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零三回 不请自来

大部队一连晓行夜宿的赶了十余日的路,一开始官道还很宽敞平坦,毕竟是京畿附近,天子脚下,达官贵人云集,路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何况此番又是御驾出行,金吾卫与旗手卫的人每每都提前清了道,任何人在圣驾路过当日都上不了官道,一路跑起来没有障碍,马蹄笃笃,风声在耳边呼啸,热是觉察不到了,过林子,过狂野,大家赶起路来,倒也酣畅淋漓。

可最初的兴头过了,离盛京也一日比一日远,官道也一日比一日颠簸,即便有提前清道的人,一样远不能与京畿附近的官道相比后,大家便渐渐品出不一样的滋味儿了,每天五六个时辰都在马背上,真正是腰酸背痛,到傍晚下马时,两条腿都快要合不拢了。

一众宗亲贵胄因大邺自太祖开国以来便看重弓马骑射,如今的皇上也不例外,论起弓马骑射来,倒也娴熟甚至不乏个中好手,可娴熟是一回事,打小儿养尊处优养得身娇肉贵,吃不了连日颠簸的苦就是另一回事了。

然皇上不发话,自太子殿下至伴驾的几位皇子,除了六皇子众所周知身体单薄一些,一早就得了皇上的恩典每日只骑半日的马以外,谁也没叫过一声喊过一声累,甚至没皱过一下眉头,也不知是真不累,还是因彼此在暗中较劲儿再苦再累也强自忍着,众宗亲贵胄便也不好叫苦叫累了,——他们是尊贵,可他们再尊贵,能尊贵得过太子殿下和皇子们不成?

于是都只能暗暗把希望寄托到了此番伴驾的娘娘小主,并太子妃皇子妃等一众宫眷,尤其是妙贵嫔的身上,谁不知道妙贵嫔如今是皇上的心尖子,女人嘛,体力耐力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比男人好,就算妙贵嫔早前在浣衣局当了十一年的浣衣女,比别的娘娘小主体力好些,说到底也是女人,他们男人都快撑不住了,女人难道还能撑得住?

只要妙贵嫔向皇上撒个娇,说自己身体吃不消了,皇上就算不至于恩准他们似六皇子一般,余下的路程改骑马为坐车,能下旨就地休整个一两日,让大家缓缓气儿也是好的。

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听到了大家的心声,又赶了两日路,在抵达一个叫燕子河乡的地方时,皇上终于下旨让大家就地休整一日,第三日再动身,更重要的是,燕子河乡有一个行宫,虽远及不上热河行宫承德行宫等大行宫的规格,却也比之前一路上都只能住营帐要好许多了。

大家不免都喜形于色,待随行的内务府总管与行宫的大总管一道安排下各自的住处后,便忙忙分头安置去了。

皇上在哪里都是最尊贵的人,行宫最好的宫殿自然归了皇上居住,连同随行的妃嫔们,也都住到了皇上寝殿周边的屋子,以便皇上随时召幸。

皇上以下,便数宇文承川这个太子最尊贵了,所以宇文承川与顾蕴得以分到一处两进的独立院子做居所,虽只有三间正房,院子也只巴掌大,连崇庆殿的一根手指头都及不上,比起先前只能住在简陋的营帐里,却也已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幸好皇上今日下旨休整了,不然本宫还真怕明日自己就先要撑不住了。”顾蕴扶着白兰的手,一边在院子里慢慢的来回走动着,一边说道,“本宫原本还以为自己怎么着也比其他人体力好些,没想到也不过尔尔,看来回宫以后,本宫得加强锻炼了。”

女眷们坐车表面看似比男人们轻松舒服,再怎么说也不必风吹日晒,坐累了可以躺着,饿了渴了还能有吃的喝的,可女人天生体力比男人差,何况此番随行的女眷,哪个不是打小儿便娇生惯养长大的?一开始还为沿途在宫里京里再看不到的风土人情所兴奋新奇,等看了几日,发现风景都差不多,也就意兴阑珊起来。

顾蕴也不例外,而她说是说可以打发人去请了五皇子妃六皇子妃过来自己车上,大家一起说话打牌的取乐混时间,实际情况却是,六皇子妃更多时候要陪六皇子,五皇子妃与她两个人又哪来的那么多话日日说,两个人也凑不起牌局,且除了她两个,庄敏县主此番也在随驾之列,她五、六两位皇子妃都请了,却偏不请四皇子妃一个,让旁人怎么看怎么说?

