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六十四章 单纯的雪狐长老

敢这样骂冰娆的,除了紫冥都不做第二人想,而被骂了的冰娆,看到紫冥也只能讨好的笑着哄道:“我知道你在,有什么好害怕的!”

“哼!算你知道我的好!”被娆儿美妞夸奖后,紫冥傲娇了,毛绒绒的大尾巴更是不停的甩来甩去,最后,有些羞涩的紫色小貂,干脆扑到冰娆怀里撒娇的打着滚。

看到凶残的紫色小貂跟个宠物般在冰娆怀里滚来滚去,围观到这一幕的四大总会高层都忍不住嘴角狂抽。

话说,如此凶残的紫冥摄政王,你真把自己当成普通貂儿了?要知道,你可是兽族联盟的首任总会长啊!旗下兽兽无数,难道自己不应该给其它兽兽们做个榜样吗?

若是让其它的兽看到你这宠物犬般的模样,多影响您高大威武的形象啊,是吧?

不过,紫冥显然不在意这些,其它兽兽对此更是早已见怪不怪!

更有甚者,几只娇小可爱的貂儿及小银狼们更是有样学样的也扑到冰娆怀里一起撒着娇。

看到眨眼的工夫,冰娆身上就被兽兽们给占满了,四大总会高层们的嘴角又忍不住抽搐了下,这场面简直令人不敢直视啊!

当然,他们也有些羡慕嫉妒恨!

唉!冰娆和兽兽们的关系咋就这么好呢?真是嫉妒死人了!

但他们也深知,这种事情是嫉妒不来的,谁让他们没有冰娆那样的亲和力呢!

转头,不在看冰娆和兽兽们秀恩爱,四大总会高层们将注意力都转移到了赫连家族众人的身上。

此刻的赫连家族族人,已经死伤无数,还活着的,目前也都伤痕累累并且全都被众兽兽们给盯得死死的,可以说,死亡对于他们而言只是时间问题。

听着耳畔传来的惨叫,四大总会高层们都见怪不怪,毕竟,这样的事情并不新鲜,他们也没圣母到对此觉得有所不忍!

因为这就是现实!

成王败寇!

赫连家族既然是输家,那么整个家族的陨落则是必然的!

良久,兽兽们玩一般的消灭了掉了城门口的赫连家族众人,并且大摇大摆的进了赫连城。

赫连城里因为兽兽们的攻城,早已乱成了一团,不少百姓四处躲藏。兽兽们如以往般只找赫连家族众人的麻烦,但凡拥有赫连家族血脉的人都逃不掉兽兽们灵敏的鼻子。

等攻到赫连家祖宅的时候,祖宅之中早已空无一人。

“咦!赫连家族已经没有人了吗?”看到这种情形,灵师总会的副会长忍不住问道。

“估计是逃掉了!不然,赫连大长老也不会率人到城门口故意拖延时间!”冰娆了然道。

“逃掉了?冰娆小姐,这下子可麻烦了!”灵师总会副会长一听,立即担忧道,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如果赫连家族之中有人逃了出去,以后必定会回来报复啊!

“哪里麻烦了?”听灵师总会副会长这样说,冰娆装傻问道。

“没能斩草除根,这还不麻烦吗?”灵师总会副会长理所当然道。

“原来,你们是要斩草除根啊?这样会不会狠了点?”冰娆眨眨眼,一脸诧异道。

“……”

我去!他没听错吧?

灵师总会副会长闻言忍不住抹汗,对于这种圣母的话从冰娆的口中说出来,他深深的表示自己接受无能!这样的话,怎么会是冰娆说出来的呢?

说起来,你那些兽可是一个比一个凶狠残暴啊!现在好了,自己想当圣母了?

偏偏这种事情是绝对不能够圣母的,不然后窜无穷!

可一时间,灵师总会副会长又摸不准冰娆到底是个什么想法,说冰娆是在开玩笑逗他玩吧,对方脸上的表情又极其认真,说对方是认真的吧,他又不太愿意相信!原因很简单,这和他知道的冰娆相差甚远啊!

