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五十四章 恩怨的真相,雪妍现身

对于上官雪妍想的什么和蒙绝想的什么,那正在放声大笑的人他不知道,他只是在用笑声发泄自己的长久以来压抑的痛苦。

玉轨止停下笑声看着那个用手支撑着地的人,自己的这个二师兄当年为了他自己的正义,那是对大师兄一点情义都不讲,没想到他现在竟然会为了这个孩子出卖了四师兄。现在他心中的正义又在何处,难道就因为大师兄不是他的亲人吗?可是他们几人那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蒙绝你既然说了,也不在意多说一点吧,告诉我那件东西是什么样子的?它一定和平常见到的兵符不一样,要不然我不会这么多年都找不到。还有它在董府的什么地方?”玉轨止停止了笑声,依旧把手放在孩子的脸上。

躲在暗处的上官雪妍听到这里也算是解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了,没想到真的是兵符但是这兵符又是哪里来的,原本又是属于谁的。上官雪妍依旧躲在暗处继续听他们怎么说。

“它的确不同于普通的兵符,他只是一个信物而已,有它就能调动那支队伍。四师弟把它给了她的孙女董依琳,就是董依琳脖子上挂的那件护身符。”蒙绝现在也知道自己现在就是想保护那件东西,也是不可能了,现在五师弟已经知道了它在哪里,他是一定会去找的,以他的手段董府的人一定遭受很严重的迫害,自己还不如说了吧。

“你们几个人去抓董依琳过来。”玉轨止随便指着几个人命令到,他知道现在外面已经很多官兵在找他们。

“是。”

“师傅好像也不怎么信任你,要不然也不会把那东西给四师兄。”玉轨止也不知道是在嘲笑蒙绝还是有其他的什么意思。

“祖训如此,师父也不会违逆。我们明暗堂的堂主其实是有两位,一位是在明面上的堂主就是管理堂内一切事务并且寻找继承人,另一位暗的就是保护那件东西。当然这些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其实师父一直属意的暗堂主就是大师兄,只不过他没通过师父的测试,被那一点挫折击败。然后他就一心想要权势,从而才会想拿到那件可以号令暗部的信物。而师父对我的测试就是看我在大师兄的事情上要怎么处置。我怎么也没想到师父会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考验我们,但是……但是我必须做出选择。四师弟之所以会拥有那件东西,就是因为师父从大师兄的事情上看出那件东西的对世人的诱惑力太大,一旦被有野心的人掌握了,就会让那人做出错误的事情。我们几人之中也就只有四师弟胆子小没野心,做事又谨慎甘于平庸。所以师父最后才会让他保护那件东西,师父的选择也没错,你这些年不就没找到那件东西吗?其实它一直都在,只不过谁也没想到四师弟会在临死前把它当成一个护身符给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这是四师弟临死前写信告诉我的,希望我可以帮他保护好那件东西。我们几人又有谁不在师父的算计之中,恐怕你我的恩怨也在师父的算计中吧。这些年你应该除掉了不少找那件东西的人吧?”蒙绝坐在地上,看着远处说着那些不为人知的往事。他最后一句明明好似问句但是却说的很肯定。

蒙绝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心痛,那个他们为师为父的人,为了保护那件东西设计了他最得意的大弟子玉轨凌,然后又让身为二弟子自己杀了大师兄,同时也挑起了五师弟对自己的的仇恨。他现在在想要是三师弟不是死那么早,师父又会给三师弟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自己是继承了师父的堂主之位,但是其实也就是一个为明暗堂卖命的人。那件东西给了四师弟,师父倒是算计的很好,四师弟是胆小所以四师弟拿到那件东西之后就惶惶不可终日,天天就怕为了那件东西丧命,所以他才会担惊受怕的以至于早丧。师傅算无遗策,就是没算到四师弟的胆子比他想的更加小,会被那件东西吓得丧了命。

“你的意思是这些事情都是师父做的,我们都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玉轨止听完他的话过了一会儿以一种极其扭曲的神情问蒙绝。

蒙绝说的话让他这么去相信,他们都是师父养得的孤儿,对他们来说师父就是他们的父亲,明暗堂就是他们的家。现在有人告诉他这一切都是师父算计的,他们几兄弟都被师父给骗了,包括大哥的死都是师父算计的,他怎么也不能接受这个事情。

