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五十七章 响泉之威,火烧粮仓

两千多人看着山下那不是很清晰的战场,他们有激动的,也有紧张的,但是他们现在唯一剩下的就是和东篱血战到底的坚定信念。他们既然来到这里就不能退缩,他们身后是自己的父老乡亲,他们是为了保护他们。轩辕云墨他们也看着下面,那是他们从见过得场景,硝烟弥漫旗帜飘扬,这么远的距离他们似乎都能听到震天的厮杀声。这就是战场,充满血腥和杀戮的战场,他们虽说从小习武,不过有时也多是用来自保,真正的杀人,他们之间也有人还没经历过,是不是从今天以后他们的手上也会沾染血腥,而且是不同人的。但是他们不会后悔的,那是他们身为西越男儿应该做的。

“兄弟们,我们现在下去之后,也许有些人我们就是最后一次相见了,怕不怕?”白流冰看着身后的人大声问。

“不怕。”两千人齐声回答。

“好,你们都是西越的好男儿,那我们现在一起冲下去让东篱的人见识一下我们的厉害。”白流冰激荡的声音响起其他人的耳中。

“冲、冲、冲……。”

“几位哥哥,大家都上来了,我们下去吧。淳于、大哥你们带队去支援,我随后就到。”轩辕云墨看着人全上来了,然后对着他们说。

“恩,我们一会儿见。”

“好。”轩辕云墨说完,他率先往山下奔去。

看着离开的轩辕云墨淳于行波他们也带着人下山,他们已经耽误了太长的时间了。淳于行波看着下面的那战场,他还是比较担心爷爷和父亲的。

轩辕云墨奔下山的速度很快,但是他没往边城而去,而是在绕到半山腰的时候,去了另一个方向。

战场一向都是惨不忍睹的,渗入土里的鲜血、残肢断臂、断裂的武器、辨不清颜色的旗帜。交织在一起的厮杀,人的悲喊声,战马的嘶鸣声,十分嘈杂。即使活着的人也都已经认不出谁是谁了。

“爹,我们要不然先收兵吧,我们这边在这样下去,会全军覆没的,一旦我们阵亡边城也就失守了。”淳于尔舍踢远一个东篱的士兵,扶着已经受伤的父亲说。

“你还没看明白吗,对方根本没想着让我们回去,这边城今天能不能守住就看天意了。”淳于赤渡用枪支撑着自己的,看了一眼战场,他们的败绩已经很明显了。但是他不甘心,这一仗是他从军以来打的最惨的一仗,也是严重的败仗。看着不断倒下的西越士兵淳于赤渡竟然红了眼,他知道他们今天也许都要留在这里,留在这不属意西越也不属于东篱的地方。即使这样又如何,他也要尽他最大的能力守护着西越。

“爹,我们一定可以守住的,边城是西越的,东篱要想进城除非是从儿子的身上踏过去方可。”淳于尔舍何尝不明白父亲说的,要不然东篱也不会出动西越数倍的兵力突袭边城。

淳于尔舍一边杀敌,一边还要留意这父亲,这些年父亲出战的机会甚少,一般就是在城中调兵遣将,今天他是觉得东篱人来着不善才会上阵杀敌。

淳于尔舍由于要分神照看自己的父亲,所以难免不会给对方机会。就在他又一次寻找父亲的时候,就让和他交战的人找到机会,一把剑对着他的颈部砍了过来。

“少将军你小心一点。”淳于尔舍耳边响起一个声音,那是一个提着大刀的人。

“李将军谢谢你。”淳于尔舍戚戚然的说,要不是李将军那自己刚才就是不死也要重伤了。

“少将军,你没事就好。”那李将军憨憨的一笑说。他说完又提着大刀砍起来了人。

淳于尔舍也转身投入了战斗。

刺杀还在继续,东篱,西越人员都在不断减少,血腥也越来越重。

战斗了的时间久了,军士也都渐渐的疲惫,手上的动作也不利索了。

淳于赤渡眼看那到达自己眉心的剑锋,他竟然躲不开,他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但是死在战场也不负他身为军人的职责,但是他唯一的遗憾就是没能赶走东篱的入侵。

