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六十五章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友情载你一次?”听了这话,巨大鲨鱼又眨了眨眼,面色古怪的看着眼前的雪白大狐狸。

这只狐狸是不是傻啊?

这年头哪有白吃的午餐?

不过,面对雪狐长老期待的眸光,心思早已转了好几个弯的巨大鲨鱼居然神奇的点头答应了。

至于它为啥会答应,嘿嘿!

巨大鲨鱼猥琐的在心里暗笑,这只雪狐啊!一看就是只智商欠费的,所以,它欺骗起来心里真是毫无压力啊!

可以说,巨大鲨鱼之所以会同意免费送这只雪狐过海,很大程度上也是为了算计对方。不是想要过海吗?它当然可以免费载对方过去,到时会把对方送去哪里,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啊!

当然,雪狐长老心里是绝计不知道对方打着这个主意,在对方同意友情送它过海后,它已经兴奋的有些找不到北了,甚至还格外感激的看着海里的巨大鲨鱼夸奖道:“你真是只好鱼!”

“那还用说,小白狐狸,快上来吧!”某鲨鱼笑得格外亲切道。

雪狐长老点头并坐上了巨大鲨鱼的背,同时又纠正:“请不要叫我小白狐狸好吗?我不是白狐,我是高贵的雪狐!”

“白狐和雪狐不是一样嘛!都白的!”某鲨鱼不以为然道。

“不一样!我们雪狐的血脉在白狐之上!”雪狐长老很坚持。

“好吧!小白雪狐,坐稳了啊!”巨大鲨鱼敷衍着,心里仍然不以为然,在它看来,白狐还是雪狐都没什么太大区别,反正都是白色的,至于分得这么清楚吗?而且,别看眼前这只雪狐自认血脉高贵,但它这智商肯定不及白狐啊!

唉!明明是一群没见过啥大世面的狐狸,偏偏觉得自己很高贵、很了不起,这也实在是挺令鱼无奈的啊!

随后,不想在跟某只智商欠费的雪狐争辨的巨大鲨鱼,瞬间如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顿时吓得压根没有心理准备的雪狐长老紧张不已的抓住了某鲨鱼的鱼鳍,但即便这样,它还是紧张得小脸煞白。

对于陆地上的兽兽而言,就没有不害怕和讨厌水的!因为在水中,它们实在是毫无优势可言,在加上海上风大浪急,所以短短数分钟,雪狐长老那身漂亮雪白的长毛就被风吹了起来,尾巴上的绒毛则直接被海水打湿!

上下颠簸的雪狐长老,无奈只能喘着粗气对巨大鲨鱼道:“鱼兄,慢点!慢点!我晕鱼!”

刚说完,一道海浪便朝着雪狐长老打来,眨眼的工夫,雪狐长老身上的雪白绒毛便全被海水给打湿了,它更是喝了好大一口海水,呛的它差点背过气去。

猛的咳嗽着,雪狐长老委屈的双眸含泪,好像要哭出来了似的!

“鱼兄弟…慢、慢点啊!”哽咽着,雪狐长老痛苦的哀求着。

某鲨鱼无辜的转头看了眼背上极其狼狈的雪狐长老,一脸歉意道:“对不起啊!海上就这个样子,你一定是很少出海才没有啥心理准备,没事,忍忍,习惯就好了!”

“……”雪狐长老好想哭,它习惯不了怎么办?

另外,海水还有些咸,打在它的眼睛里弄得它好疼啊!

“抓紧喽!又来大浪了!”没给雪狐长老太多惆怅的机会,某鲨鱼便大声警告起来。

雪狐长老闻言,吓得连忙抓紧巨大鲨鱼的鱼鳍…

这次的浪,比想象中的更大!

一人高的巨浪,直接淹没了雪狐长老,某坏心眼的鲨鱼还故意将身体下潜了一半,这样一来,倒霉的雪狐长老便被浸入了水中拖行着,连喝了好几口海水的雪狐长老直接被呛晕了过去,等某鲨鱼再次潜上海面,雪狐长老也差不多奄奄一息了,当然,更多的则是被吓的!

转头轻瞥了眼有气无力的雪狐长老,某鲨鱼暗笑,看吧!这就是不花钱的下场,若是付了钱,待遇肯定是会好些的!

