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六十九章

乌云就是当年的纭帧?

足尖立于竹林枝头的夭华真的很想笑,但还是接着看下去与听下去。

小奶娃安安静静趴在夭华怀中,不知何时已经睡过去,又或者根本就是夭华有意让小奶娃先睡一下,免得小奶娃有可能的出声,打破了底下那一幕。

明郁一时不疑有他,到目前为止还浑然不知夏侯赢也来了这里,那明敏现在口中说出的“纭帧”二字就一定是出自乌云之口了,因为知道这件事的人从头到尾就没有几个,用不了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只是没想到乌云竟然会告诉明敏这么多,看来他是真的已经彻底下了杀心,这次引他前来绝不会让他活着离开。而如果换作是他,他也会一样,非亲手除了对方不可,顿时顺着明敏的话回道,“放心,哥哥今天既然来了,就一定会活着带你离去。他人呢?他现在在哪?”

夭华拧眉,明郁竟丝毫不否认明敏说的“乌云脸上带着人皮面具,就是当年的纭帧”这几个字。

而对于“人皮面具”几个字,夭华不是没有听说过,但来到这个世界后却发现根本不存在这样的“东西”,自己也从没见过,几乎一度以为只是自己那个世界的电视、电影与书上胡编出来的。

阴云,已不知不觉越发遮蔽天空。

明敏不知道夭华现在是不是已经来了,也不知道夭华来了会站在哪,不过按夏侯赢的计划与笃定的语气,夭华现在一定已经在这里了。眼下,她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不管怎么样都只有继续走下去,对着明郁就接着道:“哥哥,你既然出来了,也恢复了自由,你当时为什么不立即告诉那妖女真相,让妖女知道自己身边的乌云就是纭帧?”

明郁刚才已经顺着明敏的话踏出第一步,这第二步就更自然而然踏下去了,越发没有多想,尤其是在始终没有察觉到周围有人的情况下,“这件事,并不像你想得那么简单。”

“有什么不简单的?他们当年虽然是一对,可已经完全分开了呀?”

“虽然我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很不喜欢那妖女,有的时候甚至还恨不得亲手杀了她,可是不得不承认,她这么多年来都一直在找你,和我一样时刻希望你能够出现会与回来,所以她这些年来喜欢的人绝对是你,而不是那个纭帧。让她知道了真相,也好让她与那个纭帧之间有个更彻底的了断,这样对你来说难道不好吗?”

“哥哥,如果你当时告诉了那妖女,让妖女与那纭帧之间有了了断,或许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情形了。那纭帧就算当时就想杀你,你也完全可以与妖女联手对付他。”

“哥哥,你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哥哥……”

一句一句,明敏大有越说越激动之势,并且整个人都忍不住动起来,明显想挣开捆绑在身上的绳索。

明郁自己心中怎么想的,自己自然再清楚不过。与乌云之间的恩恩怨怨,永远只有背对着夭华解决。关于当年的真相,不管是他还是乌云,都不想让夭华知道,在这点上他们两个从来都出奇的一致。唯一的分叉就是,乌云知道了当年是他不动声色地将夏侯渊晋与夏侯赢给引了来,所以想向他报仇,并且时至今日已恨不得杀了他。而他只有杀了乌云,才能既不让夭华知道当年的真相,也不让夭华知道当年是他一手算计与破坏了她和乌云。至于夏侯渊晋与夏侯赢,从始至终根本不知道是他引他们来的,一直都以为是他们自己查到了蛛丝马迹,然后顺藤摸瓜查到这。

当然,在除了乌云之后,与在有可能的情况下,他一定会想办法连夏侯渊晋与夏侯赢也一并给除了。因为这件事在他们心中一直是个污点,他们当年之所以会放了夭华离开,绝不是他们容忍这个污点了,难保他们日后不会想对夭华怎么样,只有死了的人才能永远确保万无一失。

对于明敏后面的这些话,明郁一时不再做任何回答,直到明敏说完了后,才再开口道:“今日,无论如何我也一定会救你出去。但关于乌云就是当年的纭帧这件事,不论什么情况下你都不能对任何人说起。”

“为什么?哥哥,让妖女与那纭帧彻彻底底做个了断,不是更好吗?”明敏还是这一句话话,无形中反复将“纭帧”两个字挂在嘴边,但又显得相当自然,不会让人感觉到刻意。

“这件事你就别多问了,只要听哥哥的话,按哥哥的话做就好。乌云呢?他现在在哪?”说着,明郁不想再和明敏再多说下去,目光迅速扫视了眼四周。

夭华在这时带着小奶娃飞身下去,一袭红衣伴随着落下的露珠倏然落在明郁面前。

明郁霎时错愕、震惊而又难以置信,刚才明明没察觉到任何人,但夭华的武功不在他之下,要是刻意隐藏气息,他查不出来也很正常,“你一直在这?”

“乌云,真的是当年的纭帧?”九年了,从没想过这两个字还会从她口中吐出来。

夭华对上明郁仍旧震惊的神色,脸上几乎找不出一丝表情温度,想要听明郁当着她的面再明明确确地回答她一遍。

明郁随即面色一变,心中蓦然意识到什么,目光倏地重新看向对面被捆绑在树干上的明敏,脱口而出道:“不是乌云抓你的?”

