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一章 深谈,幕天城

“好。”

王胤天点头说道,王紫终究是知道了这些,而她现在表现出的冷静甚至冷厉都让他既欣慰又担心,她要面对的坎坷还有很多,她要面对的强者更多!

最痛心的是,即便他知道这些,也不能施以援手,很多事情必须她自己去做,相比起别的,作为一个父亲来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明知危险还要去涉险,这才是他最痛苦的。

“爹爹,你应该不会是回到上古找的埕岭族长,难道是她那一抹神识?”王紫缓了半晌问道。

王胤天点了点王紫的鼻头,对王紫的敏锐和细致有些无可奈何,说道:“是啊,埕岭族长将神识和五色石一并封印在凡简介,也是后来我将她的封印地点搬到了华夏,她本就是要找能承受五色石能量的人,再加上紫极阵也封印在她的那里,我知你手中又天极图,如若你有朝一日能解开封印,紫极阵也必然是你的。

我将此时告知于埕岭族长,她才能放心的为我施术,因为封印的神识本就很不稳定,如果她再贸然施术,能够在世间存留的时日定然不多,也算是你救爹爹一命啊,这些爹爹都交代了,你还有什么疑问?”

王胤天一副老实交代的模样,王紫的思维太缜密了,有些事情他想蒙混过关都不行,他真想让王紫就这么停下吧,否则就这么问下去,拼拼凑凑真怕她想到些不该知道的。

王紫却站起身来,她父亲说的似乎都很合理,埕岭族长的事情果然不是意外,除了紫极阵之外,五色石确实是出自王胤天给她的安排,那作为上古就存在的强者,王胤天知道上古八灵的下落,又能为她铺了那么长的路,似乎也并不意外了。

只是这一切合理的缘由、父亲的身份,才是最重要的,只是这一点她是不可能知道了,因为父亲根本不会说。

“爹爹,你是魔?”

半晌,王紫转身问道,即便父亲的身体毁过一次,重新塑造的身体也不会改变灵根,而王胤天能够成为魔界的上任魔王,定然不可能是蒙混过关的,魔界王室的血脉传承向来严谨,有魔祭司在,就绝对不可能出现滥竽充数的人,那就只能说明,她父亲本就是魔,也许也是魔界王室的人。

起码是很久远之前的王室成员,王紫眼神一凝,魔界的王室自古都有详尽的宗谱,而且应该并不难查,因为魔界王室的传承只会针对正统的魔王,其他的子嗣多是能者居之,也并不在魔王的宗谱之中,也就是说魔王的宗谱是单独的一本。

若她回魔界找列爻翻遍以前的王室宗谱,能找到蛛丝马迹也不一定!

“咳咳,爹爹是魔,但是你也不用费那个心思去找了,爹爹本来的身份并不是魔王,而且六界之后的魔界与上古时的魔界并不一样,上古时魔界散乱而居,魔祭司也并非一个,并没有留下爹爹的资料,傻孩子,何必执着于此?”

王胤天轻咳一声,真叫王紫想到些源头,不过他说的也是真的,上古时的资料早已零落,魔界不会存着了,再说他也做了一千多年的魔王,即便有痕迹,他也自己抹去了,怎么会留着?

“爹爹。”王紫看了看王胤天,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没有在这个上面纠缠,只是想到另外一件事情,王紫的背过身,看着不远处缓缓流淌的大河,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

“宝贝有什么话就尽管问吧,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王胤天说道,怎会看不出王紫有话想说。

“好,这话我也只问一次,不是想给爹爹添烦恼,只是放在心中实在难受。”王紫说道。

“宝贝说来听听,要真是大烦恼,爹爹倒是想听了,毕竟对于我现在而言,再大也不会有什么影响了。”王胤天眸中有了些笑意,不知是什么事情让王紫这样踟蹰,他烦恼的事情够大了,旁的还真没有什么能入得了眼的了。

“爹爹,夏家……你怎么看?”王紫问道,仍旧背对王胤天站着,不是她问的笼统,而是她有很细节真的说不出来,而她相信,几百年如此说,王胤天应该也能懂。

王胤天微微一愣,这个问题果真是有些不寻常,毕竟那是夏筱莲的家族,顿了顿,王胤天说道:“你如此问,是否因为那日夏心远与你说的那些话?”

