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零四回 其心可诛

将顾蕴主仆的旁若无人看在眼里,顾芷的心火就烧得越发旺盛了,贱人装什么蒜,她和自己好歹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几年,就算几年没见了,她也不可能认不出自己来才是,如今却在这里装相,不过就是欺自己卑弱罢了,这笔账自己迟早要与她算的!

面上却丝毫不表露出来,而是笑得越发的谦卑,先是谢了顾蕴,才站起身来恭声道:“太子妃娘娘贵人事忙,臣妾早前又因病一直深居简出,娘娘一时认不得,想不起臣妾来也是有的,所幸臣妾将养了这么几年,病体总算得以痊愈,此番又蒙我们殿下恩典,带了臣妾一并伴驾随行,臣妾方有幸再见到娘娘。臣妾便想着,一定要来与娘娘请个安问个好,一叙旧日的姐妹之情才好,只可惜前段时间里大家一直忙着赶路,臣妾不敢贸然来打扰娘娘歇息,今日终于有了机会,所以臣妾便不请自来了,还请娘娘千万不要见怪才好。”

不但能将自己的情绪控制自如,连话也比以前会说多了,果然是历练出来了……顾蕴又勾了勾唇角,淡笑道:“顾侧妃能想着来给本宫请安,怎么说也是一番好意,本宫怎么会见怪,赐座罢!”

白兰便忙应声搬了个凳子来放到顾芷身后,顾芷本还打算谦辞一番的,见顾蕴根本不看她,只是闲闲的吃着茶,头脑一热,已脱口说道:“既然太子妃娘娘赐座,那臣妾就却之不恭了。”

自认为仪态完美的坐下后,不待顾蕴说话,又笑道:“说来臣妾一定是修了几辈子的福气,这辈子才能与娘娘既做姐妹,又做妯娌,这样的缘分,臣妾敢说一万个人里,不,十万人里,只怕也找不出一份来,臣妾以后少不得还要再来给娘娘请安,与娘娘多亲近,方算是不辜负了这份上天赐予的缘分,只盼娘娘届时别嫌弃臣妾呱噪才好呢!”

姐妹?哼,大伯父都不认她这个女儿了,自己自然也不可能再拿她当姐姐,退一万步说,就算大伯父还拿她当女儿,她为了大伯母,也只会当自己从来没有过这个堂姐,方才她一开口就是‘一叙旧日的姐妹之情’,自己懒得与她一般见识,她倒还蹬鼻子上脸了!

至于妯娌,就更可笑了,多早晚兄弟的妾能与兄长的原配嫡妻平辈论交了,顾芷是不是以为自己成了二皇子的侧妃,有了四品的诰命,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与她这个堂堂太子妃称妯娌了?笑话,连二皇子妃萧氏见了她,还得恭恭敬敬的呢,她算个什么东西!

顾蕴根本懒得接顾芷的话,只是看了一眼旁边侍立的白兰,白兰便立刻皮笑肉不笑的开了口:“顾侧妃还请慎言,所谓‘出嫁从夫’,您与我们太子妃娘娘既然各自都出嫁了,过去种种,自然也早一笔勾销了,什么‘姐妹之情’这样的话,还请您以后休要再说,不然让人听了去,误会您是我们东宫的人,可就不好了。至于‘妯娌’这样的话,您就更不要再说了,二皇子妃娘娘与咱们太子妃娘娘那才是妯娌呢,您这话是置二皇子妃娘娘于何地?”

说完不理会顾芷早已白一阵青一阵的脸,又赔笑向顾蕴道:“娘娘且别与顾侧妃一般见识,她自己方才不也说因病深居简出了几年吗,因为接触的人太少,久而久之,便不会说话了也是有的,等回头您见了二皇子妃娘娘,让二皇子妃娘娘以后多教教她也就是了。”

顾蕴脸上这才有了笑,点头道:“你这话也有理,回头见了二弟妹,本宫可得与她好生说道说道才是。”

看向顾芷,慵懒得打了个哈欠,“顾侧妃安也请了,还有什么事吗,若无事就跪安罢,本宫乏了。”

