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二百回 内忧

二皇子抵达永嘉侯府时,整好赶上林二老爷林三老爷两对夫妇在永嘉侯太夫人屋里,跪求永嘉侯太夫人答应他们分府出去单过的请求,永嘉侯夫人与世子夫妇站在一旁,都是满脸铁青,眼里几欲喷出火来。

永嘉侯太夫人则躺在床上,狰狞着一张瘦削的皱纹满布的脸,瞧着好不吓人。

自老永嘉侯去世以后,永嘉侯太夫人想是因为终究心虚,更兼年纪大了,身体便一日比一日差起来,只能常年卧床静养,一年下来,光药材补品都得花上几千两银子,偏近来有关她一双儿女的噩耗就没断过,她也没断过被打击,气急攻心之下有了轻微中风的迹象,已不大说得出话来了,不然依她以往的脾气,早已在破口大骂林二老爷林三老爷了。

林二老爷与林三老爷这些年早已习惯了嫡母在人后对他们的冷漠与憎恶,却是根本不怕永嘉侯太夫人的黑脸,反正她如今就已连话都抖不利索的老太婆,儿子又遭了殃,也奈何不了他们了。

遂又重复起自己的请求来:“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树大分枝,人大分家,这些本就是亘古不变的规律,如今我们兄弟也是有孙子的人了,总不能依附母亲与大哥,躲在母亲与大哥的羽翼下一辈子。我们年纪大了,这辈子就这么混着过了也挺好,可我们的子孙却都还年轻,若让他们这般一直生于安乐,不知道上进,等母亲大哥与我们都不在了,他们与大侄儿大侄孙也快出五服了,还有谁会管他们的死活?所以恳请母亲同意我们分府出去单过,您放心,就算我们搬出去了,也一样会孝敬于您,初一十五必会回来给您请安,四时八节的孝敬供奉都不会少,您什么时候想去我们那里小住一阵,换换心情了,我们也是夹道欢迎,说到底,也就是大家住得比如今远些而已,其他并没有任何差别,万望母亲成全!”

不待永嘉侯太夫人与永嘉侯母子婆媳说话,又继续道:“至于家产,虽说当年父亲有言在先,让大哥务必要一人分三成家产与我们兄弟二人,大哥也在父亲临死前发了毒誓,但如今大哥有难,我们做弟弟的也不能袖手旁观,我们也不要各自那三成家产了,只一人分十万两的财产与我们也就是了,多出的部分,就当是我们无偿资助大哥的,毕竟这辈子彼此能做兄弟,还不知是几世修来的,让我们眼睁睁看着大哥遭难,却什么忙都不帮,我们成什么人了?”

永嘉侯夫人听至这里,哪里还忍得住,不待二人话音落下,已冷笑着尖声道:“你们竟还有脸说什么‘大哥有难,你们不能袖手旁观’,那你们现在在做什么,落井下石,雪上加霜,比袖手旁观更可恶一百倍!我告诉你们,今日母亲和我是绝不会答应分家的,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否则,不必等宫里娘娘怪罪下来,只母亲递一纸‘不孝’的诉讼到顺天府,就足以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了!”

永嘉侯世子也冷声道:“看来二叔与三叔已经忘了,你们走到哪里都被人尊称一声‘爷’是靠的谁,你们的儿女能娶得好也嫁得好,又是靠的谁,那我来告诉你们,都是靠的我父亲,靠的宫里的娘娘!你们享尽了我父亲和娘娘为你们带来的富贵荣耀,如今我父亲有难了,却只想着落井下石,独善其身,我告诉你们,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林二老爷与林三老爷被他母子二人说得眼神微闪,但想着生母死得不明不白,再想着他们这些年的隐忍与憋屈,眼神复又变得坚定起来:“我们哪有落井下石,独善其身,早前凑那六十万两银子时,母亲与大嫂动用公中的银子,变卖公中的部分产业我们说什么了吗?侯府传承至今,三成家产何止才十万两,二十万两甚至三十万两都不止,我们只一人要十万两,已经够仁至义尽了,谁知道就这样,大嫂与大侄儿还不满足,莫不是竟打算让我们净身出户不成?当年父亲临死前说的话,还有大哥发的毒誓,可不止我们自家人听见了,族里好些叔伯也是知道的,大嫂与大侄儿别把我们逼急了,兔子是出了名的温驯不假,可兔子急了,也照样咬人!”

