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六十八章 小丫头,你误会我了!

不得不说,白胡子老头真相了,这里果然就是男人们最喜欢的销金窟…

但凡来这种地方的,一般都是来寻欢作乐的,因此,这里的女子对于自己的工作简直驾轻就熟。

刚刚被中年女子带进来,几名年轻女子就分别坐到了白胡子老头和雪森的身边。

白胡子老头很不喜欢众女身上那呛人的香味,正想撵人,坐在他对面的雪森已经忍不住开口道:“你们给老子滚远点,身上臭死了!”

“……”年轻女子们都被雪森的粗鲁给弄得震惊不已,她们臭吗?她们身上可是香的啊!

不过,念在嫌弃她们的是一只狐狸的份上,她们就不计较了,毕竟,兽兽的审美跟人类是完全不一样滴!

想着,年轻女子们便将目标都放在了白胡子老头身上,更有一名大胆女子趁白胡子老头不注意,在他的脸蛋上‘叭唧’亲了一口,并留下了一个鲜红的唇印!

霎时,被占了便宜的白胡子老头有些风中凌乱了!

天呐!他被占便宜了!

他保存了多年的清白,居然被个…给占去了啊!

愤怒的白胡子老头,一把推开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的女子,火大吼着:“滚!谁允许你碰老子的!”

“就是,谁允许你碰老子的!”见状,雪森也重复着白胡子老头的话,刚刚,它差点也被碰了呢!

“……”在场的众女听到这话,都有些傻眼,特别是那名刚刚亲了白胡子老头的年轻女子,整个人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那名女子暗道,她只是表达了下自己的热情,难道也错了吗?

这两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啊!呜呜…年轻女子真是委屈极了。

被白胡子老头猛的推开后,她也不太敢上前了,这老头看着貌似挺不好惹的啊!

带着众女来到包间的中年女子无奈打圆场道:“呵呵!两位,你们太严肃了,瞧,都把我这里的姑娘给吓到了啊!”

“把她们吓到咋了?老太婆,你这里不是卖东西的吗?东西呢?”雪森不以为然道,并催着中年女子要看这里卖的东西。

中年女子有些无语,她卖的东西都带来了啊!你一只狐狸当然不会懂得!

唉!中年女子只能看向白胡子老头,说起来,这些女子可都是她为这白胡子老头准备的,哪曾想这白胡子老头也不太上道啊!

可怜她的女儿们出师不利就夭折了一个啊!

没啥好办法的中年女子,稍作安抚后,便带着那名被白胡子老头嫌弃的年轻女子,离开了包间。

按中年女子的想法,也许有她这个外人在,这一人一狐放不开呢!

所以,在离开前,她给每一名女儿都使了眼色,示意她们好好服侍两位金主。

在中年女子走后,留在包间的年轻女子虽然有此片刻的犹疑,但为了赚钱,她们还是勇敢的围上了白胡子老头,顿时把白胡子老头气得浑身直打颤!

丫的!咋只盯上他一个人啊!边上还有只大狐狸呢,都没看到吗?

年轻女子们不是没看到,只是她们对一只狐狸不感兴趣啊!更主要的是,狐狸也不会懂她们的好,另外,在食物陆续上来后只顾着吃的狐狸,根本啥也顾不上了啊!

正因为如此,白胡子老头才会被几名年轻女子缠上,短短瞬间,他的脸上、脖子上就多出了好多的红色唇印。

边上的雪森一边啃着爪子中拿着的肥鸡腿,一边看着白胡子老头挥舞着手臂无力的挣扎,顿时,它感到颇为有趣,便边吃边看起热闹。

“救、救命!”白胡子老头被两名女子柔软的娇躯压在身上,根本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自己碰到不该碰的地方,这里可啥都要算钱啊!

雪森听到白胡子老头求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并笑眯眯道:“人类,你不会没用到连几名女子都摆不平吧?动用你的武力,她们咔嚓一下就死翘翘了啊!还用得着求救!”

“……”挣扎的白胡子老头沉默了下,这是两回事好不?他到是可以动用武力,可那样一来只怕他们都会有麻烦!再者,白胡子老头也不希望此事闹大,不然他这老脸往哪搁啊!

此时此刻,白胡子老头内心深处满是后悔,他和这只大狐狸咋就来了这种地方呢?这要是传出去,他岂不英明尽毁?

