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七十六章 现在还是夫妻

等大队人马正式启程出发时,东泽与明郁策马在旁,谁也没有说话。

诺大的车厢内,夭华与乌云也相对无言,气氛冷硬。

“咳咳……”乌云还是抑制不住地咳嗽,仍旧想问小奶娃的下落,但又卡在喉咙。

驶出一段时间,到达涼镇的时候,队伍暂停下休息。

不知何时已经闭上眼养神的夭华,整个人斜靠在软榻上,一只手支着头,始终没有睁眼,脑海中还不断回荡着昨夜再次细问通讯器那头的那些对话。用孩子的脐带血救小奶娃,而脐带血同样是需要做配型的。这也就是说,昨晚的那番询问打消了夭华最后一丝找其他男人替代的想法。

但对目前的夭华来说,即便选任何一个人男人也远好过乌云,可却又不得不选他。

按照两边的时间来算,这边过去一年,那边才过去一个月。她用大概一年的时间再生一个孩子,同时用这一年的时间尽快完成统一天下的最终任务,那边的小奶娃情况就算再怎么不好也至少还能坚持好几个月,她的时间也还算绰绰有余。而照这样的计划发展下去,如果一切都如能预期中一样来得顺利的话,她到时候再亲手杀了乌云,带着刚生下的孩子与脐带血返回那边去,就可以救好小奶娃,重新将小奶娃带回到身边了。

乌云浑然不知夭华此刻心中所想,面色苍白,断断续续的咳嗽依旧不断。

车厢外面,很快传来东泽的声音,“宫主,这是刚到酒楼买的饭菜。”话落,一个食盒递入到车厢中。

夭华的思绪顿时被打断,这才睁开眼来,如今还有这么多的事等着她去办,尤其是统一天下这件事,她绝不能与自己的身体过不去,甚至还要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就伸手接过东泽送进来的食盒,将食盒打开,独自吃了起来。等差不多吃到一半的时候,抬头冷冷看了眼对面的乌云,夭华面无表情地命外面的东泽再送一副新碗筷进来。

外面的东泽领命,很快就又送了副碗筷进车厢。

乌云一点胃口都没有,对于东泽再送进来的碗筷,直接视而不见。

“看来你是想早死一步,不想再看到孩子了。”看在眼里的夭华,冷冷丢出一句。

乌云的面色霎时一变,目光倏地落回到夭华身上,同时被铁链锁着的双手已不自觉再一把握紧,“你这话的意思是说,孩子他……”

“不,本宫什么也没说。”话落,夭华放下筷子,瞥了头去。

乌云的双手顿时止不住握得更紧,目光紧盯夭华的侧脸,想从夭华脸上看出哪怕是半点蛛丝马迹。

与此同时的另一边,马车外面的距离最近的那座酒楼内,明郁已坐在大堂中喝酒。一路同行,他与东泽在外面策马,他们两个却一直同坐一辆马车。九年前,就是克制不住心中的爱与那股占有欲,所以他才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即便是不择手段也要得到她。之后,他几乎用足了所有耐心,并花了整整两年时间才让她心甘情愿点头嫁给他。可新婚之夜,派出去截杀的人还是没能挡住乌云,自己也败在了乌云手中,以致被囚禁了整整七年。

可是如今,七年后的现在,他却再度被阻隔在外,他们两个人又再在了“一起”,心中如何甘心?

难道他费尽心机所做的一切,真的就白费了?还有他这整整七年的囚禁,也都白被囚了?那么全心全意、体贴入微的对了她两年,就因为乌云的一句话,她就马上开始转过头来怀疑他,在她心里到底置他于何地?虽然事实上确实是他下的毒手。

想到这,又一杯酒一饮而尽,明郁自己给自己倒满,不理会酒楼内其他人的目光。

时间流逝,不知过去了多久,之前拎着食盒出去的东泽回来,来到明郁面前,“所有人都已经吃好了,宫主刚下令一炷香的时间后继续启程赶路,我来通知你一下。”

说完,东泽没准备多留,就转身走出去。

“她也怀疑你了,你难道就真的不在意?”明郁抬起头来,看向东泽转身的背影。

东泽的脚步顿时一滞,但并没有回头,背对着明郁道:“确实是我没有保护好孩子,当时在场的人就只有那么几个,她怀疑也是应该的。”

“我是在问你,你难道就真的不在意?还是不敢表露出来?说实话,我很在意。”

“你喝多了,宫主还在等着,还请明公子快一点吧,不然宫主她不会多等。”事实上确实是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将那股失望压制在心底。东泽说到这,再不停留,大步离开,很快就出了酒楼。

明郁看着东泽出去的背影,不觉冷冷勾了勾唇。

这时,明郁自己的人也进来请明郁,“少庄主,那魔宫宫主刚刚吩咐,一炷香后启程。”

