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零二回 事出反常

夏日炎炎,卯时未到,晨光便已遍洒大地,将树叶花草上的露珠射得闪闪发亮,连树枝花丛间的蛛网也在强光下纤毫毕现,显然今日又是一个艳阳天。

树林间一个被大大小小的营帐包围着的几丈见方的大营帐里,顾蕴正一面给宇文承川整理衣裳,一边叮嘱他:“天气热,虽说不到交午时,皇上便会让你们兄弟散了,到底也得骑在马上暴晒一个多时辰,你可千万得多喝水才是,我准备了八珍丸让冬至带着,你觉得不舒服了,就赶紧噙一颗在嘴里,宗室亲贵文武百官都在,可不能给人以一个太子殿下骄矜的印象。我把银耳汤和西瓜放在冰釜里,等你一回来便可以吃了。”

宇文承川握了她的手,笑道:“从起身到这会儿,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这话你已经说过三四遍了,你就放心罢,我原本就不是娇养长大的,早年在腾骥卫时,为了完成任务,别说暴晒一个时辰了,趴在大太阳底下一整日没动过一下都过来了,这算什么,我不会有事的,倒是你,我听说昨儿就有些晕车,今日可得多注意才是。”

顾蕴不欲他担心,忙道:“我哪里晕车了,我只是觉得有些闷罢了,这也只是刚出发,我不好请了五弟妹六弟妹到我的车上来说话儿而已,等过几日我请了她们到我车上,或是说话或是打牌,有了事做时间好混,自然就好了,你别担心。”

宇文承川点点头:“总之你多注意些,我这一路上只怕都要随驾,也顾不上照顾你,也不能与你一道欣赏沿途的风景,与你介绍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等到了热河得了闲,我一定好生补偿你。”

“还嫌我啰嗦呢。”顾蕴就偏头笑了起来,“你这话从昨儿出发至今,可不止说了三四遍,到底谁更啰嗦,你自己说罢。”

夫妻两个说话时,白兰紫兰几个已利索的将衾褥并二人一应用惯了的物品都收在箱笼里了,明霞和暗香则摆了早膳来,如今离盛京不过才百来里远,宇文承川与顾蕴又是此行除了皇上以外,身份最高的人,二人还缺什么都不缺银子,自然一应供给都是最好的,所以桌上的菜色瞧着,与素日二人在东宫吃的并无差别。

等夫妻两个用完了早膳,便有金吾卫逐个营帐逐个营帐的禀告即将启程了,请主子们抓紧时间。

宇文承川见时辰不早了,便亲了亲顾蕴的额头,说了句:“我先去了啊。”出了营帐,往最当中也是最大的一座营帐而去了。

顾蕴看着他走远了,才收回目光,看向白兰紫兰几个道:“我们也收拾收拾,等待出发罢。”

一百万两银子虽难凑,但永嘉侯府与林贵嫔母子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到底还是在短短几日内,便尽数凑了出来,让永嘉侯得以只在西苑待了几日,便被放回了家中。

坊间都传,永嘉侯府为了救永嘉侯,除了永嘉侯太夫人和夫人的嫁妆以外,连同世子夫人和其他几位夫人少夫人的嫁妆也一并掏空了,为此弄得几位夫人少夫人都颇有怨言,永嘉侯府的二老爷与三老爷也是满心的憋屈,只敢怨不敢言而已。

但这些事于圣驾南巡这样的大事,根本造不成任何影响,永嘉侯既被放回去了,此事便算是揭了过去,已被延误了行程的皇上自然不肯再耽误时间,于永嘉侯被释放回去的第三日,也就是昨日,便带着大部队,浩浩荡荡的出发了。

很快,便又有金吾卫来逐个营帐的通禀出发了,顾蕴遂由几个丫头簇拥着,离了营帐,去到外围自己的车辇前,却并不上车,而是待恭送了御辇驶过后,才上了自己的车辇。

其时气温已有些高了,顾蕴在太阳底下站了这么一会儿,后背早生出一层薄汗来,心里多少也有几分烦躁,所幸才一掀开车帘,一股沁凉的风便扑面而来,让她觉得整个人都松快了不少。

