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三章 闭门思过?

穷奇和永安返回了方才商贩聚集的那条街,王紫一行便在饭庄等着他们,只是还等到穷奇二人回来,却是先等来了别人,前几秒钟王紫还在从窗户看着楼下的街道,见几人匆匆而来,行人见到这几人还都挺避让,似乎忌惮些身边。

几秒钟之后楼梯处便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能听出来人的脚步略急,转眼间便直奔他们所在的竹清室外,隔着幕帘看得不是很真切,却能看到这些人穿着一色的衣服。

通常只有门派的人才会如此穿着,来人一共三人,看起来都是较为年轻的男子,却不难看出这三人的稳住,尤以带头的男子为最,虽然直奔着他们的厢房而来,却没有贸然进来,而是在门口醒了一个简单的礼仪,却听带头的那男子说道:

“在下太上青天门掌门的首座弟子袁异宏,冒昧打扰还请几位见谅,只是在下斗胆请问,帘内的客人可是此次与会的贵客?”

“呵呵……”混沌轻轻笑了笑,眉毛微挑,这太上青天门的确挺谨慎的,刚刚坐下没多久就派人来问了,不过倒是来的直接,不至于偷偷摸摸的让人不快。

“是。”混沌看了王紫一眼,见她没反对,便点头说道。

那袁异宏的眼睛微微睁大,还是有些惊讶,同时神色也变得恭敬更多,再次施了一礼,语气也便的更加小心:“师尊吩咐在下近日在幕天城内好生注意,好为提前来的贵客引路,门派一应适宜早已准备完全,诸位是否要随在下前往门派?”

“不了,这幕天城这么大,我们提前来便是为了领略这里的风土人情,门派之中远离喧嚣,我们暂且在城中住下,待时日到了定然自行上山。”混沌说道,手握着茶杯缓缓的转动。

“即如此,在下也不叨扰诸位贵客了,只是这枚令牌还望诸位收下,有了这个,诸位在幕天城走动便方便许多,若是见到太上青天门的弟子,也可凭此令牌差遣。”

那袁异宏说道,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块令牌,处事倒是得当,若他直接来问王紫他们的身份,再大张旗鼓的叫别人知道了,自然坏了王紫一行人的性质,现在虽是太上青天门掌门的首座弟子驾临,但这饭庄内三楼并没有多少人。

袁异宏说话的声音也控制在了只有他们几人之间,便也不担心被别人听了去,至于楼下的人,也只是猜测王紫一行恐怕与太上青天门有些瓜葛罢了,不过看王紫一行来历本就不凡,如此瓜葛也并不意外了。

“袁公子考虑周到,改日正式见面再行谢过。”混沌起身,伸出手去拿回了那令牌,这东西兴许真能用到,在这幕天城,强龙不压地头蛇,有些地方当然是当地的招牌好用。

“您客气了,这是在下应该的做的,既如此,在下先行告退了。”那袁异宏说道,话虽如此,但是面上不由得多了几分轻快,想是被别人夸了,更被说这幕帘之后的人身份不凡,能得到任何一个人的夸奖都让他高兴。

“慢走。”混沌说道,那三人便返身下楼,只是再楼梯口却遇到了另外一行人,不得不停下了脚步,却见那袁异宏对面前的人拱了拱手,口中说道:

“萧兄近日这么有空来这景奎饭庄了?听闻前几日萧公子随家中长老远去南大陆,这才没几日,连五分之一的行程都没走吧?萧公子何以如此潇洒的出现在这里?”

声音中有些随意,似乎是熟识的,而远远看着两人同样气度非凡,却是差不多年纪的,王紫只是下意识的朝那边看了一眼,没看到那萧公子,一来有幕帘挡着,而来袁异宏也正好站在了那萧公子面前。

只是王紫想着,这萧公子应该就是前面那个厢房的主人了,眼神一转,见穷奇和永安也正好上来了。

“为什么那个人不在了?穷奇我们不继续去找吗?小丫头可是想要那个牌牌的啊,你为什么不让我继续去问了?”伴随着两人的出现,还有永安不接的碎碎念,似乎没什么收获。

“难不成你想搜城吗?有一个就够了。”

穷奇无奈的说道,面对单纯的有点过分的永安,他实在说不出重话,若是自己说了,这永安的感觉灵敏着呢,而且他不像天心,若是被凶了,定然会一五一十的告诉王紫,永安从来都是个‘乖孩子’,若是被他告状了,王紫定然会怪他。

