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六十三章 我们上门来送死的

见钟家家主被气到吐血了,四大总会高层对他都深感同情,和冰娆斗嘴,吃亏的肯定是别人啊!更何况,钟家家主的战斗力还如此不堪一击,这就是妥妥的找虐啊!

但同情归同情,四大总会高层们内心深处还是有些兴灾乐祸的,谁让钟家之前伙同赫连等家族打过天河山不夜城的主意呢!如此情形之下,不想兴灾乐祸的,那就不是正常人了!

而钟家家主因为所受刺激太大,在狂吐血过后很快就晕了过去。

他这一晕,兽兽们杀戮起来更加肆无忌惮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钟家家主幽幽转醒的时候,钟家已然成了一片废墟,而钟家,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冰娆特意留下了他,就是想让他亲眼见证钟家的毁灭!

见到钟家此时的状况,钟家家主心中恨意滔天!

再次狂喷了几大口鲜血之后,钟家家主看着冰娆的眸光好像要吃人似的,冰娆也毫不在意,但沧陌染却不喜欢有人用这样的目光看着自家媳妇,所以他想都没想直接一脚踹了上去…

咔嚓几声,被砸到墙上的钟家家主肋骨断了好几根,钟家家主强忍着疼痛以及口中喷涌而出的血腥,怒瞪着冰娆和沧陌染许久,最后,他才不甘的闭上了眼睛,没了气息!

至此,钟家覆没!

随着钟家消失在流云大陆,冰娆最后一个要收拾的就只有赫连家族了!

带着众兽,雄纠纠、气昂昂的直奔赫连城后,在赫连城门口,冰娆就指挥兽兽们发起了进攻!

赫连家族留守的众长老,见状都从祖宅中来到了城门口!

赫连大长老见到冰娆来了,心中不禁为之大震!

而后,他又看到了四大总会高层,心里更是感觉不妙!

“冰娆,你们这是何意?”强扯出一丝笑意,赫连大长老故作不解的问道。

“我们上门来送死的!”见赫连家族的人出城来了,冰娆挥手让兽兽们停止了攻击,并笑眯眯回道。

“……”赫连家族的长老们默了默,上门送死?这话骗三岁小孩子人家都未必信啊!

“准确的说,我是带着四大总会高层前来送死的!你们之前不是打算进攻天河山不夜城吗?据说收拾掉天河山后下一个目标就是我了,我看咱们也别费那事了,正好之前我在天河山做客,跟四大总会高层们商量了下后,我们就决定自己过来了,自于谁能杀了谁,那就只能看各自的运气了!毕竟,没有谁愿意轻易死翘翘的,我想你们是可以理解的吧?”冰娆云淡风轻的解释着。

闻言,赫连家族的长老们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冰娆这话的意思分明就是他们双方生死由命啊!

不过,看看双方悬殊的实力差距,赫连家族的长老们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死的会是谁了!

“呃!冰娆,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斟酌了下,赫连大长老小心翼翼问道。

“误会?有吗?若是我没失忆,之前赫连家、范家、徐家和钟家分别派了代表前往我那里,主要目的是想让我归还从你们手中赢去的财富,我不肯还,就让我后果自负!请问,啥叫后果自负?”冰娆眨着美眸,一脸纯良无辜的问着。

“……”赫连家的长老们,没有人敢回答!

之前,他们敢派人威胁冰娆也是因为上界来人撑腰了,可现在,上界的人都去了天河山并且看这情形应该是一去不复返了,这种时候,谁敢和冰娆说啥叫后果自负?万一冰娆一怒之下,给他们来个后果自负怎么办?

“啥叫后果自负啊?”见赫连家的人都不回答,冰娆只能转头看着四大总会高层,一脸不解的问道。

四大总会高层沉默了下,最后还是器师总会副会长解释道:“他们肯定是在威胁你啊!后果自负的意思就是让你小心呗!不定啥时他们就要把你给咔嚓了!”

“说的好有道理!”冰娆故意星星眼的看着器师总会副会长,然后又转头看着赫连大长老问:“赫连大长老,你们是这个意思吧?”

“我、我们…”赫连大长老闻言苦笑,他说不是这个意思,冰娆会信?

冰娆这恶魔都兽临城下了,他还有机会狡辩吗?