二三两位皇子身边儿是侧妃随行服侍也就罢了,侧妃原便不够格儿与她们妯娌相交,庄敏县主却是原配正妃,即便她们彼此都早恨不能除对方而后快了,该做的面子活儿,还是得做足的。

所以顾蕴索性谁也没请,如此自然越发的无聊,人也因为时间难熬,而越发的疲累,只碍于其他女眷都没有叫过一声苦累,她身为太子妃,不知道多少人明里暗里盯着她,越发得严格要求自己,只能硬撑着,连在宇文承川面前都尽量不表露出来罢了,以免他担心。

白兰闻言,笑道:“娘娘天生便是尊贵人,体力差一些也无可厚非,横竖圣驾也不是年年都南巡,要奴婢说,倒是没有加强锻炼的必要。”

顾蕴笑道:“怎么没有了,就算不为随圣驾南巡,能强身健体也是好的。”

当年从天津卫取道去扬州时,或许是因为一心只盼着能早些抵达扬州,她倒是没觉得像现在这般累过,不过也有可能是因为到天津卫她只坐了五六日的车,然后便换了船,此番却一坐车就是十几日,人自然也加倍的累,——不管怎么说,她的确需要加强锻炼身体了。

主仆两个正说着,明霞出来禀告说屋子已归置妥当了,顾蕴遂被二人簇拥着,进了屋子。

果见屋里她和宇文承川的随身物品都已摆放妥帖,床也铺好了,临窗的炕上,还摆上了一个青花瓷的花斛,里面插了一支含苞待放的荷花花苞并几支荷叶,为整个正房都平添了几分生气。

顾蕴的心情瞬间大好,叫了明霞:“晚上有什么吃的?好容易明儿不必早起,多做几个菜,再备一壶酒,你们也都加一个菜,大家饱餐一顿,明儿再好生休整一日,后日好精神抖擞的继续上路。”

明霞笑回道:“行宫的大总管方才打发人来,问殿下与娘娘的晚膳去咱们自己做,还是他们做好了统一送来,奴婢因见后面有锅灶,便说咱们自己做,他们便说那稍后将食材送来,想来很快就该送到了,能做些什么菜,奴婢得见过了食材才知道。”

顾蕴点点头:“那你看着安排罢,不但殿下与本宫的,你们的晚膳也得安排好了,人手不够,就叫白兰她们几个都去帮忙,本宫这里一时也不需要人服侍了。”

“嗯,你们都下去罢,你们娘娘跟前儿,自有孤服侍。”话音刚落,一个带着笑意的熟悉声音插了起来,顾蕴忙循声一看,不是宇文承川站在门口,又是哪个?

不由笑了起来,娇嗔道:“我哪敢奢望殿下服侍我,我不服侍殿下就是好的了。”一面说,一面向白兰明霞等人挥手:“你们都下去忙自己的罢。”

宇文承川待众婢行礼退下后,才走到顾蕴身前,压低了声音笑道:“怎么我服侍你就成奢望了,我哪日没服侍你了?既然你说是奢望,那我待会儿就好生服侍你一回,让你的奢望成真……”

顾蕴见他说着说着就不正经了,不待他把话说完,已一把推开了他的脸,没好气嗔道:“我可把话说在前头,这些日子我是真累了,好容易今晚上有高床软枕可睡,不必再胡乱将就了,我可得好生睡一晚,你要是闹我,别怪我剩下的路程都不理你啊!”

这家伙,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好的体力,她前儿与五皇子妃六皇子妃说话儿时,六皇子妃因担心六皇子身体吃不消,说六皇子累得日日都是倒头就睡,就这样还是嚷累,也不知道到了热河,得累成什么样儿,五皇子妃心有戚戚焉,也附和说五皇子也是日日累得倒头便睡。

惟独这家伙,夜夜还有力气折腾她,即便因为知道她累了,做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并不多,也不瞧瞧那营帐根本不隔音,这边打个喷嚏,那边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实在是可恼!

宇文承川却没似往常那样继续闹她,而是正了色,道:“原只是想怄你一笑的,没想到终于还是听你把这个‘累’字叫出来了,你呀,就是嘴太硬,当着别人的面儿不好叫苦叫累也就罢了,当着我的面儿,你有什么不好叫的?别的女人受了一分苦,在自己男人跟前儿还要做出十分来呢,你倒好,受了十分苦,却一分也不肯做出来,你难道不知道你这样,反倒让我更担心吗?”

