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七十二章

夭华低头靠上东泽的肩膀,脆弱来得太突然,也太猛烈。

余光同时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乌云与明郁,明郁忽地一掌狠狠打在乌云身上。

乌云顿时又吐出一大口血,并猛地倒退数步,单膝着地。孩子分明被明郁暗下毒手,还已经回天乏术,现在还一个人躺在里面,一直都冷漠无情的夭华也已经快崩溃,从没有见过她像此时此刻这样脆弱,这也是他一直以来始终谨守秘密,不敢也绝不能让她知道真相的原因,可是现在他竟然没办法为孩子报仇,还败在明郁手中。

一刹那,乌云恨不得给自己一刀,又强撑身体硬站起来。

明郁当年败在乌云手中,以致被乌云囚禁了整整七年,不久前才重见天日,现在终于打败了乌云,可眼见夭华竟靠入了东泽的肩膀,本该高兴的心霎时再猛然涌起一股强烈的杀气,极强的占有欲不允许任何一个男人靠近夭华半分,也不允许夭华靠向任何男人。

乌云再一把拭去唇角的血。

下一刻,打斗继续,暴雨闪电中轰隆隆的雷声震耳欲聋。

夭华随即想到了什么,猛然直起身来,并一把用力推开了面前的东泽,就快速爬起身踉跄地跑回木屋,然后一边迅速跑向床榻,一边急忙拿出随身携带的那块通讯器,将通讯器打开。

开启的通讯器,和上次在临山山顶一样,飞起来亮了一下后就暗了下去,“砰”一声掉在床上。

完全没有料到夭华会突然这么用力推他的东泽,在夭华这么一推下,整个人顿时向后跌倒在地,浑身上下早已湿透,紧接着也快速爬起身来,踉跄地追着夭华进入房间,并一边追一边唤夭华,“宫主……”

夭华看着通讯器落下,同时听到跟着跑进来的东泽的声音,脑海中立即回想起上次的情况,就立马命东泽出去,“你马上给本宫出去,立刻、马上,快,没本宫的命令不许进来……”

“宫主……”东泽一时间实在不知道夭华这是怎么了,脚步不退反近,继续快步向前跑近夭华。

夭华当即反手一掌将东泽打飞出去,任何的解释与再下一次命令在这个时候都已是浪费时间,接着隔空一掌吸起倒在地上已经寿终正寝的两扇房门,令房门闭合回去,然后另一只手一把将房间内的竹桌隔空推过去,一下子抵住房门,不让闭合上的房门倒下,之后再拾起通讯器,又一次将通讯器打开,在通讯器周围的光芒刚一亮起的时候就立即道:“你给我出来,你要是敢再关的话,信不信我马上砸了这通讯器,你听到没有……”

通讯器那头的人自然听到了,刚才之所以会直接关了,还关的那么快,原因和上次一样,那就是不想让夭华所在的这个世界的其他人看到这一幕,在夭华的这般威胁下没有再关,也幸好现在房内没有其他人,房门也已经紧闭合上,不像刚才有人跑进来。

夭华这次和刚才开的那次都是视频,通过通讯器可以让那头的人清晰看到她这边的情形,马上接下去道:“你上次说,你们不久前又有送人过来,并且这次的人是身穿,技术已经完全成熟,我现在要你们马上将这个孩子带到那边去,如今也只有那边才能够救他,我要你们无论如何也必须救活他。”

通讯器那头的人顿时明显愣了一下,这才重新看向床榻上奄奄一息的小奶娃。而对于床榻上的小奶娃,通讯器那头的人其实早在刚才就已经留意到了,不过由于小奶娃昏迷着,所以没有在意。但不管是刚才还是现在,通讯器那头的人脸上都没有柔和半分,“你该知道,这不符合规矩。再说,你还没有完成我们赋予的任务,我们不可能……”

“不管你们要我做什么,我都会按你们的要求去做,也一定会做到,但前提是你们必须先救这个孩子,确保这个孩子安然无恙。”从不是乖乖听话的人,更不是任人摆布的人,但为了小奶娃,夭华现在已顾不得其他。

“不可能,在你还没有完成任务前,一切都还是未知数,我们断不可能轻易信你,自然不可能浪费宝贵的时间与精力,还有仪器,你应该知道带人回来不是那么简单的……”

