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52 狠揍!

从眼前夜景收回目光的顾七看向梅清风:“琼城纵是美丽,不过,毕竟只是一座小城,我想以你的眼界应该不会在此停留太久。”

听到这话,梅清风一怔,继而笑着点了点头:“不错,若非我一直被我的身体耽搁着,我想我早已经离开这里的,我的目标,其实是神殿玄灵楼。”

“哦?神殿?”听到这神殿二字,她眸光微闪,来到这边也有些时间了,这神殿的威名她也曾听说过,只是没怎么去在意,倒没想到这梅清风的目标竟是那神殿的玄灵楼。

“嗯,在这一界中,神殿是所有世家甚至是所有势力以及修仙者的梦寐之地,若是一个家族中有人成为了神殿里的人,那将是无上的光荣,整个家族的势力也将大大的提升,更重要的是,只要成为神殿的人,他们不仅会提供丹药让修仙者进阶,而且,每到一个地方神殿弟子的待遇就是连一个世家贵族的家主也远远比不上。”

“这么好?”她有些讶异:“又是提供丹药又是提供修炼,神殿图的是什么?”不会有人白白贡献的吧?

“图什么?呵呵,这还是我第一回听人这样问。”他笑了笑,道:“神殿门下弟子甚至不比一些大宗门多,但,神殿弟子的实力却是以一敌十,远非一些宗门弟子可以相比,而神殿在这一界中的势力,也绝对不是任意一个宗门或者什么势力可以超越的。”

听他那样推崇,顾七心下却不以为然。在她看来这个神殿就是一个吸收人才的地方,既然是收吸人才就绝不会只付出不回收,定是有什么事情是外人所不知道的罢了。

梅清风看了她一眼,又道:“原本我还以为你是神殿丹楼的人,不过眼下听你这么一说,我才知道你并不是丹楼的人。”说着,他声音一顿,又道:“既然你不是神殿的人,那么你此行就得小心了,据我所知,通往灵境之地的那一百枚令牌多数落在神殿弟子的手中。”

闻言,顾七点了点头:“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有时避退反而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的艰难,而我,一般不轻易避退。”

听着她语言中的自信与从容,再看她那五岁小孩的小身板,梅清风忍不住的低笑出声。

“笑什么?”顾七挑了下眉。

“呵呵,我只是在想,不知你何时能突破封印恢复本来模样,不过,不管怎么样都好,我也预祝你此行顺心,可以在灵境之地实力再次突破。”他笑了笑,负着手看着那美丽的夜景,眼眸闪烁着一丝光芒。

不错,琼城再美,他也不会在这里停留太久……

次日清晨,顾七和大汉在别过梅清风后,两人便悄然离去,没有惊动其他人,就连梅老也不知他们是一清早便离开的,林会长事后想要再去找顾七,得到的消息也只是他们已经离开,而他虽觉得没能问出些什么来有些可惜,但也知道,有的事情是不能勉强的。

路上,马车中

“小七,你对那梅家小子也太好些了吧!咱跟他也不是那么熟,帮他那么多做什么。”大汉口气微酸,看到她对一个认识没多久的人那么好,都有些看不过眼了,若非今早他们便离开了,他估计会憋不住的想要跟那小子交交手比划比划。

“那梅清风是个人才。”坐在马车中的顾七笑说着:“而且,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下次再见,也许,他将会是我手底下的人。”

“哦?你竟是打着这样的主意?”听到她的话,大汉一怔,倒没想到她原来是想收了那梅清风。

“也不是一开始就有这意思的,不过,干爹,你不觉得他是个人才吗?无论是处事方面还是经营方面他都颇有头脑,这样的人若是收在手底下一定会省事很多。”在这片大陆上,她眼下只是初来乍道,但,日子一久,各方面的势力也势必要建立起来,也只有这样才能在这里站稳脚步。

大汉摸着下巴赞同的点了点头:“嗯,这个我倒很是认同,那小子看着是病弱了点,不过,那头脑确实是不错,只不过,像他那样的人,估计不会轻易低头臣服,想要让他臣服于你帮你做事,只怕是不容易哟!”他的尾音拉得微长,目光斜睨向她,见她面上有的只是自信与从容,不由的暗自摇头。

他是瞎担心了,以小七的手段和实力,想要收服怎么样的人不成?那梅家小子倒也是运气不错能入了她的眼,要知道,她的眼光挑得很,一般人可入不了她的眼。

正想着,就听她的声音再度传来。

“干爹,反正你也是四处流浪,不如,等我们出了灵境之地后,我们一起干吧!”她眸光微转,脸上带着盈盈笑意,眼底流转着的光芒有着几分的狡黠,有着几分的睿智,似乎,在算计着什么一般。

大汉一听,脸上浮现一丝错愕,继而哈哈大笑出声:“你个小丫头,怎么?连干爹都想算计了?”

