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二章 残缺的木牌

却见那女子一袭白衣,倾国倾城的容貌,眼神从未落在某处,像她整个人的气息一般,圈在自己的世界中,那世界安静、自然,能够被那世界包容的,只有她身边围绕的几个男子们。

若有幸见到那女子的容颜,定然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世间竟有如此精致的女子!那种美只能所见,却找不到任何能够描绘的词语,即便翻遍了溢美之词,也不敢妄用于那女子身上,恐对不起那世间真绝色。

到头来只留一个美字,在心中久久徘徊,直到那女子随那几个男子走上了二楼,消失在楼梯尽头,那一众痴痴的视线才怅然若失,且顾不得自己方才有多么失态,只是心中莫名的失落感久久不散。

那女子是谁?星锐大陆何时出现如此绝色的女子?为何不曾听闻?她来幕天城有何事?又会不会在此处逗留?众人心中盘亘着许多疑问,放进嘴的酒菜也没了味道,只不时的抬头向楼上望去,好像在期望那翩翩白衣再次出现在楼梯处似的。

有道是惊鸿一瞥落白衣,失了多少男子心。

王紫自是不知自己这一出现暗中让多少男子魂牵梦绕,王紫本就是绝色佳人,偏偏她自己从不曾自己端详过自己的容貌,也并没有自己的多美的自觉,常听身边的男人们赞美,但也到底没多放在心上。

可她经历过多少次的洗筋伐髓,容貌也愈发惊为天人,即便是她自己低调,又怎能掩盖住那满身的光辉?反倒是她对自己身边的男人们多了很多关切,他们本就是各个丰神俊朗,随着王紫对情爱的了解,自然更加能欣赏自家男人的帅气,再加上情人眼里出西施,王紫恐怕认为这世上最帅的男人便都在自己身边了。

此时见饭庄之内许多女子都偷眼看来,许多人的眼神似乎都有些看不过来,在她的男人身上乱转,看着看着脸就红了,王紫走向窗边的脚一顿,忽然问带路的小二:

“可有包厢?”

那小二正有些局促的带路,此刻听到王紫问话都是一愣,女子的声音如她的人一般,好听、独特,不娇柔,略显低沉的声音莫名的有些醉人,那小二一时竟有些晃神。

要说作为幕天城内最大的客栈,店小二也定然是有些颜色的,迎来送往见过的大人物也不少,平时也不见如此不稳,此刻却在客人面前失了态。

“小二,可有包厢?”

王紫站定,因那小二迟迟不答,王紫只能再问一遍,这一次店小二被再不回神恐怕饭碗都要保不住了,却见那店小二打了个机灵,忙道:

“有有有,包厢在三楼,几位客官请着!”

说完便赶忙回身带路,只因他们方才已经走过楼梯许久,沿着楼梯到了三层,三层的装点还真是雅致,有些被实木隔开的包厢,也有只有垂帘遮挡的,每个包厢门口都守着一个侍者。

王紫走在回廊边,听闻丝竹袅袅,却是这饭庄之内设有奏乐之人,三层阁楼,中间中空的格局,站在这里能看到整个楼内的繁华,窗外热闹喧嚣,人来人往,两种精致,在这楼内欣赏倒是别有一番意趣了。

“就在这里吧。”

王紫说道,脚步停在一间包厢外,这包厢也非全部隔开的,只是用垂帘遮挡,里面要是有人,定然能看看到几分,只是这地方甚好,临窗、又能一览饭庄内的情形,他们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这三楼挺安静,是外面的视线所到不了的,便也不必专门找那实木隔开的包厢了。

“这……客官您有所不知,这包厢是这幕天城的萧家公子长期包下的,您还是换一间吧,否则小的不好对萧家公子交代……那件竹清室也颇为雅致,位置也极好,与这绮虹室不分高低,您看、要不换那那间?”