一席话,说得永嘉侯夫人与世子一时都无言以对起来。

当年老永嘉侯临死前的话他们母子也是听见了的,平心而论,林二老爷与林三老爷只是一人要十万两财产,的确不过分,永嘉侯府就算再落魄再窘迫,三成家产也不可能只区区十万两,何况永嘉侯府从来与落魄窘迫不沾边。

可那是以前,从永嘉侯养了那一万私兵开始,永嘉侯府便开始一年一年的入不敷出起来,先前为了凑那六十万两,又将早年的积蓄掏空了大半,再要凑余下的四十万两,已经得卖田地卖商铺,还得将永嘉侯太夫人与永嘉侯夫人仅剩的体己掏空了,就这样,也必然凑不够,谁曾想在这个紧要关头,林二老爷与林三老爷还要提出分家,还要一人分去十万两银子,这不是落井下石是什么,他们根本就是将他们大房往绝路上逼!

这般一想,永嘉侯夫人复又怒火滔天起来,厉声道:“兔子急了是咬人不假,可兔子始终只是兔子,任何猛兽想要结果了它都轻而易举,没有狮子的庇护,它能风风光光的活到今日吗?想过河拆桥,忘恩负义,也不怕天打雷劈,更何况母亲还在,父母在不分家,信不信母亲和我让你们到头来一文钱都得不到不说,还要身败名裂!”

“大嫂这是在威胁我们吗?”换来林二老爷林三老爷的冷笑:“母亲与大嫂要打官司,我们随时奉陪,哪怕官司打到御前,我们也没什么可怕的,反正我们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宫里贵嫔娘娘与二皇子的脸该往哪里搁了,反正娘娘与二皇子从未真正拿我们当过自己人,我们也从未沾过他们的光,根本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你们从未沾过娘娘和二皇子的光?你们说这话不觉得亏心,不怕天打雷劈吗,要是没有娘娘和二皇子,要是没有侯爷,你们算什么东西,能活得似如今这般体面荣光吗?忘恩负义的白眼儿狼!”

“我们忘恩负义,大嫂怎么不先问问母亲与大哥,早年曾对我们做过什么,再扪心自问一下,这些年你们母子又是如何打压我们两房人的,要先有恩义,才能忘恩负义,既从来没有过恩义,又何来忘恩负义之说?”

双方一时间吵了个不可开交。

以致二皇子在门口站了好半晌,都无人发觉,自然二皇子也将该听的不该听的都听了去。

当场便气得脸色发青起来,怒喝道:“都给本殿下闭嘴!眼下不过就是大舅舅一时遭了算计,父皇还只是罚银,并不褫夺大舅舅的爵位,让侯府仍保留着体面荣耀呢,自家人倒先闹腾起来了,你们可知这样的大族人家,若敌人从外头杀来,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时定是杀不死的,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真正的一败涂地,你们这是惟恐这个家倒不了垮不了,你们不能沦为丧家之犬,所以等不及要先自杀自灭是不是?”

吵得忘我的众人这才看见是二皇子来了,忙都行礼不迭,永嘉侯夫人自问有了靠山,更是红了眼圈,哽声道:“殿下来得正好,您若是再不来,母亲和我们母子就要被欺负死了,殿下不看我们母子,只看母亲,也千万要与娘娘一道,尽快将侯爷解救出来才是,不然假以时日,母亲与我们母子只怕越发要被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二皇子不待永嘉侯夫人把话说完,已出言打断了她:“大舅母此言差矣,不过就是一家人一时言语不和小小的口角了一回罢了,何来的欺负不欺负之说,牙齿与嘴唇再要好,也还有磕着咬着的时候呢,二舅舅与三舅舅嘴上说得不客气,心里却从未真那样想过,对不对?看在我的面子上,大家都把方才的事揭过不提,当从来没有过这一回事好不好?我向大家保证,大舅舅不日一定会平安无事的回来,永嘉侯府将来也一定会比现在更荣耀更体面!”

