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五十九章 站前准备,猎物为何?

轩辕云墨和他们说完之后,低头沉思想一会儿自己有没有什么遗漏的,他是第一次上战场,也是第一次领兵,虽然不多,但是那也是他训练的兵。那两千人是父王对他的信任也是对他的考验,也许在父王眼里那两千人是让他锻炼用的。但是那些人既然到他的手里,他就要发挥他们最大的作用,但同样的他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保他们每一个人活命。那是他对自己的要求,同时也是自己对他们的要求。

轩辕少泉他们看着低着头的轩辕云墨,他们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他们知道他想的事情一定很重要,所以他们都不去打扰他。就连在一边吃点心的小麒都停了下来,它还走进轩辕云墨趴在他放在桌子上的手背上,很安静。

轩辕云墨过了一会儿才站起身走到床边:“淳于老将军,下一战云墨请愿为先锋,不知可否?”轩辕云墨不是说忘记了淳于赤渡的存在,他刚才之所以在他的面前安排那些人,就是想告诉淳于老将军他有能力,可以为先锋。

轩辕云墨知道父王没来之前,这里老将军才是最高统帅,他即使身为圣世子,他不能、也不会去用自己的身份和淳于将军争夺权力。毕竟除了自己带来的那两千人,其他的人他们信服的是淳于老将军,自己要是夺权就会造成军心不稳,战前争夺权力那是战场上最不应该出现的错误,他不会范这个错误。

淳于赤渡听到轩辕云墨的这句话,笑的更加欣慰,不急功近利知道战场上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倒是个将才,他要是强势夺权自己也会给他的,但是这事一旦传扬出去,不但他会被人说什么,就连那未到达的大帅圣王爷,也同样会失去威信,但是现在要是自己开口就不一样了。

“好,老臣也想看看,圣世子你们如何可以打一场漂亮的翻身仗。这个先锋就让你当了,到了战场上的情况瞬息万变,到那时候一切要看你的应变能力了,我也就帮不上你什么了。”淳于赤渡笑着和轩辕云墨许诺,后面那一句话的意思只要到了战场,就连指挥权都是轩辕云墨的,那样一来轩辕云墨的战术都能用上了。

“云墨谢老将军,必不负老将军的信任。”轩辕云墨抱拳又对着淳于赤渡行了一礼,是谢他的信任。

“好了,你们先去大营中解一下士兵的情况,才好制定出正确的对战计划。”淳于赤渡让他们想离开,并且提醒他们去了解自己这边的兵力才行。

轩辕云墨他们听后都行礼走了出去,让淳于将军休息。对于淳于将军的伤势,轩辕云墨知道大哥应该看过了并且也应该是给过药了,他就没在诊断。

轩辕云墨他们走出去以后在城中看了一遍,也知道了现在西越兵力的大概情况,他还随便救治了几个伤势让军医束手无措的人。短短的时间里,这几位少爷的名气就在士兵中流传了起来。知道他们都是很有能力的人,也是他们的援军。

“宸,你看下炙焰他们到你哪里了,路上有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轩辕云墨抬头看看时间,才对宸说。他们当时由于赶路要翻山,而和他们一起的几百匹战马却翻不了大山。就在他头疼那些战马怎么办的时候,宸说找几个士兵赶着它们,有炙焰在它们不会走散的,而且它也可以引导约束炙焰。现在他们都到了这里好几个时辰了,炙焰他们差不多也该来了吧。

“他们快到城门口了,我们去看看吧。”宸感应了一下说,它说的城门是北门,哪里是边城的进口,而正在打仗的南门是边城的出口。

“好吧,我们去看看。”轩辕云墨他们走去城门口方向,但是要淳于去问一下城中哪里可以安置这些战马,五百匹战马需要不小的地方。

轩辕云墨他们到城门的时候,守城的人真在和那几个押送马匹的人争执什么,好像不愿意放他们进来。

“麻烦李将军去和守门官说一下,那是我们带来的战马和坐骑,放进来吧。”轩辕云墨看着那站在最前面的喷着鼻息的炙焰,对着给他们当向导的李将军说。他要是去那些人也不认识他,但是李将军他们应该认识。

轩辕云墨也知道炙焰的脾气,要是在让它等下去,就该发火了,他一直都知道对待炙焰不要当一匹马对待,那把他当一个小孩子对待,它的脾气很大。

就在轩辕云墨走进的时候,炙焰也明显的不耐烦了对着那守城士兵喷着鼻息,马蹄也不断的刨着地上。那样子就好像它蹄下的土地就是那守城官兵一样,它在发泄心中的不满。

轩辕云墨看的它的那样子,就怕它突然对着那守城的士兵“动武”,于是轩辕云墨左手的拇指和食指放在嘴里,吹了一声,哨声短促但是悠远。那边正处在失控边缘的炙焰听到那熟悉的声音,突然撒开四蹄奔跑了起来。

