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3 应天城

马车的帘子被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挑起,马车里坐着的那名男子也随着出现在顾七的眼中。

只见那人一身暗金色的锦袍加身,腰系玉带,墨发高束,面容俊秀眼神却透着几分的阴狠,锐利如蛇般的目光掠过顾七,落在那大汉身上。

“阁下这是想打死我的下人吗?”

低沉的声音因大汉的未停手而带上阴冷,明显的不悦从那声音中便能清晰的听出,对方说话时,威压袭出,朝大汉覆盖而去,只是,他终是低估了大汉的实力修为。

“哼!这就还你!”大汉冷哼一声,一手提着那名奄奄一息护卫的衣襟往那马车上坐着的锦袍男子丢去。

见此,那男子目光一沉,看着那奄奄一息的护卫被他丢来,他坐着没动,而身旁的另一名护卫则飞身而上,将那人接住后厉声一喝:“放肆!你可知我家主子是谁!”

“嗤!”大汉嗤笑一声,连看都懒得朝他们瞥去,便迈步走向顾七:“小七,咱们走。”

那护卫见状脸色也变得难看,似乎,从没敢这样放肆无礼一般,当下便一个箭步上前,挥出一掌朝那大汉袭去:“哪里走!”

锦袍男子坐在马车上没动也没出声,显然是默许了那护卫的举动。他暗自打量着那名大汉,见他浑身气息雄厚内敛,虽然一身衣裳破旧不起眼,但那举手抬足间散发出来的气势却绝非寻常。

果然,见他的那名护卫挥出的一掌被对方轻易挡下,甚至,对方出手极快的反扣住那护卫的手往下便是一折,只听咔嚓一声骨折声伴随着那名护卫的痛呼传出,下一刻,大汉一抬脚,一脚重重的往那护卫的腹部踹去,将那护卫踹出了两米之外。

“嗯!”

那护卫闷哼着,手腕骨折的痛意以及腹部的巨痛让他的脸色一下变得惨白,牙根紧咬着,强撑着站起身来想要上前,却走了两步后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再敢出手,小心老子要了你的小命!”大汉目光恶狠狠的一扫,内敛在虎目中的威严在那一瞬间似乎迸射而出,摄得那名护卫不敢再上前一步。

其他护卫见此想要上前,坐在马车上的那名男子却是抬起手示意他们退下,锐利而阴沉的目光看着那大汉带着那小女孩坐上马车在眼前离去。

“主子,为何这样放过他们?”那名护卫心有不甘的上前问着。

男子扫了那名护卫一眼:“难道你有能力取他的命?”

被这么一问,那护卫不由低下头往后退了一步,不敢再开口。

马车继续走着,只不过,这一回不同的是后面的那辆马车一直也不紧不慢的跟在顾七他们的身后。

驾着马车的车夫则有些紧张,他不时的回头,见那后面的一队人马一直跟着,想到那些人个个腰间带剑,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不由脸色微白:“爷,那、那后面的人一直跟着咱们,怎、怎么办?”

“别去理他们,我们走自己的就成。”马车里传来大汉低沉的声音:“只要他们不找我们麻烦,他们要怎样就去怎样。”

顾七听着不由笑出声来:“干爹,没想到你拳头挺硬的啊!”

“哈哈,小七,你可别小看了你干爹我,别说是后面那伙人,就是再来一伙老子也不怕他们。”大汉朗声笑着,挑开帘子往前看了看,道:“再过一个时辰左右应该就能抵达城里了,这条路通往的应天城是十大城镇之一,到时干爹带你到处转转,看看有没什么喜欢的东西。”

“好。”顾七笑着应了一声,看了他一眼后又低头看着手中的书本。

后面的马车中

“主子,前面那大汉看样子也是去应天城的。”骑着马的护卫凑近车窗说着。

“嗯。”马车里只传出那男子沉声的一应。那护卫见他没多说什么,便退了开去,骑着马跟着一旁。

马车中,那男子虽没睁开眼睛却在暗忖着:前往应天城?难道,那人也是冲着跟他一个目的去的?

