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零八回 出游

翌日五更,宇文承川便起身上朝去了,本来顾蕴在东宫时已习惯了他每日早起的,等他离开后,照样睡自己的,可行宫到底比宫里小上许多,以致天街上羊肠鞭的声音在玉润殿内殿都隐约可闻,顾蕴被扰了瞌睡,便再也睡不着了,索性早早起身,梳洗一番后,带了白兰紫兰,经玉润殿的后角门出门,逛园子去了。

而光明正大殿正殿内,皇上受了文武百官的礼后,便与在宫里时一样,听起文武百官奏对来,因一路上所有政务都有日日八百里加急即时处理,倒也没有多少延缓堆积的,皇上能当庭发落处置的,便当庭发落处置了,一时拿不定主意的,便让政事堂与军机处退朝后再议,议定后再禀了自己定夺。

除此之外,皇上还发话,以后政事堂与军机处有什么奏章,除了御前,宇文承川处也送呈一份儿,宇文承川能处理的,便由他直接处理了,他不能处理的,再自己处理不迟。

这就等于是正式让宇文承川这个皇太子开始监国了,自然是几家欢喜几家忧,不过当着皇上的面儿,除了齐声唱喝一句:“皇上英明!”也没人敢有二话。

一时散了朝,皇上却留了宇文承川兄弟几个说话儿,不觉便说到了昨日宇文承川与顾蕴宴请一众兄弟妯娌之事上,皇上对此显然大是满意:“兄弟骨肉之间,就是要这样亲亲热热的才好,如此朕将来大行以后,也能放心了。”

又赞宇文承川,“见你越发有长兄的样子了,朕心甚慰,顾氏也是个好的,当初朕没有替你挑错太子妃!”

宇文承川忙笑道:“父皇春秋正盛,儿臣们还等着将来白发苍苍时,仍能如现下这般,聆听父皇的教诲,承欢父皇膝下呢,几位皇弟说是也不是?”

二皇子以下,众皇子忙都纷纷附和道:“是啊父皇,我们还等着您长命百岁呢。”

说得皇上十分的喜悦,与二皇子几个说起话儿来。

宇文承川则趁此机会,暗自思忖起来,看来皇上倒是早有让自己监国之心了,只是仍没最终下定决心而已,没想到昨儿那场临时起意的宴席,倒让皇上最终下定了决心,这算不算无心插柳柳成荫呢?不过这种因为自己的努力得到了别人肯定与承认的满足感觉,倒是的确不坏……只是蕴蕴多早晚是皇上替他选的了,明明就是他自己选的好吗,如今见蕴蕴样样都好,便把功劳都揽到自己身上去了!

念头闪过,耳边忽然传来皇上的声音:“太子,你怎么说?”

宇文承川忙应声回过神来,好在他虽在想事情,也没忘记一心二用,忙道:“父皇抬举太子妃,让她操办皇室宗室家宴的事,是父皇看得起她,儿臣恭敬不如从命,就先替她应下了。但父皇说要让太子妃暂摄后宫,儿臣就不敢应了,太子妃到底还年轻,素日也只掌管过东宫一宫的宫务,忽然要她统摄整个后宫,就算行宫比不得宫里人多事多,却也远非东宫那一亩二分地可比的。倒是韵妃娘娘一直奉旨协理六宫,经验阅历都比太子妃强上许多,要不父皇还是令韵妃娘娘暂摄六宫,太子妃只从旁协理即可?”

却是皇上方才发话,大家连赶了近一个月的路,都累坏了,打算三日后举办皇室与宗室的家宴,让大家好生放松乐呵一下,与宇文承川说让顾蕴来操办此事,顺道还说,等这次家宴过后,行宫后宫的事,也让顾蕴跟着打理起来,国不可一日无君,同样的,后宫的事也得有个人统筹安排。

可宇文承川哪舍得让顾蕴去管那些破事儿,日日忙得脚打后脑勺的?又不好直接一口回绝皇上,不然难免会让皇上觉得他和顾蕴不识抬举,这才会想出了这个折中的法子来,让韵妃主事,顾蕴只从旁协理,如此顾蕴便不必劳心劳力,只做个合格的摆设即可。

皇上听了宇文承川的话,沉吟了片刻,想着韵妃自来温良贤淑,又是此行唯一的妃位,也不能太不顾及她的掩面,遂点头道:“太子说得也有理,如此就让韵妃暂摄后宫,太子妃从旁协理罢。何福海,即刻去韵妃处和太子妃处传朕口谕,着韵妃暂摄行宫后宫诸事,太子妃协理,晓谕六宫,钦此。”