比现在皇子的母家更荣耀更体面,自然就是天子的母家了,二皇子虽打心眼儿里不待见林二老爷林三老爷,但眼下大局为重,为了大局,他不介意暂时待他们客气些,以为林二老爷林三老爷一定会受宠若惊的卖他这个面子。

却不想,二人想也不想便说道:“二皇子殿下可能误会了,我们与大嫂大侄儿并不是言语不和在口角,而是在商量分家的事,殿下虽于私来说算不得外人,到底与我们上下尊卑有别,所以我们林家的家务事,就不劳殿下费心了,还请殿下先行离开,以免我们招呼不周,怠慢了殿下。”

林二老爷与林三老爷说自己两房这些年从未沾过林贵嫔和二皇子的光,虽有些言过其实,但他们沾的光却是以更大的隐忍与屈辱换来的,这样的光不沾也罢。

何况如今他们在永嘉侯府已是什么地位都没有了,等将来永嘉侯府侥幸真成了天子的母家,想也知道他们定会越发的没有立锥之地。

既然他们注定是沾不了光的,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委屈自己,何况二皇子说永嘉侯府将来能比现在更荣耀体面,就能成真了?他们只看到太子殿下地位一日比一日稳固,他们母子却处境一日不如一日,且没了太子殿下,还有三皇子这个中宫嫡子呢,二皇子哪来的那个舍我其谁的自信与底气?

他们不趁现在分家,难道眼睁睁看着本该属于他们的家产都被填限进去,他们的性命也跟着受到威胁,白白落得丢了银子又丢命的下场么!

二皇子没想到林二老爷林三老爷竟连自己的面子都不卖了,要知道以往二人见了他,都是一副唯唯诺诺的谄媚样儿,他屈尊叫他们一声‘舅舅’,就够他们受宠若惊半天了,如今却毫不客气的说他是外人,就算是皇子也没资格管林家的家务事,还毫不客气的对他下逐客令,真是反了他们了!

可认真说来,二皇子的确管不了这事儿,便是林贵嫔这会儿在,作为嫁出去的女儿,她也是管不了娘家兄长们分家分产的,至于她先前说的狠话‘他们若是胆敢不识趣,你当场便可以发落他们’,不过就是吃准了林二老爷林三老爷不敢吭声,白过过嘴瘾而已,实则二人再怎么说也是二皇子的舅舅,他们一旦犯起轴来,二皇子明面上还真奈何不得他们。

忍了又忍,二皇子才勉强将满腔的怒气强自按捺住,沉声道:“外祖母还在,两位舅舅分的哪门子的家,两位舅舅想让各自的儿孙出息上进,可若他们的父祖背负上了‘不孝不悌’的名声,他们就算再上进出息,只怕也有限,何况人都有走窄道的时候,万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两位舅舅最好三思而后行,不然将来纵然悔青了肠子,也已于事无补了!”

只可惜二人仍是油盐不进:“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远的不说,只说盛京城里,父母还健在便分府出去单过的就不少,怎么没人说他们不孝,只要我们一如既往的孝敬母亲,尽到我们为人子该尽的责任与义务,群众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一定不会轻易被人蒙蔽了去。至于不悌,我们相当于只要了我们原本该得家产的三成只怕都不到,就是为了能助大哥度过眼下的难关,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若这样还要被人说‘不悌’,我们也无话可说,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即可!”

把二皇子气了个倒仰,这才真是外患未除,又添内忧呢,却无可奈何,还是永嘉侯太夫人急怒攻心,忽然吐了血,唬得林二老爷林三老爷暂时不敢再紧逼不退,毕竟‘逼死嫡母’的罪名,与‘不孝不悌’远不能同日而语,只得悻悻的先退了出去,才算将事情暂时揭了过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