“嗯。”王紫点头。

“爹爹无法回答你,但爹爹也反问你一句,你觉得世外域如何?仙界如何?”王胤天说道。

“世外域,外强中干,仙界,沉睡的猛虎。”

王紫想了想说道,与世外域的几次交手,虽然有些棘手的时候,但那是因为她的力量不足,若客观来说,世外域作为六界中最强大的地方,那里并没有传说中那么深不可测,也许世外域曾经真如传说中那么辉煌过,但是现在已经被不知道珍惜的后辈挥霍的差不多了。

而仙界,毕竟是六界之中最顶端的界面,王紫对仙界的看法倒是比对世外域正面了许多,评价也高了许多,即便仙界展现出来的力量远远比世外域小了许多,仙界的城池也尊世外域的号令。

可在王紫的认识中,仙界才是卧虎藏龙的地方,那个地方很大,足以装下很多不愿意露面的高人,还有很多埋藏的秘密,就比如仙界支柱,那是仙界的支柱,不是世外域的支柱。

世外域更像是一小簇被捧起来的人群,它在不停的发着光,它照耀的地方被人传的越来越神,反而将仙界这个普遍的土壤给忽略了,世外域可以毁,可仙界不能,仙界所关系的方方面面才是兹事体大。

而自六界支柱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后,对于仙界这片土壤曾经酿造的祸端和辉煌也陆续曝光,比如说消失的巫族,比如说隐世的武道部落。

所以她才认为仙界是一头沉睡的猛虎,若它醒来,不知是咆哮而重振雄威,还是暴怒而胡乱伤人,总之它的威力不可小觑。

“你能如此想,爹爹已经很骄傲了。”王胤天说道,有时候他几乎觉得自己根本没有什么能教王紫的,这个女儿聪明的异常,心智也坚定的异常,即便从小没有在他和小莲身边成长,做事风格也让他一百个放心。

如今若说起六界之中谁风头最劲?那除王紫再无二人,自四年前开始,王紫的名字几乎已经是六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六界为此编撰的专机也不知道有几百几千个版本了。

身为两个界面的界主,王紫的实力已然是完胜仙界的,就说她如今是六界第一人也没人会反对,只是站的越高,其境越寒,王紫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如此情形,当真是世间罕见的。

莫说世间从未有如此奇女子,就连青年才俊,也没有如此年轻便做到如此地步的,更别说如此还可以居高而自省,从未有得意忘形,王胤天本是因为担心王紫而随她离开冥界,本想帮她检点一下,如果必要再敲打一下,可没想到,这些根本不需要他来做,王紫本就是明白的。

如此一来,王胤天欣慰是欣慰,只是莫名的有些怅然若失,自家女儿太懂事,倒是这爹爹做的太闲了。

“不论如何,宝贝,你能够明白不管是世外域和仙界,能在六界出现便一直位居六界之顶,并非前人偏爱,也有它必须为之的道理,十几亿年来,仙界又岂会只有外人看到的这么点家底儿?岂不是太寒碜了?”

王胤天接着说道,王紫点了点头,明白王胤天也是在给她提醒,其实这一次东西方界面合并的确仓促了,但是她不后悔,也不会怪九幽,虽然有些险中求生,但有时候剑走偏锋也不失为一条意想不到的出路。

那日见世外域那些人的时候,他们已经有些不满,定然是怪她擅自作主,有些事情并未找仙界商量,但是事以至此,别说她现在不会找仙界认错,就是重新再来一次,她也仍会如此选择。

只是被王胤天稍稍以提醒,不久后东西方界面的代表会面的时候,她要好好做些准备了,不能叫这两个界面轰轰烈烈的合并,却无法和平下去。

“那夏家呢?爹爹你还没有说,我确实记得,碎魂阵开启之时,祭坛一位白须老者在你未出现之时先行破坏过阵法,只是我并未看清他的容貌,还有在凡间界时,华夏之外所设的结界……好像不是你设下的。”

王紫说道,语气满是疑惑,这些细节若是不被串起,她定然不会想起来,可是被夏心远那天的话一干扰,有些事情不由自主的蹦了出来,他说夏家的老祖并未对她袖手旁观,他说他们也试图救夏筱莲。

与夏家的关系依然如此,她也并不想相信,可偏偏这些她都有些记忆,比如那个一闪而过的老者,没能破坏她所在的碎魂阵,反而自己重伤,比如夏温竹能救夏筱莲,如果没有夏家的袒护,夏温竹如何能活下来?