白兰紫兰跟着上了车,白兰因指着马车两角的冰釜笑道:“这会儿还早,怕娘娘受凉,殿下吩咐奴婢们只开了上边的细孔盖,等会儿待气温更高了,奴婢们再换上大孔的。”

紫兰随即也笑道:“银耳汤与西瓜奴婢也已依娘娘吩咐,放在里面冰镇着了,娘娘随时想吃都可以。”

顾蕴点点头,这一路去热河怎么也得二十来日,是以她的车辇比素日她在宫里的足足宽敞了一倍还有余,供四五个人躺平了都没问题,车上的铺陈也一应俱全,却是内务府统一安排的,以便让主子们能在劳累疲乏的旅途中,稍稍舒坦一些。

顾蕴上了车后,其他人也开始依次上起车来,内务府负责善后的人则已有条不紊的拆卸起营帐来,待拆卸完后,立刻快马加鞭送往下下一站择地搭建,以便圣驾抵达时,能即刻入住休整,内务府专司此事的人便有近千人,分作两拨,各司其职,等闲出不了岔子。

等待其他人上车期间,顾蕴百无聊赖,遂掀起车帘的一角,闲闲的四下里打量起来。

忽然,她的目光在一个低眉顺眼的身影上顿住了,嘴上则吩咐起白兰来:“你即刻去后面叫了暗香和明霞不拘哪一个过来,本宫有话问她们。”

白兰不明所以,但见她一脸的凝重,不敢多问,忙应了一声“是”,跳下马车往后面叫明霞暗香去了。

很快明霞便随白兰过来了,进了马车后,不待她行礼,顾蕴已指着外面一个方向道:“你看那边那个着杏色衣裙的女子,是顾芷吗?”

明霞忙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觑眼看了一回,方收回视线,点头道:“娘娘,的确是三小姐……”想起顾准早不认这个女儿了,那顾芷自然也再算不得显阳侯府的三小姐,忙又改了口:“的确是那人,娘娘,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顾蕴道:“暂时没什么问题,我就是乍然看见她,觉得有些眼熟,可又因好几年不见她了,认不真切,所以叫你或是暗香过来也认一认,你且去罢,只怕说话间大部队就该动身了。”

待明霞应声而去后,才微蹙眉头思索起来,顾芷能出现在南巡的大队伍里,还锦衣华服前呼后拥,显然是二皇子带她来的,本来二皇子妃如今身怀六甲,怀孕之初又险象环生,不能随夫伴驾也在情理之中,二皇子带自己的其他女人也无可厚非。

这种事由上至下都司空见惯,譬如皇上自己,此番就没带宗皇后,再譬如三皇子,也没带三皇子妃,而是带的万侧妃,且不论三皇子是自己不想带三皇子妃,还是后者不肯跟他来,但三皇子只带了侧妃却是事实。

所以二皇子不带二皇子妃,而是带自己的其他女人,事先根本就没引起任何人,也没引起东宫的注意。

可顾芷只是二皇子的孺人,身份远不能与万侧妃,更不能与皇上此行带的妃嫔们相比,二皇子府也不是没有侧妃,二皇子庶长子的生母便是上了皇家玉蝶的侧妃;更重要的是,二皇子自顾准明确表态以后就当没有顾芷这个女儿,也的确说到做到,显阳侯府从不过问顾芷的死活后,便视顾芷为弃子,将其扔在了自己的后院自生自灭,以致这些年顾芷就从未在人前出现过。

如今她却忽然出现在了南巡的队伍里,所谓“事出反常即为妖”,顾蕴实在没办法让自己不多心,不起疑。

思忖间,马车启动了,顾蕴回过神来,想了想,因吩咐白兰道:“午间休息时,你让落霞落英设法去打探一下,此番二皇子身边伴驾的是谁,尽量打探得详细一些,不要漏了马脚。”

