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七十七章 压倒,反压倒,混乱

出来的婢女,走回到东泽跟前,小心翼翼地等了片刻都不见东泽说话,连忙逃也般下去。

东泽现在眼里心里都只有前面那扇关回去的房门,真的很想马上进去,当面问清楚,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脚下的步伐却仿佛有千金重,怎么也迈不开。

良久,东泽几乎同样逃也般地迅速离开,上船头的甲板。

夜晚的冷风,立即扑面而来,席卷人全身。

东泽就一掌狠狠打在船杆上。

粗大的船杆,霎时应声断裂,在夜幕下轰然倒塌。

船上的魔宫中人看到这一幕,一时间不由面面相觑,想上前却又不敢上前。

鲜血,立即顺着东泽的手掌滴落,一滴滴不断滴落在甲板上。

东泽似乎没有感觉到疼,目光随即落向岸边。

底下的房间内,夭华已经在灌乌云喝酒,一整壶酒直接朝乌云狠狠灌下去。

乌云身上的穴道还没有冲开,又怎么都冲不开,根本没办法抵抗,咳嗽在被灌酒的过程中越来越厉害。

等一壶酒彻底灌完,夭华笑着丢开手中的酒壶,在酒壶的碎裂声中往后一退,倚靠在身后的桌沿上,“既然祭司大人这么不合作,那本宫也没有办法,只能如此了。”

“咳咳……你究竟想干什么?你真的想与我……这样真能让你达到报复的目的?”

“答案不是已经很清楚了麽,看你现在这么不情愿的样子,本宫就已经有种报复的快感,更别说之后了。”说着,夭华朝乌云弯腰,手接着朝乌云的脸伸去,沿乌云的侧脸往下滑,最终一把挑起乌云的下颚。

“咳咳……可这样有意思吗?用其他办法同样可以报复到我,还绝对比这好……”

“可本宫现在,就偏偏只想用这方法。你越是抵抗,本宫就越喜欢。”话落,夭华脸上的面色如翻书一样倏然一变,就一把扯起座椅上动荡不得的乌云,强拽着乌云走向床榻,继而用力将乌云推倒在床榻上,弯腰就脱起乌云身上的衣服,想快点做完快点了事,不想浪费时间。

乌云马上再一次努力运功,越发迫切想冲开穴道。

三两下后,乌云身上的衣服都已经被解开,或者用“暴力扯开”四个字更为适合。

接着,夭华将从乌云身上撕扯下来的衣服往地上一丢,双眼在撕扯期间始终并不多看,早已撇开头去,跟着自己上床,俯身压上乌云,并反手一把挥落床榻两侧的半透明纱幔。

纱幔一落,床榻里面的光线立即变得朦胧了起来。

乌云一时间从未有过的焦急,心中那个声音与理智已然在不停的大声呼喊,“不能!绝对不能!”当年是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才会与夭华成亲,继而让夭华怀了孩子。在知道了与夭华之间的身份后,为了保守这个秘密,坚决不让夭华知道,怕夭华知道了后会奔溃,所以他至今决口不说当年离开的真相,不管夭华现在怎么逼他,这也是他这么多年来从不让她知道他身份的原因。如今怎么还能犯这样的错?这一步如果真的走下去,他们两个人都将万劫不复。他可以不在乎自己,但是绝不能不在乎她。

已经压在乌云身上的夭华,撕扯自己身上的衣服同样利落,两三下将自己的衣服扯开。

但明明感觉到身下之人的身体都已经有感觉,可还是一副极为抗拒的神色,那样子分明给夭华一种直觉,那就是他现在宁愿碰任何一个女人也不想碰她。不过可惜,他眼下同样没得选择。

“停,再继续下去你定会后悔。”

“后悔?呵呵……尤记得刚开始本宫伤害孩子的时候,你就说过这两个字,但本宫当时并没有放在心上,后面还真的是后悔至极。有时候本宫也在想,你是不是故意的,故意设这么一局来引本宫入局,报复本宫,可本宫当年到底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了?”

“带孩子回来,只是想用一点你身上的血医治孩子,绝没有设什么局。”

“呵呵……还没有设局?如果你直接说,直接告诉本宫孩子的身世,别说是一点血了,就是全部的血本宫也愿意,但是你有这么做吗?明明看着本宫伤害孩子了,可还是不说,这不是设局是什么?”