“我哪敢,不过,干爹,我爹爹又没在我身边,在这地方我也算是人生地不熟的,你不罩着我,谁罩我啊?”她笑意盈盈的说着,语带讨喜,只不过,在说这话时脑海中却掠过了泽那俊逸清绝的面容。

若是让他听见她说这话,估计,会被他一顿修理吧?

想到这,她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嗯,一定会,她敢肯定,所以,这话也就趁着他不在这没听见时说说,真当他的面说了,估计他会找她干爹试上一试,看看她干爹的实力是否真的能如她所说的一般,有能力罩着她。

“嗯,这个嘛!等出了灵境之地再说吧!眼下还早着呢!”他笑了笑,也没一口答应下来,因为到时的事情会怎么?眼下也是说不定的,尤其是那灵境之地,凶险的程度可一点也不低,别的事情学是暂且放一旁先不去理会好些。

马车缓缓的在路上行走着,随着时间的过去,正午时分的来到,车里的两人便想下车走走,于是,让车夫将车停在一旁,两人便从马车中下来。

“呼!坐了一早上的马车,都颠簸死了,以后等有时间,我一定要订做一辆豪华的大马车,里面铺上厚厚的毯子,可以睡着也可以躺着,那样才舒服。”大汉下了马车,伸长着手迎着清风郎声笑着。

“下来走走也好,这一带的空气都很清新,而且人烟也较少,很是清幽。”顾七微眯着眼睛,脸上带着愉悦的笑意,看着远处的杂草在风中凌乱的摆动着,听着风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感觉这一刻,周围很是宁静。

只是,这样宁静清幽的时刻他们并没有享受太久就被打破了。

远处的一队人驾着马车在道上飞奔着,马儿蹄下的嗒嗒声在奔跑中很是响亮,不过一队的人马,但发出的声音却是异常的大,所过之处尘烟更是弥漫而开。

那一队人马中间是一辆马车,旁边两侧则是数名劲装护卫,一行人看着似是大家族的什么人物在此路过,这本来与顾七他们是没什么交集的,毕竟各走走的路本不应该有所冲突,但,却在下一刻,前面开路的两名劲装护卫看着那停靠在路旁的马车时,提起鞭子便朝顾七他们所坐的那辆马车抽去。

“咻!”

“滚开!”

凌厉的一道气流声伴随着一声喝骂。站在路旁的顾七和大汉看着那鞭子抽落在马匹的身上,伤了马也惊了夫夫。当那马儿前啼蹬了两声仰起头往嘶鸣一声后乱窜而开,冲到了站在前方不远处的顾七和大汉所在之地。

那马蹄扬起就要朝她踩下,惊得那车夫脸色唰的一声变得惨白,连滚带爬的从马车的前面摔了下去。

顾七站着没动,只是眸光如水,眼神冰冷如寒霜的扫向那些人。

大汉则在皱着眉看了那一伙人后,猛然大步上前一把拉住了那嘶鸣着的马儿,将它牵好安抚住后,这才看向那一伙慢了下来的队伍,松开手中牵着的绳索,他忽的目光一沉,虎拳一握,步伐一跨而开,拧紧的拳头汇聚雄厚的灵力气息便狠而重的朝那前面一米外的马匹挥去。

“喝!”一声低喝从他口中而出,凌厉的气流划过半空重重的击落在那匹马上。

“砰!”

“嘶!”

重击声一响起,便听那马车嘶鸣一声,前腿往前一跪,整匹马儿便倒了下去,连带的将那坐在马匹上的人也摔向了地面。

“啊!”那人惊呼一声,似乎没料到对方会突然出手攻击向他的坐骑,一个不察从马上摔落,想要翻身稳住时,谁知却被一只大手揪住了衣襟,连反应过来的时间也没有,就见那拳头挥向他的脸。

“砰!”

“啊!”

一拳击中他的脸,只感觉鼻梁处似乎被打断了一般,痛得说不出话来,他想要挣脱开那大汉揪着衣襟的大手,却不料拳头如雨点般击落,一拳比一拳有力,一拳比一拳还要狠。

“住手!”

沉声冷喝从马车中传出,却未能令大汉停下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