那小二向右看去,面上顿时有些为难,随即小心翼翼的建议道,其实这三楼的包厢都是预定的,他带着王紫他们来已经是破例了,是掌柜的招呼好生招待的,只因王紫这些人看起来便是不好惹的,便不敢怠慢,只是这绮虹室里的人,同样不能惹啊……

“好。”

王紫看了那店小二一眼,点头道,虽是退而求其次,但王紫也不会计较这些,只是那店小二又是一愣,许是因为那眼神是他从来没见过的,深邃的让他失神,许是他多半以为即便自己建议了,王紫恐怕还会选择绮虹室,因为世家大族的子弟多是恃才傲物的。

若是相中了自己的喜欢的东西,没有人争也就罢了,若是有人争,定然要争个高低不可,他这里正在紧张如何交代,却没想到王紫这么爽快便答应了,因此反倒有些无所适从了。

“哦,哦客官里边请!”

半晌回神,那店小二赶紧领着王紫几人前去竹清室,王紫只是觉得这店小二实在有些迟钝,但好在他们已经端坐在竹清室内,那店小二也机灵起来,便也没有再注意。

“这是店内的菜单,几位客官现在点吗?”那小二去过来两本金边装点的本子,倒是华丽,放在几人面前,笑着问道。

“先上壶你们这里的好茶,其它不急。”南阙说道,折扇轻点菜单上的一个茶名,许是这幕天城才有的茶。

“好嘞,几位客官若有吩咐,尽管唤门口的侍者来。”那小二利索的收起两本菜单,放在包厢内的一个木架上,转身除了门,临走时在门口与那侍者笑声说道:“好生伺候!”

直到那店小二下楼,掌柜的立刻迎上来打问情况,那店小二摇了摇头,又附在掌柜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那掌柜的挥挥手让他下去了,其实这饭庄位于这条街上最繁华的地段,也是最气派的一间,定然背景也是最不简单的。

而这些天太上青天门会有什么大事也许他们不是很清楚,但是上面也吩咐下来了,这饭庄要是碰到什么气质非凡的陌生人,定要好生招待,不得怠慢,甭管有没有弄对人,反正八成都是前去太上青天门的,谨慎些总是没错。

“这里真的很好玩啊,小丫头,我们会在这里待很长时间吗?”

永安探着身子往窗外看,似乎还没玩够,一边有些兴奋的问道,听他的语气他多了些飞扬,比在桃花谷中多了几分不一样的鲜活,王紫看了看永安,心知永安还是喜欢新奇的东西,他视桃花谷为家,但若是在桃花谷待的久了,也会蔫的。

“会,待到你玩够了,我们再走。”王紫说道,他们提前来就是想让大家都散散心,东西方界面的代表会面之后也不是一两天就能结束的,以永安的性子,这幕天城再大也够他玩个遍了。

“哈哈那太好了!我们还有很多地方没去,那几条街好像也很热闹!”永安很高兴的说道,手指着隔了很远的街道,这三楼倒也高,再加上地势的原因,坐在这里竟能将幕天城大半繁华都尽收眼底。

“小丫头会陪我去吗?”永安回头问王紫,红眸亮晶晶的,似乎有些渴望,王紫却有些好笑,其实永安每次自己玩的高兴的时候,谁在身边也不记得,说白了他一个人就可以玩的很开心,她去不去都是没什么要紧的。

“给你时间玩还那么多要求!甜心才不会陪你的疯,你自己去玩吧。”天心从永安肩膀上跳下来,轻巧的跃上王紫的肩膀,尾巴往王紫脖子上一卷,惬意的半眯起眼睛。

“你玩的不也很开心吗?说完干什么?有小丫头在当然不一样,我们可以一起玩啊!”永安说道,心想一定是因为天心没有幻化出本体而闹别扭了,他不跟闹别扭的孩子计较。

“过几天我还有正事,不过你可以叫他们陪你。”王紫开口了,这里除了她必须出席之外,其他人多是随意的,自然有人能跟永安玩在一起的。

王紫没那么多时间,永安虽觉得有些可惜,但也会无理取闹,眼神在其他人身上转了一圈,却见众人多是看天看地,并不回应他,好像没注意到王紫刚才说什么一样。

“到时候再说吧。”永安趴在桌子上,忽然间有些意兴阑珊,这里明明很好玩,但是他们好像都不愿意一样,像是他们一样沉稳办事他是学不会了,让他们陪他玩似乎也勉强了。

“我陪你去,我陪你玩。”黑子说道,似乎也察觉到了永安忽然低落的情绪,接下来几天定然没他什么事,他不在小七身边也可以。

“还是黑子最好了……”永安转头看着黑子,感动的说道,微微嘟起的嘴似乎在控诉其他人的冷淡,不过他现在是真没有玩的心思了,端起桌子上的刚刚上来的茶喝了一杯,完全没什么味觉,喝起来也索然无味。