顾芷一张脸青白交错,宽大衣袖下的手直抖,近乎用尽全身的自制力,才忍住了几欲出口的恶言,起身咬牙笑道:“既然太子妃娘娘乏了,那臣妾就不打扰娘娘歇息了,臣妾告退!”又强撑着行了礼,却行退了出去。

余下顾蕴看着她走远了,方蹙起了眉头。

顾芷养气功夫虽比早年强了许多,到底还是欠了点儿火候,不过被她几句话几个动作一激,便将对她的怨恨忍不住表露了出来,若是按她自己的意思,今日是势必不肯来给自己请安的,知道自己一直怨恨的人越过越好,心里越发忿恨是一回事,不得不俯首称臣于自己一直怨恨的人脚下,任其折辱作践,又是另一回事了,所谓惹不起,难道还不能躲么?

可顾芷却没有一味的躲着她,而是自己上赶着来找折辱作践受,显然惟有一个理由解释得通,那就是二皇子勒令她来的,她根本无从拒绝,——那二皇子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他究竟想利用顾芷,达到什么目的?

这边顾蕴想来想去,一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那边顾芷方一出了顾蕴的院子,却是立时沉下了脸来,浑身都散发出着一股森冷的气息,让跟她来的两个丫头看得是战战兢兢,又不敢躲开,只能尽可能不发出任何声响的跟在她后面,以免一个不慎,便做了她的出气筒。

好在顾芷虽已快气疯了,到底还没彻底失去理智,知道行宫人多眼杂,不敢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好歹撑到回到分给二皇子的院子后,才“砰”的一声拍在了桌子上,咬牙切齿的低咒道:“贱人欺人太甚,总有一日,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她的两个丫头也不敢劝她,她们服侍这位忽然咸鱼翻身的主子时日尚短,连她的脾性都还没摸清楚,便是想拍马屁,想让她引自己二人为心腹,也得再过一段时间,何况眼下的情形,分明极有可能舍了孩子也套不着狼,她们又不是傻子,才不做这样的事,于是都只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旁,将自己当隐形人。

顾芷发作了一回,心里稍稍好受了一些,余光瞥见自己的丫头都泥胎雕塑似的,连顾蕴跟前儿丫头的半分伶俐也没有,又是气不打一处来,还是想着二皇子随时都可能回来,不能让他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方堪堪忍住了没有发作,只是不耐烦的打发了二人:“一个比一个蠢,看着就生气,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都退下!”

果然二人才退下片刻,就听得外面有人道:“殿下回来了。”

顾芷不由满心的庆幸,幸好自己方才忍住了没发作那两个丫头,不然殿下可不要撞个正着儿了?忙对镜整理了一下衣装,又换上满脸的笑,迎了出去:“殿下回来了。”

二皇子“嗯”了一声,伸手拉了她起来,才笑道:“还以为你仍在太子妃处说话儿呢,没想到已经回来了,与太子妃说得可还投机?你们原是至亲的姐妹,说来能说的话题应当不少才是。”

对顾芷,二皇子虽不至于早已彻底忘到了脑后去,毕竟顾蕴这个太子妃也出身显阳侯府,他因着顾蕴,倒是忆起了自己府里也有一个出身显阳侯府的孺人。

可顾准的态度摆在那里,根本不拿顾芷这个女儿当一回事儿,何况一个只是皇子孺人,一个却是太子妃,便是傻子也知道该选哪一边,所以既已视顾芷为弃子了,二皇子还真没想到再利用她做什么,就算要利用一个人,也得那个人先有利用的价值,没有价值,连被利用的资格都没有!

