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大火之后的,老将军的欣慰

轩辕云墨走在四方城中看着那些慌乱的人群,他神态自如的走在他们之间,间或从他身边路过的提着水桶的人,他还会故意的间戳破人家的水桶。那些看见大火匆匆而行的人,谁也不会知道从自己身边走过的人就是导致他们又惊又怕的人,就是两处大火的制造着。

轩辕云墨是往城门的方向而去,他做事有始有终,他是从这里光明正大的走进来的,当然也要从这里走出去。守城的官兵虽然蹊跷轩辕云墨为什么现在往城外走,不过看轩辕云墨的气势他们不敢阻拦,就怕得罪了不敢得罪的人。所以轩辕云墨就在造成了四方城的不安之后,他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而且没人怀疑他。

边城的将军府里的人了,现在边城这边也很热闹,进进出出的很多人,也比较忙乱。但是对这些刚从战场上死里逃生的人也说,他们能回来算他们命大。轩辕少泉他们现在都挤在一间屋子里,那是因为淳于将军刚回来就突然倒下了,好在军医就在身边。

“淳于将军本就有旧疾,再加上今天的疲惫和伤这一下是新伤旧病加在一起了。我会开药给他,但是你们一定要他好好的卧床休养才是。”一个白胡子老头,边开药边说,但是语气不怎么好就是了。

闵风情看着那躺在床上的人,这些话他也知道自己说的多半也没什么用。淳于将军不会听的,但是淳于将军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的伤势太多了,要是积压在一起爆发,自己可就回天乏术了。可是自己每次劝说的时候,他都已西越的战事为借口。病患不听话,他这个大夫还能说什么,只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吧。

“闵大夫,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好好的劝说父亲的,父亲的病还是劳烦您了。”淳于尔舍的一只胳膊吊在胸前,陪着笑对着大夫说。

这个大夫就是他们的军医了,已经和他们在一起很多年了,彼此都很熟悉。父亲每次无论伤多重都是他救治的,对于父亲的身体他才是最了解的人。由于他们之间的关系还不错,所以他偶尔发发火,自己倒是可以理解的。

“我去配药了,你们照顾好他吧。”闵大夫看了暗屋里的人,他还是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吧。

淳于行波起身送闵大夫离开,他可是发现父亲对这人很敬重的样子。

轩辕少泉等闵大夫走远之后,他坐到淳于赤渡的床边,按在他那伸出的手手腕上,他自己给他诊断起来了病情。

“老将军您的身体是真的不怎么好,但是只要淳于将军好好的调理,不引发病症性命就无虞。至于能不能治愈那要回上京让母妃看看才行。您先把这药丸吃下去,这可以的控制并且延缓您的病情。”轩辕少泉起身对着淳于赤渡说,然后对着刚送人进屋的淳于行波递给他一粒药丸,让他喂给淳于老将军。

“知道了,谢谢瑾郡王,我们回去会请圣王妃诊治的。”淳于尔舍对着轩辕少泉说。他久在边境但是也知道圣王妃的医术很好。

“不用道谢,淳于将军这一身的伤病恐怕也是为了西越留下的。要说谢,也是我这个晚辈道谢才行。轩辕少泉谢淳于将军多年对西越所付出的辛劳,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下一仗到来之前好好的养好身体才是。下面的事情您就坐镇在后方,至于冲锋陷阵杀敌之事就有我们几个不成器的小子去做。我们可是只有一身蛮力,排兵布阵还要依仗您这位杀场老将才行。”轩辕少泉起身对着躺着的人弯腰行礼,他这一礼不是为什么皇叔,也不是为父王,只是出于自己对这位老将军的敬仰。他自小这上京长大,这淳于家的事情他也知道,就他们世代为为国为民的这份心就让自己不得不敬仰。