从空间中拿出刚才在路上买的一堆东西,摊在桌子上扒拉,许多刚才还看着好玩的东西现在就没什么兴趣了,挑挑拣拣最后也没剩几件。

“这些都不要了吗?”黑子指着那一堆东西问永安,有些奇怪永安的兴趣,刚才风风火火的买了一堆,现在就都不喜欢了。

“刚才在一堆东西中的时候很好,现在不好了。”永安诚实的说道,众人却是满头黑线,亏的他们有灵石给他挥霍,可这话要是被外人听到,指不定怎么捶胸顿足呢,他们为了灵石拼死拼活的,这小祖宗却根本没那个概念,人比人气死人啊!

“那你也收起来吧。”黑子说道,这些东西都是买来了,扔了不好。

“好吧。”永安看了看黑子说道,反正他的空间大的很,不差堆放这些东西的地方,双臂捧着那满桌子的东西,正要收回来的时候,却听穷奇忽然说道:“等等!”

永安一顿,抬头看向穷奇,却见穷奇确实是对他说的,便收回了手,以为这里有穷奇喜欢的东西,便将那一堆东西朝穷奇推了推,似乎是为了方便他挑。

穷奇却在那一堆东西中翻了翻,目标明确的从中暗处一块木牌,那木牌做的很精致,系有一根红绳,木牌的形状并不规则,看不出什么图案,而木牌的一面绘着许多古朴的符文。

虽说看着挺好看的,但也只是好看而已,这样做工精美的玩意儿在路边摊上不少见,但一般人不会买的,因为这对于一个修士来说值不了多少钱,亦不能挡灾二不能救命,除了有钱没处花的家族子弟,其他人是不会买的。

“你喜欢这个吗?送你给你好了。”永安看了看穷奇,很随意的说道。

“这个……”穷奇端详着木牌上的图案,却是有些思索的神色,旁边的慕千厷和青龙也看过来,穷奇可不是永安那样的心性,不会因为一个木牌好看就吸引他的注意力。

“难不成捡到了宝?”慕千厷笑着说道,又道:“要真能捡到一件,青龙花那么多灵石也不算冤枉了。”

“就算没宝,这些灵石也不算什么。”青龙说道,解释的颇有些无力,为什么这些人总喜欢拿灵石的事情来打趣他?这会影响他在王紫心中高大的形象好吗?

“在路边捡到宝,这不太可能,那些摊贩定是仔细筛选过的,要是有宝物定要早就收进自己的口袋了,对于宝物,他们的眼睛必然比旁人更亮了几分。”

南阙说道,方才他也扫过这些东西,都是些一眼能看到原料的东西,并没什么珍奇的,那木牌他也看了一眼,虽然那上面的符文确实有些久远,画法也很独特,但那木牌明显就是残缺的,那符文也只是一小部分。

那摊贩定然是见这木牌精致,便自己钻了个孔穿了绳索卖,它本身确是没什么大用的。

“我的主人,你来看看。”穷奇说道,说着将那木牌递给王紫,王紫有些疑惑的接过,定睛去看木牌上的符文,很古朴,这木牌入手清凉,系天然如此,若但论这手感,这木牌确实有些来历。

王紫输入了些灵力,却见木牌发出一阵阵的荧光,腾蛇惊讶的说道:“这木牌还有些防御能力的啊!不过应该不会很强吧,否则那摊贩便不会卖了。”

“这上面的符文,只是很小一部分,应该是一个大的图案上摘下来的。”王紫说道,翻来覆去看了看那木牌,却愈发觉得哪里不对。

“也许这是一小块拼图,只是谁会玩这个?那摊贩为何不一起来卖,那样我还可以玩玩!”天心说道,他在凡间界的时候玩的最多的就是拼图,一看那木牌不规则的形状,便联想到了那里,不过看着只有这么一块,便有些意兴阑珊了。

“拼图?”王紫却有些惊讶,端详着手中的木牌,似乎确实如此,这木牌边缘切割整齐的很,似乎是被灵力做剑分割开来的,被天心如此一提醒,越看越像了!

