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类,表走!

雪狐长老内心极其痛苦矛盾,谁能告诉它到底该怎么办啊?

无限的纠结,深深困扰着单纯的雪狐长老,而它那双黯淡无光的蓝眸也慢慢涌上一层雾气,看着好像快要哭了似的。

冰娆见状,忍不住瞪大眼睛,话说,这只雪狐真是雪狐一族的长老,这心理承受能力也太脆弱了点吧?咋一点点打击都受不了呢?这可不行啊!

唉!还是缺少锻炼啊!

同情的看了眼雪狐长老,冰娆一扬手:“咱们回去吧!”

“等、等等啊!”看到冰娆等人又要飞离了,反应过来的雪狐长老连忙叫住了他们。

“小狐狸,你给个痛快话,到底跟不跟我们走啊?我们事情很多,可没有太多时间跟你耗在这里啊!”冰娆故意不耐烦道。

“我、我想走!”雪狐长老小声道,可它不愿意以身相许啊!它不能成为雪狐一族的罪人,呜呜…谁能帮它出个主意啊!

“你是不想认主,对吧?”看出这只雪狐的心思,冰娆直截了当道。

“嗯嗯!”雪狐长老猛点头,并用眼神哀求着,善良的人类,放过我吧!你身边都那么多兽了,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也不少啊!

冰娆怎么可能放过它,她来浩瀚沙漠的目的就是为了这只雪狐啊!所以,她用眼神拒绝,并再次扬手示意离开。

雪狐长老一见着急了,连忙窜到半空不顾形象的紧紧抱住冰娆大腿,哀求着:“不要走!人类,别把我自己丢在这里!呜呜…我怕!”

听到雪狐长老的话,冰娆有些醉了。

眼前这二货是雪狐一族长老,没搞错吧?

如果雪狐长老都这副德性,冰娆真有些替雪狐一族的前途感到担心啊!

唉!叹着气,冰娆十分冷血道:“你怕不怕关我什么事?你又不是我家的兽,我对你没有任何义务啊!”

“相缝即是有缘,人类,你既然都救过我一次了,那就救狐救到底吧!”雪狐长老死皮赖脸的要求道。

冰娆听完,诧异的看着厚脸皮的雪狐长老,好奇问道:“雪狐一族的狐狸,都这么不要脸吗?”

“人类!我们雪狐一族是最高贵的狐狸,你不可以这样说我们!”听了冰娆对雪狐一族的质疑,雪狐长老有些不开森的辩解道。

“你自我感觉真是挺良好的啊!”冰娆无言道。

“我这叫自信!”雪狐长老大声道。

“好吧!小狐狸,其实你是自信过头了!”冰娆提醒道。

“才没有!人类,你可能不了解我们雪狐一族,放眼整个流云大陆,我们雪狐一族乃是狐族之中血脉最为高贵的!在远古时期,我们雪狐的老祖宗九尾天狐,那可是十大王兽之一啊!”雪狐长老一脸骄傲的道。

“你家老祖宗是挺厉害,可是那并不等于你们也厉害啊!另外,你们有狐狸继承了你家老祖宗血脉吗?”冰娆笑眯眯问道。

“虽然目前还没有,但雪狐后代中肯定会有狐继承的!我们不会让老祖宗的血脉白白浪费滴!”雪狐长老自信满满道。

“那希望你们梦想成真吧!”冰娆说完,又扬手示意兽兽们离开。

雪狐长老一见急了,并抱紧冰娆大腿委屈道:“你这人类怎么这么不好交流,咱们明明说的好好的,咋说走就走呢?我不管,你如果要走,一定得带上我!别把我自己留在这里,我害怕!”

“注意你的形象!”冰娆见这只脏雪狐抱着自己大腿还没完了,忍不住提醒着。

雪狐长老破罐破摔道:“我现在还有啥形象可言?离开这里才是王道!”

“你这是想耍无赖了?”冰娆叹气道,眼神是那般的无奈。

“带我一起离开!”雪狐长老强烈要求。

“认主就可以了,否则休想!”冰娆拒绝的很干脆,意思表达的也十分明确。

“人类!你咋这么不友好?我都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你了!”雪狐长老委屈的又要哭了似的,黯淡无光的蓝眸中隐隐有水光涌动。

冰娆眉一挑,“这就是你的低声下气?我是你的救命恩人,你一句谢谢就想了事,你说,我还有什么心情帮你啊!你个忘恩负义的狐狸!”