“瑾郡王严重了,这是老臣应该做的,再说老臣也不能辜负陛下的信任。对于以后的战役只要需要,老臣竭尽全力。”淳于赤渡要下床回礼,被轩辕少泉拦着了。

眼前之人是小辈,但是确实是陛下封的郡王爷,自己也不能倚老卖老。

“淳于老将军也受我等一拜,这是我们对一位让自己敬仰长辈的礼节,您理当承受。”白流冰他们几人也全都站在床边对着淳于赤渡行了一礼。那也是他们表达了对这位老将的尊敬之情。

“午世子、沐世子,几位少爷快请起这可使不得。”淳于赤渡这下更着急了。

“爷爷您莫起身,孙儿代您回礼。午世子、瑾郡王、沐世子,白少爷、文少爷,行波代爷爷行礼了,谢你们的真心相待。”淳于行波按着着急的爷爷,自己对着其他几人行礼。

“行波,我们怎么说也算是朋友了,你这是做什么起来。”白流冰伸手扶起淳于行波。

“好了,我们都不要多礼了。淳于老将军您先好好的休息,我们都先出去吧。”轩辕少泉出于医者的身份,当然要为病人考虑,于是建议大家先出去。

“听你的,我们先出去。”白流冰推着自己身边的人了就要出去。

“将军、将军……大事不好了,不是,大事……额……。”就在白流冰脚刚踏出房门的时候,就从外面跑进来一个风风火火的人,把他都撞到了门框上。

那人大叫着跑进来,结果抬头就看见屋里很少=多人,有点吃惊还有一点不好意的,所以就在大家都等他的下文的时候,他竟然不说话了。

“李将军,什么不好了你说呀,难道是东篱的人又在城外叫战。尔舍你去召集众将速速来此议事。哎呀……。”淳于赤渡听到那人着急的话,以为是东篱的人又打过来的了,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没想到牵动了伤口。

“好,我这就去。”淳于尔舍也知道战事才是第一,听到父亲的话,想都没想就要去找人。

“等一下,这位将军看你神情不是担忧是喜悦,想来应该不是什么对西越不好的事情,你还是赶快说吧,你看把淳于老将军急的。”文鹏举叫住要出去的淳于尔舍,走到哪位李将军面前说。

“你怎么知道。将军大事不好了,不是,是好事才对。将军四方城好像起了大火,那火焰老高了我们这边都看看的清清楚楚的,四方城的天都是红的,好像是整个四方城都烧了起来。”那李将军先是迷茫的看着一眼文鹏举,然后才对着那淳于赤渡说,说的时候手舞足蹈的一看就是过度兴奋导致的。

“你说什么,四方城大火,怎么会,你怎么知道?”淳于尔舍抓着他问,要是真的那样,这对于他们来说也许是个好消息。

“看见的,都看见了,少将军你要是不信去外面看看就是了,天红红的一片。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四方城的将军府着火了,要是那才好呢,烧死他们算了。”那李将军指着门外说。

淳于尔舍没等他说完,就跑了出去。他要看看是不是真的,这火烧的太及时了。淳于尔舍出去很快天就回来了,脸上也带着笑意。

“爹真的,那边现在浓烟滚滚的,像是起了大雾一样弥漫整个四方城。看了火势应该不小,就是不怎么这火是怎么烧起来的,又是谁放的?”淳于尔舍先是带着笑意和父亲说,后来不知道想到什么了一脸的担忧。

“看来墨弟弟这是得手了,这阵仗也太大了点吧。”白流冰倚在门边微笑着说。

“你看那架势,真的像是大火吞噬了四方城一样。”轩辕子午由于好奇也出去看了一眼,回来说。

“这样可以给我们几天时间布置,下一仗我们要打的他们丢盔卸甲而逃。”轩辕少泉也插话说。

“恐怕不只是几天的时间,那可是十几万大军吃的粮食,即使东篱国富民强,那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筹备的,再说还要运输。我看剩下的一个月东篱的大军都不会好过了。”文鹏举也开口。

对于淳于赤渡父子的不解和担心,他们几人可是想到这事是谁做的,他们早就知道他要去做什么了。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得手了,还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行波,你们再说什么,看来你们知道是谁在四方城放的大火?”淳于尔舍看着和那几位说的开心的儿子拉过来问。