是永嘉侯被从西苑放回永嘉侯府后,舅甥二人议事时,二皇子原本一心想利用永嘉侯手下那一万私兵趁圣驾在热河行宫驻跸期间,做点儿什么,永绝后患,永嘉侯却认为时机不到,又说二皇子不是得了四皇子给的改良火药火器的方子吗,总要试验一番才是,万一就真试验成功了呢,那再加上他们的一万精兵,他们想不所向披靡也难。

劝得二皇子打消了兵行险着的念头,又与四皇子密谋了一番后,才想出了废物利用顾芷这个主意来的。

不想受了几年的冷落,顾芷的美貌反倒有增无减,二皇子虽打小见惯了美人儿,有现成的肥肉摆在面前,没道理不下口,加之顾芷又曲意承欢,这些日子下来,倒也对她生出了一二分怜惜之情来。

见二皇子满脸的温柔,顾芷心下稍松,她虽与顾蕴没说上两句话,便被下了逐客令,毕竟不是她的原因,而是顾蕴的原因,想来殿下不至于怪责她罢?

嘴上已赔笑道:“臣妾只与太子妃说了几句话,太子妃便害了乏,让臣妾跪安了……”

话没说完,见二皇子已沉下脸来,不由越发小心翼翼,“殿下有所不知,太子妃是嫡出,臣妾却是庶出,嫡出的天生就瞧不上庶出的,关键一点,她打小儿还是由臣妾的嫡母养大的,臣妾的嫡母待她比臣妾这个名义上的女儿好了百倍不止,她自然与臣妾的嫡母同心同德,臣妾的嫡母喜欢的,她必然喜欢,臣妾的嫡母不喜欢的,她必然也不喜欢……今日是因臣妾头回上门,她不好将臣妾拒之门外,才勉强接见了臣妾的,只怕下次臣妾再去,她就要直接给臣妾吃一个闭门羹了,所以殿下,臣妾以后能不能……不再去给太子妃请安了,臣妾倒是不怕自取其辱,就是怕有损殿下的颜面与声誉……”

觑眼看见二皇子的脸色越发黑沉得厉害,心里一阵乱跳,到底不敢再说下去了,心里却是止不住的委屈,殿下这些日子对她的心疼与怜惜,难道都是假的吗?

二皇子满眼阴鸷,一连吸了几口气,才忍住了破口大骂顾芷的冲动,冷声问她:“你都与太子妃说什么了?把你从进门起到离开,你和太子妃,甚至太子妃跟前儿服侍的人都说了什么话,一字不漏的与本殿下复述一遍,若是本殿下事后知道有半句不实,休怪本殿下不念多年的情分!”

太子妃那人,在别人不惹她时,是最会做表面功夫的,所以她绝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赶顾氏出来,一定是顾氏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惹恼了她,不然伸手不打笑脸人,指不定这会儿顾氏仍还在与她说话儿,不就可以名正言顺撞上那个婢生子回去了?

顾芷见二皇子动了真怒,不敢隐瞒,只得把先前自己说的话,顾蕴说的话,连同落霞白兰说的话,都一一学了一遍,末了哭道:“臣妾的话原也没说错啊,谁知道仍然惹太子妃不高兴了,可见不喜欢一个人时,那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殿下能不能别让臣妾再……啊……”

话没说完,随着“啪”的一声脆响,脸上已是挨了二皇子一掌,当即火辣辣的痛,耳朵也是嗡嗡作响。

却连惨叫都不敢由着性子来,本能的叫到一半,便堪堪忍住了,“噗通”一声跪倒在了二皇子脚下,吞声饮泣道:“殿下息怒,臣妾知道错了,以后定然不敢再犯。”

二皇子却是余怒未消,冷声道:“你嘴上说自己知道错了,心里却满不是这样想的,当本殿下瞧不出来么!临去前本殿下再四的叮嘱你,态度一定要谦卑,等与太子妃关系复又亲近起来后,再与她叙姐妹之情也不晚,你倒好,一开口就是来叙旧的,她让你坐你便坐,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既做姐妹,又做妯娌’,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与堂堂的太子妃称妯娌,你与她是妯娌了,你们娘娘又是什么?”