只好忍着永安这一路的唠叨回来了,自然是没找到那个贩卖木牌的摊贩,但据旁边的摊贩说,现在正是佣兵工会颁布任务的时候,那人去接任务了。

想来那人也不会专门卖一块残缺的木牌,还是针对性的给永安,穷奇便没有这么直愣愣的追究下去,不过也不代表就这么放过了,这巫族的东西到底不是一般的事情,想着先带永安回来,有了那人消息,晚上他还是亲自去找一下比较妥当。

“我们还是可以找到的嘛,那个人又不是跑了,只要稍稍费点事情就找到了啊……”永安显然没领会穷奇的打算,还是不太赞同的说道,也不能怪他,是穷奇没有明白跟他讲啊。

“诶?麻烦让让路?”永安正低头往上走,却见穷奇忽然停下了,原来是楼梯口站着许多人,便朝前面几人说道。

“喔,二位请!”袁异宏的动作已经快过思维,做了个很礼貌的请的手势,只是礼貌的有些过头的,倒是显的恭敬,一旁那萧公子眉毛微挑,似乎察觉了些什么。

穷奇眼神在面前的几人身上稍作停留,便径直朝着包厢走去,永安也跟上,只是袁异宏的看着二人的背影几秒钟后才收回,背对着包厢的面上尽是思索的神色。

若他没听错,方才那少年唤那男子“穷奇”,若那男子真是穷奇,包厢内的人是什么身份他便基本可以肯定了。

“异宏?异宏?”那萧公子连着唤了几声,那袁异宏才忽然回神,只是还有些魂不守舍,那萧公子笑了笑:“看来异宏今天是有急事,如此心不在焉的,若是需要帮忙,尽管跟我说一声。”

“哦萧兄见笑了,门中确实有些事情,不便就留,谢谢萧兄一番好意,既然萧兄没有去南大陆,有时间再约出来相聚,近日我就先告辞了。”

那袁异宏说道,虽然语言妥当,但是隐隐还是有些急切,似乎急着想走的样子,他确实想立刻赶回师门,告诉师尊怕是王紫一行已经来到幕天城了!

“异宏有事先忙,我有的是时间。”那萧公子说道,说着让开了地方让袁异宏三人先走。

而袁异宏告辞离开后,那萧公子的视线在王紫所在的包厢停留了片刻,与身边的几人步入那绮虹室。

“刚才那是太上青天门的弟子?”这一边,穷奇刚刚坐下便问。

“是啊,留下了这个东西,让我们好好玩着。”混沌说道,晃了晃手中的令牌。

“并没收获,那人已经不在了,不过我打算今晚去找找他接了什么任务,虽然觉得没什么线索,但是看一看放心一点。”穷奇说道,对那个令牌倒是没多大兴趣。

“原来你是打了这个主意啊,刚才在路上都没跟我说,害我白着急了!”永安猛的转头瞪向穷奇。

“是你自己没想到。”穷奇懒懒的说道。

“是你没说!”永安坚持辩解道。

“好了,那穷奇晚上去看看也好,永安想吃什么?点菜吧?”王紫说道,把菜单拿过来放在永安面前,虽然知道永安吃东西就是图个热闹,他是没什么味觉的,但为了让他忘了刚才的事情,只好转移注意了。

“哦哦,那吃东西吧,不知道这里的东西有没有子谦做的好看。”永安果然转移了注意力,拿过菜单来看,瞅着那些字,也不管好不好吃,唤来了门口的侍者便念了一串,青璃又补充了许多,这才作罢。

其实他们之中真正爱吃东西的就只有青璃了,他是真的享受吃东西的过程,同样是天生地养的,永安就没味觉,青璃却胃口极佳,真是让人想不通。

王紫却摩挲着那块木牌,看着那不规则的边缘,似乎在想象如果拼凑完全了,这木牌上的符文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王紫解下了木牌上的绳子,更加确定那个摊贩只是用它来凑数的。

若是知道它的来历,定然不会在符文上钻这么一个孔,否则破坏了整体的符文就不好了,好在这孔并没有压到符文,应该没什么大碍。

只是这符文不知道纪录着什么东西,木牌并不是很好的保存方法,可是若仔细研究的话,这木牌确实保存了很久了,王紫竟也判断不出它的年份,想再多也没有收获,王紫收起了木牌,只是将这件事情放在了心上。

一行人在景奎饭庄用了午膳,又趁着中午阳光好,他们所在的地段也好,便在楼上闲坐了很长时间,中午饭庄里也热闹的很,三层楼内几乎座无虚席,一直到中午过后,日头往西,这些人们可没有王紫他们那样大把大把的时间,都陆续走了。