“对了,爷爷和父亲忘了告诉你们了,和我们一起来的还有圣世子,他之所以到现在还没出现,那是因为他去西方城烧东篱的粮草去了。那东篱大军一旦没了粮草,那还有什么气力攻打我们。现在看来他是得手了,应该快回来了。”淳于行波被父亲问起,才想起他们忘记的事情。其实他们这两千多人可是都归圣世子带领的,他才是他们的统帅。

“圣世子,你怎么能让他去做怎么危险的事情,还不快去看看外面怎么样了,尔舍派一队人出城迎接去。”淳于赤渡听到孙儿的话,他当然是信任的,但是他也担心上轩辕云墨会有什么危险。

“淳于将军不用了,二弟应该快回来了。这事只有二弟去做,才能做的好。”轩辕少泉上前一步说。他太了解轩辕云墨了,他的能力、他的机智、还有他的助力宸和小麒。

“瑾郡王就凭这四方城的情况,我们也信任圣世子能力,但是毕竟谁也不知道有没有意外发生。”淳于赤渡在轩辕少泉说完之后也开口说,他也有自己的考量。

“我看还是我去看看吧。”淳于行波站出来说,也算解了他们的两人的围。

“行波这是不信任我吗?你们都能从几万人的战场上回来,我又怎么能被困在四方里,那样我也没脸再见你们了。”就在淳于行波的话落,他们所在的屋子里就响起另一个声音,但是只听见声音,看不到人。

“二弟你什么时候来的,还不下给老将军见礼。”轩辕少泉随着声音抬头就看见轩辕云墨正斜躺在屋内的横梁上看着他们,笑意浅浅,小麒和宸也在低着头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小麒还对着他们挥了一下自己的小爪子。

屋内其他人也都在看着他,但是没人知道什么时候屋子里多了一个人。这要是换成其他的人了,他们今天这屋内说的话就没什么机密可言了。

“晚辈轩辕云墨见过老将军。”轩辕云墨听到自己大哥的话,一翻身就从横梁上跳了下来稳稳的落在淳于赤渡的床边。

“圣世子这可使不得,老臣……。”淳于赤渡再一次想起身。

“老将军莫起身,您还是养伤要紧。”轩辕云墨一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的身子不太好。

“墨弟弟四方城的大火是你放的吧,你到底烧了多少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大的火势?”白流冰依旧依着门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不是我放的,那是小麒放的。小麒也就吐了一小口火,我也没想到就烧成了这样,小麒真厉害!这东篱人了也太刁钻,他们的粮食没在将军府的粮仓里,他们把粮食存放在一个废弃的不起眼的院子里。他们是觉得万无一失可是有宸在,就是放在地底下也能给他找出来,进了四方城我们可是没费什么功夫就给找到了,找到了就让小麒给烧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可惜了,好多粮食不能为我们所用,就只能看着它们化为灰烬了。我后来一想要烧就给烧完算了,所用又把将军府的粮仓也给一并烧了。”轩辕云墨抱着小麒说的风轻云淡的,好像去烧敌军那么多的粮食就是一件寻常的小事。

轩辕云墨说的轻松,但是在淳于赤渡看来,那就是做了一件好了危险的事情,也是不易做的事。但是眼前这个不足二十岁的人却轻而易举就做到了,而且没自己没丝毫损伤。他很想知道这圣王爷的孩子是怎么教导的,瑾郡王今天突破几万人斩断了敌军的大旗,打伤了敌军的将领,在自己看来已经很厉害了。没想到这小儿子竟然孤身入敌营烧毁了敌军所有的粮食,这比他大哥有过之而无不及。他们今天刚到不但解了今日之危,还让东篱军短时间内不敢轻易出手了,他们也可以修整几天了。圣王爷一家只要没二心,西越皇室有人如此,是皇室之性,是西越臣民之幸。

“小麒厉害我们早就知道了,现在他们的粮食已经被我们烧了,他们虽然不知道但是也能想的到是我们这边动的手,会不会一怒之下就打过来。”文鹏举开口问,他们这些人要是算一个军队,那文鹏举就是相当于军师存在的,他毕竟出身书香世家,饱读诗书,就连轩辕云墨的书房里的书他也看了不少,所以他的思维要比白流冰他们缜密一些想的也多一点。