想到萧氏,再想到她腹中的嫡子,心倒是软了一下,以前看萧氏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如今许是看习惯了,倒是觉得她那张脸越看越好看了。

然再一看顾芷涕泪交错的脸,心霎时又冷硬起来,道:“事到如今,本殿下也不怕告诉你,本殿下此番抬举你,就是要你把自己的脸面放到太子妃脚下,任她踩任她践踏的,只要你能与她亲近起来,或者说瞧在旁人眼里,你与她是亲近的,你便算是完成了自己的使命,有了自己的价值,否则,本殿下不抬举别人,偏抬举你做什么,你还真以为是你把本殿下给迷住了吗?若不是你姓顾,若不是你与太子妃身上好歹流着相同的血,你连被本殿下利用的资格都没有!幸好你还未坏了本殿下的大事,否则本殿下即刻要了你的命!”

这些日子,顾芷不是没往这方面想过,已经有过一次失宠的经历了,她自然要学会居安思危。

可人都是这样,下意识总会往好的方面想,她也不例外,每日安慰着安慰着自己,自己又不是第一日才姓顾,第一日才与顾蕴有关系的,殿下怎么偏等到现在才因此抬举自己?可见是自己多心,殿下待她,终究还是有情的,安慰得久了,便也以为是真的了。

却不想怕什么来什么,自家殿下果然是因为她与顾蕴的关系,才忽然抬举她,而不是为的她这个人,想想也是,自家殿下什么样的美人儿没见过,她纵然有几分姿色,比她漂亮的人又不是没有,比她年轻的更是不计其数,若没有非她不可的原因,殿下犯得着委屈自己吃一碗放了几年的陈饭吗?

心一直往看不见底的深渊下坠的同时,顾芷人反倒冷静了下来,殿下说得对,自己好歹还有被他利用的价值,不像有些人,连被利用的资格都没有,那她就要抓住这个机会,为自己谋一条后路才是,不然错过了这次机会,她就真是永无翻身之日,甚至连性命都要保不住了!

顾芷心里既有了成算,便也不再哭了,男人心里有一个女人时,她哭起来自然是梨花带雨楚楚动人,反之,就只会面目可憎惹人生厌了。

她把眼泪拭净了,才恭声开了口:“臣妾是真的知道错了,还请殿下饶了臣妾这一次,殿下放心,臣妾明儿便再去给太子妃请安,一定不会再坏殿下的事。只是一点,殿下到底想通过臣妾与太子妃交好,达到什么样的目的,还请殿下明白告诉臣妾,臣妾也好有的放矢,殿下放心,于情来说,您是臣妾的夫主,臣妾的得失荣辱乃至生死都系于您之手,于理来说,只有您好了,臣妾才能好,所以臣妾一定不会坏您的事!”

二皇子一直以为顾芷只有小聪明,没想到也能有真聪明的时候,脸色不觉缓和了几分,道:“既然你这般识趣,本殿下告诉你也无妨。本殿下要你借与太子妃亲近的机会,尽可能多的‘偶遇’宇文承川,然后在最合适的时机,引得他对你不轨,让他轻薄弟媳的罪名人尽皆知,让他身败名裂……”

话没说完,见顾芷已是惨白了脸,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又道:“当然,本殿下不会亏待了你的,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儿子,做后半辈子的依靠吗?事成之后,本殿下一定给你,若将来本殿下大业得成,正一品的皇贵妃虽给不了你,但从一品四妃的位子,本殿下向你保证,一定有一个是你的,只是名声受点损失,便能换来一个皇子,一个从一品的妃位,你是个聪明人,该怎么选,想必不用本殿下教你!”

顾芷却是心乱如麻,无论如何抉择不了。

殿下说得好听,‘只是名声受点损失’,一旦事情真到了那个地步,自己为证清白与贞烈,势必是要“自尽明智”的,如此方能越发坐实太子的恶行,让太子百口莫辩,届时她人都死了,什么皇子,什么四妃,与她又还有什么相干,殿下真把她当傻子来哄么?!

可不答应的话,自己极有可能立时就会没命,答应了还能有一线生机,不答应就连一丝一毫的希望都没有了……顾芷只得勉强笑道:“殿下有命,臣妾自然却之不恭,只是一点,谁都知道太子妃宠冠东宫,臣妾样貌气度样样都及不上太子妃,只怕太子根本不会多看臣妾一眼,臣妾实在力不从心哪……”

二皇子见她笑得比哭还难看,但好歹没有违逆自己的话,因说道:“这个你就不必担心了,本殿下自有办法,你只需要按本殿下的吩咐办事即可。事成之后,本殿下既说了不会亏待你,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就定然不会亏待你,本殿下甚至可以立一张字据给你,盖上本殿下的印章,如此你总可以安心了罢?”