“是,我是知道。并且,不但知道,还很清楚你们绝不会为了一个没有价值的‘棋子’浪费仪器,但你们手中绝对有我的全部资料,也应该再清楚不过我以前是做什么的,我现在既然说能做到就一定能做到。”一旦真让那边的人将小奶娃带走,几乎和天隔一方没有区别,但夭华现在实在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乌云都已经束手无策。再看小奶娃此刻的样子,气息弱的已经随时有可能断气,不将他送到那边去就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自己眼前。可是,她真的做不到就这么看着孩子死,就算是用她自己的命来换,她也在所不惜。

通讯器那头的人不为所动,依旧没有任何变化。说实话,像夭华现在这样的保证,几乎没有任何意义,所有有嘴巴的人都会说。

夭华现在确实还没有做到,也还没有任何成效,除了保证外还是保证,的确很难让人相信,同时也很清楚这样的口头保证对通讯器那头的人来说一文不值,可是孩子现在真的已经没办法再等下去了。

就在这时,通讯器那头传来一丝杂乱的声音,好像突然间有些信号不好。

夭华生怕断线,紧盯飞在半空中的通讯器,焦急地再呼叫那边。

片刻后,杂音渐渐散去,通讯器那头的人的声音开始重新传来。

而再传来的声音,通讯器那头的人的态度几乎突然一百八十度转变,从原先的怎么也不肯答应变为一口答应了,“刚才上头亲自传下来话,说可以,我们这边已经在开始准备了。不过你现在所在的房间信号不是很好,保持通讯还算可以,要接人回来就必须到一个空旷一点的地方,另外还要高一点,比方说山顶。”

“上头?”夭华霎时敏锐地抓住这几个字,目光依旧盯着通讯器,脱口而出,“你说的上头是谁?”

“就是当初选中你,一锤定音送你去那边的人,也是……咳咳,你不是急着救孩子吗,现在还有时间问这个?快点吧,看他现在的样子,再拖下去的话恐怕接到这边来也已经来不及了。”通讯器那头的人本来很自然地顺着夭华的疑问回答,好像只是在回答一个很普通的问题一样,但在就要说到最关键几个字的时候,又一丝杂音响起,之后通讯器那头的人就故意咳嗽了一声,一改先前的语气,显然不想再回答夭华,好像明显有人打断了他与阻止了他。

夭华现在心中只有小奶娃的安危,刚才会问只是刹那间脱口而出而已。在通讯器那头的人将话又转回到小奶娃身上后,夭华再顾不得想其他,就连忙抱起小奶娃,再一把收了通讯器,箭一般往外面而去。

门外,被打飞出去的东泽,已经快速爬起身,又跑了回来,正准备推门,根本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不知道夭华到底想做什么,心里实在担心与不安。

一时间,一里一外两只手同时落在房门上。

下一刻,在房门的又一次轰然倒塌中,夭华抱着小奶娃飞身而出。

瞬间闪躲到一旁的东泽,快速出手阻拦,但夭华的速度实在太快,伸出的手连夭华的衣袖都没抓住。

夭华没有看东泽一眼,现在只想马上去山顶,让那边的人将小奶娃接过去。

暴雨仍密密麻麻的下着,轰隆隆的雷声连绵不绝。

还在打的明郁与乌云,眼看夭华抱着小奶娃突然从房间内飞身出来,一时间同样不知夭华想做什么,也不知夭华这是要带孩子去哪,也想拦下夭华。

夭华立即一个空翻,直接从乌云与明郁的头顶上方跃身过去,再猛地停下来转身回头,面容说不出的冷冽逼人,“你们全都不许跟着。明郁,你给本宫拿下他,绝不能让他逃了。如果孩子最后还是有个三长两短,乌云你给本宫等着,本宫定亲手杀了你,让你为孩子陪葬。”

话落,夭华瞬间离去。

乌云与明郁霎时都想追,但强烈的杀气都已经在各自身上爆发开,前一刻都还一心想置对方于死地,后一刻哪这么容易立即停手抽身,再一个回合下来后暴雨倾盆雷声隆隆的雨幕下,黑沉沉的前方哪还有夭华的身影。

东泽的武功远不及夭华,虽然没有乌云与明郁这般耽搁,已经在夭华转身的第一时间就追上去,但追出几十丈远后前方已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夭华离去的速度实在太快了。

山顶。

夭华带着小奶娃迅速到达后,再将通讯器拿出来。

通讯器那头的人一直在等着,通过通讯器环视了一眼后,还算满意夭华现在到的地方,“好了,再等三分钟,三分钟后我们这边就一切准备就绪了。”

“现在这边大雨,还有闪电雷鸣,会受影响吗?我要百分百确定你们接孩子过去的这个过程中,一定要安全。”夭华急切追问。

“放心,现在的技术真的已经完全成熟,也已经经过试验,不会受影响的,你大可放心。”