“你不觉得,这符文的画法有些特别吗?”穷奇在一旁说道。

“你想说什么?这符文的画法有什么特别吗?该不会真的是宝吧?你一次性说完多好,干嘛让人猜啊?”腾蛇凑上来说道,自己也去看那木牌。

“你闪开!这东西给你面前看上十天半个月你也看不出什么东西来,因为这符文一般人根本就不认识,你凑什么热闹!”穷奇拿起南阙的折扇朝着腾蛇脑袋上就是一敲,因为腾蛇挡住他的视线了。

“诶谁让你打我的头了?”

腾蛇怒目而视,反手抢过穷奇手里的扇子也向穷奇头上敲去,只是扇子还没到就被穷奇挥开了,腾蛇不依不饶的接着打,半个身子都快趴到桌子上了,穷奇脚一蹬,连人带椅子都往后挪了一截儿,腾蛇几次都没打招,那样子有些搞笑。

“诶我的扇子!”南阙笑道,不带这么粗暴的,他的扇子可不是给人这么玩的,起身抢了回来,没了‘凶器’,腾蛇愤愤的想要挥拳继续,却被李战一把拎着拽回了原地,一手还按着他,不让他再起来。

“李战你怎么能帮那只穷奇呢?刚才他打了我,吃亏的人是我啊!”腾蛇为自己叫不平,动了动身体,可是按在他肩膀上的手实在是结实,他怎么都动不了。

“别闹了。”李战说道,眼神看相王紫那里。

“好了你放开我……不过我可没闹!”腾蛇鼻子里猛的喷出一股气,跟泄了气的野兽一样,不过那红白相间的大眼睛却始终瞪着穷奇,心有不甘啊。

“这符文、是巫族过去的符文。”见众人安静下来了,王紫才说道,手指沾了点茶水照着木牌上的符文画了一下,果真是!虽然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但是这顺序和画法确实与道家的符文不一样。

“巫族?这里怎么会有巫族的东西?”慕千厷问道,巫族他们是不太懂的,怪不得穷奇能看出端倪,他好歹知道些巫族的东西。

“不知道,但这木牌定时那摊贩不认识,想随便赚些灵石的。”王紫说道,这木牌清理的这么干净,即便露出全貌,那摊贩也不知道这是巫族的东西,只当它是普通玩意儿了。

“这木牌是在哪个摊子上买的?要不再去看看有没有了?”穷奇说道,这显然不是单独的一块,若是能再找到些,恐怕会有别的收获也不一定。

众人的眼神不由得都看向永安,永安正拄着头听他们以你言我一句的议论,现在见众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永安缓缓放开了手,还有些不在状态。

“永安,这木牌你是在哪个摊子上买的?还记得吗?”穷奇问道。

“好像……就在那那条街上吧……”永安不确定的说道,脑海中也仔细回想了一下,可他买的东西太多,确实没什么印象了,可见众人的神色都挺凝重的,便又赶紧说道:“要不我回去看看,兴许见到了摊主便想起来了!”

“我记得,那摊子上有很多规规矩矩的牌牌,你偏选中了这一个,那摊主还让你选别的,你却走了。”这时天心也凑上来看了一眼,七色的眼珠转了转,他记得倒是清楚,而且说起来似乎还有些得意。

“哦哦你这么说我也能想起来了!小丫头这个东西很重要吗?要不要我回去把那些牌牌都买回来?”永安紧跟着说道。

“去看看吧。”王紫说道,拿着手中那不规则的木牌思索着,现在关于巫族的东西,她不能不注意,不管是有关什么的,能保留下来就值得她追查一番了。

“你们别去了,我跟永安去一趟就好了。”穷奇站起来说道,他们刚刚到了这里,不必这么多人都返回去了。

“也好。”王紫点头,穷奇能识别巫族的符文,他去就够了,若是他们都回去找,那摊贩指不定怎么疑心呢,巫族的东西,还是不要引起旁人注意的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