“不管你信不信,我当时真的没有这么想,只想不能让你知道孩子的身世,从而不想让你知道我的身份而已。”

“好好,你当时没有那么想,只是想继续掩藏自己的身份,把本宫耍得团团转而已,可笑的是本宫竟然一直以来被人这么耍还浑然不知,是不是很蠢?这次,本宫倒要看看还有什么能让本宫后悔的。真的不想要吗?喝了那么大一壶酒,放了那么多催情的药在里面,你的身体可比你的嘴诚实多了。”伴随着话,夭华一只手继续按压着乌云,另一只手则开始抚摸上乌云的身体。这一刻,夭华身上还剩下一条亵裤与一件单薄的亵衣,外加亵衣里面的肚兜,但乌云身上已经仅剩一条亵裤。过分贴近的距离,身体上的变化,药物的影响,即便乌云再怎么不愿意,也没办法掩饰。

“马上把你的手拿开……”乌云的呼吸霎时明显一紧,浑身也紧绷起来。

“拿开?拿哪里去?这里?还是这里?又或者是这里……”乌云越是想让她拿开,她就越是不如他的意,并继续沿乌云的身体一路往下。而与此同时,夭华自己体内的催情药已然越发发作,不管是身体还是脸都已经越来越热,无不冲击着理智。但夭华还是硬抓着这丝理智不放,不论什么时候都不让自己陷入不清醒状态,这状态实在太危险。

乌云的呼吸一时间止不住更加的急促,可还是无可奈何,仍冲不开穴道。

忽地,手一直沿着乌云的身体往下,但目光却一直侧看着另一处的夭华,倏然转回头来,好像突然间想起来了,同时所有的动作跟着一停,“如果祭司大人真这么不愿意的话,那现在告诉本宫原因,或许还不算晚。”

“你……咳咳……你想用这样的方式逼问我?你现在所做的这……这一切,就是为了这?”

“是不是为了这,祭司大人想怎么想,就怎么想,但你的机会只有这么一次,要不要好好把握就看你自己的了。另外,别怪本宫没有‘好心’提醒你,本宫现在身上的伤都已经基本上恢复,还有的是时间与精力坚持,可你就不同了,你眼下的身体还远不如上次在南耀国的皇宫中时。说不定再等一下,就算本宫不碰你,你也求着本宫碰你。”

“用这样的手段逼问,也亏你想的出来,你就这么不爱惜自己?”什么报复,全都是借口,最终目的还是为了逼问,怒火刹那间如野火燎一原般在乌云心头燃烧起来。

“祭司大人这话,好像是在扁自己吧?没错,这么做确实够不爱惜自己的,因为你根本就不配本宫这么牺牲。说,你到底说不说?”手顿时一把用力扣住乌云的下颚,对于乌云误会她眼下这么做纯粹只是为了逼问绝口不解释,只要他不是还以为她心中仍有他与喜欢他就行了。若是真的能趁机逼问出原因,她也很乐意。

乌云当即闭了闭眼,努力压制自己心中燃烧起的那团火,但还是怎么也压制不住,“好,我可以告诉你,但你必须先解开我身上的穴道,让我先穿回衣服。”

“怎么,你还以为本宫这么蠢?会上当?那好,本宫现在不问了,我们继续。等到你真的肯说的时候,你可以一边说一边打断本宫。不然,休想本宫住手。”

“你若再继续下去,就永远别想我说。”立即感觉到夭华的手再动起来,重新抚在他身上,乌云刚略缓和的呼吸霎时又陷入急促,心也是一样,尤其是心中的火,简直如火上浇油,威胁的话霎时在喘息中止不住吐出。

夭华已经不吃这一套,也向来没有人可以威胁得住他,手一路不停地往下最终落在乌云的腰身,就要扯掉乌云身上仅剩的亵裤。

这时,说说时迟那时快,乌云猛地吐出一口大血来,在夭华的注意力反射性地被吸引过去之际,眼疾手快地一个翻身将夭华迅速反压到身下,并快若闪电地点了夭华身上的穴道,两个动作几乎同时进行,终还是不顾一切地冲开了身上的穴道,胸口还一阵难以压制的气血翻涌,紧接着又是一口血吐出来。而由于来得实在太猛太快,根本来不及侧头,血悉数吐在夭华脸侧与耳旁。

夭华顿时失笑,“本宫真的是又一次低估了你。”

“不,应该是我低估了你,没想到你竟然用这样的方式来……来逼我……咳咳……是不是为了逼问,你真的可以不择手段到这地步?真的再让我碰你,你也甘愿?”怒已到极点,乌云气愤地怒瞪向反被自己压住的夭华。

“本宫向来就是这么不择手段,就算不成功,就当是被狗咬了一口。怎么,你现在才知道?”