“要是那样,我们应该早做准备才是。”沐念宁说了一句。

“不会,我走之前不小心把随身带的药粉正好滑落在他们的护城河里了,他们也许从见他开始就该有人身子不舒服,只是软弱无力,但是不会致命。”轩辕云墨正坐在一边,拿着一块点心逗弄小麒,听到沐念宁的话,头也没抬的说了一句。

“滑落,你骗鬼吧。那护城河可是四方城的水源,那药粉你的下的够量吗?那样四方城里的人就开始一个一个的病倒了,会引起恐慌的,等将军府的人也病倒了,他们是真的没时间管战事了,我们还能趁机叫阵,虽然有点胜之不武,兵不厌诈嘛,对吧?”白流冰倚在原地捏着自己的下巴说,一副我很无辜的样子。

“就是那样,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该有的防患还是要做好的,要可以应对突发事件。”轩辕少泉坐在一边说,虽然现在的事情有利于他们,但是也不妨东篱那边突然袭击,他们这边也要做好防备才是。

“少泉说的有理。墨弟弟你怎么看?”轩辕子午觉得轩辕少泉说的在理,不过他还是要征求轩辕云墨的意见,这也是他们习惯的相处模式,总是以他的主意为先。

“大哥说的也是我想的,这样我们趁他们还没来之前,我们先做好各种准备。淳于你带人在城门上布防,念宁、鹏举你们和我们带来的人再演练一下阵法,下一战就该他们出力了,我们可不是带他们来游山玩水的。大哥你们剩下的人和我出去看看,我们看看到战事开始的时候,能不能引他们去的别的地方,我们要让东篱人知道战争不是人多就能胜利的,还有西越不是怕战而是不想战。我们一定要在父王来之前就凭着这不到三万人守住这边城。”轩辕云墨把手中的点心喂给小麒,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他们看的那些兵书,还有娘亲交给的战略倒是可以一一施展,自己从娘亲讲的那些战争例子中才知道原来打仗不是一味的蛮拼就行了,有时候是可以巧取的。

“明白了,放心吧。我们一定打一场漂亮的仗,要不然本少爷回到上京怎么吹嘘。”这话一听就是白流冰的说的,其实也就是他说的。

“我们一定可以守住的。”

“就是,我们几人的兵也不是白练的。”

……

他们几人一人一句,让淳于赤渡父子和李将军看的一愣一愣的。李将军想的是这些少爷可真胡闹,这是把战场当他们平时玩乐的地方了。淳于尔舍看着那些不避开他们讨论的人,想开口告诉他们战场很严酷的。对于他们两人的各种想法,淳于赤渡就要显得平和多了,脸上一直带着欣慰的笑意。他们几人有勇有谋,考虑的事情很全面,西越以后是他们的天下了,自己看来是老了。看他们说的那么笃定,他现在突然对下一战很期待。希望他们不要让自己失望才是。

淳于赤渡也从他们的谈话中发现,他们几人竟然是以年龄最小的圣世子为首,只要是他说的事情他们好像都很赞同。自己也发现他说话做事很老道,就如刚才说的下药的事情,要是他当时下在四方城的将军府中,对方要找到原因只要细心就可以了,很快就能想到是井水有问题,那样他们只要不用将军府中的井水就没事了。但是现在护城河里,城中所以的井水都来自哪里,城中就会有不同的方向的井水出现问题,那样一来,他们也知道城中的井水有问题,但是一时之间也找不到那问题出现在哪里。等他们发现是护城河的水有问题的时候那也应该需要不少的时间。

在缺水、缺粮的四方城他们只有两条路可走,等救济另找水源或者还是直接进攻,他们的缺的边城可不缺。经过井水事情之后,四方城的兵力就会减弱,但是边城却在这段时间得到了休憩,一旦开战两军在气势上,西越这边就胜了一筹,战场上士气至关重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