明郁没有说话,又是一杯酒一饮而尽,黑眸中刹那间闪过丝阴翳,但又很快稍纵即逝,根本不容人察觉。

酒楼外面,街道上,大队人马还停留着。镇上的百姓们一眼看到,都不觉纷纷绕道而行。

时间转眼就到,大队人马立即按时启程,不多等任何人。

明郁还在酒楼内,没有出来。

对于这一情况,在刚启程出发的时候,东泽有特意向车内的夭华禀告,但没有听到车内的人有任何回应。

在队伍刚出镇不久,明郁带着人追上来,之后如先前一样策马在马车旁,什么也没说,也没有任何解释。

入夜,马车在官道旁的一座破庙外暂停休息。坐了一天马车的夭华,终于走出车厢,一边下车一边吩咐旁边的魔宫中人务必看好车内的乌云,断不得有误。

“宫主。”见夭华出来的东泽立即上前两步对夭华唤道。

夭华脸上没有任何神色,尽管这么快选择了启程回去,也没有再提孩子被人下毒手一事,可之前的怀疑毕竟还在,凶手又到现在还没有找出来,那道隔阂始终难打破,“让人马上准备晚饭,今晚就先在这休息一夜,明天一早接着赶路,尽快回靠岸的大船上去。”

“……是。”如何能听不出夭华话中的那丝冷漠,东泽抬头看向夭华的脸,忍不住想再为自己解释解释,可话到嘴边时却终只有一个字。

夭华随后独自一个人走向不远处的山坡,背对破庙这边负手而立,想好好静一静。

时间流逝,寒风乍起,吹扬起人身上的衣袍与长发。

不知过了多久后,一件白色外衣轻轻落到夭华肩上。

夭华侧头看去。

明郁不紧不慢地收回手,再略侧了个身,与夭华并肩而站,和夭华刚才一样看向夜幕下的远处,并不对上夭华的眼,然后在夭华的目光下忍不住叹了口气,“虽然很失望你竟然怀疑我,但看着你一个人站在这里吹风,还是忍不住走近。被囚禁的这七年,对我来说真的是度日如年,几乎每一天每一刻都在想着你与担心着你,同时又怕你误会我和他一样突然丢下你不顾。如今,终于恢复自由,记忆还停留着七年前那一刻,可是我们为什么会走到眼下这一步?”

“本宫也不知道,或许只能说本宫天生凉薄,喜欢见异思迁,七年的时间真的可以改变很多很多东西,感情自然不会再像当年那样,至少对本宫来说是这样。”夭华说着,收回视线。

“可是我们毕竟已经成亲,也已经正式拜过堂了,现在还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呵呵,是吗?可是别忘了,本宫当年也和他拜过堂了,和他也是正式夫妻。”

“这么说来,你如今真的对他心软了?你亲口说过,你很少将人放入心中,一旦放入心中了,就是一辈子。同样的,一旦从心里剔除了,就永远不可能原谅。当年的这些话,对现在的我来说,还音犹在耳,字字清晰。华儿,我和他之间,我们难道真的不能再从头开始?”说到这,明郁侧过身来,认真看向夭华。

不管最后查出来真正对小奶娃下毒手的人是不是明郁,她与他都已经完全不可能。这次,换成夭华没有对上明郁的眼,目光依旧看着前方,“不得不承认,当年本宫答应嫁给你,更多的成分是因为感动,而不是心动。这么多年了,本宫一直误以为你当年是自己离开的,当时给本宫的感觉就是,你和他一样突然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七年来,就因为这误会,本宫当年的那股感动都已经消失殆尽,即便现在知道了真相,也已经不可能回来。如果你要恨,那就恨吧。”话落,夭华褪下披到肩上来的外衣,将外衣递还给明郁,就要从明郁身边擦身而过,回马车去。

明郁没有接,反而伸手一把将夭华整个人拥入怀中,“不,我不恨。因为爱还在,一如当年。”

夭华浑身一僵,片刻没有推开明郁。如果抛开心中的那丝怀疑,真的当年不管是先遇到谁,相信都会比乌云好,但可惜从来没有如果。

破庙外面的马车,车内的乌云在这时恰好掀起车帘往外看,一眼看到不远处那处山坡上的画面,掀起车帘的手顿时不自觉一寸寸握紧。明郁,他真的是太能演戏了,当年在背后做了那么多算计,但表面上却又始终掩饰得那么好,尤其是在夭华的面前,还让夭华真的喜欢上了他,答应嫁给他。

破庙外面的东泽,自然也看到了山坡上那一幕,眼中不觉闪过丝落幕。

山坡上,过了好一会儿后,夭华终还是毅然推开了明郁。就算他的话再美,再如何将她拉回到在名剑山庄的那两年,也只能让她有片刻的失神,而没办法再让她如当年那样感动,一颗心在这么多年中已然回到当初当特工时一样,冷硬如铁,“是不是一如当年,那都已经是你自己的事,与本宫无关。”音落,手中的外衣滑落,夭华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