再想到华夏的结界,她一直以为是她的父亲王胤天设下的,直到前些天见到王胤天,才知道他是地地道道的魔,而回想起来,那华夏的结界并非魔力所凝成的,那便是……夏家了。

“这些爹爹也不清楚,夏家有意把这一段瞒了下来,我并不知道他们的用意,因为当初百般阻挠我跟小莲在一起的也是夏家。”

说道这一点,王胤天的眉心微皱,就连他都很疑惑,夏家看似立场不坚定,可其中好像有什么隐情一样,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中途他并没有机会再回夏家查探,现在更是物是人非,当年的当事人尽数隐退,更无可查了。

王紫转身,眼神看向王胤天,两人的眼中是同样的疑惑,还有同样的担心,夏家毕竟是夏筱莲的家族,从一开始王紫就将所有的过错都加诸在夏家身上。

直到后来一步步的知道了这其中的曲折,参杂了太多世外域家族对夏家的干扰,事情会进展到后来的样子,多是因为有世外域那么多家族在后面推着。

而她也渐渐成熟了起来,她明白当年母亲和父亲所受的苦不应该由夏家人的血来祭奠,尤其是她的母亲,若站在夏筱莲的角度去想,即便夏家给她带去了多少痛苦,那也是她的家族。

王紫很清楚,她母亲夏筱莲是一个不会回头的人,从她离开夏家那一刻起,她就不会回头,即便她心里有再多的不舍和依赖,也不会让自己重新回到夏家,那是母亲的执拗,她无法干预。

可母亲心里分明有一块心结,她在为此不快乐,明明是一个有家族的人,却不能回到那里,即便王紫把最好的东西都捧到她面前,她心中也仍然有那一部分空白。

王胤天可以说是夏筱莲最亲近的人了,王紫明白,即便是她自己,于母亲来说也填补不了那片空白,以前她对此一直无计可施,因为她根本找不到可以突破的口,可是就在前些天,夏心远语焉不详的几句话,让她心生疑惑,也心生希望。

如果能找出一千年来夏家隐世的那些个老祖,是不是能找到些解释?即便是让她了却了这个惦记也好。

“如此……爹爹,你早些和母亲去冥界吧,这里的事情都由我来处理,夏家……我也会多留意。”王紫说道,她相信母亲和父亲待在一起会更开心的,而且冥界这个天然的保护所,让她的父母待在冥界她完全可以放心。

“好。”王胤天看了看王紫,她在决断的时候那种魅力,竟是他这个父亲也不忍有意见的,心想六界的事情真不需要他操心了,除了这桃花谷,他的确不好去别的地方,更别说见仙界的那些人。

“哎……只可惜了爹爹刚出来没几天就又要回去。”王胤天站起来,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说道。

“你还会回来的,我会找到其他的办法代替那个巫术,解决那人给你施加的法术……彻底解决。”王紫看着王胤天说道,不管找多久,不管有多难,她都会做到的。

“……爹爹相信,也等着。”王胤天顿了顿,心里虽然知道王紫一定会为他着急的,可也知道这件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他,也没有听过除了这个巫术之外的别的办法,别说是王紫去找了,可是他不得不给王紫这个希望。

“回去吧,我们出来很久了。”王紫转身走出八角亭,口中说着,她的确跟父亲在这里待了很久了。

“这么着急见你那些夫君们吗?跟爹爹一起也没多久啊。”王胤天跟上来,难得打趣的说道。

“我更想让爹爹快点去见娘。”王紫说道,王胤天的脸色有些垮下来,回去就这么点路,他要好好想想怎么跟小莲解释了。

“我碰到娘的时候她还在哭。”王紫又道,沉思中的王胤天听了,一拍脑门,他竟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留下一句“爹爹先走”就一阵风似的卷走了。