“被狗咬了一口?真的是好一个……好一个被狗咬了一口。那好,我倒要看看你到底后不后悔……咳咳……”音落,又是一阵抑制不住地咳嗽,并且一边咳一边不断吐血,在好不容易暂时缓过来之际,应着说的话,乌云就低头强吻上夭华,表面上看似报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实则是怒上中梢,真的已忍不住想给夭华一个教训,让夭华日后还不敢再故技重施,真的没有想到她竟然可以为了逼问做到这个地步。

夭华迅速咬牙闭上嘴,不让乌云得逞,就算下了药走出这一步,也绝没有想过再与乌云亲吻。

乌云没有松开,强行撬开夭华的唇就深吻进去,心中已然完全相信夭华眼下这么做的目的确实是为了逼问他,从夭华现在这么抗拒中更是得到了肯定,她绝不愿再与他发生任何关系,就连他的吻都难以忍受到这个地步。这样一来,她日后也就不会再做出同样的事了。

良久,乌云才喘息地抬起头来,但身体依旧压在夭华身上,止不住地笑,“怎么,又不愿意了?”

“你最好马上解开本宫身上的穴道,放开本宫。”说话的同时,夭华自然依旧在努力冲开身上的穴道,绝没有指望乌云来解。而即便是再发生关系,也绝对是要在她逼迫他的情况下,而不是现在这样。

“我现在可是在如你的意,你该感到高兴。”

“你放心,本宫一定会高兴地将你分尸的。”

“那现在换回来,换我来问你,孩子如今究……究竟在哪?还有情况怎么样?你从一开始就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逼问我罢了,却做得好像真要用这样的方式报复我一样,令我真的险些以为是真的了,也差点想过说……说出当年的真相,但可惜你还是急了一点,急着开口对我问了,所以暴露了。说……孩子现在到底怎么样?咳咳……”

“你休想知道!你以为凭你现在的身体,你还有几层功力?你点的穴道,真的可以困住本宫?”话落,瞬间冲开穴道的夭华猛然一把推开乌云,快速坐起身来,用力抹了抹唇,想将唇上面的痕迹全部抹掉。

乌云被夭华推倒,又一度跌在床榻上,但却是不怒反笑,笑着喘息。

夭华侧头看去,又是狠狠抹了抹唇,他真以为她这么做只是为了逼问?真以为这样反过来“吓”一吓她,让她知道他已经清楚她的意图,这招已经没有用了,她就不会再这么做了?但是可笑,她这么做绝不是为了逼问。

按照正常的逻辑,用计被拆穿,还被反过来“羞辱”了一番,对方绝不可能再继续下去。乌云此刻确实这么想,并认定已经成功。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下一刻,夭华竟面无表情地再俯身上来,“怎么,你还想要继续?”

夭华强忍着心底那股推开乌云的冲动,不再多说一句话,再次点了乌云的穴道。

这时,安静的门外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个不停。

夭华没有回头看,也不想知道外面之人是谁,“滚,滚开……”

话音未落,紧闭的房门被猛然一把用力推开。

明郁猛地怒冲冲进入房间。

夭华这才回头看去,隔着半透明的纱幔一眼就看清了外面冲进来之人,“本宫让你滚,你听不到?”

明郁没有说话,继续大步向前,最终到达床边,一把用力扯下了纱幔,看向床榻上两个正“纠缠”着的人,随即难以置信地倒退了一步。

夭华立即拧眉,身上的气息已经很热,但也知道明郁不可能轻易出去的了,随即一把用内力吸起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快速往身上一披,好在身上还穿着亵衣与亵裤,也不会太尴尬,接着站起身来,一把扯过床榻里面的被子盖住乌云的身体,这才面朝明郁看去,“本宫明明没有让你上船,你是怎么上来的?”

“这就是你的答案?”明郁还是难以置信,面色从未有过的难看,甚至阴翳。

夭华从未见过明郁这种神色,现在还在怀疑他是对小奶娃下毒手的人,就算最后查清跟他无关,借眼下的机会让他彻底死心也好,“没错,这就是本宫最后的答案。别再跟本宫说什么不会原谅之类的话,那不过都是气话。”

“原来我做了那么多,到头来只是一场笑话,你竟然还是选择他,与他在一起。当年他怎么伤你,如今你同样在伤我。华儿,我对你情,你真的就这么弃如敝屣?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一定会后悔的!你到现在一定还不知道,他也一定还没有告诉你他其实……”

“住嘴!”

