觉得眼睛疼,索性放了书靠在床头闭目养神,忽然,门外周芳的声音响了起来,低声道:“夫人,您睡了吗?”

“周芳吗?我还没有,你进来说话。”幼清抓了衣裳披上,随即周芳推门而入,她穿着件墨黑的夜行服,大步进来,幼清道,“什么事?”

周芳在床边停下来,抱拳低声道:“方才十王府来报,说二殿下……被人刺杀了,若非正巧有侍卫路过救下,此刻二殿下怕已经没了!”

“刺杀?”幼清一下子坐起来,看着周芳道,“抓到人了吗?”谁会刺杀赵承彦?

周芳点点头,又摇摇头:“抓是抓到了,可是人已经死了。”声音沉沉的道,“……是这一次跟随琉球使者来朝贡的一员,昨日还曾在西苑外候着,许多人见过他!”

“你说是琉球使者动的手?”幼清想不明白,琉球的人怎么会去杀赵承彦,要知道他们这次来一来是朝贺大周立储,二来是求援的,断不可能在大周做出这种刺杀皇子的事情来,更何况,杀赵承彦有什么用,马上要被立为储君的可是赵承修啊。

“西苑什么情形。”幼清穿衣下了床,周芳扶着她在桌边坐下,“圣上让锦衣卫和大理寺一起查,还将琉球使者团共四十人一起关在了行宫里。”

怎么会这样,幼清想不明白:“那大理寺审问琉球使者了吗?他们怎么说。”

“奴婢来时大理寺刚去行宫,约莫正要审问。”周芳说完看着幼清,一时也无言。

幼清猜想对方的目的,琉球使者除非是脑子出了问题,千万里水路长途跋涉到大周来,竟为了刺杀一个哥哥从十王府放出来的皇子?这样对他们来说能有什么好处。

只会破坏大周和琉球的关系!

“不对!”幼清想到什么,惊疑不定的道,“琉球使者可曾接触过十一殿下?”

周芳摇摇头,道:“不曾,十一殿下近日放出来后就一直在文华殿读书,两个使者团都不曾接见过。”周芳说的很肯定,“她说着一顿又道,“但是单阁老和赵大人都接见过!”

圣上会不会怀疑,琉球使者刺杀赵承彦的事情,是赵承修或者南直隶的官员指使的?

毕竟自从赵承彦接手接待使者的事情后,御史们便一直在弹劾赵承彦。

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又想不通琉球使者有什么理由做这种事,那么,最直接的嫌疑人就是赵承修了。

“你再去打听一下,审问的结果。”幼清心里有些不安,马上就要立储了,在这之前她希望不要出现任何的波折。

周芳应是。

幼清便再也睡不着,静静坐在房中,采芩和辛夷进来陪着她坐着,一直等到天色发亮周芳也没有回来,采芩给幼清披了件衣服,道:“估摸着今晚是没有结果了,您再去睡会儿吧,明儿又要药浴,奴婢怕您受不住。”

“我不困,白天睡的太多了。”幼清脑子里胡思乱想不停,她索性拿了针线出来在灯下心不在焉的缝着,采芩叹了口气去厨房提了早饭过来摆在桌子上,幼清没什么胃口刚吃了一口周芳就回来了,幼清忙放了碗筷看到她急切的道,“怎么样,审讯出结果了吗?”

“琉球使者团一共四十一人。”周芳回道,“其中有三人认了罪,说他们在到京城之前,便有人在路上接洽了他们,让他们出力刺杀赵承彦,一旦刺杀成功,大周太子就会以他的名义派兵支援琉球,将倭国人赶出国土。他们手中还有一封十一殿下亲笔的私信,上面盖的也是十一殿下的私印。”

“承认了?”幼清觉得不可思议,“单阁老和老爷他们呢,没有就此事反驳吗?”