“我没有忘恩负义!”雪狐长老小声辩解道。

“看吧,嘴还特别硬!”冰娆十分无奈道,看着雪狐长老的眸光就好像在看自家不听话的熊孩子。

“媳妇,别跟它浪费时间了,咱们走吧!”这时,沧陌染突然道,然后,他伸出腿一脚踢向了某只抱着自己媳妇不松爪的狐狸,砰的一声,雪狐长老被踹了下去,大半身子又陷进了沙漠之中。

挣扎着从沙漠中爬了出来,雪狐长老又想去抱冰娆的大腿,沧陌染的脚直接恭候着它,都没让它碰上冰娆的腿,就又把它踹了下去。

如此周而复始,一个想抱,一个不停的踹,几个回合下来,雪狐长老身上已经沾满了沧陌染的大脚印…

这一幕,令在场围观的众人及众兽都有些醉了。

这只雪狐还真是越挫越勇啊!

一句认主,难道真有那么难吗?可这只雪狐就是不说,偏偏还非要缠着冰娆。

“人类…表走!”不知道过了多久,雪狐长老累了,在也没有力气窜到半空去抱冰娆的腿了,所以,它只能希望用自己的可爱令眼前人类带上它,呜呜…求带走啊!

“认主就带上你。”冰娆还是那句话。

雪狐长老眨着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冰娆,用眼神表达着自己的为难和委屈。

冰娆不为所动,只是定定的看着雪狐长老道:“卖萌也没用,论起萌,你在咱家兽兽中还真排不上号!”

“就是,本王都比你萌!”紫冥适时开口道,并跳到冰娆怀里撒着娇,还挑衅的看着雪狐长老。

雪狐长老内心泛起一抹淡淡的忧桑,它可是高贵的雪狐啊!咋能把它跟一只宠物貂相提并论。

看出它的想法,紫冥轻蔑的咧嘴一笑道:“小狐狸,本王可不是宠物,本王乃远古时期声名远播的大凶兽!”

“……”雪狐长老沉默了下,暗道,谁信啊?你明明就是一只宠物貂。

“跟本王来!”见眼前的小雪狐宁死也不信,紫冥只好瞬移着将它带到远处去证明。

远远的,惊骇的尖叫声传进了冰娆等人耳中,众人对某雪狐表示了深深的同情,可怜的娃子,好说好商量就是不愿意,非得让紫冥那可怕的家伙去吓唬一下吗?

稍倾,紫冥拎着一只比自己体型大了许多倍的脏狐狸回来了。

冰娆等人抬头便看到之前还颇为自信的雪狐此时此刻居然颤抖着,清澈的蓝眸中也满是惊恐,显然,它被吓得不轻。

紫冥则一脸无辜,它真的啥都没做,只是现出了本体给这只雪狐看了下啊!然后,这只雪狐就成这傻样了!唉!本来智商就不高,可别真成傻子了啊!

事实上,紫冥的担心也正是冰娆所担心的,不然之前她就不会浪费唇舌跟这只雪狐长老废话了啊!现在好了,紫冥一出马,之前她的苦心便前功尽弃了啊!

担心的看着傻呆呆的雪狐长老,冰娆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良久,呆怔的雪狐长老终于有了动作,却是一头扎进了冰娆怀中寻求安慰,并嚎啕大哭!

呜呜…大陆上真是太危险了,它想回雪山之颠啊!

面对这个模样的雪狐,冰娆有些黑线,这是怎么个情况?咋突然就往她怀里扑啊?

边上的沧陌染见状,脸也黑了。

该死的臭狐狸,居然占自家媳妇便宜啊!

不过,只一心寻求安慰的雪狐长老压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什么不对,它只是觉得冰娆能够给自己足够的安全感,所以才想都没想就扑到了她的怀里。

而冰娆的身材同高大的雪狐长老相比,就跟个小矮人似的,说是扑,但她几乎是被雪狐长老整个抱进了怀里。

这样的状况,也让沧陌染浑身冷气横飙!

如果不是雪狐长老太过迟钝,它定然能感觉到不远处那不甚友好的气息!但这个时候它实在是太害怕了,只有抱着冰娆,它才能找到自己的心跳。

紧紧被抱着的冰娆其实很想说,亲,你太脏了,去洗洗啊!

可是看到雪狐长老被紫冥吓的魂都要没了,对兽兽向来很友好的冰娆,还是没忍心对它说出如此残忍的话,只能默默忍受着雪狐长老脏兮兮的模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狐长老终于缓过来点了,并感动的看着冰娆道:“人类,你真是个好人!”