顾蕴倒也从善如流:“会哭的孩子有糖吃么,我知道,那我以后不这样了便是,不过,听你说起别的女人来,倒像很了解似的?”不想他分心为她担心是一方面,再就是叫苦叫累也的确不是她的作风,所以如今答应他是一回事,以后她具体怎么做,就是另一回事了。

宇文承川听她说到后面,声音微微扬高了,隐含危险于其中,忙识相的道:“我这辈子就你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了解别的女人?你别多心,千万别多心。”

顿了顿,又小声嘀咕:“家有母老虎河东狮,我哪敢轻举妄动啊我……咝……”

话没说完,已被顾蕴一把掐在了腰间的软肉时,却是敢怒不敢言,只敢在心里腹诽,蕴蕴下手真是越来越狠,越来越刁钻了,看来他得尽快找机会振一振夫纲了。

一时晚膳得了,出门在外,精致自是谈不上了,却也有四个冷盘,六个热菜并一个天麻炖乳鸽汤,还有一壶金华酒,极是难得了。

顾蕴待明霞暗香将饭菜摆好,便打发了她们:“你们也下去用膳罢,这里不用你们服侍了。”随即执起酒壶,为宇文承川和自己各斟了一杯酒,夫妻两个开始用起晚膳来。

待酒足饭饱,又痛痛快快洗了个热水澡,才相拥着歇下了。

翌日顾蕴直睡到辰正才起身,得亏此番宗皇后没有随行伴驾,顾蕴便是所有宫眷女眷里身份最高的,她不必去给谁请安,不然她哪能睡到现在才起来,早在卯正宇文承川起身去见驾时,便得跟着起身了。

梳洗一番,又慢悠悠的用了早膳,顾蕴正想着要不要出门去逛逛,听说后面有一个小花园,虽然想也知道远远及不上御花园,但有的逛总比白闷在屋子里的强,想必五皇子妃六皇子妃也是一样的想法,只不知二人这会儿可否得闲?

不想还未及拿定主意,落霞就进来行礼禀道:“娘娘,二皇子府的顾侧妃在外面求见,说是想给娘娘请个安。”

顾芷不请自来求见自己,给自己请安?

顾蕴的眉头就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想也不想便道:“就说本宫这会儿不得闲,打发她走罢。”摆明了彼此道不同不相为谋,大伯父那里也已表了态,早当自己这辈子没顾芷这个女儿,她的死活都不与他相干了,她还见顾芷做什么,没的白浪费时间,影响心情。

只是话音刚落,顾蕴又改变了主意:“让她进来罢!”

过去十几日,落英落霞虽一直有暗中注意着顾芷,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倒弄得顾蕴有些怀疑,自己会不会是太多疑了?可她的直觉又告诉她,顾芷一定有问题,或者说是二皇子忽然又开始宠爱顾芷了一定有问题,只她暂时还没发现那问题而已,如今正好,顾芷主动送上门来了,也许她能发现点什么呢?

落霞见顾蕴转瞬又改了主意,并不多问,屈膝应了一声“是”,自往外面带顾芷去了。

明霞方小声说道:“她来给娘娘请安,也不知是打的什么主意?”

暗香同样小声接道:“能打什么主意,想也知道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娘娘,您可千万不能掉以轻心。”

顾蕴却笑了起来:“就算她是黄鼠狼,本宫也不是鸡,你们就放心罢,她在本宫这里,从前就讨不了任何便宜去,如今自然更是如此!”

正说着,落霞引着顾芷进来了,主仆三个遂打住话题,不再多说。

顾芷穿了身水红色的对襟宫装,上面以紫金丝绣成精致的百蝶穿花图案,头发梳做垂云髻,戴了珊瑚点翠玉步摇,眉若青黛,唇似涂丹,褪去了几年前的青涩,恰似一枚熟得快要裂开外皮,露出里面诱人果肉的桃子,一看便让人垂涎欲滴。

若是换成别人,在忽视遗忘了这样一个美人儿几年后,忽然因惊鸿一瞥被其勾起了旧情,复又盛宠起她来,顾蕴倒还不会觉得太反常,平心而论,眼前的顾芷倒也的确有这个本钱。

可二皇子打小儿生于皇宫养于皇宫,什么样的美人儿没见过,要让顾蕴相信他忽然就被顾芷迷了神魂颠倒了,还不如让她相信猪忽然就会爬树了!