“孩子接过去后,我要亲眼看着你们医治孩子。”

“这恐怕不行。孩子接过来后,我们会马上送他到最好的医院,请最好的医生。不过你放心,等救回了孩子后,我会让你看到活生生的安然无恙的孩子的。但你要记住了,日后必须严格按我们的话做事。不然,你永远别想回来,与孩子只能天隔一方。”

夭华得到通讯器那头的人这般保证,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没有任何条件与通讯器那头的人讨价还价,迅速低头再看向被自己紧抱在怀中的小奶娃,只见小奶娃眼角的血与口鼻上流出来的血已经又被暴雨冲刷掉,眼睛周围一圈的又黑又紫与苍白毫无血色的小脸形成鲜明对比。现在这么送走他,真的是迫不得已,实在没有其他办法了。不过他等着,她一定会尽快回去的,到时候就可以让他再回到身边,再不会让他离开她一步。

“好了,三分钟时间已经到了,我们这边已经全部准备好,你马上放下孩子退到一边去。”

夭华咬牙,立即蹲下身按通讯器那头的人说的话做,但真将孩子放向地面的时候却如同活生生割肉一般,有些怎么也舍不得松开手。

忽地,才松开一分的夭华又猛地将小奶娃抱紧,并迅速抬头,看向半空中的通讯器,暴雨倾盆倾盆地浇盖在脸上身上都好像毫无所觉,“带我一起回去。只要让我看着孩子救回来,我从今往后真的保证按你们的话做,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绝对不食言。”

“看来,你是不想要救这个孩子了。那好,我马上让这边的人关闭仪器……”通讯器那头的人语气立即一沉,言外之音就要关闭仪器,毫不犹豫,并且通讯器周围的光也开始弱下去。

夭华看在眼里,即便是硬生生割肉,也不得不马上改口,“好,只接孩子回去。可是,你真的保证不会出问题?送我过来时就说过不会出意外,可是……”

“已经有实例了,刚才你自己也明明已经听清楚了,怎么到最后关头来婆婆妈妈?你再这么犹豫下去,拖延的可以救孩子的时间。”

夭华也不想犹豫,不想婆妈,可是真要将孩子放下,看着那边的人将他接走,即便那边的人再怎么保证,心里还是会不放心。而这种不放心,即便用任何言语也无法打消。但也确实不能再拖下去了,她这里再拖一分,救孩子的时间就延误一分。

下一刻,夭华终再将怀中的小奶娃放向地面。那落下去的手,地上仿佛全是密密麻麻的利剑竖着,刺得夭华鲜血淋漓,痛得不能再痛。

当终于完全将小奶娃放下的一刻,夭华的双手都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机械般地起身后退开。

通讯器周围的光在这时猛然大绽,好像由原先的一个小小“灯泡”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几千甚至几万兆的大功率灯泡,并接着射出来一道好像激光一样的直光,刹那间笼罩住放在地上的小奶娃。

暴雨依旧倾盆地浇在一动不动的小奶娃身上,也浇在夭华的身上。

夭华真的很想上前再为小奶娃挡风遮雨,并再将小奶娃抱入怀中,但是不能,一时间只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小奶娃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冰冷的地上淋着雨,然后被通讯器里面射出来的光笼罩。

片刻后,通讯器内射出的光将地上的小奶娃一寸寸带起。

夭华看着看着,衣袖下的不断紧握成拳,指尖深深抠入掌心。忽然,在被带起的小奶娃差不多到自己半人高的时候,夭华终再忍不住,飞快上前一把紧握住小奶娃的小手。

从通讯器内射出来的光,霎时将夭华也笼罩住,并将夭华从头笼罩到脚。

通讯器那头的人看在眼里,立即暂停下一切步骤,声音极为严厉,一个字一个字敲在夭华身上,“对于要带人回来,这个带回来的人大概多大的年纪,又大概多少重量,从而需要用到多少能量,仪器里面都已经经过最精密的设置,眼下设置好的所有参数,只能带这个孩子一个人到这边来。你如果还不放手,以为这样就能把你也一并带回来,那就大错特错了。我可以很清楚也很肯定的告诉你,这样一来你们都必死无疑,还会粉身碎骨,尸体都找不到。”

倾盆落下的暴雨,穿过通讯器内射出来的光芒,依旧浇灌在小奶娃与夭华身上。

奄奄一息,一直一动不动的小奶娃,那紧闭的双眼,长睫在这时忽然毫无征兆地微微动了一下,虽然最后并没有睁开,但被夭华握住的小手在无意识中却忽然抓紧了夭华的一根手指,并紧紧不放。