借着海洋的特性狠狠修理了一番雪狐长老的某鲨鱼,吹着口哨继续在海洋中行驶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没有再遇上什么大风大浪的雪狐长老总算缓过来点了,可这个时候,天都黑了,海面上更是一片漆黑,时不时还有狂风呼啸,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没经历过啥大场面的雪狐长老害怕不已,好想回家的感觉怎么破?

麻麻,它想麻麻了啊!

呜呜…内心倍受折磨的雪狐长老,哽咽着开口问道:“可以送我回到岸上吗?”

“岸上?哪边的岸上?”某鲨鱼诧异问道,心里则忍不住暗道,难道是它给这只智商欠费的雪狐刺激太大,以至于它精神不正常了吗?

“我之前来的地方。”雪狐长老有些不好意思道。

“你想回去?”某鲨鱼略带不悦的眯了眯眼睛,问道。

“嗯,海上的旅行不适合我,呜呜…我想回家!”雪狐长老可怜兮兮道,还不停的打着哆嗦。

而它原本厚实蓬松的漂亮绒毛,此时全都*的黏在一起,弄得爱干净的雪狐长老身体十分的不舒服。

说完这话,雪狐长老还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明显着凉了。

“都快到了,你确定现在要回去?”瞧着雪狐长老怪可怜的,某鲨鱼纵使心中不悦,但还是善良问道。

“快到了吗?”雪狐长老不敢置信的问道。

“是啊!现在你离之前呆的地方好远了,回去的话,没个几天休想抵达!”某鲨鱼略带同情道。

“几天?可你游到这里,也没用上几天啊!”雪狐长老瞪大眼睛,忍不住吃惊问道。

“谁说的,现在都好几天了!”某鲨鱼如实道。

“这、这不可能!”雪狐长老不相信,脸上还尽是震惊。

“是真的,你之前晕过去了,所以才以为只有几个小时,实际上,已经好几天了!”某鲨鱼实话实说道。

“……”雪狐长老石化了,已经几天了!也就是说,它若现在回去,还要遭回罪?

哦买糕!为啥要这样对它?

见雪狐长老被自己吓到了,某鲨鱼也不吱声打扰它,只是自顾自的前进中。

“那、那这里离沧云国还有多久?”良久,终于恢复过来的雪狐长老才问道。

“这可说不好,毕竟海上的情况和陆地上肯定是不一样的,多久会到沧云得看海上还有没有大风大浪,如果有的话,没有十天半个月是甭想抵达沧云了,而且,我也不可能送你去沧云啊!顶多把你送到西流云,想去沧云还得你自己想办法才行!”某鲨鱼十分不负责任的道,随后又补充了句:“当然,你现在想回去情况也是一样的,谁让现在是在海上,海上情况不由兽啊!”

说这话的某鲨鱼,脸上尽是无奈,它还不停的叹着气,以示自己的无能为力。

雪狐长老则被它唬的一愣一愣的,并傻傻的半张着嘴巴久久无言。

“真的没有其它办法了吗?”又过了许久,雪狐长老才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没有,你只能二选一!”某鲨鱼残忍道,同时还提醒:“咱们现在正好在海中间,所以,选哪边没啥太大区别,一切都看你自己的决定喽!”

“继续前进吧!”雪狐长老思考良久,最后把心一横道。

“这才对嘛!做狐就是要勇往直前!”某鲨鱼开心了,并暗搓搓的想,又可以虐狐喽!

今儿真高兴!今儿真高兴啊!

其实,雪狐长老决定继续前进也是无奈之举,毕竟,都走了一半了,若是就这样回去它实在心有不甘啊!再者,回去族里若是让死对头知道,说不定怎么嘲笑它呢!它可不能让人看笑话!

但这样决定之后,它苦难的日子便又继续开始了。

某鲨鱼就是欺负这只雪狐是路痴,方向感不好、记性又差的特点,载着它在海上一圈圈的兜着风,而雪狐长老,也真的没感觉出来自己被只鲨鱼载着一直在原地转圈,只以为这海怎么这么大,怎么都走不到头呢?

海浪也一次次的袭击着雪狐长老,到最后,雪狐长老还真适应了,并且大有破罐破摔之势。

等某鲨鱼载着可怜的雪狐长老在海上转悠了一个月之后,原本漂亮高贵的雪狐长老,早已邋遢的不成样子!

这个时候的它,全身雪白漂亮的绒毛都成了灰色,一绺绺的黏在一起,可以说,这样子的雪狐长老若是回了雪山之颠,它麻麻恐怕都认不出来它了!