“嗯,我知道自己是好人,所以,你可以放开我了!不然,一会儿你会后悔的!”冰娆感觉到身旁沧陌染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遂提醒道。

可雪狐长老根本没明白冰娆话中的含义,并仍然紧紧抱着冰娆不肯松手,只有在冰娆身边,它才觉得有安全感啊!不然那只貂说不定会吃了自己。

呜呜…流云大陆上怎么会有凶狠残暴的吞天噬魂貂啊!

这比它家老祖宗还要可怕千万倍的家伙,不是早就殒落了吗?为嘛还有活着的?

雪狐长老想不明白,但身为雪狐一族的高层,它却很清楚吞天噬魂貂的可怕,这简直比留它在沙漠更令它惊恐莫名!

这个时候,雪狐长老也意识到自己有多需要冰娆了。

“人类,我愿意认你为主啊!”雪狐长老可怜兮兮的眼眸含泪道,和吞天噬魂貂同一个主人,小命应该能保得住了吧?

“确定?”冰娆淡笑着问道。

“嗯嗯。”雪狐长老忙不迭的点头,那只紫色的貂说了,不认主就等死吧!呜呜…

雪狐长老肯定是不想死的,所以,它怂了!它同意认冰娆为主了!

有了主人保护,那只貂肯定就会放过它了!

雪狐长老同意过后,就变得异常爽快。

迅速的认了主,待认主契约降临后,雪狐长老才心头大定,并终于松开了冰娆。

“主人,我叫雪森,是雪狐一族的五长老。”认主过后,雪狐长老主动的自我介绍道。

“雪参?”冰娆有些诧异。

“呃!是森林的森!”雪狐长老雪森解释着,还一脸羞涩。

“知道了。”冰娆点点头,随后又道:“雪参,你该洗澡了,知道吗?”

“啊!主人,我身上臭了吗?”闻言,雪森大惊失色,眸中的惊恐丝毫不比知道紫冥的身份时少。

雪森自认是雪狐一族最爱干净的狐狸,所以,它万万不能忍受肮脏的自己,之前,也是因为它无暇顾及自己的卫生问题,也没想那么多,现在经冰娆一提醒,某狐才发现此时的自己真是有够脏的!

“主人!我要去洗澡!”紧接着,雪森大声嚷着。

“嘿嘿!小白狐狸,我来帮你!”鲨鱼族长笑眯眯的飘到雪森面前,二话不说直接朝着它喷口水…

霎时,原本就又脏又臭的雪森便成了落荡鸡,身上的泥沙以及黑水,顺着它的毛就滴到了地上。

见状,雪森忍不住失声尖叫,就好像遇到了恶人的良家妇女般叫得那叫一个凄惨。

沧陌染见了,也道:“我来帮你把毛吹干!”

说完,一道龙卷风呼啸着飙到雪森的身上,打得它连连后退好几大步,差点被风给卷走了!

看到这一幕,冰娆忍不住扶额,自家男人这纯属报复呢!可怜的小狐狸啊!即便你认了主,只怕也免不了要被沧陌染这个爱吃醋的家伙修理了!

手心手背都是肉,冰娆自然两不相帮!

沧陌染报了仇,雪森身上的毛也被风吹干了,但却依然是灰黑色的!

无奈叹气的冰娆,只能下令打道回府。

回了沧云皇宫后,冰娆当即安排了地方给雪森洗澡,看到眼前宽敞漂亮的温泉池,雪森兴奋了,并扑通一声直接跳了进去。

进到水中,雪森还有些羞涩的看着冰娆道:“主人,你走开点,我害羞!”

“之前抱着我不放时,咋没见你害羞?”无语的冰娆淡淡问道。

“嘿嘿!此一时,彼一时嘛!”雪森如实道,并沉到水下!

等雪森泡够了澡,再次睁眼,便看到了同样泡在温泉池的鲨鱼族长。

“鱼兄弟,你咋也在这里?”雪森十分诧异道,它真心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一条鲨鱼!

“……”闻言,鲨鱼族长愣了愣,这话啥意思?这只傻狐狸不会才看到它吧?

“鱼兄弟,你啥时来的啊!”见鲨鱼族长不吱声,雪森便继续好奇的问道。

“我跟你一起从沙漠回来的啊!”沉默半晌,鲨鱼族长才开口道。

“是吗?我咋没注意到你?”雪森诚实道。

这下子,鲨鱼族长有些风中凌乱了,并暗道,咱还帮你洗澡来着,你咋能把我忘了呢!