王紫看着那飞速消失的身影,自己慢悠悠的往回走。

……

王胤天跟夏筱莲具体是怎么说的王紫不知道,但是应该效果不错,只是接下来几天夏筱莲几乎对王胤天形影不离,走到哪跟到哪,又过了五天,王紫又一次催王胤天回冥界,他这才肯走,夏筱莲自然更愿意,虽然那个地方她从来没去过,更不知道那里是什么情况。

但是只要王胤天去,她定然要跟去,更何况在冥界王胤天会少些痛苦,后来是邪彤负责护送王胤天和夏筱莲回去的。

之后的几天,九幽跟王紫讲了些西方的事情,包括可能派出前来会面的代表人选,为此王紫专门去过一趟仙界,去了那个她已经很久没有踏上的世外域。

她想知道一下世外域打算派出的人,虽然这样的事情随便派个人来都可以,但这次不一样,她想更多接触一下世外域,自然很对事情还是用自己的眼睛去看比较合适。

双方初步定了人选,虽还没有最终确定,但地点倒是定了,选在了修真界的一个位面,那里正好距离东西方合并的界面不远不近,若说最近的,那当然是凡间界,只是这么多高阶修士去凡间界,定然有诸多不变。

在修真界没什么束缚,况且这次也要有修真界的人参加,设在仙界也不合适,选在修真界当然要更合适一些,而世间就定在两个月后。

两个月并不久,但这期间东西方界面的人已经陆续知道了彼此的存在,有些高阶的修饰已经穿过结界去过西方的界面,西方界面的魔法师自然也有来过东方界面的。

只是两个界面之间还没有准确的宣布消息,所以有些地方发生了些冲突似乎也在所难免,而一旦发生这样的事情,消息比风平浪静时传的要快了几百倍,现在几乎各个界面都在谈论东西方界面忽然合并的事情。

他们自然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只当是在十几忆年后,当初忽然分开的东西方界面现在又忽然合并了,各个界面、各个位面的修士、佣兵团已经陆续组织了人穿过界门前去另一个世界。

而东西方界面代表的会面就选在这样一个消息渐渐传开的时候。

两个月之期就要到了,王紫一行人先行到了修真界,这个位面名叫星锐大陆,与大多数修真界的位面一样,星锐大陆是人类和灵兽共同生活的地方,只是当然要以人类为主。

而具体的地点定在了一座叫做流寰的雪峰,此处风景极佳自不必说,要说为什么选在这里,一来僻静,可以避免许多糟乱,二来这流寰雪峰位于一个门派之中,而这门派正是仙界一个门派在修真界的所在,叫做太上青天门,在仙界的掌控之中,行事定然妥当。

而这门派位于一个叫做幕天城的城池之内,幕天城在这星锐大陆也算是一座闻名遐迩的大城池了,这里光是门派就有两个,一个是太上青天门,一个是无道宗,都是跟仙界的门派有些关系的,不然也不可能在这城池之内如此和平的共存。

而此处汇聚的家族、工会、佣兵团就更不用说了,这星锐大陆被高山大海分隔两处,北大陆修炼的气氛热烈,城池也是繁盛,朝堂更是峥嵘,而南大陆则较为混乱,没有统一的秩序,修炼的环境并不像北大陆得天独厚,修士自然就少了很多,更没有北大陆这样的热闹。

东西方界面的代表会面的事情并没有广而告之,否则这幕天城还不被各个界面的修士踏平了不可?

王紫提前来也并没有告诉别人,但是进程的时候已经有人通报了太上青天门的掌门,毕竟这些天是特殊时期,太上青天门时刻都在关注着进入幕天城的人。

这次参加会面的人随便一个都是当今世上的强者,能够号令八方的人物,他们定然怠慢不得,因此暗中派了人时刻盯着进城的人员,一有新面孔定要上报于门派知道的。

“还以为能多玩一会儿,刚来就被发现了。”腾蛇说道,眼神看着暗中消失的人,这些人想要瞒过他们的眼睛根本就不可能。

“他们是来等我们的吗?那为什么不出现?”永安问道。

“这有什么为什么,他们当然不能大摇大摆的出现了。”腾蛇说道。

“那你还管他们干什么,又不会妨碍我们,这里真热闹,我们到处转转,等累了再找地方住下,哈哈,生活真是美好,偶尔离开桃花谷玩玩也是不错的嘛!”