此时王紫他们才从包厢内走出来,绕过回廊下楼之时,却好巧不巧的遇到了那个绮虹室的主人、所谓的萧公子。

“呵呵,几位先请。”双方的人同时走到楼梯口,王紫本就没有相让的意思,因为本就是她先走过来的,可那萧公子却停下了脚步说了这么一句,倒显得他们之间认识似的。

王紫看了一眼那萧公子,气宇轩昂,一身紫衣,一副贵公子做派,但本身也有些潇洒气息,面目也是极为英俊的,墨发用玉冠竖起,干净明朗,笑起来也很干净,只是那眼神直直的看着王紫,一点都没注意到其他人,倒像是见过王紫似的。

王紫从旁走过,下楼而去,她确定没见过这什么萧公子,至于他主动的搭话也并不打算理会。

“几位看着面生,可是第一次来幕天城?”王紫不打算理那萧公子,那萧公子却是追上来问道,这话也不算是跟王紫说的,因为王紫已经先行下楼,走在那萧公子旁边的人正是卫子谦,这萧公子说气话来对谁都是一副熟路的样子。

反倒是与他同形的几人远远落在了后面,明眼人只需一瞧便能察觉王紫周围的气场不是旁人能插入的,可这萧公子倒是好像一点都没察觉,自顾自的往上凑。

“喂,我们认识吗?你干什么的啊?”卫子谦目不斜视的往下走,似乎懒得对那人说什么,也并不好奇这个人凑上来的动机,可卫子楚却觉得这个人真是厚脸皮了,没人愿意搭理他他还一副‘我跟你们很熟’的样子。

“四海之内皆朋友,这不是见过了吗?下次见面就我们就是认识的人了,在下萧棋,是幕天城本地人,几位可想在这幕天城转转?在下可以为几位做向导啊。”

那萧棋说道,当真一点都没见外,自爆了姓名,但也没说是什么背景,也还好他没说,若是再介绍下箫家在幕天城是什么地位,恐怕卫子楚直接把人从三楼踹下去了。

他倒是没问王紫他们的名讳,似乎已经料到王紫不会说,其他人当然也不会说,便不讨这个没趣了,不过即便如此,也没人领他这个莫须有的人情。

“哥们儿你想多了,这幕天城我们熟的很,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们就已经把这里玩儿遍了,你还是省省吧。”卫子楚抱着双臂说道,心想这人看着人模人样的,怎么行事这么不经大脑?

说着一行人已经来到一楼柜台处,青龙本是要上千结账的,那萧棋倒是积极,冲着掌柜说了一句:“算在我的账上。”

青龙微微皱眉,他并不喜欢这不知道分寸的人,打扰一两句也就罢了,若是一直碍眼,就讨人烦了,正要开口,却听那掌柜的说道:“竹清室的账袁公子已经结果了。”

青龙扯了扯嘴角,眼神扫过萧棋,暗含凌厉,王紫已经走出门去,青龙这一眼便是警告萧棋不要再跟上来了,否则他们可没那么好脾气的。

看着青龙也走了出去,那萧棋却是扣着手笑了笑,眼神中有些玩味,似乎完全没有把青龙的警告放在眼里,他不追上去,只是暂时不想罢了,近日只是留个印象,再幕天城理,见面的机会那就多了去了。

“萧兄,那些人定不是随意能惹的,你还是离他们远些吧,我听父亲说,这几日太上青天门有大事,要来一些上面的大人物,幕天城这几日暗里紧张着呢,你忽然返回来定然也是因为此事吧?能沾些好处固然好,但莫要强求才是。”

等王紫他们走远了,跟在萧棋身后的几人才上来说道,手指了指上面,而这‘上面’准确的含义,他们彼此都知道,便是上层的位面了。

“只是看他们气质不凡,攀谈几句不碍事,走吧。”那萧棋说道,倒是没怎么在意的样子。

……

下午王紫一行人又逛了些地方,但是这幕天城实在大的很,他们只随便走了两条街,天色便已经晚了,这才找了客栈住下,而那客栈的名字也叫‘景奎’,想来这景奎客栈和景奎饭庄属同一家主人。

王紫刚刚走进房间,便看到里面已经有人在了,拿着手中的房卡,王紫顿时有些哑然,不觉笑道:“你们该不会连我会住在哪间客栈哪间房都能算到?”