想着,白胡子老头有些怂了。

不过,他还是得捍卫自己的贞洁,因此,虽然被几名女子压着,但他却毫不屈服!

直到有一名女子摸上了不该摸的地方,白胡子老头才彻底咋了毛!

噌的一下,白胡子老头大力推开压在身上的众女,然后一脚又踢飞了两个…

“啊!”

“啊!杀人了!”

刺耳的尖叫响彻在包间之中,雪森见状,兴致大起并跟着凑热闹的一脚将距离自己最近的女子踩在了脚下。

同时,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看到包间里的情形,为首的中年女子顿时失声尖叫:“来人啊!出人命了!”

听到这话,白胡子老头连忙转头并陪着笑脸道:“呵呵,误会!纯属误会!”

“嗯,我们是在玩!”雪森也极其配合道。

“误会?玩?”中年女子有些傻眼,这是在玩?要玩这么大?

莫非,这老头有什么奇怪的嗜好不成?

中年女子虽然一脸狐疑,但她好歹也算见多识广,因此对于一些客人的特殊嗜好,她也就见怪不怪了!

想了下,中年女子带着人退出了包间。

本等着中年女子搭救的众女子见状,都两眼一翻忍不住晕了过去。

见耳根子总算清静了,白胡子老头终于放心了。

雪森还十分热情的招呼着白胡子老头道:“来,兄弟,吃点东西吧!刚刚消耗了那么多的体力肯定累了!”

“……”白胡子老头又一次沉默,他是累了,但绝不是因为刚刚消耗了体力,而是跟这只智商欠忧的狐狸沟通太累!还管他叫上兄弟了!

魂淡!谁是你兄弟啊!

忧郁的白胡子老头,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一饮而尽。

雪森见状,也学着白胡子老头的模样,给自己倒了杯,并喝了下去。

“好、好辣!”第一次喝酒的雪森,被酒的辛辣给呛得直咳嗽,眼泪也快要出来了。

白胡子老头见状,忍不住拍着大腿笑了起来,然后又给雪森倒了杯酒道:“这酒啊!可不能喝太急,来,咱们慢慢喝!”

“哦!”雪森被白胡子老头说得一愣一愣的,看了眼白胡子老头,它才学着白胡子老头的模样小口小口的喝着。

慢慢的,雪森喝出点味道来了。

就这样,一人一狐你一杯,我一杯的喝起来没完没了了…

隔天早上。

冰娆吃过早饭,不放心的又去看了雪森。可到了雪森的院子,冰娆才发现那货根本没在房间,找皇宫里的侍卫一问才知道,昨天半夜三更的时候,她家的傻狐狸居然被白胡子老头骗出皇宫了。

顿时,冰娆更担心了。

这雪森智商欠忧,白胡子老头不会是想拐走那只笨狐狸卖掉吧?

将事情告知紫冥和沧陌染后,这一人一貂却全都出人意料的毫不担心,紫冥更是道:“没事,那只狐狸虽然笨了点,可它能平安长这么大,总还是有点本事的!再者,笨狐狸好歹也是只九级灵兽,就算笨点但实力还是有滴!所以,不用担心它的安全!”

冰娆听完紫冥的话,沉默了许久。

她并非担心雪森的安全啊!她是怕雪森惹出什么事端…

可咋就没有人了解她的担心呢?

好在她还有冰魄小棉袄在,所以都没用冰娆吩咐,冰魄就用它的可爱当武器,让一众叔叔们出去帮忙寻找雪森了。

好歹大家都是雪狐,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某雪狐丢人现眼吧!

不知道过了多久,冰娆总算收到了兽兽们传回来的消息。

得知雪森和白胡子老头被关进沧云大牢,冰娆整个人都有些风中凌乱。

怎么会被关进大牢的?白胡子老头不是沧云老祖宗吗?把自家老祖宗关进大牢,这是谁干的?胆子还真是够大的!反正,她是不会相信那一人一狐无聊到自己跑到牢房去!

但好在知道了这一人一狐的下落,所以,冰娆连忙拉着沧陌染去了大牢,跟着一起的,自然少不了沧云大长老等人。

沧云的长老们自然不是看热闹去的,他们是去向老祖宗请罪啊!都是因为他们管教不利,居然让下面的人如此对待老祖宗,他们有罪啊!