夭华确实有这么想过,在最后一刻与小奶娃一起被带回去,可现在通讯器那头的人这么说,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只是在骗她与吓唬她,可是她不能拿小奶娃的命来冒险。万一是真的呢?她赌不起,也不敢赌。但就在这时,却突然感觉到小奶娃无意识地握住了她的手指,那柔软的触觉几乎刹那间直通心底最深处,夭华心中霎时自然更加不舍。

最后,再深深看了一眼小奶娃后,夭华忍着痛掰开小奶娃的小手,再用力闭了闭眼后,终猛地大步退开,一个转身背对小奶娃。

通讯器那头的人不再耽搁,立即重启刚才停下来的步骤。

下一瞬,小奶娃瞬间消失在强烈的光芒中。

远远看去,整个短暂的过程中,只见黑沉沉的雨幕下,倾盆暴雨中,山顶亮起一道越来越强的白色光芒,然后到达一个极限后,白光像爆炸开一般猛然一绽,之后如流星一般迅速陨落,消失得无影无踪。

紧追夭华,却追丢了,正不知道接下去该到哪里去找夭华,仰头一眼看到这一幕的东泽,面色一变,直觉山顶的光或许与夭华有关,就急忙往山顶而去。

当东泽急急忙忙赶到时,空荡荡的山顶上面,只见一袭红衣的夭华不省人事地倒在地面上,四周怎么也没看到小奶娃的身影。

东泽随即急忙朝夭华跑过去,蹲下身将夭华扶入怀中,“宫主,宫主你怎么了?孩子呢?宫主你醒醒,宫主……”

夭华没有任何反应,双眼紧闭,一动不动。刚才带走孩子时那刹那间绽开的白光实在太强烈,任何人都承受不住。当然被光芒笼罩在其中的,被保护住与带走的小奶娃不会受任何影响。

当夭华再醒过来时,已经是整整三天后了。

夭华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脑海中迅速涌上来昏迷前发生的一切。

东泽与明郁两个人一直寸步不离地守在夭华床边,面色都很苍白与憔悴,显然已经好几天没睡了。

“华儿,你终于醒了。”

“宫主,你终于醒了。”

一刹那,同时发现夭华睁了开眼的两个人,异口同声开口。

“出去,你们都出去。”已经想起一切的夭华,此刻只想再开通讯器,亲眼看看孩子怎么样了,有没有被安全接过去,还有救回来没有。

伴随着话,夭华一下子坐起身来。

明郁与东泽两个人不走,实在担心夭华的安危,再度异口同声,“华儿,宫主……你怎么会一个人倒在山顶?发生什么事了?孩子现在在哪?已经派出了所有人去找,可还是找不到。”

“出去,本宫现在什么也不想说,你们都马上给本宫出去。出去,听到没有……”

“华儿……”

“宫主……”

“别让本宫动手,出去!”而话虽这么说,夭华却已然动手,快速掀开被子起身。

在终于将明郁与东泽两个人都赶出了房间后,夭华快速合上房门,迅速在身上摸了摸,随即在摸了个空的同时一眼看到放在床头那块像玉一样的通讯器,急忙快步走回去,将通讯器开启。

通讯器那头的声音过了一小片刻后传来,明显有些压低了声,好像不像让其他人听到,“人已经顺利接过来,并且已经在最好的医院抢救,我也在,直到现在还在手术室外等着,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回复你。”

“马上让我亲眼看看。”夭华只有自己亲眼看了才能够放心。

“不行。等人从手术室出来,进入病房中,在没其他人的情况下我才会让你看,你现在安心等着。”

“那好,我等着,一有情况马上告诉我。”

“可以,现在就先这样。”

音落,通讯器那头就断了声。夭华伸手接住光芒消失后掉下来的通讯器,就开始在房间内焦急等待,对于外面的情况已经什么都顾不得。

被赶出去的明郁与东泽,担忧而又不安地在房门外踱起步来。

明郁虽然很想杀了东泽,三天前夭华靠入东泽肩膀的那一幕还不时闪现在脑海中,但也知道不是杀东泽的时候,毕竟还没有那么不理智。

时间流逝,夜幕降临,太阳初升,又夜幕降临,太阳初升……

明郁与东泽两人轮流在外面不断敲门,或想送饭菜,或隔着房门问夭华,都很想进入房间,但始终没办法踏入一步。

第三天,再加上夭华之前昏迷的那三天,也就是送走了小奶娃后的第六天,房门紧闭的房间内,在夭华再一次打开手中的通讯器,询问小奶娃情况的时候,通讯器那头的人终于开启了视频,让夭华得以亲眼看到小奶娃的情况,只见小奶娃安安静静地躺在病床上。

“孩子的命暂时算是救回来了,这根银针是在孩子的头内取出来的,射入的很深,若非通过仪器几乎发现不了。”通讯器那头人让夭华看的同时,开始出声说话,并向夭华展示了一下桌上那个白色铁盒里面的银针。

夭华看过去,通讯器那头的人所说的话让她猛然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让她忍不住紧张,“什么叫暂时算是救回来了?难道他还有危险?”

