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明宫妖冶,美人图

640.(固伦番外)24你已走得太久

李朝。

王宫。

曾经的先王的后宫尹昌年,那个心机深沉的少女,如今已经贵为王大妃,尊号“慈顺”。

慈顺大妃召王李隆来见。

见礼毕,慈顺大妃眉目慈祥地问:“王,哀家早已提了许多回后宫拣择之事。王皆坚辞不允,说还不到时候。可是不知为何王忽然在殿上决定要进行后宫拣择了呢?鳏”

李隆笑笑:“母后是在怪罪儿子,此事未经与母后商量么?”

慈顺大妃连忙摇头:“哀家虽说是王的母亲,可是王终究还是这天下的王,于是王自然可独做主张。砦”

李隆也未分辩,只幽幽挑了挑眉:“从前儿子说不到时候,而如今,是时候了。”

慈顺大妃按捺着:“可有了心内的人选?”

李隆恭敬,却分明是敷衍:“总要在拣择里慢慢来看。”

李隆离去,慈顺大妃便恼得狠狠一拍桌子。

“他果然是生了心眼儿,他果然是想故意架空哀家了!”.

尹昌年与燕山君的母亲废妃尹氏同年入宫,那一年的尹昌年还小,刚刚十二岁,所以根本就不入先王的眼。而废妃尹氏则成为了先王的心上之人。待得先王的元妃病逝后,废妃尹氏生下了元子李隆,因而被进为王妃。

而彼时的尹昌年,也只是后宫一个默默无闻的存在,不受王宠。只不过仗着是坡平尹氏的出身,于是在后宫中颇得仁粹大妃和贞熹大王大妃两位女主子的疼爱罢了。

尹昌年也借着年纪小,表现得十分乖巧柔顺,因此更得二位的青眼。

反观彼时的王妃尹氏,出身只是咸安尹氏,且性子直爽泼辣,在两位老太太面前也并不巧言令色;更要命的是先王独宠,为了王妃而疏远了众多后宫。为此,两位老太太心上对这个王妃便越发不满起来。

既然对王妃不满,便要选好下一个人选。于是年纪小、出身好、且乖巧柔顺的尹昌年便成了不二人选。

于是一场后宫之变,两位女主借口王妃善妒,什么与王争吵、抓破了王的面颊,而将王妃废黜,赶出宫去,送回了私邸。

接下来,厄运就将要降临到彼时年幼的元子李隆的身上。

彼时的李隆还不是世子,除了父王之外,他没有任何可倚仗的人。

先王忍下了心爱的王妃被废黜的疼痛,以此为条件与两位老太太换取了李隆的平安。

接下来,两位老太太水到渠成,促成了先王立侧室尹昌年为王妃。

尹昌年又是何等聪明,请求先王,将李隆由她亲自抚养。彼时李隆不过两三岁的幼童,尹昌年便告诉李隆,他是她的亲生。

在先王的小心守护之下,前朝后宫都无人有机会伤及李隆。于是李隆得以安安稳稳地长大,八岁的时候先王向大明朝廷奏请立了李隆为世子。

如果一切都按照这样的节奏,平静的发展下去倒也罢了。可是进宫十五年之后,尹昌年才终于生下了自己的儿子。以尹昌年彼时王妃的身份,这个儿子也是嫡子,也是完全有资格被立为世子的。

只可惜,她的儿子晚生得太久,前面已经有了李隆被册立为了王世子。

于是在尹昌年母家的推动之下,朝中渐渐有人开始建议先王更换世子。都说李隆的母亲是那样恶毒善妒的废妃,言下之意那样的女人的儿子也不堪继承王位。

先王哀伤一笑,说世子有一半废妃尹氏的血,也有一半孤王的血啊。

群臣噤声,不敢在朝堂再与先王辩论。可是私下里废储的行动从未曾停。

也是直到了那一年,李隆才真正明白,原来他根本就不是尹昌年亲生的儿子。尹昌年的儿子只有李怿一个罢了。没有谈到储位之争的时候,尹昌年待他如亲生;可是一旦谈到了她儿子也想成为世子,那尹昌年对他与李怿便是截然的不同了。

也便是那一年,他开始对生母被废、以及最后被毒死之事开始有了怀疑。

由此,尹昌年与李隆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再不复从前李隆年幼时曾经短暂的仿若母子。