想着,赫连大长老忍不住问:“前往天河山的人,他们如今…”

“都死翘翘了!”没等赫连大长老把话说完,冰娆就如实相告,并且善意提醒:“现在轮到你们了!”

“……”赫连大长老就知道,遇上冰娆参与准没好事!

而现在的情形,冰娆肯定是和天河山联手了啊!

天河山的四大总会看着貌似啥事没有,而他们几家派去的人却一个都没有回来!

“冰娆,你到底想如何?”良久,赫连大长老才轻叹着气问道。

“想赫连家族消失呗!这不是明摆着的吗?”冰娆淡定自若道。

“非得如此?”赫连大长老闭了闭眼眸,并问着。

“嗯,因为我不让你们消失,只要有机会,你们也一样会想我死!而我是绝不想死的,所以,只能你们消失了!”冰娆理所当然道。

“冰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突然,一道略显失望的声音响起,冰娆好奇的朝着声音来源望了过去,看到说话的居然是赫连呈!

只是赫连呈脸上那明显失望的表情是怎么个情况?

此时的赫连呈,看着冰娆的眸光可谓相当复杂!

想当初,他还有娶冰娆当小妾的心思呢!哪里能想得到,短短时间冰娆居然成长至此!现在的冰娆,显然已经不是他能宵想的了!

可赫连呈自小养尊处优,哪里受过哪怕一丁点的挫折,因而在看到冰娆居然有灭掉赫连家族的想法后,他那与生俱来的优越感便不由自主的冒了出来。

他深深觉得,冰娆根本没有资格如此对待赫连家族!

要知道,赫连家族可是东流云第一大世家!虽然曾经因为冰娆,赫连家族的声望大减,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冰娆怎么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胆子啊!

一定是沧陌染教唆的!一定是的!

想到这儿,他的眸光便情不自禁的由失望转为愤怒,并恶狠狠的瞪向沧陌染吼着:“沧陌染,是不是你威胁冰娆的?都是你把冰娆给带坏了!”

“……”突变的画风,让在场的人及兽兽全都愣住了,这是咋个情况?

沧陌染咋就威胁冰娆,还把冰娆给带坏了?

冰娆也一脸的莫名其妙,这赫连呈精神不正常吧?不然咋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同情了看了眼赫连大长老,冰娆暗叹,带着一群明显有病的族人,他可真是有够辛苦啊!

而平白无故被冤枉的沧陌染,则看白痴般看了眼赫连呈,淡淡道:“你是没吃药,还是吃错药了?”

“沧陌染,你什么意思?”赫连呈听完大怒道。

“不懂?”沧陌染挑眉问。

“该死的,你到底啥意思?”赫连呈怒火中烧。

“他的意思,你有病!”冰娆淡笑着解释着。

“沧陌染,你才…”冰娆的解释,显然激怒了赫连呈,但他的怒吼还没有喊完,沧陌染就已经不耐烦的出手了!

数道磅礴的灵力直逼赫连呈的周身,赫连呈惊恐的瞪大眼睛,根本来不及反应便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一击毙命!

赫连呈再也没有机会开口说话了!

赫连大长老见此情形,不禁一脸失望的大声斥责着:“沧陌染,他可是你的表哥啊!你、你怎么可以对他下次狠手!”

“表哥?我可没什么表哥,一些阿猫阿狗的最好不要来套近乎!”沧陌染不带任何感情道。

“……”赫连大长老本以为沧陌染对此多少会有些内疚,却没想到沧陌染居然是个六亲不认的冷血家伙,因此他事先准备好的话一句都没机会说出口就被堵在了喉咙中,这样的事实,简直令他郁闷到不行!

场面一时间僵了下来,双方谁都没有再主动开口。

“呈儿!呈儿!”这时,一名中年女子从赫连家族的队伍中狂奔了出来,并一下子扑到赫连呈身上痛哭不止。

冰娆确认了下,这位正是赫连呈的母亲,那名同样喜欢自以为是的商云公主!

商云公主见到儿子挂掉了,哭得简直稀里哗啦,脸上妆花了,头发也乱了!而她那凄厉的哭喊声,也弄得赫连家族上下全都唏嘘不已,同时,赫连家族的人看向冰娆等人的眸光也愈发不善!

冰娆表示自己很无辜,赫连家的人有什么资格用这样的眸光看着自己啊?