一时间,灵师总会副会长郁闷到不行,那双幽怨的眼神更是一直紧盯着冰娆看个不停,就想从冰娆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可惜,冰娆脸上的表情极其无辜,以至于这位见多识广的灵师总会大佬都没能发现冰娆的真实想法。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着。

直到沧陌染走过来,一脸不悦的挡在冰娆面前,阻断了灵师总会副会长的视线,灵师总会副会长才反应过来,他看冰娆看得有些久了。

“呃!不要误会!”生怕沧陌染狂性大发的灵师总会副会长,小心翼翼的解释着,并时不时的偷瞄冰娆,眼神中布满着哀求。

把你家男人看好啊!这样放出来实在是太吓人了啊!

见灵师总会副会长如此害怕沧陌染,冰娆都有些醉了。

您老人家好歹也是灵师总会的大人物,能有点出息不?冰娆用眼神询问。

出息值几个钱?你家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兽兽又多,他真心不是对手啊!灵师总会副会长委屈的用眼神回着。

“你们在干嘛?”看到自家媳妇在和一个糟老头子眉目传情,沧陌染眯了眯眼眸,略带不悦的问道。

“这老头有点害怕你,我挺好奇的。”冰娆笑眯眯回着。

“害怕我?我很吓人吗?”沧陌染一直眯着眼睛,看着灵师总会副会长。

这样的沧陌染,让灵师总会副会长情不自禁的小心肝乱颤,如果可以,他真心想给对方跪了,拜托,别这样吓人好不好?

“怎么不回答我?”见灵师总会副会长不吱声,沧陌染又问道。

“……”灵师总会副会长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他很怕自己说错话,惹恼了沧陌染这货,正想找个借口远离冰娆和沧陌染这对可怕的小夫妻,突然,一只黑色大狐狸出现在了他们面前,并一脸愤怒的告状道:“主人,让那老阉货给跑掉了!”

“赫连家主跑掉了?”冰娆确认道。

“嗯,跑掉了!那老头狡猾的狠,居然让自己儿子当了替死鬼,然后他跑了!”紫墨一脸鄙视道。

“冰娆,怎么回事?”听着一人一狐的对话,灵师总会副会长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赫连家主带了些赫连家族的下一代想趁乱逃出赫连城,我事先早有准备,就让紫墨等兽去追,结果,其他人都追到了,唯独跑了赫连家主。”冰娆解释着。

“……”灵师总会副会长闻言默了默,你不是说斩草除根太狠吗?结果,自己早就那样做了!

“这下子真的麻烦了!赫连家主跑掉了!”冰娆见灵师总会副会长在发傻,遂善良提醒,后又补充了句:“你们灵师总会要小心哟,说不定赫连家主会去找你报仇的!”

灵师总会副会长眨眨眼,暗道,为嘛不是找你报仇?而是找灵师总会?要知道,冰娆等人及兽兽们才是攻城的主力啊!

“怎么,吓到了?”见灵师总会副会长只是瞪大眼睛,冰娆继续调侃着。

灵师总会副会长这下子算是看出来了,冰娆纯粹是在逗自己玩呢!

呜呜…难道自己很好逗吗?

“别怕啊!你们灵师总会可以雇佣我保护你们,我收费合理,保证不会多要的!”随后,冰娆又笑眯眯道。

“……”谁信?谁信?

灵师总会副会长必然是不信!想让冰娆保护,肯定得有让她剥下一层皮的心理准备啊!

但他也心知肚明,冰娆的信用不错,她要保护的人,一定可以护得住!可他还没弱到需要人保护的地步吧?

尴尬的笑了笑,灵师总会副会长保证:“如果需要保护,我一定会找你的!”

“上道!”冰娆满意点头,然后,将四大总会的人留在赫连城打扫战场,她和沧陌染则带着兽兽们打道回府。

目送着冰娆、沧陌染及兽兽们的背影,四大总会的人不禁唏嘘,看来在冰娆等人及兽兽们面前,他们最大的作用就是清道夫了!

呜呜…在冰娆面前,他们这些高大上的职业总会,咋混得如此没有地位呢?这是咋弄的啊?

算了,还是认命吧!

认了命的四大总会,兢兢业业的当起了清洁工。

与此同时,冰娆、沧陌染则带着兽兽们回了沧云皇都。

回去后,将这些事情对沧云大长老等人一汇报,听闻此事的人全都有些傻眼。

去天河山不是商量万龙、万凤两大学院的事情吗?咋直接就灭掉了赫连家、范家、徐家和钟家啊?而且,这么大的事情,也没提前通知下,呜呜…失去了围观的大好机会啊!