但冰溪等人则纯粹想看热闹,所以,跟着去的人或兽可不少。

一时间,整个沧云大牢人满为患。

如此浩大的声势,险些把看守大牢的侍卫吓得魂都没了。

这、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为嘛沧云的帝、后以及众长老集体光临了沧云大牢?

正忐忑不安的想着,冰娆和沧陌染已经进入大牢,勿自寻找起关着雪森和白胡子老头的牢房。

说实话,他们这样一间间的找,速度慢很多,可两人都不太好意思询问侍卫那一人一狐关在哪里,而之前送消息回来的兽兽也只是听说有只大白狐狸被人送进了牢房,至于在哪间牢房,它们都还没打听清楚就急着回去通知冰娆了。

好在很快他们就找到了关着雪森和白胡子老头的牢房,可走近一看,冰娆和沧陌染气得脸都黑了。

丫的!这两个魂淡,居然抱在一起睡得香甜,呼噜还打得震天响…

看到这情景,冰娆真恨不得转身离开算了,可她还是没忍心!

命侍卫打开牢房时,侍卫明显有些犹豫。

冰娆见状,不解问道:“怎么,他们两个不能出来吗?”

“他们欠了伶人阁一千万上品晶石,没还清这笔钱不能出去!”侍卫纠结着道。

“一千万上品晶石?伶人阁又是什么地方?”冰娆震惊之余又纳闷道,看这侍卫的表情怎么如此古怪呢?

“伶人阁乃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见冰娆不知道,侍卫无奈的瞥了眼沧陌染,才解释道。

“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冰娆咬着牙!

在那种地方欠了一千万上品晶石!

好啊!真是本事啊!

不用说,这事肯定是白胡子老头干的好事!

冰娆相当肯定。因为在她看来,那只傻狐狸肯定是不懂得这些,若论喜欢这种调调的,如果在雪森和白胡子老头中间选择一个,那必是白胡子老头无疑啊!

就这样,白胡子老头被冰娆打上了好色的标签!

而且,你是不是傻啊?

冰娆怎么也想不明白,就算那白胡子老头贪花好色好了,可宫里啥样的美人没有?咋还跑到外面一掷千金去了?

可见,冰娆心疼那一千万上品晶石,多过眼前睡得正香的一人一狐!

愤恨的瞪了眼仍未感知到危险的雪森和白胡子老头,冰娆命令侍卫:“把他们给我放了,那什么伶人阁的欠帐让他们去皇宫找我要!”

说完,冰娆根本没给侍卫反应的机会,就转身离开了。

“快按照皇后的话去做!”沧陌染也板着脸吩咐着,然后,就去追媳妇了。

沧云大长老这时也过了来,看了眼牢里的情形他直叹气,然后他愤怒的看着侍卫吼道:“没眼力的东西,你们知不知道里面关着的是谁啊!”

侍卫肯定不知道里面关着的是啥大人物,不然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把沧云的老祖宗关进大牢啊!

现在,沧云的几个大BOSS又下了命令,侍卫队长便在也不敢耽搁并打开牢房门,然后还小心翼翼的看着沧云大长老。

沧云大长老无暇理会侍卫队长那小心翼翼的表情,在牢门打开后他便直扑进牢房,抱着白胡子老头就哽咽的大声道:“老祖宗!您老受苦了!”

听了沧云大长老的话,侍卫们全都吓得小脸煞白!

这白胡子老头是沧云老祖宗?

我的天呐!他们居然把沧云老祖宗关进了牢房,这下子完蛋了!他们的小命还保得住不?

侍卫们情不自禁的哆嗦起来,并胆战心惊的目送着沧云众长老抬走了牢房里仍然在熟睡的一人一狐,等到在也看不到沧云众长老的背影,看守牢房的侍卫们才惊觉,自己身上的衣服居然全都被汗水打湿了。

不久,沧云长老们抬着白胡子老头和雪森火速赶回了皇宫。等将这一人一狐安置好,他们便集体去见了冰娆和沧陌染。

此时,大殿中,冰娆脸色极其难看,沧陌染则跟个小媳妇似的在边上哄着,而冰溪等人,都在一旁看热闹。

见状,沧云大长老不由得抹了把额上的冷汗,陛下这夫权啊!是彻底的找不着了!