他们本来就是敌人,不是吗?

既然是敌人,那无论对手是生是死,不都是很正常的吗?

“冰娆,你陪我孙儿命来!”突然,一声暴怒又响了起来,然后冰娆这边的众人及兽兽们就看到一名头发花白的女子疯狂的朝着冰娆扑了过来。

冰娆起先愣了下,然后才认出这名老太太居然是沧云大长公主!

不过,沧云大长公主怎么这副模样了?

没等沧云大长公主到冰娆近前,某条黑色巨蟒就十分善解人意的用尾巴卷起了扑过来的危险品,也就是沧云大长公主,并且还把沧云大长公主高高吊到半空用尾巴甩着玩。

压根没想到会遭此劫难的沧云大长公主见状,只能疯狂挣扎着,口中还不停的骂着三字经!

“把她嘴堵上!”冰娆冷声命令。

一只兽兽随即递上一块散发着恶臭的蓝色方块布给黑色巨蟒,黑色巨蟒将布往沧云大长公主口中一塞,沧云大长公主顿时失了声。

与此同时,一道惊呼声乍然响起:“我的内裤啊!你个色狼,还给我!”

喊出这话的,是丹师总会的一名丹师。

这名丹师一向醉心炼丹,因此在衣着方面十分不讲究,身上衣服更是经常数日不换,可以说,他是丹师总会众丹师中最邋遢的一个了!

也正是如此,在冰娆下达将沧云大长公主的嘴堵上这样的命令后,他好几天都没有换洗过的小裤裤顿时成了某只银狼的目标!

那只银狼,只用锋利的爪子轻轻一划,就在他的裤子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然后动作极其迅速的将其小裤裤扯了下来,并将那块臭哄哄的布抛给了其它兽,最后传到了黑色巨蟒那里,黑色巨蟒还成功的用那块布堵上了沧云大长公主的嘴巴!

现在,在场众人听到这名丹师的话,都忍不住有些醉了。

这家伙的小内内都不知道多久没洗过了啊!如今,便宜沧云大长公主了!

而原本异常愤怒的沧云大长公主,在知道堵着自己嘴的居然是一名邋遢丹师的小内内之后,根本承受不住这打击,并直接晕了过去。

这时,冰娆才看着赫连大长老问道:“不知道赫连大长老可否解释下,咱们沧云的大长公主怎么这副模样了?你们居然敢虐待咱们沧云的大长公主?”

“……”赫连大长老闻言简直郁闷到不行。

谁虐待你们沧云大长公主了?她会这副模样,还不是得怪你们?

如果不是你们给沧云大长公主弄了几个男宠过来,大长公主夫妻的关系也不会到如此地步啊?

当然,赫连家主肯定有虐打过沧云大长公主的行为,但这种事情怎么怪得了家主?试问谁被带了绿帽子,心里能舒服得了?特别是对于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来说,这得是多大的刺激啊!

如此情况之下,沧云大长公主的下场还好得了?

当然,站在赫连大长老的立场来看,害得沧云大长公主如此的罪魁祸首,肯定不是他们赫连家的家主,这事,必须得怪冰娆等人啊!

唔!准确来说,要怪冰娆的兽,也就是那只紫貂!

不过,这话他却不太敢明说,因为某貂的脾气不太好啊!现场又有这么多兽在虎视眈眈,如此,他只能保持沉默。

赫连大长老是保持沉默了,但冰娆依然没打算放过他,并义正言辞的对沧陌染道:“陛下,赫连家族敢如此对待沧云大长公主,咱们可不能放过他们啊!”

“嗯,放心,我会为沧云大长公主报仇的!”沧陌染深以为然的点头,这正是他们来此的目的啊!只是现在又多了一个正当理由!

面对冰娆和沧陌染的一唱一和,赫连家族的人气得都想要吐血了,这对夫妻咋能如此不要脸呢?你们还有没有点节操啊?

节操,冰娆和沧陌染肯定是有的,但在赫连家族面前,他们却完全可以将节操抛弃啊!

“冰娆小姐,咱们啥时出手?”见赫连家的人都被气到不行了,灵师总会的副会长终于忍不住问道。

“怎么,着急了?”见状,冰娆调侃着问道。

灵师总会的副会长闻言有些羞涩,是有点着急啊!谁让赫连家族的所作所为彻底惹恼了他呢!而赫连家族又是那几家的牵头人,如此,他真是迫不急待的想让赫连家族从流云大陆上消失啊!