“奴才遵旨。”何福海忙单膝点地应了,却行退下传旨去了。

皇上方继续与宇文承川兄弟说起话儿来,“过几日鞑靼各部的首领来觐见,势必会带各自出类拔萃的子侄来,鞑靼人骁勇好战又是天性,届时势必会提出与你们兄弟切磋,你们这些日子可不能放松了弓马骑射,以免丢了朕和大邺的脸面。”

那边厢何福海分别去水绿南薰殿和玉润殿传了皇上的口谕,整个行宫的后宫也就都知道皇上授权韵妃暂摄六宫,太子妃协理之事了。

顾蕴让人打点了何福海,又命将其好生送出去后,才重重坐下,叹道:“行宫能有多少人多少事,皇上就让韵妃一个人打理了多好,为什么偏又要让本宫协理呢,虽说君无戏言,可本宫真希望皇上能出尔反尔哪!”

说得白兰紫兰几个都笑了起来:“别人求也求不来的好事儿,娘娘却避如蛇蝎似的,让别人知道了,当面不敢说什么,背地里一定会说娘娘得了便宜还卖乖的。”

顾蕴申吟道:“本宫哪里得便宜了,劳心劳力不说,又没有多的月俸可拿,这便宜谁爱占谁站去!”

却也知道这话只能私下里说说而已,不然传到别人耳朵里,被说一句‘得了便宜还卖乖’还是轻的,传到皇上耳朵里,让皇上以为她不识抬举就糟糕了,否则若能回绝,宇文承川一定早替她回绝了,如今能只协理,已经算是坏事中的好事了。

主仆几个闲话了一回,就有小宫女进来跪下禀道:“娘娘,韵妃娘娘来了。”

显然韵妃是为三日后家宴后和以后如何处理六宫事宜而来的,顾蕴点点头:“本宫知道了,这就出去迎韵妃娘娘。”打发了小宫女,略整理了一下衣装,被簇拥着接了出去。

就见韵妃正扶着自己贴身宫女的手下辇,待瞧得顾蕴后,忙三步并作两步上前屈膝见礼:“臣妾参见太子妃娘娘,太子妃娘娘万福金安。”

顾蕴不等她拜下,已忙忙搀了她起来,笑道:“都是一家人,韵妃娘娘太客气了,娘娘请。”与韵妃一道进了殿内。

果然韵妃是为三日后的宫宴而来,却没忘记先试探一下顾蕴:“臣妾虽蒙皇上恩典,协理六宫有一段时间了,但毕竟只是听皇后娘娘吩咐办事,且还有淑妃姐姐贤妃姐姐从旁指点帮助,如今让臣妾一上来就操办这样的大宴,还主理后宫诸事,虽人事都远及不上宫里那般多,臣妾仍是大感力不从心,还求太子妃娘娘千万不吝指教臣妾才是。”

顾蕴如何听不出韵妃话里的试探之意,忙笑道:“韵妃娘娘实在太妄自菲薄了,您协理六宫期间,诸事妥帖从未出过半点岔子是阖宫上下都看在眼里的,不像我,日日只需要操东宫那一亩二分地的心即可,才真是力不从心呢,不然父皇也不会明令娘娘统摄六宫,我只从旁协理了,何况我还要服侍太子殿下。娘娘心里怎么想的,便怎么做便是,横竖这样的大宴,也都有旧例可循,我只听娘娘的吩咐办事,我虽笨嘴拙舌的,替娘娘跑跑腿儿还是做得到的。”

韵妃闻言,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皇上虽明令由她暂摄六宫,太子妃协理,太子妃身份却比她尊贵得多,万一届时太子妃事事都要做主,她岂非空担了个暂摄六宫的名头,实则什么好处都得不到?可她又不能与太子妃顶着来,即便赢了当下,将来又该怎么样呢?