想看热闹的众人都感觉到郁闷了,并幽怨的看着冰娆和沧陌染,这样的事情,咋能吃独食呢?

“爷爷,钟家也被我灭掉了。”没理会众人幽怨的眸光,冰娆直接看着钟伯道。

“嗯,灭掉就灭掉吧!这些世家存在的时间久了,早就腐朽的不成样子,也是时候改朝换代了!”钟伯有些不以为然道。

听到钟伯这样说,冰娆放心了,可她的美眸却不由自主的在沧云大长老等人身上流连往反,吓得他们小心肝乱颤个不停。

看着他们干嘛啊?

不要一有什么事情,就看他们好不?他们胆子小,不禁吓啊!

“大长老,赫连等四家族的覆灭相信现在已经传遍整个流云大陆了,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打算?”盯着沧云大长老等人许久,直到把他们差点看毛了,冰娆才问道。

“呃!我们全听陛下和皇后的!”沧云大长老连忙表态。

“嗯,我已经做主不接收那四大家族的地盘了,稍后你们派人去趟天河山,与四大总会高层们分分脏吧!”冰娆提醒着。

“好的!”沧云大长老点头,心里却忍不住暗道,那四大家族还有钱吗?不是早就被他们给搜刮干净了?

但冰娆既然这样说了,他肯定是要派人去一趟的!另外,他也知道冰娆的意图,分脏啥的只是顺带,主要还是与四大总会之间的合作嘛!

简单沟通完,沧陌染便拉着冰娆回了房,美其名曰,修炼!

而沧云大长老则当即派人前往天河山。

在双方都有意合作的情况下,沧云与天河山之间的分脏进行的相当顺利,冰娆也没有在管这事,此时此刻,她简直快要被沧陌染给弄疯了!

看着眼前衣衫半露的性感美男,冰娆真心觉得她要是能控制住,那她就是柳下惠了!

可她偏偏不是柳下惠,因而在扑倒沧陌染前,冰娆还是忍不住说了句:“纵欲有害健康啊!”

“呵呵!咱们是在修炼哦!”低低的笑着,沧陌染提醒道并直接吻上了冰娆粉嫩的唇…

在灭掉赫连等四个家族之后,沧陌染和冰娆真心逍遥了一段时日。

除了兽兽们会时不时的充当下他们之间的电灯泡,沧云大长老等人几乎是没有人敢打扰他们,不仅如此,他们还得小心翼翼的提防着自家陛下啥时心血来潮,又要去灭掉几个家族啥的!

要知道,自从赫连等家族被灭之后,流云大陆上很多势力都风声鹤唳,生怕灭族之祸的战火烧到自家身上,因此一时间,沧云皇都人满为患!

大部分前来沧云皇都的都是各大势力派来的代表,他们来沧云的目的,自然是表衷心来的!

沧云大长老自知他们的想法,干脆来者不拒,甚至还顺带的提了下赫连家主的事情。

知道赫连家主逃掉后,众多势力都诚恳表示愿意协助沧云通辑赫连家主,对此,沧云大长老表示十分满意,并保证,只要众势力不惹到沧云身上,沧云是不会对他们出手滴!

得到了沧云大长老这样的承诺,各大势力满意而归!

不久,各大势力便发起了声讨追捕赫连家主的声明,赫连家主顿时成了过街老鼠,而原本四大势力所在的地盘,也由这些势力集体瓜分!

这自然是沧云给他们的甜头!

而成了通辑犯的赫连家主,却只能四处躲藏,他尤其不敢出现在人多的地方,基本上但凡热闹点的城市都有被人认出来的可能,所以,他只能专门挑些小城市暂时藏身。

可有的时候,小城市也不安全,因为追捕他的除了各大势力外,居然还有兽兽!

最终,被追得无路可逃的赫连家主,只能冒险逃进了一座森林之中。

他冒险进入的森林,乃是归流云大陆上的雪狐一族所有!而雪狐一族又一向排外,因此赫连家主便想进去碰碰运气,万一运气好被雪狐一族接纳了,他就有了容身之地!

赫连家主之所以觉得自己会被雪狐一族接纳,也是想透露一个消息给雪狐一族,这也算是投桃报李吧!而他唯一的要求则是,受到雪狐一族的庇护!