“陛下、皇后,此事该如何处理?”感叹了下,沧云大长老才一脸忧桑的开口道。

“你家老祖宗想必是缺女人了,不如给他办次选秀吧!”冷着脸的冰娆,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沧云大长老道,她还气着,气那老头为老不尊,居然带坏了她家的傻狐狸!

“呃…”沧云大长老有些无语,给老祖宗办选秀,老祖宗若是知道了还不得闹翻天啊?再者,他也不认为老祖宗是因为缺女人才去的伶人阁,这估计是个天大的误会。

“嗯,我早就说过给那老头找几个女人,再生个娃儿的!你们偏偏不肯听我的,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吧?”同时,星儿也煞有其事的开口道,还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看着沧云大长老。

而星儿那了然的眸光,看得沧云大长老的郁闷又多了几分,这事,若真听了星儿的,只怕老祖宗会气得吐血了。

可现在,老祖宗带着一只狐狸去了那种地方,若自己在替老祖宗辩解说他不需要女人,只怕也没有人会相信吧?

唉!老祖宗,我该拿什么来解救你,来还你清白呢!

“我不需要女人!”就在这时,一道如洪钟的声音骤然响起,然后,众人就看到一白胡子老头衣衫不整的出现在门口。

这个时候的白胡子老头,根本没有时间整理自己的仪容仪表,知道自己丢人现眼并且人尽皆知后,他第一时间便跑到了冰娆这里,主要是想早点解释清楚事情经过,他可不能被套上好色的帽子啊!

谁知听到白老子老头这样说,众人就没有一个相信的。

瞧瞧白胡子老头此刻的模样,衣衫不整也就罢了,脸上、脖子上还有许多鲜红的唇印呢!这叫不需要女人?

这分明就是玩的太嗨,以至于得意忘形了吧?

还有,玩归玩,咱带点钱行不行啊?

因为出去干坏事而没有钱付帐并被人送进大牢,这光荣啊?

面对众人古怪的眸光,白胡子老头有些羞愧的无地自容了。

他能说,这真是误会,他和那只狐狸真的啥也没做吗?

“唉!”白胡子老头叹了口气,还是认命的强调着:“我真的不需要女人!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

“你想我们怎么相信你?看看你的脸,全都是吻痕,一看就知道当时战况无比激烈!”冰娆有些无言道。

白胡子老头闻言则有些傻眼,啥叫战况无比激烈?他明明就啥都没做好不?

“小丫头,你误会我了!”见冰娆摆明了不相信自己,白胡子老头只能委屈的看着她道。

“误会你了?你自己去那种地方也就罢了,居然还带着我家的兽去!你说说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冰娆脸上满是无奈。

“我们进去的时候,并不知道是那种地方。”不想背黑锅的白胡子老头,弱弱的解释道。

“好!就算你们去的时候不知道是那种地方,可进去后总该知道了吧?你们倒好,一个晚上居然花掉了一千万上品晶石!遇到你们这种土豪,伶人阁的人得乐坏了吧?”冰娆淡淡道。

“小丫头,我们只是在里面吃了点东西…”白胡子老头解释着。

“吃的什么金贵东西,居然用掉了一千万?”冰娆有些生气了,她在外面努力敛财,家里这几个不省心的家伙居然一个晚上就花掉了一千万…唔,也许还没到一个晚上!

“喝了点酒,吃了点菜!那菜挺普通的,还没小丫头你做的好吃。另外,当时我们准备结帐的时候也不是一千万,而是一百万…”白胡子老头越说声音越小,当时,一百万他都觉得多,可那时喝得太醉,后面的事情他记得不太清楚了,所以,他根本不知道这钱怎么会变成一千万的,明明没有这么多啊!

当然,小丫头肯定不会骗他,那骗人的就是那中年女子喽!

“一百万?”冰娆愣了愣,她确定自己没听错,百和千差的绝不是一点半点。

沧云大长老也莫名其妙,并对白胡子老头道:“老祖宗,一千万这个数是大牢里的侍卫说的,肯定错不了!所以,您在好好想想,你们到底干嘛了?不会真的睡了女人吧?”如果睡了女人,以那种地方逢人不宰的特性,这就正常了!