“爹……。”

“将军……。”

淳于尔舍已经看到自己父亲的危机了,但是他身边围了太多的人,他突围不出去,只能看着父亲遇险。那些距离淳于赤渡远的人相救也是有心无力,他们现在除了惊叫是什么也做不成。

“淳于将军,你还好吧?”淳于赤渡睁大眼睛看着那要自己命的人突然倒了下去,他的身后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

“爷爷,您没事吧。”淳于行波上前扶着自己的爷爷,他没想到刚到这里就看见父亲惊呼的声音,还有爷爷遇险的那一幕。就在他想救的时候,瑾郡王倒是先他一步救下了爷爷。

“行……行波,你小子来的及时,爷爷没事。”淳于赤渡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孙子有点吃惊的问,但是他知道眼前的孙子是真实的。

“行波有话我们一会儿聊。淳于将军可否先鸣金收兵,待我去砍了东篱的大旗。”轩辕少泉出剑刺杀一位到他们身边的东篱士兵,然后对着淳于赤渡说。

“可以,鸣金收兵。”淳于赤渡突然高声喊。

淳于赤渡的声音没什么力气,再加上战场的喊声震天,除去他身边的人没人可以听得到。

“将军有令,鸣金收兵。”淳于行波用内力高喊一声。

“鸣金收兵……。”

……

这四个字在站场上不断的飘扬,很快就传遍了那些西越的士兵的耳中,他们就开始边打边往城门的方向撤了。淳于行波、白流冰他们也自动的在后面,让那些淳于尔舍他们先行。

“庸将军,西越他们的援军好像到了,我们要继续吗?”战场的另一边,一队人正骑在马上看着战场。其中一个人问着他们前面的人,那人一声银色战甲,和这满是红色的战场很不搭。

“援军不该到的吧,这才多少人也算是援军,你不觉得可笑吗?来了又怎么样,不过也是来送死的。继续。”那被为成为庸将军的人看了远处一眼,那些来人的怎么和他的七万大军相比。

“是。”

轩辕少泉看着自己这边的人,他眼中戾气闪过。他握紧响泉剑,他不退反而向着东篱的方向而去。他的剑锋利,所过之处剑锋之下不断的倒下东篱的士兵。他好像杀红了眼一样,只是一味的前行,样子有点可怕。

进了、进了、又进了。轩辕少泉在计算了自己的距离东篱大旗的距离,他可不是拼命来的,今天他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杀了了东篱的主帅,但是那大旗他是定要砍倒的。因为那大旗被他们插在了战场的中间。

“那人是不是疯了?”东篱这边有人看着轩辕少泉惊异的问。

“那是傻了,哪有这么拼命的。”另一个也如是的说。

轩辕少泉先是一步杀一人,然后看着那里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旗帜,突跃起,响泉剑在半空划过,东篱的大旗轰然倒地。轩辕少泉呸了两声突出被自己吃进去的尘土,他没想到响泉剑的威力这么大,这一剑他不单斩断了东篱的旗帜也斩杀了一片的人。轩辕少泉想既然响泉剑这么厉害,他要在试一下看看能不能杀了那些骑在马上的人。轩辕少泉想到此然后又挥了一剑这次是对着那些骑在马上的人,他倒要看看能不能伤了对方。

其实轩辕少泉对着一剑没报多大的希望,毕竟他和东篱主帅的距离很远,但是他一剑之后,对方的那些原本骑在马上的人了,竟然全部都从马上滚了下去,而且大多都伤了,十分狼狈。