“没错。通过检查我们发现,这个孩子患了一种先天性的病,这种病极为罕见,在全世界也才不过个别案例。而这个别案例中,到目前为止只有最近发现的那个活了下来,是通过他父母新生的那个胎儿的脐带血里面的造血干细胞移植,完全重建人体造血和免疫系统后才勉强保住了命。”

“这是什么意思?”夭华倏然蹙眉。

“意思就是,孩子现在患了一种很罕见很罕见的病,天生的,我们现在还没把握医治好他,只能算暂时救回了他的命,他后面还是很危险,很可能会死。但如果你再生一个,我们将脐带血取过来,孩子或许还有救,到底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当然了,我们这边还是会再想其他办法,可要研制出其他医治这种病的方法,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或许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都不可能成功。另外,你别忘了自己答应过我们什么,努力吧,我们已经拭目以待,上头现在只对你抱有极大的希望。”话落,通讯器那头的人就断了线,没再让夭华看下去。

夭华“砰”一声跌坐下来。世上有太多的绝症,也有太多各种各样的罕见疾病,即便各个国家的研究人员都在努力,可始终没有办法医治,她绝不能寄希望于那边的人研究出新的办法,用给小白鼠做实验一样来拿小奶娃医治,这实在太渺茫,也太危险了。可是再生一个,和乌云?夭华不自觉猛然握紧了双手。

而这三天来,通过不断询问那边有关小奶娃的情况,夭华已经很清楚这边过十天,那边才过去一天。这也就是说,她这边送小奶娃过去到现在已经有六条了,可那边才半天多一点而已。

换而言之也就是说,她来这边这么多年,那边才过去一年左右的时间罢了。

通过脐带血里面的造血干细胞移植,完全重建人体造血和免疫系统,夭华虽然并不懂医术,但并不是完全没有听说过。在现代都有些束手无策的病,难怪乌云怎么也医治不好小奶娃。

现在,孩子已经送回去,她已经没有退路。

敲门声在这时又一次响起。

明郁与东泽在外面再度敲门,心中几乎已经一致决定,夭华要是再不出来,或是再不让他们进去,他们就直接撞门了,不知道夭华现在在里面到底怎样了。

房间内没有任何回应,不用与之前一再传出让人“滚”。

半响,就在明郁与东泽耐心耗尽,就要撞门的时候,房门终于开了,夭华从里面走出来。

“华儿……”

“宫主……”

“乌云呢?”这一次,三道声音异口同声。

“按宫主你之前的话,抓了他,一直将他押着。”东泽愣了一下后快速回道。

“马上带本宫去。”夭华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说话的声音同样冷冰冰的,找不出一丝温度,衣袖下的手直到现在还紧握成拳,没有松开。

明郁没有说话,自夭华开口问乌云开始,就只是看着夭华,脸上的神色难辨。

东泽见此刻出来的夭华安然无恙,并没有出事,已经放下了不少心,虽然不知道夭华这几天始终将自己关在房间内到底在干什么,也不知道夭华醒过来后为什么只字不问小奶娃,现在从房间内出来也没有问,而是先问了乌云,更不知道那天她带着小奶娃出去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一个人昏倒在山顶上,带着心中的这些疑惑立即带夭华去看乌云,没有立即多问。

乌云的身体实在已经伤得太重,最终终还是不是明郁的对手,败在了明郁手中,这几天一直都被明郁与东泽两个人关押着。而按照夭华之前的命令,两个人都没有杀乌云。

------题外话------

本来今天想更新一章番外的,想给亲亲们一个惊喜,另外这章番外也已经欠亲亲们太久了,可到现在还没有写完,还在继续写,最迟星期二更新。关于夭华穿越前后的,还有遇到乌云后的成亲前后,及第一次洞房花烛。

番外现在星期二更新!另外小奶娃已经被送走,夭华已无法回头,后面的内容将不会那么清水,以及将会彻底走向“天下”这条道路,现在先提前说说,有个心理准备嘿嘿,亲亲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