顾蕴带着上位者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居高临下,闲闲打量着顾芷的同时,顾芷也不动声色打量着她,见她不过一身简单的正红宫装,头上也只簪了一枚巴掌大的小凤钗,却肤光胜雪,华美雍容,比之早年在显阳侯府时,更显尊贵与气派,自己与她相比,一个越发成了天上的云彩,一个则越发成了脚下的污泥,宽大衣袖下的拳头就捏紧了,紧到指甲都潜进了肉里也不觉得痛。

老天爷可真是不公啊!

这些年顾芷在二皇子府的日子,像顾蕴与祁夫人顾准等只是想也知道不好过,但具体怎么个不好过法,如人饮水,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一开始二皇子想着指不定能借由她,将顾准拉到自己的阵营里来,听说顾准待自己的儿女不论嫡庶,都十分疼爱,顾芷虽只是庶出,那也是顾准亲生的,万一顾准就因她破了例呢?

所以待顾芷也算得上十分宠爱,让顾芷过了一段时间的好日子,只可惜好景不长,眼见顾准态度坚决,直接放话自己就当这辈子没这个女儿,且不是一时激愤之下白说说而已,而是真的言出必行后,二皇子待顾芷的态度便变了,虽不至于朝打夕骂,说好的侧妃却是自然而然没有了,也再不肯踏进她的房门一步。

可二皇子身为上位者,要收拾一个人,要让一个人日子难过,又哪里需要自己亲自动手,他甚至不需要动口,只消不再踏入顾芷的房门一步,其他人知道他的态度后,便自然会出手收拾她了。

譬如二皇子的一众姬妾,对顾芷这个出身不凡的孺人,她们一早就妒恨不已了,只碍于自家殿下宠爱她,她们敢怒却不敢言而已,如今自家殿下既不待见她了,她们还等什么,自然要狠狠出一口昔日的恶气!

于是明里暗里不知道给顾芷下了多少绊子,以致顾芷一度差点儿绝望到活不下去,得亏二皇子妃萧氏出身将门世家,对后宅女人们那些个弯弯绕绕的手段很是看不上,眼见众姬妾闹得不像样了,找由头狠狠发落了众姬妾一回,又下令该顾芷的份例不许少了她的,毕竟她也服侍了二皇子一场,那二皇子就该保她衣食无忧一辈子,顾芷方熬过了那段日子。

可熬过了那段严冬,她却并没能迎来春天,二皇子之后仍没再踏进过她的房门一步,让她企图尽快怀上身孕,母凭子贵打个漂亮翻身仗的希望也破灭了,她明明才十几岁,正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美好的年纪,却还来得及彻底绽放,便已然枯萎了,只能任凭风吹雨打,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零落成泥,泯然于世。

是靠着对顾准,尤其是祁夫人和顾蕴的恨意,顾芷才终于撑到复宠那一日的。

对顾准的绝情,顾芷自然是恨的,那是她在这世上最亲的亲人,却丝毫不理会她的死活,杖杀了她的姨娘不说,还不给她嫁妆,在她受苦受难之时,偷偷打发了人回去求他为她出头张目,他也置之不理,就算他给了她生命,给了她锦衣玉食的前十几年,她仍然没法儿不恨他!

然还是那句话,顾准毕竟是顾芷在这世上最亲,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亲人了,早年也曾给过她不逊于两个嫡姐的疼爱,她纵再恨他,到底也有限,或者说,她终究还是做不到深恨自己的父亲,所以她把满腔的仇恨,更多都算到了祁夫人和顾蕴的头上。

若不是嫡母佛口蛇心,若不是她不肯成全自己的心愿,她又怎么会沦落到如今这般悲惨的境地?若不是顾蕴那个贱人狐媚,将沈表哥的魂都勾了去,沈表哥又怎么会看不到她,又怎么会不肯娶她?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她是庶出的,没有高贵的身份,没有一心为自己打算的母亲,没有丰厚的嫁妆罢了!