而且,灵师总会的副会长也有些不解,在面对那三家时,冰娆出手果断狠辣,毫不拖泥带水甚至都懒得跟对方废话,咋到了赫连家族这里,就显得如此与众不同呢?

难道说,冰娆对赫连家族有什么特殊感情不成?

不得不说,灵师总会的副会长真相了!

冰娆对赫连家族确实有些特殊感情,但这种特殊感情和灵师总会副会长想的却完全不是一码事!

冰娆主要是觉得,想当初赫连家族给自己找了那么多的麻烦,赫连月更是一次次的跑到自己面前来刷存在感,还打自己男人的主意。这一桩桩事情,都使得她不想让赫连家族的人死得太容易,不然,岂非便宜了赫连家族?

好在赫连家族的人也不曾让她失望,这不,战斗都还没有打响,就不断有人跳出来刷存在感了!

调侃完灵师总会副会长,冰娆又随意瞥了眼赫连家的众人问道:“你们家那两位不能人道的家主和代家主呢?这种时候怎么不见他们出来坐镇?是没脸见人吗?”

“……”赫连家族的人不想说话,这种时候了,冰娆居然还惦记着他们家的家主和代家主,这是想闹哪样?

“对呀!那两个废人呢?”十分好奇的灵师总会副会长,也不甘寂寞的开口问道。

冰娆深深的瞥了眼灵师总会副会长,才笑眯眯对赫连大长老道:“赫连大长老,我家的兽兽对他们两人表示十分想念!”

想念又如何?

家主和代家主可不想念你家的兽,甚至于,还恨不得杀了你家兽,啃其肉、噬其血呢!

可惜啊!这样的想法也只能想想。

面对那么多凶神恶煞般的兽,谁都没有勇气说出这样的话来!

良久,赫连大长老才淡淡开口:“家主…”

“死了?”赫连大长老刚说了两个字,冰娆就迫不急待的打断了他的话,并一脸诧异道。

赫连大长老被冰娆噎的一口气没上来,老脸也憋得通红,还接连咳嗽了好几声,吓得他身边人连忙帮他锤背。

冰娆见了,轻笑着道:“赫连大长老可得注意身体啊!年纪大了,万一被噎死了,可要闹笑话了!”

“冰娆,你、你别太得意了!”赫连家族另一长老,见冰娆如此嚣张,实在忍无可忍的吼了起来。

冰娆再次表示自己很无辜,她得意了吗?

转头问边上的沧陌染:“亲爱的,我有得意吗?”

“没有!”沧陌染配合道,面对冰娆的一声亲爱的,他简直傲娇到不行。

“瞧,我家男人说我没得意。”从沧陌染处得到准确答案后,冰娆又对那名赫连家族长老道。

赫连家族的那名长老刚想朝着冰娆吼,就感觉衣角被人扯了下,顿时,他闭上了嘴巴。

同时,已经恢复过来的赫连大长老主动问道:“冰娆,说出你的条件吧!究竟怎样你才肯收手?”

“我…没打算收手!”冰娆淡笑着道。

说完,冰娆又朝着身后的兽兽挥手命令道:“动手吧!”她已经玩够了!

短短三个字,动手吧!瞬间便让赫连家族的人如坠地狱般的恐惧起来,而兽兽们有了冰娆的命令,全都嗷嗷叫着,凶狠残暴的朝着赫连家族之人猛扑了过去。

顿时,赫连家族众人如鸟兽散的四处逃窜,但无论他们逃到哪里,都有兽兽挡住去路,眨眼的工夫,已经有不少的赫连族人惨死于兽爪之下!

灵师总会的副会长见状,也下令灵师总会的灵师们发动了攻击。

在之前消灭范家、徐家和钟家的时候,他们就没啥表现的机会,这次,说什么也不能错过了啊!

显而易见,面对赫连家族的时候,他们表现的机会仍然不多,兽兽们还是攻击的主力,并且兽兽们出手绝对快、狠、准!