“我们是师父养大的,我们的性情师父最了解。”蒙绝只是一句话就说了很多的意思,他知道玉轨止也明白他的意思。

“是师父算计的又什么样,我大哥是死在你的手里,这是我亲眼看到的事情?”玉轨止虽然接受不了事情的真相,但是他总要一个人来发泄他这几十年的仇恨。

“我愿意为大师兄偿命,我也在等着一天。”蒙绝对于往事也不想说什么,事实就是事实他也没什么可狡辩的。

玉轨止听到他的话,也不在说什么,他在想自己的事情。

一时间院子里很安静,就连那个孩子都不哭了。

上官雪妍躲在暗处把那些事情听的清清楚楚的,她现在都在为那几个师兄弟感到悲哀,被自己最亲、最信任的人欺骗算计,那种滋味很不好受。真的是,有些真相知道不如不知道。这些年想来那平王爷才是最难过的吧,他知道一切却又不能说,背负着师弟对他的误会和仇恨。

“主子,人我们抓来了。”先前离去的那几个抓着董依琳出现在院子里。

“恩。”玉轨止看到昏迷的董依琳没有半分的不忍,伸手从她衣领中吸出那个护身符。

上官雪妍看到的护身符就是一张褪色的圆形黄纸包,寺庙里很常见的护身符。没什么特别的,但是等那人震碎纸包的时候就有一块乌黑的木牌出现,还有香味传来。

“檀香木做的。”上官雪妍很快就分出了这块木牌的材料。

“我终于拿到了,也不枉我这些年的辛苦。呵呵呵……。”又是一串的笑声从玉轨止的嘴中发出。

“你既然找到了就走了,把孩子给我,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我现在是什么也做不了了。”蒙绝也是第一次见到那木牌,但是他没想到那木牌和自己的那块一样,他不明白既然是一样的,为什么师傅要给不同的人,但是他现在见到这东西已经没有多大的起伏了。

“我是要走了,但是那要在我报完仇之后。二师兄你现在怎么会这么无知,我今天不单是找它还是为了报仇而来。”玉轨止又在笑,不过这次笑的很邪性。

“我早该想到了,孩毕竟是无辜的,你怎么对我都可以,放了他吧。”蒙绝语气里有了很诚恳的乞求之意。

“不,我经历过什么,也要你同样经历方能解我的仇恨。我先送他走,然后就是你了,我的二师兄。”玉轨止说完就把孩子高高的抛起,而他自己也运劲于手掌中对着那个孩子挥去。

“不……不要……孩子。”蒙绝起身想救那个孩子,但是他现在就是一个废人怎么去救那个孩子。

“你是谁?”玉轨止看着那个抱着孩子站在他们中间的人,大声的问。

蒙绝也看着突然出现的女人,孩子没事就在她手里,但是他不知道她是敌是友。

就在蒙绝扑向那玉轨止的时候,上官雪妍也从暗处出来,在那一掌之前抱走了孩子,不单如此她还夺走了那个木牌。

“我是谁,这你不用知道,但是我和你的目的是一样的。也是为它来的。”上官雪妍拿着那个木牌抬起看看。那明明就是一块檀香木的木牌,好像没什么特别的。近了才发现在它的正反面刻有明、暗两个字,但是“明”字是凹在木牌里面的,那“暗”字是凸出来的。

“找死,敢从老夫手中抢东西,还给我,要不然老夫可就不客气了。”玉轨止摸了一下自己的腰间,自己没感觉就被她夺走了木牌,看来是自己大意了。

“这话说早了吧,就凭你,有本事你夺回去。”上官雪妍单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简短的甩了一下。她口中说着不可一世的话语。

“既然这样,来人上。”玉轨止被上官雪妍的语气给气着了,所以手举过头顶招呼后面的人让他们围攻上官雪妍。

“你不要白费力气了,就剩你一个人了。不信,你看身后。”上官雪妍看着玉轨止,笑着说。

她刚才那轻微的挥手就解决了玉轨止身后所以的人,只是他气急了一时没发现。她上官雪妍又不是傻子,难道还能等着他们过来围攻自己不成,所以就先下手为强了。

“你到底是谁,你把他们怎么了?”玉轨止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人,他想不通那些人是怎么倒下的,还有眼前之人什么时候下的手。

“和你算是同道中人吧,不过我不会杀害无辜。好可爱的孩子,我总算是见到你了。呦呦……。”上官雪妍没看玉轨止但是回答了他的问话,可是也算没回答什么。至于她是谁,她一直没说只是低着头逗弄孩子。

“看掌。”玉轨止说完就对着上官雪妍挥了一掌。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