所幸太子妃是个知情识趣的,一开始便把话说明了,她总算可以不为难了……韵妃因笑道:“太子妃娘娘是连皇上都赞不绝口的,您都笨嘴拙舌了,这天下也再找不到伶俐的人了,不过太子妃要服侍太子殿下的确是事实,不像皇上跟前儿有妙贵嫔服侍,臣妾日日闲着也是闲着,那臣妾就觍颜倚老卖老一回,把能做主的都做了,不能做主的才来请示太子妃娘娘了。”

顾蕴笑道:“韵妃娘娘也不过就比我大了几岁十来岁而已,哪里老了,何况单看容貌气度,说娘娘与我是姐妹又有谁会怀疑,娘娘再说自己老,我可不依了。”

说得韵妃十分高兴,与顾蕴商量起三日后宫宴的事来,因她事先显然是做了一番功课的,说起各项细节来都井井有条,顾蕴自然不会反驳,一时倒也宾主尽欢。

待韵妃离开后,暗香才小声嘀咕道:“再是皇上发了话,让韵妃娘娘主理六宫诸事,娘娘您还占了个协理的名头呢,方才韵妃娘娘却把什么都安排好了,根本不给娘娘发挥的余地和空间,那娘娘还要这个协理的名头来做什么?而且一开始您就这样纵着她,时日一长,她岂非越发的不将娘娘放在眼里了?”

顾蕴却笑道:“她安排得样样都妥帖,便本宫来安排,也不过如此了,本宫反对她做什么?何况如果不能中饱私囊,谁愿意做管家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本宫又不需要中饱私囊,就让她去管罢,说来在宫里她上有皇后压着,下有淑妃娘娘贤妃娘娘在侧,也难得有这样独当一面的时候,而且本宫也不能辜负了你们殿下的一番美意……”

“什么美意?”话没说完,宇文承川人未至,声音先至,顾蕴忙起身迎了出去,笑着解释了一番后,宇文承川笑起来:“你怎么就知道这事儿一定是我替你回圜了的?还有你本该大权独握,如今却空担了个协理的名头,事事反要去看韵妃一个庶母的脸色,你难道就不怪我不成?”

顾蕴嗔他一眼:“我是那么不识好歹的人么,当然知道你都是因为心疼我,舍不得我费了力还未必讨好,才替我回圜的,何况就算我只空担个协理的名头,难道韵妃就敢给我脸色瞧不成?倒是臣妾听说太子殿下今儿奉旨监国了,不知道打算赏点儿我们什么,让我们都沾一沾您的喜气啊?”

宇文承川见她说得俏皮,拧了她的鼻子一下,才笑道:“我还没问你要犒赏呢,再怎么说我这也算是上了进呀,不若今晚上我们……”

话没说完,已没顾蕴满脸通红的捂了嘴:“什么时候你这个口无遮拦的毛病才能改了……”余光瞥见殿内服侍的人早已不知何时退了出去,方面色稍松,小声道:“好罢,看在你上了进的份儿上,今晚上都依你便是……”

宇文承川大喜,趁机提要求:“除了今晚上,还有明晚上……我已安排好,明晚上带你出去逛夜市了,逛完夜市后,我们去泛舟,热河当地的护城河虽不大,两侧也没什么人家,但与上次我们落脚那里无意发现的那个湖一样,四周都有芦苇,到时候你声音再大,也不怕人听见……咝……”

话没说完,已被顾蕴一把掐在了腰间的软肉上,没好气道:“逛夜市可以,泛舟也可以,但之后的事,你还是不要再想了,省得这会儿你希望越大,届时失望也就越发。”

“可是蕴蕴,人家真的很想嘛,就一次,就一次好不好……你就答应我罢……”宇文承川放软了声音哀求顾蕴,双眼则一眨不眨专注的盯着她,满脸都是期待与祈求。

一瞬间,顾蕴竟生出了自己若是拒绝了他,自己就做了一件十恶不赦的事一般……半晌,她才挫败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啊!”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宇文承川薄唇挑高,笑意就从眼底弥漫开来,让顾蕴后悔的话无论如何也再说不出口了。

次日,顾蕴上午陪五皇子妃六皇子妃游了一回行宫的园林,果然行宫的园林与盛京的皇宫大是不同,巨大的人工湖泊上,链桥,镜桥,拱桥,幽风桥不一而足,由条条蜿蜒曲折的精巧回廊穿花透树的连通起来,没有回廊的地方,所有道路两旁也是古树夹道,花木繁荫,信步走在下面,竟然还能让人后背生出一层寒意来。

五皇子妃不由笑道:“难怪都说热河行宫最是个避暑的好地方呢,这般的清幽凉爽,盛京城里少说也得过了九月才能体会到,只可惜此番来迟了些,不然前阵子最热的时候,我们便不必在马车上日日煎熬,而是早就可以享受这清幽与凉爽了。”

六皇子妃附和道:“可不是,只可惜父皇生性节俭,几年才巡幸热河行宫一回,下次咱们要再来,怎么也得几年后了。”

顾蕴笑道:“几年便几年罢,也不是没有机会了,总比那些不得不留在宫里和京里的人好多了,六弟妹又不是不知道,此番淑妃娘娘是何等的想来,可错过了这次机会,她以后怕是越发没有机会了,要带孙子孙女儿么,五弟妹说是不是?”