“哥哥,在问我之前,你还是先好好回答回答妖女的问题吧,她现在可还在等着呢。”变脸如同翻书,明敏转眼间恢复到几日前在葛府对待明郁时的态度神情,并且还明显嗤笑了一声,心中徒然有种报复的快感。这种快感,有对夭华的,也有对明郁的。

明郁顿时猛地握紧了手,没想到明敏竟然会这么来算计他。可是明敏刚才确确实实说出了“纭帧”两个字,除了是乌云告诉她的外,他实在想不出来还有谁会知道这件事,真的是太大意了。

“本宫在问你,乌云真的是当年的纭帧?你一早就知道?回答本宫!”夭华冷声再问,脸上已几乎冻结出冰来。

明郁迅速收回视线,再对上夭华的目光。一直极力隐藏,不想让夭华知道事,没想到自己今天竟亲口说出来了。

“本宫再最后问你一遍,到底是不是?马上、立刻回答本宫!”

“……是。”事到如今,否认已经无济于事,只想尽快思量接下来如何应对。在夭华逼问的冷冽目光下,心中已快速流转的明郁,终毅然应出一个字。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七年前?更早以前?还是……”

“不,我也是出来之后才知道的,并且一直还都只是怀疑而已。”说着,明郁抬步朝夭华走近,直到走到夭华跟前仅剩半步后才停下,右手缓缓覆上夭华的左肩,心底从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懊恼,“七年前新婚夜,他突然到来,还约我见面。我一时私心,不想让你知道他回来一事,害怕你会原谅他,回到他身边去,从而离开我,于是我独自一个人出去见他,但实在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打败后就一直被他囚禁,直到几个月前你的到来,才从被囚禁的湖底出来。而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我恢复自由时,所有的一切却都指向了乌云,说是乌云一直囚禁了我,所以我当时就已经有些怀疑乌云是不是就是当年的纭帧,两个人是不是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夭华没有打断,脸上也没有任何变化,看不出一丝喜怒,听着明郁继续说下去。

明郁简直越说越顺口,一切编得滴水不漏,尽管心中依旧懊恼着,可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直到那天在尹家庄,才基本上得到确认。当时,不管是我,还是唐大公子,都差点死在他手中。等避过一劫时,却发现你已经返回这边,而当我回来之时你又已经离开。这些日子以来,我几乎每天都在找你。”

刚才虽然已经亲耳听到,还听得清清楚楚,但现在再亲耳听明郁回答一遍又完全是另一回事,夭华顿时不受控制地蓦然倒退了一步,身体少有的一晃。

明郁看在眼里,再度走近,手也再度重新覆向夭华的肩膀,但却被夭华避开。

夭华要不是手中抱着小奶娃,此刻双手已然紧握成拳。乌云,纭帧,那么不同的两个人,到头来竟会是同一个人。更重要的是他以乌云的面目在魔宫这么多年,就在她的面前,却从不以真面目见人,将她骗的这么团团转,前段时间更是带她去看什么所谓的“尸体”,他到底干什么?这么耍她,很好玩?

东泽在这时匆匆忙忙到来。

刚才他按照夭华的命令到处查看一下,看看乌云去了哪里,结果一路查看到山坡那边去,远远地一眼就看到了乌云与夏侯赢两个人,并看到乌云已经对夏侯赢动手。可当他急急忙忙返回木屋向夭华禀告时,木屋里里外外却丝毫不见夭华的踪影,于是一路找出来,可算是看到夭华了,只是没想到明郁竟然也来了,并且明敏还被捆绑在树干上。

另外,前两日大船刚靠岸的时候,他立即按夭华的命令,迅速亲自带着一行魔宫中人前往葛家,前去救被抓的容觐。

但当他到的时候,葛府上下已经一团乱,后来才知道葛府的小妾,也就是明敏被人给抓了。

等救出了容觐后,还没来得及返回,就又收到了夭华的命令。

于是他立即从另一边赶路,赶着在半路上与夭华汇合,再与夭华一路马不停蹄地赶来了这里。至于被救出的容觐,还有那卓池,则让其他魔宫中人先送回大船。

一眼将眼下的情况都收入眼底后,不知道这里突然发生了什么事,心中明显觉得此刻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对劲的东泽,继续快步走近夭华,对夭华小声禀告道:“宫主,找到那乌云了,就在山坡那边,还有夏侯赢也……”在……话音未落,甚至话还未完,只见眼前一道红光闪过,等回过神来时眼前哪还有夭华的身影。

东泽一时不免怔住,看着夭华消失的方向片刻无法反应。

明郁紧随而去,也如一道光一样一闪而过,白色身影顷刻间消失在东泽与明敏面前。

东泽随即也要跟去。但就在这时,只听被捆绑的明敏大声开口道:“放了我,求你看在我哥哥的面上,放了我。”

东泽顿时本能地停下,侧头看去,然后微微犹豫了一下后,迅速过去解开了明敏身上的绳索,就再不耽搁时间的紧追前方的夭华与明郁而去,也赶往山坡那边。之所以会救明敏,一来举手之劳,二来完全是看着明郁份上。

山坡那边,尽管乌云此刻重伤,伤势更胜之前,但对付一个夏侯赢还是绰绰有余。

夏侯赢节节败退……

------题外话------

明天上午补上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