“我知道你心中还有怀疑,怀疑我是对孩子下毒手的人,但我一定会找出真相,为自己洗清嫌疑。等到那时,我会再问你同今夜一样的话,到时候你再考虑不迟。我说过,不管在哪,我都会在你身边。即便是全天下的人都伤你,我也绝不会伤你分毫。”对着夭华离去的背影,明郁再道,衣袖下的手同样已经紧握成拳,刚才他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是如此冷漠地拒绝。那个小奶娃,现在到底在哪?又究竟是生是死?当时明明已经用了致命的剧毒,银针也是准确无误地射入小奶娃头顶的,小奶娃绝对必死无疑。而只要小奶娃死在夭华的面前,夭华绝对亲手杀了乌云,一切的事很容易结束。可没想到最后夭华带着小奶娃出去,小奶娃竟然凭空不见了,而夭华醒来后的态度竟变得和之前大相径庭。但当年他可以扳倒纭帧,设下那样完美的结局,如今同样还是能扳倒乌云,这次没有成功只是意外。

离去的夭华,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第二日,接着赶路。

日落时分,终于回到斯城,并到达大船靠岸的海岸边。

夭华上船,在上船的时候明确拒绝明郁,将明郁挡在下面,吩咐魔宫中人不许任何人上来。

是夜,灯火通明的大船上,夭华亲自询问各方面有关查找萧黎下落的消息。那边的萧恒因为萧黎突然被夏侯赢抓与威胁一事,已经开始对付她,所以她现在还不能回去,一定要在找到了萧黎后,带着萧黎安然无恙回去,这也是她这次会匆忙回来这边的原因,只是没想到会知道乌云竟然就是当年的纭帧,还有小奶娃竟会出事。

这也就是说,在还没找到萧黎之前,她还不能回那边。

但一番询问下来,派出去的人都还没有任何萧黎的消息,也没有任何夏侯赢的消息,这两个人就好像突然间凭空消失了一样,不过夭华肯定他们定然还在这边。

容觐的身体还没有好,伤得本来就已经很重很重,几乎是侥幸捡回了一口气,之后又受了明敏的折磨,在夭华回大船来的时候已经被送回魔宫去医治了,眼下并未留在大船上等夭华。至于和容觐一起救回来的卓池,也一并被送了过去,眼下也不在大船上。

夭华当日答应过容觐,有关卓池的事,全交给他自己处置,眼下并不过问,一来遵守承诺,二来也是因为其他事太多,暂时也就顾不过来卓池了。

另外,夭华还询问了一番小岩与许敏的下落。

小岩与许敏两个人当日逃出魔宫,夭华一直有让于承找,也同样必须找到。

但一番询问下来的结果,同样还没有任何消息。

深夜,月上中梢——

忙过了一阵的夭华,吩咐船上的婢女准备晚饭送到她房间,再将乌云押到她房间中。

明亮安静的房间内,等婢女快速摆上饭菜退出去,并带上房门后,就只剩下夭华与乌云两个人,隔着饭桌面对面而坐。

“咳咳……”一直虚弱咳嗽的乌云,看向对面的夭华,不认为她突然有闲情逸致与他一起吃饭,但眼下这一幕又已经摆在眼前,不知道夭华今晚想做什么,暂时静观其变。

夭华给自己倒了杯酒,一只手慵懒地撑在桌面上支着头,一只手漫不经心地转动手中的酒杯,同样看向对面的乌云,但又似乎在出神地想着其他事情。不管心中怎么不愿意,也不管在回来的一路上又再做了多少心理建设,这一步已经没有办法,终还是要走出,或许酒可以让自己麻木一点。那日,明郁问她,他们之间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现在她也很想问自己,她与此刻对面的人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九年前,她不惜为了他选择留在这个世界,九年后的现在她恨不得杀了他,不论如何也想离开这里,再不回来。

许久的相对无言后,夭华忽地淡笑一声,又一杯酒一饮而尽,终先一步开口,笑意停留在表面,“怎么,怕本宫下毒,不敢喝本宫的酒?本宫可是难得宴请祭司大人,尤其是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的今时今日。”

乌云闻言,沉默了片刻后,终拿起自己面前的那杯酒,但才喝了一口,就立即察觉出了酒里面不对劲,竟然有催情药的成分,简直难以置信,霎时眯了眯眼。

------题外话------

1、每天更新的固定时间还是晚上十二点左右,万一晚上错过了更新,第二天一定尽快补上。另,昨晚错过更新,今天又是周六,下午六点左右定再补上一更。

2、所有的邮件都已回复,请亲亲们发邮件的时候,附上订阅的截图。

3、邮箱长期有效,暂时不建群,mmyn2015mail。com【发的时候,请把com前面的句号改成点,以立即收到一封“我是风华”的回信为准】

4、之前的番外,有大幅度写现代的事情,因事出有因,小奶娃已被送回去,后面将会有一点联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