但雪狐长老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模样有多糟糕,它最大的感受就是饥肠辘辘。

它饿啊!

许久没有进食的雪狐长老,整个狐都饿瘦了一圈,当然,某鲨鱼在食物方面还真没虐待这只雪狐长老,可一向养尊处优的雪狐长老实在是太挑食了,在吃过几次鱼之后,它就在也不肯吃了!

原因很简单,吃腻了啊!

现在一看到鱼,雪狐长老就忍不住想吐!

对于雪狐长老的暴殄天物,某鲨鱼也只能遗憾的表示,海上最多的食物就是鱼,想吃肉,只能等上岸了!

可上岸是在什么时候呢?

某鲨鱼猥琐的笑着,等着吧!等它玩够了,自然会送这只智商堪忧的雪狐上岸的!嘿嘿!

雪狐长老自然不清楚某鲨鱼猥琐的心思,它没事的时候仍然在想,虚妄之海比传说中可大多了啊!

两个月后,雪狐长老终于看到了陆地!顿时,雪狐长老心潮澎湃,沧云,我总算到了,呜呜…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当然,这也是某鲨鱼玩够了!

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它一直陪着这只雪狐长老在海中央转悠,这严重影响了它的收入啊!所以,它才决定收手滴!

而在将雪狐长老送到西流云的陆地后,某鲨鱼便不负责任的扭身走了。

“鲨鱼兄弟,谢谢你了!”雪狐长老很有礼貌,还不忘跟某鲨鱼挥手告别,某鲨鱼则游的飞快,连头都不带回的。

等某鲨鱼已经看不到背影后,单纯的雪狐长老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海边,话说,这只鲨鱼还是不错滴啊!载着它在海上行驶了这么久,一分钱都没有收!

心里感慨的雪狐长老,沿着海边陆地走了会儿,又开始站在原地发呆了。

这是哪里?它该往哪儿走呢?

目光所及,一个活物都看不到,并且遍地黄沙,所以雪狐长老又情不自禁的迷惘了。甚至它心里还忍不住暗想,这西流云咋如此荒凉?居然寸草不生!简直比它们雪山还不如!

可看不到活物,雪狐长老也没地方问路,只能凭着它烂到家的方向感,漫无目的的走着。

与此同时,某鲨鱼则以最快速度赶往了沧云国,要求见紫冥总会长以及冰娆大人。

冰娆和紫冥这个时候正在商量离开流云大陆的时间,听到鲨鱼族族长要见他们后,便立即召见了它。

一着面,某鲨鱼便一脸担心道:“老大,冰娆大人,雪狐族来找碴了!”

“嗯?”冰娆和紫冥愣了愣,他们与雪狐族向来没什么交集,雪狐一族又鲜少与外兽交往,怎么突然来找他们碴了?

“我在虚妄之海载客的时候,遇到了一只智商明显欠费的雪狐长老,听说它要来沧云国后,我就留了个心眼并套了套它的话,知道它是冲着冰娆大人那两只黑狐来的,所以,我就…嘿嘿!”鲨鱼族长没有说完就忍不住猥琐的笑了起来。

冰娆见它如此,十分配合的问道:“你做什么了?”

“那只雪狐没有钱,我就免费载它过海了!”鲨鱼族长咧嘴笑道。

“只是载它过海?”冰娆有些不相信,如果真的只是载那只雪狐过海,这只老鲨鱼应该不会邀功一样的表情啊!

“我载着它在海上转悠了三个月,然后,把它载到了西流云的浩瀚沙漠!”卖够关子,鲨鱼族长才诚实道。

“……”在场的众人及兽兽们听完鲨鱼族长的话,无语了半晌,并且不由自主的在内心深处同情起那只倒霉雪狐,被载着在海上生活了三个月肯定已经足以使得那只雪狐崩溃了,最后,还被载到了沙漠之中,那只雪狐内心得多悲催啊!

众人及兽兽们完全能够想像出来那只雪狐孤单无助的模样,哎呀呀!真是太可怜了!

不过,对于干出这事的鲨鱼族长,众人及兽兽们还是给与了高度评价!

对于敌人,就是得心狠手辣啊!

这时,冰娆又想起一个事,并问道:“雪狐一族怎么会知道我有两只黑狐的?它们不是一向足不出户吗?”

说白了,雪狐一族都是宅男宅女,几乎不下雪山之颠!可现在,雪狐一族居然知道自己身边有两只黑狐,这真是太不寻常了!