李隆继承王位后,尊尹昌年为王大妃,上尊号为慈顺。而此时仁粹大妃已然年老,慈顺大妃俨然成了后宫里的女主人。于是接下来新一轮的后宫争斗又要开始了,李隆将来选谁做王妃,这也将直接影响到尹昌年的地位。于是于此事上,尹昌年一直想利用自己的地位来控制。

只是没想到,从前还算乖顺的李隆,在后宫拣择这件事上开始公开反抗她的心意。她选定的人,他别说不肯看,便是连问都不问一句。

对此尹昌年便也只能心下冷笑,心说倘若李隆无后,那对她的儿子来说反倒是好事。于是便也听之任之罢了。

可是这莫名其妙的,不知李隆为何忽然于这没有任何理由的时候,忽然地就上奏大明朝廷,要开始后宫拣择了呢?

此事在尹昌年心底,便只觉是李隆在

故意用此事与她叫板了。偏要在她毫无防备之下决定此事,就是要让她在这件事上无法插手。

盯着越发阴暗的夜色,尹昌年眯起眼睛来。

废妃尹氏的儿子,终究长大了。他终究不会放弃他生母的仇,他是迟早都不会放过她的。

既然如此,为了自己,也为了自己的儿子,她便也不会放过这个暂时的王。

暂时的王,对,就是暂时的。就跟他娘废妃尹氏一样,曾经宠冠后宫、曾经贵为王妃又怎样,也只是个暂时的王妃,连史书都不会多写一笔的.

李隆走出大妃殿,走向自己的寝殿。

穿过水上小桥,远处水榭里灯影迷离。他愣住,隐约见那水榭里裙带翩然、发辫轻扬,有银铃样的笑声印了水声,远远琳琅而来。

他便呆住,险些失声叫出固伦的名字来。

可是灯影又一个摇晃,他才明白是看花眼了。彼处水深灯暗,寂静无声,哪里有他想见的人呢。

忍不住惆怅地叹息,负手转头望向水边花树。

她走的时候那树上的花儿开得正好,而此时,花儿早没了影踪,就连树叶都红了。

她已经走了太久,他已经无法再继续忍耐.

走过小桥,转弯而过,水榭廊檐下的阴影处忽地闪出一个人影来。

李隆惊得汗毛乍起,方想叫人,却还是忍住了。

果然水光幽微一转,映出黑色大氅里一张凄绝的脸来。

李隆心下一叹,微微点头:“原来是前辈。”

来人正是藏花,是固伦的小爹爹。

这些年,为了固伦跟他之间闹过的那些意气,这位前辈没少了这么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他面前。

藏花裹着大氅,只露出半边脸:“听闻王要后宫拣择了。”

李隆闻声便笑了:“原来此事一出,便将前辈也引进宫来了。如此说来,孤这一计还算管用。”

藏花便眯起了眼:“原来,你果然是故意用这样的计策,引那小丫头回来。”

李隆微笑,眼角却涌起哀伤:“她走得太久,我已打熬不住。可是我偏是这般身不由己的身份,又不能飞过这宫墙去亲自将她带回来。身在这宫墙之内,所能做的,唯有筹谋心计而已。”

藏花心下便也悄悄地放下了。

固伦跟李隆一起长大,这对小冤家之间的种种,他看得最多。虽说固伦那小丫头还小,心还没往深了想,所以兴许还不知道自己跟李隆之间那都算是什么事儿,或者也兴许对李隆不是男女之情……可是总归藏花怕那小丫头听说李隆背着她就拣选后宫了,到时候再生气了。

藏花便觉得,不管固伦喜不喜欢李隆,那李隆想要后宫拣择也得先跟固伦说明白了,让那小丫头自己决定完了才行。不能这么说拣择就拣择了。

藏花拢了拢袍袖:“如此说来,王这拣择之说,倒不是当真的?”

李隆怅然而笑:“前辈说笑了。后宫拣择,孤王又能拣择出什么样的人来?这世上,难道还会有第二个她么?”

藏花这才高高地挑起了长眉来。

少年君王脸上终究还是红了,垂下头悄悄而笑:“我想,既然上天要我与她同年同月同日降生,这便已是天意。”

藏花便又是满足又是怅然地轻叹了一声:“可是那小妮子的心,我都不敢保准。倘若她不中了你的道儿,根本不在乎,不回来呢?”——

题外话——【下一更周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