进入那座森林后,赫连家主便一路狂奔,据他所知,雪狐一族居住在森林深处的雪山之颠,那里不仅山高险峻,而且异常寒冷,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只到了山脚下,赫连家主就因为承受不住那股寒意而被冻晕了过去。

在他刚刚晕过去不久,一只雪白的大狐狸正好路过,并顺手将他带上了山顶!

带赫连家主上山,肯定不是请他前去做客的,赫连家主的身份则是囚犯!

等到赫连家主醒来,看到围着自己的一众雪白狐狸,立即惊诧的从地上爬起来,并要求道:“我要见你们族长!”

“我们族长可不接见人类!”一只骄傲的雪白狐狸略带嫌弃的开口道。

“我有重要的事情啊!”赫连家主大声道。

“什么重要的事情?说来听听!”一只雪狐的兴趣被勾引了起来,并好奇问道。

“你们雪狐一族向来不待见黑狐,没错吧?”想了想,赫连家主小心问道。

“没错,这在流云大陆上并非是什么秘密,人类,你可甭想打什么鬼主意,快快说出你的目的,不然,我会让你后悔来到雪山之颠的!”那只雪狐恶狠狠道。

“我知道两只黑狐的下落,想告诉你们。”听了这只雪狐的话,赫连家主连忙道。

“在哪里?”那只雪狐淡淡问道。

“你们得先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会告诉你们!”赫连家主讲价还价道。

“来啊!把这人类从雪山之颠丢下去!”那只雪狐一听,当即下令道,然后,就有两只雪狐上前,分别抬起赫连家主的四肢打算把他抬出雪狐一族的大殿,并丢下雪山。

赫连家主一见害怕了,并直接求饶道:“等等,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放下他!”那只雪狐顿时咧嘴一笑,并抬起一只粗壮的爪子轻轻拨弄着赫连家主额前的头发道:“这才乖嘛!人类,你可没资格跟本长老讲价还价,本长老脾气也不太好,若是你真惹恼了我,我可是会直接将你撕成渣渣的!”

面对眼前雪狐的威胁,赫连家主也只能打落牙往肚子里咽了,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只雪狐居然还是雪狐一族的长老,登时,他欣喜不已,并决定一定要抱上这只雪狐长老的大腿才行!

雪狐一族与其它狐族的生活习惯略有不同,因为它们属群居的狐狸种族,并且,族中的管理权力与人类也颇为相似,其中属族长权利最大,长老次之!

当然,雪狐一族中肯定不仅仅只有一名长老,但在目前这种情况下,能抱上一只狐族长老的大腿显然是最正确的选择。

抱着这样的想法,赫连家主简直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从赫连家主口中知道沧云皇都有两只黑狐后,这只雪狐长老表示自己很有兴趣!

要知道,黑狐在流云大陆上的数量可不多,而且,一但被雪狐一族发现了其踪迹,都是要被它们雪狐一族追杀的,可听眼前这人类的意思,那两只黑狐貌似生活的很逍遥啊!

对了,这人类说,那两只狐狸同属于一个主人!

哼!身为狐族居然认人类为主,这简直太丢狐族的脸了!

哪怕对方只是身份低贱的黑狐,它这雪狐一族长老听了心里也十分不爽!

身为狐,不管是哪种狐,都是不应该认人类为主的啊!

人类,哪有资格成为高贵狐族的主人?

雪狐长老很愤怒,所以它想都没想就将赫连家主交给了属下看管,然后,它独自下了雪山之颠。

这只雪狐长老下山的目的,自为是要为狐族清理门户啊!

抱着这样的想法,这只雪狐长老下山时可谓雄纠纠、气昂昂,但下了雪山,走出森林后,某雪狐长老才发现,哦买糕!它不认识前往沧云皇都的路啊!

它迷路了!

迷路的雪狐长老,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只能漫无目的的四处溜达。

不知道走了多久,它总算是找到了虚妄之海。

但在要渡海时,这只雪狐长老又迷惘了。

身为狐,它肯定是不会飞,如何过海呢?

“嘿嘿!小白狐狸,是要渡海吗?”就在雪狐长老百般纠结时,一只巨大鲨鱼突然出现在了它面前,并且笑眯眯问道。

见问话的是只兽兽,雪狐长老当即收起自己的敌意,并点头道:“我是要渡海,沧云国是在海的那边吧?”