谁不知道雪狐和黑狐一向不对盘啊!

这两种颜色的狐狸不见面还好,只要见到了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局面啊!

“我听那只雪狐说是一个人类告诉它们的。”鲨鱼族长回想了下,才道。

“一个人类?”冰娆眨眨眼,这人类很可疑哟!

“赫连家的那老太监吗?”紫冥眯了眯眼睛,猜测着。

说完,紫冥还看了眼冰娆,一人一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咱们还是先去浩瀚沙漠看看那只倒霉的雪狐吧!”想了想,冰娆道,她已经迫不急待的想欣赏下被鲨鱼族长折磨了三个月之久的倒霉雪狐的惨状了!

“嗯。”紫冥点点头,它也正有打算。

听着紫冥和冰娆的话,众人及兽兽们都兴奋了,他们也想去看看啊!求带上!求围观!

面对众人及兽兽们期盼的眸光,冰娆十分大方道:“都去!都去!”

就这样,冰娆、冰溪、沧陌染、沧云大长老以及众兽兽便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他们这声势浩大的举动,将各大势力留在沧云的探子吓了个半死,我去!这些凶残的家伙这是又灭哪个倒霉势力去了啊?

不行!得赶快将消息传回去,以防不测啊!

一时间,流云大陆上又草木皆兵了!

当然,冰娆等人绝对想不到,他们只是想去看一只雪狐的倒霉相,就吓得各大势力闻风而动,并且全都随时警惕着,生怕被冰娆等人给盯上。

特别是冰娆等人及众兽兽每路过一个势力的地盘时,某些势力的高层都吓得小脸煞白,好像随时要得心脏病似的,待知道冰娆等人及众兽只是从他们的地盘边路过时,他们悬着的心才渐渐放下!

没办法,谁让冰娆等人及众兽兽凶名在外啊!

但放心之后,众势力还忍不住暗搓搓的兴灾乐祸起来,也不知道是谁得罪了冰娆等人啊!居然让她率着大部队就杀去了啊!

不得不说,众势力的脑补很强大!

冰娆也就是不知道他们的想法,不然肯定大呼冤枉!

谁让浩瀚沙漠位于西流云的最南边,前往那里要路过的势力又多,不然怎么会让各大势力误会啊!

更主要的是,虚惊了一场的各大势力,从此对冰娆等人及众兽兽也更加畏惧了,这到是冰娆所没有想到的。

一路飞行,并且畅通无阻的到了浩瀚沙漠后,冰娆等人及众兽兽就有如大海捞针般寻找起那只倒霉雪狐的下落。

寻找了大半个沙漠,终于发现了那只雪狐的踪迹。

他们是在一个小沙丘中发现了一个可疑物体,某可疑物体大半个身子都被埋在了沙漠之中,只有一个灰头土脸、脏兮兮的脑袋露在外面。

经过确认,这正是那只被鲨鱼族长送到这里的倒霉雪狐。

此时,那只雪狐完全昏迷了过去,并且气息极其微弱。

冰娆等人从半空中降落后,围着倒霉雪狐唏嘘不已。

“唉!真可怜啊!咋混这么惨呢?”沧云大长老感叹着。

“是挺惨的。”紫冥也迈着小方步就近观看,紧接着,众兽兽也都凑上前来评头论足。

对于制造了这一幕的罪魁祸首,也就是鲨鱼族长,看到某倒霉雪狐的惨状还掉了两颗珍珠,并装模作样的嚎道:“小白狐狸兄弟啊!你这是咋了?被谁给虐了啊?”

听到这话,沧云大长老忍不住暗自腹腓,被你呗!还能是谁啊?

沧云大长老真心觉得,但凡跟冰娆一起混的兽,就没有一个单纯善良的,瞧,这只雪狐的遭遇就是最好的例子!这家伙,完全是被鲨鱼族长给恶整了啊!

哆嗦了下,沧云大长老对被埋在沙子中的肮脏雪狐表示了下自己的同情之意,然后,就跑到一边偷着乐去了。

流云大陆上的雪狐一族,向来自视甚高,不是瞧不起人类,就是看不上某些兽兽,现在好了,被虐得半死不活的,这下子舒服了吧?

真心想知道,这只雪狐醒来后看到自己的惨状会是怎样的一种反应啊!

只是不知道这只雪狐啥时能醒,万一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呢?