电光火石间,又一次强行冲开身上的穴道,根本已顾不得自己的身体,乌云猛地坐起身来,打断此时此刻明显已经有些气昏了头的明郁。

明郁顺着声音看去,再又看向夭华,跟着目光又落回到乌云身上,脸上的神色即便夭华几日前在木屋怀疑他也远没有现在这么失望,如果他再晚来一步,他们恐怕已经成好事了,“事到如今,我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当初极力隐瞒,只是因为太爱她了,不想她受到伤害,但现在呵呵……”

“你住嘴!你今天要是敢说一个字,我一定马上杀了你……”

“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这个本事吗?我现在就算一动不动地站在这让你杀,你也动不我分毫,这一切全都是你们逼我的。当年……”

“住嘴!你真以为我杀不了你……”说着,乌云就强撑着身体站起身来。

夭华没有说话,已经沦为冷眼旁观,从明郁刚才的话中不难听出来,他好像也知道当年的事,只是一直瞒着她。但眼下看到她又“选择”了乌云,还与乌云这般,明显气昏了头,已经顾不得话里面的“不想她受到伤害”几个字,显然想报复性地说出真相。

顷刻间,两个人在房间内大打起来。

乌云现在确实根本不是明郁的对手,只两三招后便明显败了,还败得很彻底。

下一刻,眼看明郁就要再说,那种明显报复性的,因爱成恨的,乌云再顾不得其他,强自咬牙道:“她这么做,只是想逼问原因。”手在说话的过程中一寸寸紧握成拳,在最后一个字落下的时候指尖已然深深抠入掌心的肉里,一滴滴血不断顺着指缝溢出来,真的想不到他竟然有一天也会急着向明郁解释。

明郁闻言,再看向夭华,接着退一步,猛然拂袖而去。

夭华立即在后面紧追出去。

船头的甲板上,夭华衣衫不整地快速截住明郁,一直不知道明郁竟然也知道当年的那个原因,看来他真的还有很多事情瞒着她,“告诉本宫,那个原因到底是什么?”

东泽还在船头的甲板上,眼看着夭华追明郁出来,并没有动。

船上的魔宫中人,都已经避开船头,唯一仅剩的几个眼见这一幕,也急忙先离开。

明郁没有立即回答,脸上的神色比之之前已经冷静了不少,“刚才乌云说的是真的?你真只是为了逼问?”

“现在是本宫先问你,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本宫,是本宫不知道的?当年的那个原因,到底是什么,你快说。你今夜如果不说,就休想走下这艘船。”

“不,我没有什么瞒着你,刚才只是一时气糊涂了,乱说的。”明郁在这时明显改口,矢口不认,并避开夭华凌厉如箭的眼。

夭华一个字也不信,“你当本宫是三岁孩子?如果只是胡说的,乌云刚才会那么紧张?会不顾自己性命也要杀了你?最后在没成功下,还急着向你解释?”

“你别问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什么可以说的。”明郁索性转过身去,背对夭华。

夭华用力握拳,身上的灼热经过现在的冷风一吹,已散去不少,人从始至终都很清醒,脑海中再立即回想了一遍当年的情况,还有在名剑山庄那两年,“难道你当年不是恰好到木屋来,而是……”

“不,你别乱想。”明郁又快速转回身来,“当年我确实是恰好前去木屋,才会看到你一个人奄奄一息地倒在木屋外面淋雨,从而救了你。”

“你今夜不说清楚一切,休想本宫相信你。明郁,看来本宫真的有些小觑你了,也没有真正看清楚你,你一直有事情瞒着本宫不说,本宫竟始终没有看出来,你的演技同样不赖麽。”这一刻,真不知是该怒明郁隐瞒得太好,还是该恨自己简直眼瞎了。

明郁听夭华这么说,越发想解释,上前双手扣住夭华的肩膀,想要让夭华冷静听他说,“我刚才真的只是一时气急了,口不择言,我真的没有想到一踏进房间竟然真的会看到你们……华儿,你该知道我到底有多爱你,任何一个男人看到这样的画面都不可能再冷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