顾芷闻言,方心下稍宽,殿下都肯主动提出立字据给她了,想来不会骗她,她还是有光明未来的……她终于轻轻点了头:“臣妾但凭殿下吩咐。”

二皇子就满意的笑了起来,拍手叫了自己的贴身太监进来:“给你们侧妃娘娘另外安排两个丫头伺候,要伶俐些的,先前那两个太蠢笨,连服侍主子都不会,暂时让她们做粗使丫头,等回去后再发落不迟。”

贴身太监最是知道二皇子的心,忙一叠声的应了,少时便送了两个丫头来,却是日常服侍二皇子笔墨的,算是二皇子的心腹。

顾芷就知道,自家殿下安排这两个丫头来服侍自己是假,监视自己才是真了,心里不由一凛,越发不敢再有二心,只将二皇子给她立的字据收得越发严实了,这可是她将来安身立命最大,也是唯一的倚仗了……

二皇子既回了自己的院子,宇文承川与他一道见驾的,这会儿自然也回了自己的院子,正与顾蕴说话儿:“不管老二打什么主意,我们只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且不必为这事儿多费神了,大不了下次他那侧妃再来时,你直接不见便是,谅谁也不敢有二话。倒是方才我听冬至说,行宫后头十里开外,有个百丈见方的湖,风景还勉强,白日过去太打眼,要不入了夜我骑马带你逛逛去?”

顾蕴也就是与宇文承川提个醒儿,倒也不是多忧心,闻言点头道:“总归我们越发提高警惕,加强戒备便是。冬至是怎么知道十里开外有湖的?这几日月光都好,晚间去打马游湖反倒更清净,那我们入了夜便去罢。”

每日赶路的同时顺道赏景,怎及得上特意去赏景来得悠闲自在?

宇文承川笑道:“他也是听下头侍卫们说的,我们有热水沐浴,侍卫们可不能人人都有,连冷水都保障不了,想从头到脚好生洗洗,可不得自己想辙了。”

顾蕴忙道:“那我们去可不是要让那些侍卫又没地儿沐浴了?还是算了罢。”

宇文承川笑道:“昨夜该去的人已去得差不多了,届时我再让冬至提前去打发了他们也就是了,有这么好的太子妃,将来不止将士们,天下万民可都有福了!”

顾蕴闻言,也就不再多说了,夫妻两个这些日子难得有现下这般悠闲的时光,于是下了一回棋,午觉起来,宇文承川又去见了一回东宫随驾的属臣们,便到用晚膳的时间了。

晚膳后,赶在行宫各处都掌灯之前,宇文承川打马带了顾蕴出去,也没带其他人,只让冬至带了十来骑侍卫,不近不远的四周跟随着也就是了。

十来里路纵然不放马狂奔,也是眨眼功夫便到了,宇文承川“吁——”的一声吆喝止住了马,拿马鞭指着前面一个方向道:“那湖泊就在前面了,蕴蕴你看见了吗?”

顾蕴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隐约可见前面不远处有个湖,在月光下水波粼粼的,四周还有一圈绿油油的芦苇,伴随着周围的蛙鸣虫鸣,虽称不上有多好的景致,却也别有一番野趣。

顾蕴哪里还耐得住,泥鳅一般就要滑下马去:“我要去洗脚,我好久都没这么惬意的玩儿过水了。”

急得宇文承川一把搂紧了她的腰,低斥道:“你急什么,黑灯瞎火的,也不怕摔着哪里,等我抱你下去不行啊?”说着打横抱起她,稳稳跳到了地上去。

顾蕴这才冲到湖边,捡了块平坦的石头坐了,撩起裙子,脱下鞋袜,双脚一荡一荡的玩儿水来。

宇文承川没玩儿水,而是捡了石子儿,打起水漂来,一面还不忘吓唬顾蕴:“小心有水獭水蛇咬你的脚!”