永安说道,张开双臂一副享受的模样,确实,王紫也觉得有些久违,高低错落的楼宇,宽敞的街道,高高悬挂的门匾,叫卖的摊贩,掌门做生意的店面,青砖墙红木面,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这是人间的味道,真是许久没有感受过了。

也难怪永安这么兴奋,刚一说完就拽上王紫肩膀上的天心走了,也不管天心是不是在睡觉,边跑边摇晃着天心,口中说着“你再不醒就错过好玩意儿了!”

被这么对待着,天心自然要醒了,那双气色的眼睛在人来人往的闹事来回看了几圈,顿时也来了精神,忘了刚才永安那么粗暴的对待他了,本想摇身一变幻化出本体的,但忽然想起来走的时候王紫对他的嘱咐,在修真界不能随意幻化本体,所以忍了下来。

打了个哈欠,只好委屈一点待在永安肩膀上了,圆溜溜的眼睛到处看,偶尔深处小短腿儿去扒拉人家路边摊贩卖的东西,那些商贩见永安和天心这么翻腾,正想怒斥几句,永安一阵风似的就卷走了。

要遇上被永安拿走东西的摊主,还来不及开口就听到‘咚咚’几声,低头一看,却见摊子上滚着几块灵石,这价值定然是比自己的东西高出许多的。

在抬头一看,却见几个风姿卓越的男子已经走过去了,只那背影也足以让他们噎住,更何况手中还有灵石。

永安就这么在前面东瞅瞅西看看,也根本没有拿了人家东西要付钱的自觉,后面的青龙看的无语,却也不至于跟他计较这些,只看着他拿了谁的东西,在后面补上灵石。

“这灵石,花了不少吧?”腾蛇冲着青龙说道,这条街才走了不到一小半,永安已经不知道扫了多少货,青龙仍灵石的手就没停过,腾蛇说话间有些幸灾乐祸,青龙这厮明明是最爱财额。

“不多。”青龙淡淡的扔了一句。

“啧啧……”腾蛇摇了摇头,忽然跑着跟上了永安,永安不识货,他可不一样,虽然着摊子上卖的东西没有一件真能用的上的,但在修真界这些修士的眼中,也是有些好东西的。

而腾蛇就专挑那些好东西,拿起来扔给永安,口中还道:“我说永安,你挑东西都不会,这才是好东西,来来来都拿着!”

“这是好东西吗?”永安伸手接住腾蛇仍来的一块生铁,倒是挺重的,但是像这样的生铁,他不会吹灰之力就把它融成铁水了,自己正端详着,迎面又飞来一个不明物体,永安伸手接住,却是一个玉简。

那玉简上写着一个“天”字,这是一本天阶功法,但是这样的功法小丫头那里更多啊……

“诶诶这位道友!那小道友拿走的可是货真价实的天阶功法,许多人要我都没有出手,既然那位小道友如此喜欢,卖给你们也可以,只是这些灵石是万万不够的!”

一个声音后知后觉的喊道,那摊贩也飞奔着上来拦住了青龙,这条街上面几乎都沸腾了,从来没见过这么财大气粗的人,见永安一路扫货,青龙跟在后面付钱,路上的摊贩都兜起了自己的东西凑到永安面前卖,一个个脸上都笑开了花。

至于这一群“肥羊”是怎么来到这幕天城的,他们可没时间想,反正这幕天城每天过往的外地人也不少,至于他们有灵石赚就够了。

“还有我还有我的啊!我那可是煌岩纯铁!足够炼制一双上好的云靴了!哪里是这个灵石够的?道友您看……”

有一个摊贩追上说道,本来好像自己要价的,只是青龙那眼神往他身上一方,所有的话都有些歇菜,心中不由得狠狠一颤,这些人看似气息平凡,可气势却让人难近的很,离得近了这种感觉才更明显。