“你要去沧云国?”一听这话,巨大鲨鱼当即警惕起来,这落单的雪狐想去沧云,要干嘛?

这只鲨鱼已经加入了兽族联盟,而且,它之所以在虚妄之海载客过海还是冰娆给它们出的主意,也算是它们的一项创收,正是如此,它才不希望有人或兽去找冰娆等人的麻烦。

更主要的是,雪狐向来不与人类或兽族有任何来往,这只雪狐身上毛色漂亮,一看就是只养尊处优的狐狸,这样的雪狐一般来说在雪狐一族中的地位肯定不会低,正是如此,狡猾的鲨鱼才对这只雪狐前往沧云的目的深感怀疑。

不过,某雪狐却没想那么多,并诚实道:“嗯,听说沧云国有两只黑狐,我正要去看看!”

“这事你听谁说的啊?”某巨型鲨鱼试探着问道。

“一个十分落魄的人类告诉我们雪狐一族的,听说那两只黑狐还是有主人的,哼!身为狐族,哪怕是身份最低的黑狐也不应该认人类为主啊!这样的狐,简直就是咱们狐族的耻辱!”单纯的雪狐长老,压根想不到眼前颇为友好的鲨鱼是在套自己的话,而它更觉得,它们雪狐一族不喜欢黑狐乃是兽尽皆知的事情,没什么好瞒的,所以,它就全交待了。

“这么说来,你是想要清理门户?”眨巴眨巴眼睛,某鲨鱼又问。

“看情况吧!总得先把那两只黑狐带回去再说!”雪狐长老一脸认真道。

“说的也是,不过,我劝你们雪狐一族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因为那两只黑狐的主人并不好惹啊!”某鲨鱼善良的笑笑并提醒着。

“你也知道它们?”雪狐长老诧异道。

“我经常载人或兽兽渡过虚妄之海,也听过一些他们的事情…”某鲨鱼故意道。

“快说来给我听听!”雪狐长老的兴趣被勾起来了,并强烈要求道。

“你不是要过海吗?”某鲨鱼笑眯眯问道。

“是啊!不过,这并不影响你把那两只黑狐还有它们主人的事情告诉我啊!”雪狐长老理所当然道。

“告诉你也不是不可以,但我这消息可不白告诉啊!”某鲨鱼咧嘴笑道。

“嗯?啥意思?”雪狐长老眨眨纯净的蓝眸,完全没懂这只鲨鱼的话。

“我的消息是有偿的!你得付钱才能知道!”巨大鲨鱼略带羞涩道。

“付钱?可我没钱!”雪狐长老有些纠结道,它们雪狐一族不需要钱啊!

“没钱,你还想过海?”某鲨鱼略带鄙视道。

“呃!你载我过海也要收钱吗?”雪狐长老完全没想到,它还以为遇到好兽了呢!原来居然是只想赚钱的兽!这年头,兽兽也如此坠落了?

自小生活在雪山之颠的雪狐长老,可以说从小到大都没为生活而发愁过,而雪山上的生活又十分富足,这么说吧,雪狐长老自懂事起就没想过啥赚钱的事情,赚钱,也向来被雪狐一族视为耻辱,甚至在雪狐长老心里,只有自甘坠落的兽,才会想尽办法赚钱!

现在,眼前就有一只坠落的兽,而某只已经坠落的鲨鱼,居然还打算收它这高贵的雪狐长老的钱,这样的事实,让雪狐长老实在是无法接受。

“必须啊!你总不会以为我要白白载你过海吧?你知道这海有多大,海水有多深吗?游这么一趟我也是需要消耗体力的,懂吗?所以,若是没钱,我看你还是乖乖回你们雪狐一族的雪山吧,真是的,没钱出来瞎转悠什么呀?”某鲨鱼一脸失望的道,大有翻脸不认狐的趋势,甚至转身就准备游走了。

雪狐长老一见,立即叫住了它道:“唉!别走啊!咱们在好好商量商量!”

“还商量什么?没钱免谈!另外,不怕告诉你,如果身无分文,你就不要想渡过虚妄之海了,因为这海里的兽,包括天上飞的那些,都不会白白载你的!大家可都是要混饭吃的!”某鲨鱼提醒道。

“可我真没钱,难道不能看在大家同为兽族的份上,友情的载我一次吗?”雪狐长老好言好语的商量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