一时之间东篱这边乱了方寸,惊呼声很大。东篱的士兵也乱了,有人甚至以为庸将军他们死了。西越这边听到声音也不着急往城里撤了,停下来看发生了什么事。

“没想到瑾郡王的功夫也这么好,以前可是从没见过,藏的够深的,真不愧和圣世子是兄弟。”因为担心轩辕少泉,所以白流冰一直在看着他,没想到他竟然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那是瑾郡王?你们怎么不早说,怎么能留他一人在战场上?你们去接应他去。”淳于赤渡听到那人是瑾郡王吃惊的问,他怎么也没想到刚才就自己的那人会是瑾郡王,圣王爷的长子。要是这样他这么能让他留在战场上,要是他有个什么好歹,还不知道陛下和圣王爷会怎么样呢?

“爷爷,不用。你看瑾郡王,那不是回来的吗?”淳于行波拦着自己的爷爷,他不是不担心,而是那人已经到快到他们眼前了。

轩辕少泉看着乱作一团的东篱,他嘴角咧着轻视一笑,他今天不杀他们,那是还不到他们死的时候。轩辕少泉跃身向边城这边跑去,他们也该回去了。

对于战场上的事情,轩辕云墨他是一点也不在知道,他看着眼前的一个院子,眼神有着迟疑。

“宸,你确定是这里吗?可是这是民宅呀?”轩辕云墨不是说他不信任宸,而是觉得不太可能,如此重要的东西他们会放在这么一个破败的院子里,而且竟然没人看着。

“我查过了,除了将军府的粮仓只有这里有大量的粮食存在,这里一定就是东篱军队的粮食了。”宸说完先跳了进去,它找的地方哪有错的。

“小麒我们也进去,管他是不是先烧了就是。”轩辕云墨也翻墙跳了进去,但是他进去之后就看见满地的粮食粒,他知道自己没找错地方。

轩辕云墨站在山上看到战场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他要烧了东篱的粮仓,等他们断了粮,那一定可以给西越喘息的机会,那样他就可以在父亲来之前守着边城。所以才会在下山的时候,和大哥他们分开走。他一个的目标也很小,等他顺利潜入四方城之后,就让宸查找东篱的粮仓,他一直以为凡是粮仓一定有很多人把守着,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院子。

等轩辕云墨推开屋门看到的就是带着东篱官府标志的大布袋,他用刀子划开一袋之后,袋子里流出来的就是粮食。

“小麒,下面看你的了。”轩辕云墨抱着宸退出屋里,然后对着小麒说。小麒的火,不把想烧的物品烧完,火就不会熄灭的。

轩辕云墨看着这满屋子粮食要是他可以运走多好,现在也只能烧了。

“小墨儿你就看我的吧,你站远一点。”小麒漂浮在半空中,然后对着屋内喷火。

明明他喷出是很小的火苗,但是火苗竟然一瞬间点燃了整个院子。

“我们走,现在去将军府再放把火,我们就出城。”轩辕云墨在还未惊动其他人的时候,抱着宸和小麒,就像没来过一样消失在这红彤彤火光冲天的院子里。

这里的大火,很快就惊动四方城的人,附近还那些没因为战乱而逃跑的人都来救火了。

“报……元帅,出事了。粮仓着火了,好大的火。”将军府里,一个士兵着急的禀报。

“你说什么,哪里着火了?”屋里走出一人,踢着那士兵一脚,叱问。

“粮仓,就是藏大军粮食的地方,方将军让我来禀报,他已经带人去救火去了。”那士兵被踢了一脚却不敢抱怨什么。

那被称为元帅的人,抬头看着那浓烟滚滚的方向,心一下凉了,自己快步跑了出去。那可是他们十万大军的粮食,全在哪里,要是烧了,大军可怎么办,难道饿着肚子打仗不成。

轩辕云墨躲在一边看着他们离开,他其实在那士兵之前就到了将军府,不过没现身。他现在看着那什么元帅走了,于是走到哪元帅刚才出来的屋子,进去翻找了一通,最后将军府的粮仓放了一把火就离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