“鱼兄弟,能再看到你我真是太开心了。”雪森自顾自的道,接着,它又忍不住确认:“鱼兄弟,你应该是载我渡过虚妄之海的那只鲨鱼吧?”

“……”我去!咋个情况?

这只狐狸说话怎么颠三倒四的?

鲨鱼族长都被弄糊涂了,这只蠢萌的狐狸到底是认没认出它来啊?

“到底是不是啊!鱼兄弟!”见鲨鱼族长还是不吱声,雪森继续坚持不懈的问着。

“你说呢?”鲨鱼族长叹气道。

“你们长得都一个样,我实在是分辨不出啊!”雪森如实道。

“你们狐狸还都长的一个样呢,我咋都能分辨出来?”鲨鱼族长不可思议道,心里则忍不住感叹,看样子这只狐狸不仅智商欠费,这记忆力也有些欠费啊!

“兽和兽哪能一样?”雪森一脸的理所当然。

它这样说,让鲨鱼族长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貌似在多的辨驳,在这只笨狐狸面前都是徒劳吧?

这时,雪森又发现自己不远处有一抹雪白的身影,它好奇的游了过去,一把捞起浮在水面的雪白圆球,确认后发现居然是只雪狐!

这里怎么会有雪狐的?还是只雪狐幼崽?

按理说,雪狐幼崽是不应该流落在外的,因为雪狐对于自家的幼崽一向看管的十分严格,正狐疑着,小雪狐睁开了眼睛。

紫色的?

雪森更加震惊了。

雪山之颠的雪狐,大多眼睛都是冰蓝色的,少数眼眸为墨绿色,紫色眼睛的雪狐,雪森还是第一次见到。

由于太过震憾,雪森久久无言并且只能和小雪狐大眼瞪小眼。

不用说,这只小雪狐正是冰魄,而冰魄见眼前的巨大雪狐不吱声,它也就没说话,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大眼瞪小眼的互相对视着。

不知道多久,雪森才忍不住问:“小雪狐,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我的家,我当然在这里了!”冰魄理所当然道。

“你的家?”雪森眨着蓝眸,表示不懂。

“嗯,冰娆是我麻麻!”冰魄诚实道。

“冰娆是谁?也是只雪狐吗?”雪森抱着冰魄,柔声道。

“……”听着雪森的话,冰魄深深的忧郁了。

叔叔们说的没错,这只大雪狐的智商果然有问题啊!都认麻麻为主了,居然还不知道麻麻的名字,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啊!

“怎么了?”雪森见眼前的小雪狐表情有些古怪,遂又问道。

“冰娆,就是你认的主人啊!”冰魄真不忍心告诉它这个残忍的答案,这只雪狐算是没救了啊!

唉!这就是闭关自守的下场啊!

冰魄内心在感叹,看着雪森的眸光中也充满了深深的同情之色。

“……”这下子,雪森总算反应过来,并问:“我主人是你麻麻,你麻麻怎么会是人类?”

“我麻麻为何不能是人类?”冰魄反问道。

“因为你是雪狐啊!人类怎么可能生得出雪狐!”雪森一脸认真道。

“……”冰魄抬头望天,它就非得是麻麻亲生的吗?这只雪狐的智商到底是欠了多少费啊!唉!

“我是麻麻的养子!我的亲生麻麻已经过世了。”虽然对雪森的话倍感无语,但善良的冰魄还是解释着。

“哦!你亲生麻麻怎么会过世的?咱们雪狐一族向来与世无争啊!”雪森很不解道,在它看来,雪狐一族如此团结,不应该有陨落的族人才是啊!所以,它想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冰魄突然觉得自己貌似在对牛谈琴,和这只雪狐说这么多,它听得懂吗?还雪狐一族与世无争,真那么与世无争你还出来干嘛啊?

“小狐狸,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没关系,你说出来,伯伯一定会为你做主的!”见冰魄不吱声了,雪森不禁着急道。

冰魄依然抬头望天,望够了才低头看着雪森道:“你真能为我做主?”