灵境之地的下一个地方便是应天城,而那大汉的实力很是出众,那样雄厚的气息与威压可以说比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厉害,这样的一个人说他是冲着灵境之地去也并不无可能。

只是……他身边却还带着个小女孩。

去灵境之地的修士都知道此行凶险,哪会随便带着小孩进去?又或许,他只是去应天城,目标并不是灵境之地,毕竟,那令牌可不是谁都能轻易拿到的。

“还有多久到应天城?”马车中传出男子的询问。

外面骑着马的护卫一听连忙回道:“回主子,还有一个时辰左右就能到应天城了。”

“嗯,进了城收敛点,别给我惹事生非。”

“是。”

一个时辰左右,一辆马车停落在城门处,马车中的大汉带着顾七下来,给了马车钱后便让那车夫自行离去。

交了进城的费用后两人便进了城,在城中走动了一会,逛了两条街后便在城中找了个客栈住下。

“小二,备热水上楼。”大汉交待着,让小二给顾七送去沐浴的水后,自己也回屋子里歇着。

在屋中休息着的顾七伸了伸腰,揉了揉肩,倒了杯茶水喝了一口,在屋中坐了一会,便见小二提着热水进来。

备好沐浴的水后,她关好门,这才脱了衣服进那大桶里泡着,总是坐马车浑身也不舒服,这热水一泡就仿佛去了一身的疲劳一般,整个人瞬间精神了不少。

而她不知道的是,自她进城,便有人通知了城中某一处的七星几人。

“你是说她出现了?现在在城中的客栈里?”天枢看着面前一身乞丐装的男子问着。

“是的,我看得清楚,那小姑娘长得跟图上画着的一模一样,只不过,她身边跟着一个长着大胡子的大汉,那人看着修为不浅,我不敢太过靠近与注意。”

“嗯,你做得很好,下去吧!”天枢点了点头,挥手示意那人下去。

房中的几人听到那话,一时间也沉默着,半响,摇光开口问:“天枢,现在怎么办?主子真的如真君说的一样到了这里,是不是要先禀报给真君知道?”

天枢转过身来,看了他们一眼,沉声道:“主子到了这里我们肯定要跟真君说的,真君在这里也等了主子好些日子了,知道她已经到了这里一定会很开心,只是,我现在还有些不知如何面对主子。”

他们前些日子虽然表面恭敬,心下却一直不愿真正去承认她,可现在……

“那先跟真君说?”

“嗯,也只有这样了。”天枢点了点头,决定做出后,这才与他们几人一起往后面小院而去。

这里,是应天城中七星楼底下的一处院子,因泽要等顾七,便在这应天城中住了下来,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等便拖了这么些日子。

来到院落中,天枢几人走了进来,看着那躺在卧榻上眯着眼休息的俊美男子时,几人微移开了眼,顿了一下,天枢才说:“君主,属下有事禀报。”

“说。”泽的眼睛都没睁开,就那样淡淡的,懒洋洋的问着。

“属下刚收到消息,主子已经进应天城了。”

这话一出,原本眯着眼睛休息的泽缓缓的睁开眼睛来,那眼中流溢而出的是温亲与思念,他从卧榻坐起看向天枢:“她现在哪?”

客栈一楼中,大汉正在楼下吃着东西,一楼的客人们忽的一静,他抬眸一看,见那与他们先前险些打起来的那伙人也进了这客栈,为首的还是那名穿着锦袍的男子,而那些护卫则跟在他的身后处。

他们那一伙人也看到了大汉,对于他也在这客栈中似乎有些错愕,毕竟,这应天城这么大,他们居然住进了同一家的客栈,还真是巧合得让人心惊。

“掌柜,二楼厢房。”男子走在前面吩咐着,只是看了大汉一眼后便迈着脚步往上走去。

“这个……”掌柜面有难色的看了看那名男子,犹豫了下,道:“客倌,真是不好意思,最后的两间房也已经被住下了,现在已经没有空房了。”

前面的男子脚步一顿,微挑起眉:“没了?”目光一扫,落在大汉的身上。

大汉也不去理会他,只是喊着:“小二,菜好了没?怎么这么久?还有点心,快点上来。”

“来了来了!”小二吆喝着应着,将一盘菜端上了桌又退了下去,不多时又端着一小锅炖汤走了过来,一边还喊着:“各位小心汤,别烫着了。”哪知,他的话才落下,整个身体就往前扑去,那锅烫也就朝大汉泼去。

那从小二身边经过的黑衣护卫微斜着脸,也不去看他们的神情,只是在下一刻却浑身一僵,因为感觉身后杀气袭来。

“咻!”

一根筷子如利刃般飞出,射进了那男子的左肩膀上角,鲜血直流,筷子穿透而过,痛得那汉子当即叫出声来。

那站在楼梯口处的那男子目光一沉,瞬间如刀般射向大汉,手掌凝聚灵力气息就准备击出,然而,在这时却见从大门口处走进来一名身穿白衣的俊逸男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