就在沧云大长老颇感遗憾时,冰娆已经拿出一枚疗伤丹药准备给这只遭受重创的雪狐吃下去…

沧云大长老见状忍不住问:“小娆儿,你打算救它?”这只雪狐,不是要来找碴的吗?

“一只狐狸而已,还能反了天?”冰娆不以为然道。

沧云大长老想想也是,而且,他十分期待看到这只雪狐醒来后的反应啊!

紧盯着冰娆将疗伤丹药给某狐狸吃下去后,沧云大长老就在等着这只脏兮兮的雪狐醒来了。

很快,雪狐长老就有了反应。

当它微微睁开眼皮,看到面前居然是一名人类时,着实愣了好久。

人类,怎么会有人类?

“小狐狸,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冰娆看出雪狐长老的疑惑,直接开口道。

“谢谢!”又愣了许久,雪狐长老总算反应过来,之前它在沙漠中探索时,正好遇上了沙漠风暴,耗尽灵力仍然抵挡不住后,它就晕死过去…想来,真是这人类救了它啊!

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被一名人类所救,雪狐长老内心真是百感交集,除了谢谢,它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毕竟,它跟人类的接触不多。

“只有一句谢谢?”冰娆听完,明显有些不满的问道。

“……”雪狐长老郁闷的看了看冰娆,这人类莫非还想让它以身相许不成?

“小狐狸,为了救你,可是用了我不少的天才地宝,所以,只有一句谢谢是绝对不够的哟!”随后,冰娆又道。

雪狐长老继续呆怔中。

“没错,脏狐狸,你必须以身相许!”紫冥跳到雪狐长老面前,说出了这个残忍的事实。

见果然如自己所想那般,雪狐长老纠结了。

以身相许啥的,这太强狐所难了啊!

可眼前的人类又确实救了它,呜呜…谁能告诉它,它该怎么办呢?真要以身相许?

显然,以身相许的想法,对于骄傲的雪狐长老而言是万万不愿意的。

但,如果它不答应,这人类会不会将它丢在这里自己走掉啊?

担心的抬起头看向冰娆,雪狐长老的余光才猛然发现,包围着它的人类和兽兽好多好多!甚至比它这辈子加在一起所见过的人类和兽兽都要多!

我去!这是怎么个情况啊?

“你们?”雪狐长老忍不住问道。

“我们路过此地,正好发现了你,怎么样,要不要和我们一起离开啊?”冰娆笑眯眯道,一副诱拐单纯小红帽的狼外婆模样。

“……”雪狐长老没吱声,它内心深处不禁暗想,如果它不跟这些人或兽兽一起离开,他们是不是就要把自己留在这里呢?

艰难的挪动了下身子,雪狐长老黯淡的蓝眸可怜兮兮的看着冰娆道:“善良的人类,我不会忘记你的大恩的!”求帮我脱困啊!

冰娆全当没看出雪狐长老的小心思,并叹气道:“小狐狸,你只会嘴里说说吗?到是来点实际行动啊!”

雪狐长老眨巴着大眼睛,蠢萌蠢萌的看着冰娆同时心里暗道,实际行动的意思,是要它以身相许吗?

它不愿意啊!呜呜…

骄傲的雪狐,自古以来就没有认人类为主的先例!雪狐长老实在不愿意当第一个吃螃蟹的狐啊!如果它真对人类以身相许了,它还有什么脸面回雪狐一族啊!族人一定会唾弃起它的!

越想,雪狐长老越觉得委屈,它这都是为了谁啊?为何要让它遭受这样的无妄之灾呢?

“算了,咱们还是离开吧!”见雪狐长老只知道卖萌,却一点实际行动都没有,冰娆准备走人了。

“嗯,走吧!”众人及兽兽们连忙跟着起哄。

看到眼前的众人及兽兽们都坐上了飞行兽,并飞到半空准备远离了,孤单寂寞的雪狐长老顿时着急的大声道:“等等,别走啊!别丢下我啊!呜呜…我好害怕啊!”

“那要和我们一起离开吗?”转过头来,冰娆笑眯眯问道。

“那要以身相许吗?”冰娆怀里的紫冥也问。

雪狐长老内心无比纠结。

难道说,它非得以身相许了?

难道说,从此后,它就是有主的兽了?跟那名人类女子怀中的紫貂一样,都是有主的了?

呜呜…

族长,我对不起雪狐一族!

族长,我给雪狐一族丢人现眼了啊!

麻麻,我在也见不到你了啊!

还有许许多多的族人,以后都见不到了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