一想到这些,顾芷便恨不能吃祁夫人和顾蕴的肉,喝她们的血,过去的上千个日日夜夜里,她就没有一时一刻是不恨二人,不咒二人倒霉早死的。

奈何上天不公,不但没有如她所愿让二人倒霉早死,反倒让她们的日子越过越好,嫡母呢,就父亲敬重,儿孙满堂,人人交口称赞,顾蕴那个贱人就更是交了狗屎运,在与沈表哥亲事不成后,与哪家的亲事都不成,明明已是嫁不出去的老女了,竟一跃成为了当朝的太子妃,还十里红妆风光大嫁,宠冠东宫,老天爷怎能这般不公,他简直就是瞎了眼!

顾芷为此恨得滴血,若不是还不至于蠢到知道巫蛊之事在哪里一经发现,都能令她死无葬身之地,她就要扎小人诅咒顾蕴了,只可惜不但这件事她做不得,其他任何对顾蕴和祁夫人不利的事她一样做不了,也没那个能力做,她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江,凭什么去与当朝的太子妃抗衡?

她唯一能做的,也就只能是日日在心里诅咒二人了。

却没想到,老天爷终究还是没有不公到家,看到了她的苦难,给了她东山再起的机会,让她家殿下又看到了她的好,不但复又宠爱起她来,还把早年承诺给她的侧妃终于给了她,此番谁也不带,只带了她出来伴驾,也不枉她这几年不论身处什么样的逆境,都不忘保养自己,没让自己的容颜受损,老天爷到底还是开眼了一回!

不动声色打量着顾蕴的同时,顾芷已满脸是笑的拜了下去:“臣妾参加太子妃娘娘,太子妃娘娘万福金安。”

虽然心里的忌恨之火烧得顾芷恨不能立时将顾蕴大卸八块,但她到底还是没有忘了临来前二皇子的吩咐:“务必要与太子妃搞好关系,哪怕态度再谦卑,到底如今太子妃为上你为下了,连母妃和你们娘娘见了她都得行礼参拜,你拜她也不算辱没了你,等她与你关系亲近一些后,你再与她叙姐妹之情也不晚。”

顾芷深知,如今自己的一切得失荣辱,乃至生死都系于二皇子一人身上了,二皇子抬举她,她便有好日子过,二皇子不抬举她了,她的下场只会比上次失宠时更惨,二皇子妃会如何对付她且不说,单许氏冒氏几个便已恨不能立时除她而后快了,——许氏冒氏便分别是二皇子庶长子与庶次子的生母,她就算注定迟早会再失宠,也得趁现在怀上身孕,平安生下儿子傍身,只要有了儿子,她的后半辈子便不用发愁了。

若老天爷垂怜,让二皇子更进一步了,她的好日子更在后头,届时别说嫡母了,连顾蕴这个如今不可一世的太子妃,将来也只是她的脚底泥,她想怎么折辱她们,就能怎么折辱她们。

所以二皇子只是让她与顾蕴交好,将态度放得谦卑一些算什么,只要能保住眼下的宠爱,只要将来还有一线希望,让她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而绝不会多问一字一句!

顾蕴见顾芷满脸都是笑,好像与自己、与大伯母大伯父从来没有丝毫嫌隙一般,不由微微勾了勾唇角,看来顾芷这些年在二皇子府也算是历练出来了,果然苦难才能使人成长啊,以前大伯母就是待她太好了些,才会纵得她那般不知天高地厚,若大伯母似别人家的嫡母那般,真正待她佛口蛇心,她必定不敢那般胆大妄为,忘恩负义!

“这便是二皇子府的顾侧妃么,怎么本宫早前从未听说过,只听说过二皇子府有一位许侧妃?”顾蕴却并不先与顾芷说话,而是问起旁边的落霞来。

落霞忙应道:“回娘娘,是的,奴婢听说,是二皇子殿下新近才封的侧妃,所以娘娘没听说过也是有的。”

顾蕴这才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本宫是说自己年纪轻轻的,总不可能记性坏到那个地步。”终于看向了顾芷,淡笑道:“既果是二皇弟府上的侧妃,顾侧妃起来罢。”

------题外话------

亲爱滴们,瑾瑜家的网络出问题了,这几天留言不方便回,不过大家有话还是要畅所欲言,等网络修好了瑾瑜会一块回复的!

哦,对了,我不是瑾瑜,我是她的好基友。我帮她上传新章节,快谢谢我!

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