说着走进门来,却见房内的人正是九幽、冥王、乐九,这三个人的默契似乎越来越好了,让他们穿行在大街小巷实在有些勉强了,来到幕天城之后,他们三人就先消失了。

王紫身边有那么多人,他们没什么好担心的,这房间挺大,分三个房间,一间卧室,一间书房,一间小厅,进门的自然是小厅,再往里是书房和卧室,只是那书房也没什么书便是了。

在这客栈之中,很多是长期租赁给修士的,而一个修士在这里闭关几个月甚至几年的大有人在,安全又便捷,因此这房内定然也不能太寒碜了。

却见九幽和乐九分坐一床软榻,只是中间被一张矮桌隔开了,九幽斜倚在软榻的靠背上,乐九却是端坐着,膝上放着伏羲琴,即便不弹奏,乐九也喜欢抱着他的琴,而冥王则是躺在床上,不用看也在睡觉了。

“看掌柜的刚才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这房间早被他们定下了,只是让掌柜的在外面反锁了,等媳妇儿你自己发现呢。”混沌往椅子上一座,舒服的地方都被那三个人占了,他只好先抢的一个能座的地方了。

“玩的开心吗?”九幽却是笑问。

“开心。”王紫说道,虽然只是闲逛,但是路上说说笑笑,也许久不曾有这样的体验了。

“那就多玩几天吧,修真界的世界比较宽裕,就算小公主想玩遍整个星锐大陆,也未尝不可啊。”九幽说道,起身抱着王紫坐在软榻上。

“如果会后没什么事情,留在这里也可以。”

王紫点头,因为那块木牌,她才忽然对星锐大陆有些了探索的*,不过许多事情要靠机缘,她现在渴望力量,想快些变强,可偏偏自己无处着手,修为进了漫长的瓶颈期,她也想过自己应该四处走走了。

天大地大,她走过的地方不过九牛一毛,今天在幕天城没什么目的的逛了一天,最感触的便是这城内奔波的修士,不管是精明贪财的商贩,还是满身杀气的佣兵,都是在为修为而奔波的人。

每天找任务,向着能够提升力量的地方聚集,刚才回来时听到茶楼内热闹的议论,曾经也很熟悉,她也喜欢坐在热闹的角落,听听最近的风向,哪里有宝物,哪里有险地,她曾经、也是这般走过来的。

只是如此主动去寻找晋升已经基本上告别了她的生活,不过想想自己曾经从中的得益,也绝不敢小看暗藏在大千世界中的契机,这第一天看似闲逛,王紫却着实有些收获的。

最起码心中有些豁然开朗,自从上次跟她父亲深谈过后,王紫也常常思考这个问题,只是一直不得其解,现在却毫无预兆的找到了答案。

“看来这个地方小公主是真的很满意。”九幽低头看了看王紫嘴角的笑容,不由得俯身亲了亲让他爱恋的人。

“说不上,只是我觉得我太闲了。”王紫说道,被九幽这么旁若无人的亲吻,她倒是渐渐习惯了,只是旁人看着眼红,只有慕千厷这种不知道脸皮为何物的人才能若无其事的凑上来一顿狼吻。

“我先出去一趟,估计很快就回来了。”穷奇说道,看了看天色也不早了,佣兵团的人应该也回来了,他先去打探打探那个摊贩。

“嗯。”王紫点头,对穷奇办事完全放心。

留下屋子里的一群人,眼看天色越来越晚,都没有离开的意思,一个个闲聊着耗着,要么都留着,要么也不能便宜了谁,王紫无语的看着众人,后来也明白了他们一直不走的原因,只好亲自发话:

“你们都定了房间,我要休息了,你们不走吗?”

“小紫紫,我们可以一起休息的嘛。”慕千厷笑道,那满是笑意的眸子亮晶晶的看着王紫,还在跟王紫打哈哈。

“晚安。”却见乐九先站起来,一手抱琴,一边俯身在王紫额头上吻了吻,好听的声音吟唱一般说道,王紫扣住乐九的手,不由的回了一吻,才笑着道:“晚安。”

“小紫紫这么偏心,对乐九师傅笑的这么开心。”

慕千厷状似吃醋的说道,其实并没有多少感觉,只是王紫与乐九之间确实有些微妙的感觉,是跟别人没有的,许是那种不同于对其他人的依赖,其中有爱,也有敬。

听到慕千厷这么说,王紫捧起慕千厷的脸,双手按着他的脸揉搓了半晌,看着那妖孽一样的脸渐渐变换了好多形状才有些解气,这妖孽每天笑的那么勾人,今天在路上还不知道迷倒了多少良家姑娘,想到此王紫便磨着牙说道:

“我只对自家男人笑,你却到处留情……”

“嚯嚯(呵呵)……”慕千厷凤眸一亮,继而满是戏谑,低笑出声,只是被王紫揉弄着脸颊,那笑声出来有些变了味道,见王紫脸上罕见的可爱表情,慕千厷伸手一揽,把王紫抱在怀中,接着说道:“小紫紫是在吃醋吗?”