尖叫声、慌乱的脚步声此起彼伏,其中还掺杂着各种兽吼声。

“大长老,怎么办?冰娆他们实在是太狠了!咱们挡不住啊!”面对着如此凶残嗜血的兽兽,以及遍地的族人尸体,正慌乱躲避兽兽攻击的一名赫连家族长老,逮着个空隙便连忙对赫连大长老道。

“那也要死守!绝对不能让冰娆等人攻进城去!”赫连大长老命令道,然后,他便朝着一只全身雪白的巨狼攻了过去。

那只雪白巨狼自然听到了赫连大长老的话,美丽的银眸鄙视的看了眼赫连大长老,并直接下令:“别理这些老头,跟着本王进城!”

“不许进城!”赫连大长老听了,连忙挡在了美丽雪白巨狼面前,并大声吼着。

“你以为,自己挡得住本王?”美丽雪白巨狼有些不可思议,同时暗道,这老头是想找死吧?

“你可以试试!”赫连大长老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自信,然后,美丽雪白巨狼就见他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刀。

这刀?

美丽的雪白巨狼瞳孔不由得猛缩,并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身为兽兽,它本身自是敏锐无比,而这把锋利的刀,已然让它感觉到了一丝危险。

“雪狼王,退后,这老头交给我!”不知何时,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冰娆来到了美丽雪白巨狼的身后,她的手中,还提着一把柴刀!

看了眼赫连大长老,冰娆了然的笑了笑。怪不得这老头如此自信呢!原来赫连家族的那件初级圣器在他手里啊!不过,遇到了自己的柴刀,也算赫连大长老倒霉啊!

“冰娆,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真要如此?”看到冰娆过来了,赫连大长老又忍不住问了一遍。

冰娆点点头,“我和你们赫连家族,无法共存!”

“冰娆,这可是你自找的!”赫连大长老怒了,手中长刀一扬,一道白光便朝着冰娆飞速移动了过去。

冰娆不慌不忙的用柴刀一挡,那道闪烁着光芒的刀刃便被打得支离破碎。

怎么会这样?

赫连大长老见状,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初级圣器的光刃,竟然让一把生锈的柴刀给打散了?这可能吗?

不死心的赫连大长老,又接连出手,可结果却完全一模一样!

手握柴刀的冰娆,轻松应敌,反倒是赫连大长老,因为被初级圣器涉取了灵气而显得脸色有些苍白。

“不、这、这不可能!我这可是初级圣器啊!”完全拿冰娆毫无办法的赫连大长老,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并喃喃自语道。

冰娆略带同情的看了眼赫连大长老,提醒着:“初级圣器也不是无敌的啊!你们这些家族啊!就是过于依赖什么圣器了,所以圣器一失灵,瞧,你们就傻眼了吧!”

说着的同时,冰娆一挥手中柴刀,一道同样带着锈色的光刃便朝着赫连大长老手中的那把初级圣器攻了过去。

咣铛一声脆响,带着锈色的光刃与赫连大长老手中的长刀发生了激烈碰撞,刹那间,赫连大长老手中握着的长刀,碎成了粉末。

而赫连大长老的一条手臂,也因为两者之间的撞击断成好几截,并从他的肩膀上脱落下来。

赫连大长老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并木然的傻站在原地,显然,他受的刺激实在是太大了!

冰娆见状,无辜的耸耸肩膀,然后转身正要离开。

这个时候,赫连大长老突然反应过来,接着他便以人肉炸弹之势,朝着冰娆飞快的跑了过去,急驰狂奔的同时,他的身体也涨得鼓鼓的,这一状况,吓得四大总会的高层们心脏都要停跳了!

赫连大长老这是想要自爆啊!

“冰娆小姐,小心啊!”有人连忙大喊,冰娆却连头都没有回。

随着冰娆身后空间一阵扭曲,一道紫色身影凭空出现,然后,那道紫色身影伸出一只爪子轻轻一抓,赫连大长老鼓涨的身体便立即瘪了下去,瞬间,赫连大长老便气绝身亡!

死前,赫连大长老眼睛也瞪得溜圆,显然,他死不暝目!

见冰娆平安无事,虚惊了一场的四大总会高层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好在有惊无险啊!

可这个时候,那道及时出现的紫色身影却不爽的扯着嗓子开骂:“你傻啊!不知道躲啊?想找死是不是?哼!再敢有下次,本王绝不会放过你!”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