周芳摇摇头,回道:“圣上让大理寺直接将案情进展回禀给他,其它人一律不得经手。”

幼清吐出口气,觉得胸口闷闷的:“那圣上听了回禀,打算如何做呢。”

“奴婢不知道。”周芳回道,但是现在人证物证都在,以目前的形式,圣上恐怕不会轻易揭过去,就算不治赵承修的罪,但一顿责罚少不了,尤其是……马上就在眼前的立储之事,恐怕也不得不取消了。

幼清没有再问,沉默的坐在桌前。

西苑中,圣上将西苑封了谁都不准进出,他看着赵承修跪在龙案之下,冷声道:“朕再问你一次,是不是你暗中勾结琉球使者刺杀你二哥的?”

“父皇。”赵承修红着眼睛回道,“儿臣对此事一点都不知情,更不用说勾结外邦,还请父皇明察!”

圣上冷笑一声,走过来站在赵承修面前,咬着牙道:“你是不是看朕将他放出来,又让他接待使者心里着急了,所以就想借别人之手将他清理出去,这样一来朕就你一个儿子,往后你的太子之位就坐的稳稳当当的了。”

“父皇。”赵承修惊骇的看着圣上,道,“儿臣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圣上就道,“没有这么想过,那琉球使者初来乍到莫名其妙的就刺杀你二哥,不是你指使的,难不成是他们得了失心疯不成。”

赵承修百口莫辩。

圣上又道:“他们要扶你做太子,朕都答应了,也没有几天的功夫,你们就这么等不及吗?”又道,“你今天让别人杀你二哥,明天是不是就让人来杀朕,朕可真是没有看出来,你小小年纪胆子倒是不小!”

“父皇。”赵承修磕头急着辩解道,“儿臣没有让人杀二哥,更不可能害父皇您,儿臣这几日一直规规矩矩在房中背《春秋》,连房门都不曾出过。”

“你不出来,自然有人替你办,你不说也行,朕有法子治你。”圣上冷笑,指着赵承修对钱宁喝道:“让宗人府来人把他给朕带去,关在宗人府中,什么时候想明白了,知道自己错了,认罪了,再带他来见朕。”话落,又大声道,“往后,没有朕的命令谁敢去看他,给他求情,一律格杀勿论!”

钱宁同情的看着赵承修,今晚的事情确实挺奇怪的,他相信以宋弈的聪明不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让琉球的人去刺杀赵承彦,莫说没有必要,就是要杀也不可能让琉球的人去杀,这手段低劣的让人不忍直视。

“殿下,走吧。”钱宁去扶赵承修,赵承修委屈的看着钱宁,又回头去找张澜,张澜站在门口朝他几不可闻的摇了摇头,赵承修抹着眼泪垂着头跟着钱宁出了万寿宫,在万寿宫外的等了一刻中宗人府的人便来了,钱宁将赵承修交给他们,杨维思从墙角拐过来,低声喊道,“钱公公。”

“老首辅。”钱宁走过去,杨维思低声道,“圣上将十一殿下交给宗人府了?”

钱宁点点头,拉着杨维思问道:“老首辅这招用的可真妙,一举就将……”他的话还没说完,杨维思就摆着手,“钱公公可千万别乱说,这事老夫不知道,心中惊讶可一点不比你少。”

钱宁一愣,打量着杨维思,见杨维思的神色确实不像撒谎,他不由顿住,随即又想到杨维思素来的手段,确实不是这般高明。

不过,这事和杨维思无关的话,那就蹊跷了:“杂家还要复命,不与您多说了。”钱宁行了礼,转身又回了万寿宫。

“承彦现在如何了?”圣上看着钱宁,钱宁回道,“一剑刺在肋下,只差两分便就会……如今人还在昏迷,但好在没了性命之忧。”

“将琉球使者都给朕看好了!”圣上冷笑着道,“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到朕面前来班门弄斧!”

钱宁应是。

------题外话------

金秋十月,天气忽冷忽热,认真提醒大家,千万要记得投票哦。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