而沧云大长老的话也代表着绝大部分人的心声,因此在沧云大长老说完,众人的眸光便都紧紧盯着白胡子老头,十分迫切的想从他嘴里听到答案。

白胡子老头被众人看得老脸涨红,半晌,他才结巴着道:“没、肯定没睡!”

“你们不是喝得烂醉如泥,这种事记得准?”冰娆不太相信白胡子老头的话。

“我以自己的人格发誓,绝对没睡!”白胡子老头被冰娆的质疑给弄得怒了,并火大道。

可冰娆摆明了就是不相信他,并如实道:“你也不用狡辩,我已经派人请伶人阁的负责人来了皇宫,到时一切就清楚了。”

“……”白胡子老头郁闷的差点吐血,他没狡辩,他说的都是事实啊!呜呜…他的一世英明啊!就这样毁掉了吗?

“陛下、皇后,伶人阁的负责人来了!”这时,一名侍卫走进来禀告道。

“让他进来!”冰娆闻言小脸又变得严肃起来,并吩咐着。

侍卫领命出去,不一会儿,那名中年女子就被带进了大殿。

初入皇宫的中年女子,吓得小心肝直打颤。

早就听闻沧云帝、后脾气不太好啊!也不知道传她进宫是有什么重要事情?如果可以,她是真心不想来的。可身在沧云,她却没办法无视对方的命令啊!唉!但愿别有什么大麻烦才好!

小心又忐忑的中年女子,在进来后连忙先给沧陌染和冰娆行礼,然后,她头都不敢抬的看着面前的地板,等着沧云大BOSS吩咐。

“沧云什么时候有个伶人阁的?”淡淡的瞥了眼中年女子,冰娆冷声问道。

“回沧云皇后,伶人阁三个月前才开业。”中年女子如实道。

“哦!不知道伶人阁属于哪个势力?”冰娆继续闲聊着问道。

“我、我们伶人阁属于沐云国的容家。”中年女子实话实说道,语气中似乎还带着一丝骄傲。

“容家?沐云的容皇后所在的容家吗?”冰娆确认道。

“正是!说起来,咱们容家跟沧云陛下还有点亲戚关系呢!”中年女子见冰娆提到了容皇后,顿时来了精神,并直言道。

“有亲戚关系吗?”冰娆闻言笑了,并瞥了眼沧陌染,用眼神示意,又是你家亲戚啊!

沧陌染有些火大,并怒道:“朕可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亲戚!”

上次他被逼大婚的时候,沐云的某些人也掺合了一脚后,他就在也不想搭理沐云的任何人了,现在突然冒出来个沐云的亲戚,沧陌染只觉得愤怒异常!

当然,中年女子压根没想到自己的套近乎居然惹恼了沧陌染这个脾气不太好的帝王,所以,她一时间傻在了当场。

“来人,把这女人给朕拖出去!”随后,沧陌染又不客气的吩咐侍卫,他的不近人情,令中年女子更加的傻眼。

中年女子焦急的抬起头想哀求,才发现此时大殿中居然坐满了人和兽兽,每个人及众兽兽都用着相当诧异的眸光在看着她,而在人群中,她还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欠了他们伶人阁一千万的白胡子老头!

顾不得哀求沧陌染,中年女子一下子蹦到白胡子老头面前,并扯着他的衣服大叫道:“陛下要为民妇作主啊!这老头欠债不还,还打伤了咱们阁里的姑娘啊!”

如此大的信息量,令在场的众人及兽兽们集体呆怔住了。

话说欠债不还已经很不应该了,还打伤了人家姑娘,这可不是一位好顾客应该做的啊!

对于众人及兽兽们的质疑,白胡子老头气得直跳脚,并怒火中烧的扯着嗓子吼道:“那是因为她们要占我便宜,我不得已才把她们踹开的!”

“……”听着这话,众人已经深深的醉了,兽兽们则不客气的狂笑起来,它们真心觉得,这老头实在是太逗了,竟然是因为这个理由伤了人家姑娘的,话说,你是有多怕被占便宜啊?

冰娆对白胡子老头的辨解也极其无语,怕被占便宜,还去那地方?就算开始不知道,可知道后也没见你带着自家傻狐狸离开啊!甚至还在那里喝酒,这是生怕自己不被宰,是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