六皇子妃听她前面的话一本正经的,还深以为然,谁知道她却越说越不像,不由红了脸,跺脚道:“大皇嫂就会取笑人家,仔细下一次应在您自己身上,让您跟如今二皇嫂似的大腹便便,别说出这样的院门了,连东宫的门都没力气踏出一步,那才真是现了我的眼呢!”

这样的话,于顾蕴简直不痛不痒,立时大大方方的应道:“那我就承六弟妹吉言了。”

倒让六皇子妃气笑不得,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再反驳她好了,而五皇子妃早在一旁笑弯了腰。

妯娌三个笑了一回,眼见时辰已不早了,顾蕴便说要先回去了:“后日的宴席虽有韵妃娘娘处处周全,我也不能凡事都不闻不问,趁这会儿离午膳还有段时间,且去韵妃娘娘处瞧瞧,回头得了闲再与二位弟妹说话。”

五皇子妃与六皇子妃忙都道:“既是如此,大皇嫂且忙您的去,我们就不打扰您了,回头得了闲大家再聚也是一样。”又道,“大皇嫂若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只管开口,我们能做到的,绝不推诿。”

妯娌三个方彼此行了礼,分道扬镳了。

等顾蕴从韵妃处回到玉润殿,宇文承川还没回来,顾蕴因事先便知道他为了晚间出游的时,午间不回来用午膳了,让人摆了饭自己吃毕,又睡了一觉,待醒来时,宇文承川虽仍没回来,冬至却早等在殿外了,见顾蕴醒了,便笑着恭声道:“殿下已在宫门外等着娘娘了,特意让奴才回来接娘娘。”

顾蕴点点头,笑道:“殿下有说让本宫准备什么东西吗?”

冬至笑道:“该准备的殿下都已准备了,娘娘只人跟着奴才走就是了,旁的都不必操心了。”

“那衣裳呢,本宫就穿这身衣裳出门吗?”顾蕴说着,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衣裳,便是家常衣裳,扔人群里也足够显眼了,她不信宇文承川想不到这一点。

冬至仍是笑道:“娘娘出了玉润殿便坐轿辇,直接到宫门处上车,殿下已安排妥了,没人敢多问的,娘娘只管放心。”若是在宫里,太子妃自然要乔装一番,可这是在行宫,没有了皇后等人的耳目,换不换衣裳,根本没有区别。

顾蕴闻言,方放下心来,随了冬至一道出门上轿。

一时到了宫门处,果见那里早已停了一辆马车,宇文承川则坐在车辕上,一见顾蕴下轿辇,便跳下车辕,笑着迎了上来:“蕴蕴,你来了。”然后小心翼翼的扶了顾蕴上车,随即自己也上了车。

待二人坐定后,马车便开始缓缓驶出了宫门,宇文承川见马车一颠一颠的让顾蕴直皱眉,行宫后门外的道路自然不能与前门的比,索性伸手抱了她坐到自己怀里,才柔声问道:“肚子饿不饿,我这就带你吃好吃的去。”

顾蕴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定,“什么好吃的?为了今晚上能空出肚子把当地的特色美味都尝给遍,我可连午膳都没怎么用,这会儿正饿呢,要是不好吃,我就只能吃你了啊!”

宇文承川低笑道:“我皮糙肉厚的,没的白硌坏了你的牙,不过有一个地方铁定硌不坏……咝,轻点轻点,你怎么说上口就上口了,我又没说什么,分明就是你自己想歪了……行行行,我不说了,你就放心罢,一定会让你大饱一回口福的。”

顾蕴这才得意洋洋的松了口,舒舒服服的窝回了他怀里。

渐渐便听得见人声了,撩起车帘往外一瞧,嚯,铺面一个接一个,幌子招牌也一个接一个,一块块镶拼的排板和蓝底白字,置身其中,一时竟分不清是身在热河,还是盛京的街道之上了。

顾蕴忍不住与宇文承川惊叹道:“怎么这里的街面儿瞧着与盛京也没多大差别,也就稍稍窄了点,我先还以为,这里到底是边陲之地,再繁华只怕也有限,你怕是为了哄我才夸大其词的,没想到真这么繁华!”