“是,娘娘。”白兰忙应了。

大队伍前行了一个多时辰,眼见日头越来越烈,已快到一日里最热的时候,宇文承川打马回来了,虽不至于似顾蕴一般,被太阳晒一会儿便两颊通红,却也是满头的汗珠,一看便知热得不轻。

顾蕴忙让他上了车,接过紫兰双手奉上的冰镇银耳汤亲自递与他,瞧着他仰头一饮而尽后,方问道:“皇上说了下午什么时辰让你们去伴驾吗,我怎么觉得今儿比昨儿更热几分的样子,可别中暑了才好。都怪永嘉侯,若不是他非要无事生非,大家又何至于在这一年里最热的时间里赶路,倒不是避暑,而成了上赶着中暑了。”

宇文承川摆手让白兰紫兰下去后,才笑着低声道:“知道你心疼我,别担心,我没你以为的那么热那么难受,连调节内息都不会,我还习的哪门子的武?不过是见他们几个都一副大汗淋漓的样子,我怕人动疑,故意做出这副样子来的罢了。皇上已说了下午申时我们再去伴驾了,我能休息两个时辰呢,足够了。”

顾蕴闻言,这才面色稍缓,与他说起顾芷的事来:“……那么多女人不带,偏带一个早等同于隐形人的顾芷,我直觉没那么简单,不管怎么说,她都与我同姓,大伯父此行也在伴驾之列,万一他届时想以顾芷的性命威胁大伯,大伯父我了解,他可以狠下心来不管顾芷过得好不好,却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我们不得不防啊!”

说得宇文承川的眉头也皱了起来,咝声道:“先前我想着他必不会带萧氏,那不拘是带哪个女人,于我们都没有影响,所以并未过多的关注此事,如今想来,竟是我疏忽了,我这就让人查探此事去。”屈起手指就要敲车壁。

却被顾蕴拉住了手,道:“我已让落英落霞趁待会儿午间歇息时去打探了,你就别再安排人了,本来就人多眼杂的,人多了反倒打草惊蛇,倒是女人们钻在一起本就话多,不至惹人动疑。”

宇文承川一想也是,遂打消了念头。

大队伍又前行了约莫半个时辰,便由前至后慢慢的停了下来,就地用餐兼歇息,因都是吃干粮,倒也省事儿,只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宇文承川与顾蕴便已吃饱喝足,收拾停妥了。

落霞落英也回来了,隔着车帘轻声与夫妻两个禀道:“奴婢们打探清楚了,二皇子此番带的是自己新近才封的侧妃,据说那位侧妃此前只是孺人,且并不得宠,在二皇子府日子过得连体面一些的下人尚且不如,也不知是用了什么手段,新近竟又引起了二皇子的兴趣,不但越过为自己生了庶次子的那位孺人的次序,封了她做侧妃,任那位有子的孺人一路二闹三上吊都没用,还越过另一位侧妃的次序,带了她伴驾此行。”

顾芷用手段又引起了二皇子的兴趣是假,只怕二皇子想利用她来达到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才是真罢?

宇文承川与顾蕴对视一眼,顾蕴便吩咐落霞落英道:“殿下与本宫都知道了,你们继续注意着那位侧妃的一举一动,一有最新动向,立刻来报。”

心里却想着,一个皇子封侧妃虽算不得什么大事,却也不算小事,毕竟侧妃既要上玉蝶,还有四品的诰命,照理皇宫宗室里该早有风声传出来才是,可她事先分明什么都没听说,——看来,顾芷这个“侧妃”,只是在二皇子府内得到了认可,并没得到官方的认可啊!

待落霞落英应声而去后,顾云才又与宇文承川道:“如今既知道此事定有蹊跷了,我们只加倍防备着也就是了,顾芷这几年如何我虽不知道,早年却是个有贼心无贼胆的,江山难改本性难移,谅她也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宇文承川点头道:“是这话,我待会儿再找机会,把事情告知大伯父,让大伯父也趁早加以防范,当然最好不出现你方才说的老二以他那新侧妃的性命威胁大伯父的情形,可若事情真不幸到了那一步,也好让大伯父提前有个心理准备,做好取舍的决定。”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