“当然,我可是雪狐一族五长老,权利很大的!”雪森自信满满道。

“可你现在已经认了麻麻为主,若是被雪狐一族知道,只怕不会放过你吧?”冰魄忍不住提醒着。

“呃!不会的,它们应该会理解的。”雪森犹疑着道,它是有苦衷的啊!也可以说是被那只吞天噬魂貂给吓的。

“我看不见得吧!”冰魄从小跟着麻麻等人及兽兽们混,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小狐狸,你怎么就不相信我的话呢!”冰魄的质疑,让雪森很是郁闷。

“因为,雪狐一族是我的仇人!”冰魄想了想,并诚实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雪森大惊失色,眼前这只小狐狸的话信息量实在是太大了,这简直令它不敢置信。

“叔叔,你是来杀我妹妹的吗?”没给雪森解释的冰魄,又问。

“我为什么要杀你妹妹?”雪森不解道。

“我妹妹是只黑狐!”冰魄如实相告。

“……”雪森彻底愣住了,雪狐的哥哥怎么会有只黑狐的妹妹?这可能吗?

“我粑粑是黑狐!”冰魄同情的看了眼雪森,继续爆料道。

雪森继续呆愣着,冰魄见状,悄悄的跳离了雪森的怀中,去找麻麻了。

冰魄走后,一直在旁观的鲨鱼族长颇为同情的看了眼雪森,可怜的家伙,若是它知道自己和黑狐的主人是同一个人,不知道得有多崩溃啊!

唉!这都是命啊!

与此同时,冰魄已经找到冰娆并窝进它的怀中寻求安慰。

看到自家儿子一声不吭,冰娆有些担心问道:“怎么了?”

“麻麻,雪狐一族很快就要来找咱们麻烦了吧?实在不行,就把我和妹妹交出去好了!我们不想连累麻麻!”冰魄有些失落道。

“熊孩子,说啥傻话呢?有本王在,区区雪狐一族又算得了什么?哼!它们若真敢来,本王定然让它们有来无回!”听了冰魄的话,冰娆还没等吱声,边上的紫冥就气得先跳脚了。

它啊,主要是气冰魄居然不相信他们!他们这么多人,这么多兽,难道还会怕雪狐一族不成?

“紫冥叔叔,它们毕竟是麻麻的族人,真杀了不太好。”冰魄弱弱的道。

“那就让娆儿美妞收了它们嘛!”紫冥一点也不觉得这事有什么好为难的,虽然说雪狐一族有点高傲,想让它们屈服只怕少不了要上拳头,但那都不算啥,上拳头它们这边多着呢!

“收了它们,它们还会想要杀掉妹妹和紫墨叔叔吗?”冰魄忍不住问。

“那还杀个屁啊!自家人不能自相残杀的!”紫冥理所当然道。

“这样哦!麻麻,那你一定要想办法收了雪狐一族,若是它们不服,就让紫冥叔叔去吓唬它们,好不?”冰魄仰起小脑袋,一脸天真无邪的问道。

“没问题!”冰娆点头同意,没办法,她实在是拒绝不了冰魄这小可爱啊!

“麻麻,偶好爱你!”这下,冰魄算是彻底放心了,同时又道:“妹妹和紫墨叔叔总算是安全了!”

“别叫我叔叔,你是我大哥!”突然,紫墨的声音响了起来。

冰娆抬头朝声音来源望去,正好看到紫墨正一脸纠结的看着冰魄。

噗哧!冰娆忍不住笑了出来。

冰魄管紫墨叫叔叔,紫墨管冰魄叫大哥,这关系这个乱哦!

“岳母…”看到冰娆在笑,紫墨幽怨的眸光不禁又转到了冰娆身上。

冰娆有些瀑布汗,她得意忘形了,居然忘了紫墨这货也一直管自己叫岳母啊!

可以说,面对紫墨固执的称呼,无论是冰娆还是冰魄都有些适应不良。

在冰魄眼中,紫墨明明就是叔叔啊!咋非得管自己叫大哥呢?而且,自家傻妹子还没成年,这就要被臭男人拐走了吗?

不行!这种事情它绝不允许发生!

妹妹还小呢!还得多留几年啊!

“大哥,我会好好对染儿的!”见冰魄貌似想说点啥,紫墨连忙表衷心。

冰魄对此很无语,它家呆萌的妹子,真要这样被定下了?

对于紫墨,冰魄自然是相信的,可它舍不得妹妹就这样属于别人啊!

“黑狐!哪里跑!”就在冰魄万分纠结时,雪森愤怒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一雪白身影朝紫墨扑了过去…

有了雪森的打岔,冰魄也就忘了纠结妹妹的事情,并连忙阻止道:“雪森叔叔,不要欺负紫墨叔叔啊!”

“大哥,我是你妹夫,不是什么叔叔!”紫墨一边躲避着雪森的纠缠,一边纠正着冰魄的错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