一道虚影划过,留下的只有尘土飞扬和一声嘶鸣。城门口的人谁也没明白是什么回事,谁也没想到那匹马会突然发狂奔进了城。守城士兵看着那带着马进城的几人脸上都是怒气,怪他们没看好那匹马。

“炙焰,你又顽皮了。你知不知这样横冲直撞的,要是撞着人了怎么办?”轩辕摸着到自己身边的炙焰,呵斥它,不过语气也不算严厉。

“呼哧呼哧……。”炙焰低着头,好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然后又用他的大脑袋蹭蹭轩辕云墨的肩膀,像是撒娇的样子。

“知道你是想见我,下不为例,给。”轩辕云墨伸手拍了它的大脑袋,从只腰间掏出一个瓷瓶,到处一粒药丸给呀。

炙焰闻到味道,伸舌头卷走了哪里药丸。轩辕云墨不明白娘亲为什么让自己给炙焰吃药丸,而且炙焰还十分喜欢吃。

小麒的眼睛喷着火,看着那只马心满意足的吃着灵兽丹,它也好想吃呀。但是那丹药只是给低级灵兽吃的,它还看不上。本来正吃得开心的炙焰感应到一道不善的目光,瞧去就看见那只小麒麟看着它,他吓的差点到下去。

轩辕云墨接到了炙焰,其他人也接到了各自的坐骑。那守门士兵知道那战马就是他们的,也就放行了。

轩辕云墨他们了解完边城的兵力之后,然后他们几人又坐在一起对于现在的情况,他们商议出相应的应对方案。在他们备战下一次战役的时候,四方城也慢慢的发生着不寻常的事情。先是一场莫名其妙的大火烧毁了他们所有的粮草,等大帅救火回来之后,喝了屋里内的水,人突然昏迷了。他们的军医和四方城所有的大夫都查不出原因,他们得出的结果就是大帅睡着了。这边大帅刚陷入昏迷,当天从战场上回来的将军也都受伤了,这仗一时是打不了了。没等那些将军的伤养好,城中的百姓就突然病倒了很多,就连将军府中都有人病了,依旧是找不到什么原因。这下四方城的就被一股奇怪的氛围迷茫着。由于大帅昏迷,粮草被烧,两位副帅一时之间也没了主意,他们从城中征集上来的粮食只够大军吃十来天的,最后他们决定把四方城的情况报给陛下,让陛下支援。他们全都留在城中,去山里围猎然后在省着吃那些粮食,看看能不能等到陛下的重新拨的粮食。

四方城的情况轩辕云墨他们当然也都知道,也是按着他们的事先想好的发展的,他们当然乐见其成。

“打猎,我们也去打猎吧,看看能打到多少猎物。”轩辕云墨听到那四方城那边要派士兵山上打猎,他突然开口说。

轩辕云墨下的要的药效,也就顶多一个月的实效,一到时间药效自动失效,他当时下药也没打算要他们的命,只是想拖延时间等父王到了。他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只会是在战场上,他也想让西越赢得堂堂正正的,让天下人臣服,不想让西越在史书上留下不好的一笔。

“打猎,墨弟弟你是想吃野味了吧,虽然我也想吃了,但是现在我们都走不开呀。”白流冰听到轩辕云墨的话,笑了出声,他早就知道轩辕云墨做事不按常理,但是也没有在这紧张的时候上山打猎的道理。要知道东篱的人随时都有可能打过来,他们不是应该守着这里吗。

“二弟的此猎物非彼猎物吧!”轩辕少泉手中转着自己的响泉见,微笑着说。

“还是大哥懂我,不像有些人只会想到吃。”轩辕云墨白了一眼白流冰。

“流冰我告诉你这猎物打回来,你要是敢吃,让我做什么都行。”一向很安静的沐念宁也突然开口,就像是打赌一样,而且他的赌注下的还挺大的。

“我也一样,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应下了。”文鹏举也插话道。

“你们都当我是大傻子不成,我不应。要不然我们换一个,看谁这次打的猎物多怎么样,要是少的那一个,就给其他人刷一个月的马怎么样?”白流冰虽然还没想明白过来轩辕云墨说的猎物是什么,但是他看着一向话少沐念宁,还有那书生公子文鹏举都掺和进来了,他明智的选着了躲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