看来这些人并非一般的家族子弟,也非纯粹的‘肥羊’啊,一时间拦在前面的两个摊贩都有些僵硬,心想自己拿到的灵石也差不多了,要不就这么算了吧,可是那脚却怎么都动不了,好像被定在原地一样。

两人头上也不由得冒着冷汗,周围的低气压与前面还在热闹非凡的场景形成鲜明的对比,两人心里颤啊颤啊,后悔自己不该这么跑过来拦人的。

“这……这为道、道友,算、算咱们有缘,那煌岩纯铁就、就这么便宜卖、卖给你们吧……”

后来的那人说道,一双三角眼乱看着,拼命的想移动脚步,却根本动不了,这会儿也知道是面前的青衫男子暗中施为了,可怕的是旁人根本看不出来,还以为他们还在这里议价呢,殊不知两人在这里都快尿裤子了。

“对对对,看咱们有缘,那天阶功法一看就是等着那小道友出现的,在、在下就把那功法送给您了,您、您放了在下吧……”

另外一个摊贩倒是比前面说话的人溜了一些,哭丧着脸说道,头上渗出的汗水汇成水珠流下来了,末了还低声求饶,现在他已经有种泰山压顶的感觉,再过一会儿,他非得当街瘫坐在地上不可。

“是啊是啊,我那煌岩纯铁也送给您了!您快把这灵石收回去吧!”

另外一个摊贩赶紧顺着说道,手稍稍向前递去,也只能做到这个成都了,现在动一根手指都艰难的很,也是衣服快哭了的表情,虽然是他想多占些便宜,但是把那煌岩纯铁白送了人,他也是大大的亏了啊。

“呵呵……”青龙听了半晌,却忽然一笑,如此俊美的男子,这么一笑不知吸引了多少爱慕的眼神,可他面前的两个摊主却只觉得阴风簌簌,却见青龙慢条斯理的拿回了他们两人手中的灵石,一边说道:

“既然二位如此恳切,我便不推辞了。”

说完便翩然而去了,留下两个摊贩瘫软在地上,收到众人疑惑的目光,两人赶紧爬起来灰溜溜的回到了自己的摊位上,一边在心里肉疼自己损失了两件宝物,一边看着那青衫男子的背影,却不敢多说什么,好在命还在,只是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身份,自己吃了这么大的亏,自然惦记。

“现在多不多?若是把这条街都买下来,你心疼不?”腾蛇抱着双臂回到青龙身边,笑的有些欠扁。

青龙瞥了一眼腾蛇,他是喜欢收集些宝物,可何曾吝啬过什么东西?尤其是这灵石,自然是不缺的,以前剥削他也纯粹是为了好玩,腾蛇怎么这么记仇?

“幼稚……”青龙摇了摇头,似乎无奈的说道,腾蛇这样他也没办法了,可能是因为回炉重造过一次的原因,他的心智已经彻底变成现在这样了,多半是小孩子,再装成熟也于事无补了。

“哎你说谁幼稚呢!闷骚龙,你才是最幼稚的人好不好!”腾蛇一愣,可青龙已经走过去了,反应过来后立刻追上去理论,伸出手愤愤的指着青龙,满脸的怒容,似乎现在就想跟青龙打一架似的。

“小紫紫,想不想在外面吃些东西?”慕千厷牵着王紫的手问道,街道上飘着饭菜的香味,他们似乎走到了饭庄聚集的街面,若是去了太上青天门,他们定然吃不到这些东西的。

“唔,好啊。”王紫点头,她也不想这么快去那太上青天门,而且永安他们还没玩够呢,这人间烟火,他们也许久不曾沾过了。

慕千厷向远处看了看,选了一家最大的店面,一行人一路走来都格外的引人注目,别说近了这饭庄之中,一进门便引来了许多打量的视线,所有人眼中都是一副惊艳的神色。

他们何曾见过如此风采卓绝的人物?而且还不止一个!这么看去竟是眼花缭乱,不知道该先看哪个了,几人先后进门,几个风格迥异的男子,可定睛一看,却见那些个男子都是簇拥着一个女子来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