宇文承川好脾气的笑道:“这里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地,做生意的人么,哪里有利可图便往哪里钻,久而久之,可不就有了如今的繁华景象?这会儿街道两旁还未点灯笼,瞧着灰扑扑的,还显不出那种火树银花的景象来,等待会儿灯笼都点起了,又有一番盛京没有的情致,你只等着瞧罢。”

像是为了给他的话作证似的,他话音刚落,街道两旁的铺子便有伙计出来,拿长杆儿往檐下捅灯笼了,竹枝头上卡着铁钩子,点燃了挨个儿挂起来,随着他们的马车粼粼驶过,灯笼也一路都亮了起来,让整个街道都笼上了一层朦胧而温馨的昏黄色,果然别有一番情致。

宇文承川带着顾蕴继续前行,却并没有如顾蕴以为的那样,要带自己去什么酒楼食肆之类的地方,而是任马车直接行至一个不大不小的码头前,先将顾蕴扶上了早已停靠在那里的一艘小船,随即自己也跳了上去,马车夫便悄无声息的将马车赶到一旁僻静的角落等候去了。

拜那年去扬州来回都是坐船所赐,这回再上船,顾蕴总算不晕了,只是方一进船舱,便见白兰紫兰早已在里面候着了,倒让顾蕴小小的吃了一惊,她是说午睡起来便不见白兰紫兰了,还当二人有别的事忙去了,便也没问二人的去向,不想一早就出了行宫,在船上等着她和宇文承川了。

白兰紫兰见宇文承川与顾蕴进来,笑着给二人行了礼,便开始摆起饭来,先是上了一碗粥,宇文承川指着笑道:“这粥是本地一家专做粥品的酒楼最拿手的石锅三鲜粥,以鸡丝羊肉和鱼片加了鸡汤熬制而成,最是滋补脾胃的,你先喝一碗开开胃,稍后我们再吃主食。你不是爱吃大玉斑吗,我让人准备了,今儿给你做全鱼宴好不好,有几道菜管保你之前从未吃过。”

听得顾蕴大感兴趣:“我从未吃过的菜这世上可不多,你别把话说得太满闪了舌头啊。”一面说,一面低头小口小口的喝起粥来,果然鲜美无比,脸上就露出了满足的神情来。

宇文承川看她吃得香甜,也端起面前的粥吃起来,还把自己碗里的鸡丝羊肉和肉片都挑到她碗里。

待用完了粥,宇文承川又端了一个瓷盅递到顾蕴面前:“再喝点甜品润润嗓子,很快主食就该来了。”

顾蕴见里面的东西剔透如水晶般,怔了一下,“雪蛤?这不是沿海才有的东西吗,怎么这里也有?”

宇文承川笑道:“只要有心,这东西就算远在天边,也能弄来,快趁热吃罢,王坦说这东西对女子最是滋补的。”

顾蕴心里甜滋滋的,遂低头小口小口的喝起来。

一时吃完甜品,主菜上来,果然是全鱼宴,整条大玉斑浑身上下包括鱼鳞,都用来做成了一道菜,就更不必说鱼肉鱼骨鱼皮了,一共十道菜,道道都吃得顾蕴恨不能连舌头一并吞下去,最后不出所料吃撑了。

宇文承川笑得不行,少不得又让船靠岸,带着顾蕴上岸游了一回夜市,买了一大堆不知所谓的东西,待顾蕴觉得舒服多了,才复又回了船上。

这回便没再让其他人上船了,只夫妻两个,为的自然是某人的某些不可告人的心思了。

一开始顾蕴是抗拒的,架不住宇文承川手口并用,只能半推半就的从了,那种随着水波一摇一晃的感觉,的确与平时大不一样,以致到最后,顾蕴嗓子都有些哑了,在宇文承川餍足的搂了她,小声在她耳边感叹:“想不到在船上竟如此的尽兴,下一次我们可以试试在马车上……”时,也没有力气反驳他,只得没好气的瞪他了……

------题外话------

网昨天终于修好了,可拜前天凌晨四点停电至晚上十点所赐,昨天一天得把昨天和今天的字都码出来,于是昨天和今天更新都迟了,请亲们千万见谅,人品已经崩溃了这么久,想来该好起来了,么么大家,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