“你这家伙还是闪开吧,小丫头我可以作证,这家伙今天给好多姑娘暗送秋波,你快赶他走吧!”饕餮出其不意的把王紫从慕千厷手里解救出来,一边说道,虽然是无中生有,但那表情还是认真的不得了。

“我只会对小紫紫一个姑娘暗送秋波,你做的什么伪证?我还看到你对别的姑娘图谋不轨呢!”慕千厷说道,对于这种在他背后捅两刀的损友实在不能姑息。

“王上累了,你们就不要在这里争了,还是我伺候王上就寝吧!”南阙凑上来一本正经的说道。

“有你什么事,我不会吗?”

“有你什么事,我不会吗?”

饕餮和慕千厷同时说道,对于这个想要渔翁得利的南阙防备的很,九幽看了看,忽然一言未发的走了,那脚步莫名的有些情况,只是旁人没看到,好像一直在睡觉的冥王也一闪身没影儿了。

“你们都住口!”王紫忽然说道,声音提高了些,引的几人的视线不由得都看了过来,只是忽然发现王紫的脸色……有点不好啊,而且他们莫名的有些不好的预感。

“今天就不该带着你们招摇过市,身为我的夫君,一点自觉都没有,大街上那些女人都要当中扑倒在你们脚下了!尤其是你,以后对别人不准这么笑了!”

王紫站起来说道,如若不说还好,她就自己别扭别扭过去了,可是被他们在身边一提醒,今天一路上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眼神放在她身上,各种对她的男人们垂涎三尺的女人。

若不是她忍着,恐怕一路上要发生不少血案了,王紫手指在慕千厷身上,这特别指出的人自然是他,慕千厷其实很想辩解一下,他跟别人可从来没这么笑过,那是小紫紫没见过。

可见小紫紫一句都不让插嘴的样子,若是他说了恐怕让小紫紫更怒,便匝住了嘴不敢说了,微微垂眸,实在是怕泄露了眼中的笑意,小紫紫这样生气的样子……真是好想让人直接扑倒啊!

“你们都去闭门思过,三天不能踏出房门一步,违令者……期限无限以延长!”

王紫大手一挥,转身朝卧室走去,外面的男人们却是一愣,眼睛追着王紫的背影,心想现在是不是应该争取一下宽大处理,可听到‘无限延长’四个字,众人总觉得不太妙。

王紫这醋吃的,是不是有点猛了啊,心里喜滋滋的,可三天不见又让他们挣扎不已,见王紫就那么王紫床上一趟,卫子谦稍稍移动,本想去给王紫盖一下被子,也好试探一下王紫是不是决意如此,可刚一动王紫便马上说道:

“你们要不走,我就消失,只是这星锐大陆这么大,要看你们多长时间能找到我了。”

好……狠,众人立马不敢动了,王紫现在只是气头上,不是真的生气,只是在赌气,可他们也清楚王紫冷静下来便会心软了,现在还是不要理论的好,那时候还能顺便讨些‘补偿’回来。

“小紫紫我这就走……去闭门思过,你好好休息哦。”慕千厷说道,只是那声音小了许多。

“咳,我也回去……闭门思索,小丫头不生气啊。”

饕餮也道,不敢继续留在这里了,不过现在想到乐九早早离开真是英明,九幽一定已经察觉到王紫要生气的先兆了,跑的可真快,冥王这风向标也掌握的不错,穷奇就纯属是运气了,今天也跟着王紫走了一天,偏偏这个时候缺席了。

“小七生气了吗?”黑子还有些没搞清状况,只是被卫子楚拉着往出走了。

“小紫盖好被子,有事随时唤我。”卫子谦说道,一行人也陆续出了门。

听到卫子谦的温声嘱咐,王紫刚才还信誓旦旦的底气顿时就散了一大半,她并不是想让他们闭门思过,只是有他们在真的太招摇了,尤其是走到哪都吸引了那么多爱慕的视线,王紫想找个借口关他们几日而已。

王紫也愈发觉得,自家的男人还是很抢手的啊,想到以前因为自家男人被别的女人看上,也曾招惹过些麻烦,忽然觉得,自己还是看紧一些自家男人吧。

想到此,王紫转头看了一眼,却见李战正转过身来关门,见她看过来,动作有些停顿,王紫没怎么经过思考的便道:“李战不用面壁思过了。”

李战有些意外,听到这话的其他人则是咬手绢,早知道都留下去关门了,李战隔了些距离看着王紫,轻轻笑了笑,那冷硬的面上顿时如破冰的湖面,荡漾着水光,耀眼的很,却听他道:“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