顾蕴却一点也不怕:“有你在,我才不怕呢,难道你还能眼睁睁看着我出事不成?”语气里满是有恃无恐的娇纵。

听得宇文承川大是受用,也不吓她了,反倒自己扯了鞋袜,也玩儿起水来,还拿脚去踩她,嘴里说着方言:“大脚踩小脚,踩到没话说!”

顾蕴忍不住笑了起来:“你这方言是跟谁学的,一点儿也不地道,我都听不出到底是哪里的方言了。”

宇文承川也笑:“好像是小时候义母曾对我说过一次,我也记不清具体是哪里学来的了,你又知道我说的不地道了,你会说地道的,倒是说来我听听啊?”

顾蕴道:“我虽不会说,但我会听啊……哎呀,真有东西在咬我的脚!”尖叫着连滚带爬的扑到了宇文承川怀里。

宇文承川目力好,湖水又清澈,早已看清咬她的是鱼了,哈哈大笑:“不是说不怕的吗,原来只是嘴上说说而已。”一只手揽了她,一只手则捡起一旁一根枯枝,运气往水里一叉,那鱼便裹着一团血红,浮到了水面上。

顾蕴看得大是解气:“我要吃烤鱼!”

于是宇文承川又接连叉了几条鱼,利索的将其去了鳞剖了腹,架到了火堆上。

烤鱼的空隙,夫妻两个不由相拥着,看起天上的星星来,彼此心里都觉得,这是他们成亲大半年以来,最快乐最惬意的时候了,只盼这样的时候,以后能更多,更久……

翌日一早,大部队便又出发了,因歇息了一日,大家多少缓了几分过来,整个上午倒比原定的还要多赶了将近二十里路。

午间吃了干粮,顾蕴正靠在宇文承川的肩上打盹儿,就听得外面传来白兰压低了的声音:“娘娘,二皇子府的顾侧妃又来了,马上就走到我们的马车前了。”

顾蕴心下不由一阵不耐烦,昨儿才受辱而去,今儿便又来了,顾芷的脸皮也不知是什么做的?不过,碍于二皇子的威压,她也不敢不来,倒是与脸皮无关,就是二皇子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

耳边传来宇文承川的声音:“就说你们娘娘睡了,打发她走!”

顾蕴应声回过神来:“众目睽睽之下,也不好太扫她的脸,要知道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不然不到动身,指不定太子殿下不友爱兄弟的话就要传开了,且先听听她怎么说罢。”

正说着,外面便传来了顾芷的声音:“太子妃娘娘,臣妾顾氏给您请安来了,因我们府上今儿送了补给来,其中有两条大玉斑,臣妾记得您自来最爱吃的,所以特特送了一条过来,还请太子妃娘娘千万不要嫌弃简薄。”

所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顾芷的声音还不算小,附近定然有旁人听了去,顾蕴一时倒是不好拒绝她了,不过一条大玉斑而已,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她若一味的拒绝,倒显得小家子气了,身为太子妃,底下人孝敬自己什么,原都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顾蕴因撩起车帘,看向地下的顾芷微笑着开了口:“顾侧妃这般有心,本宫就权且笑纳了,暗香,把我们带的官燕包两斤给顾侧妃回去吃。”

两斤官燕买十条大玉斑都够了,旁人知道后,自然也就明白她与顾芷仍是泾渭分明了。

待暗香应了,顾蕴方又转向顾芷,“这会儿正是一日里日头最大的时候,倒是难为顾侧妃还惦记着本宫,只是本宫要服侍太子殿下,顾侧妃则要服侍二皇弟,都不得空,以后顾侧妃有什么事,只管打发个丫头来说一声也就是了,不必再亲自前来,省得误了太子殿下和二皇弟的事。白兰,好生送顾侧妃。”

------题外话------

亲爱滴们,据说瑾瑜家的网今天可望修好,不过具体什么时候好还不知道。

嗯,我还是她的好基友。

记得给票,记得留言对瑾瑜表示关心。

没网的孩子是天下最可怜的。

O(∩_∩)O哈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