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四十章 渴望力量(二更)

那些痕迹都是长期的阴煞之气在体内聚集的,不断吞噬他的皮肉鲜血,但他的身体也赖于此才能再生,这身体早已不像一个人了,不吓到她才怪。

不过现在想来,即便他用魔气压着,那暴虐的阴暗气息也不能尽数隐去,这也是他不能出现在人前的很大一部分原因,在桃花谷也有些时日,夏筱莲怎么可能不怀疑,何况他们还是心意相通的夫妻,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

都怪他太贪恋这里,有深爱的妻子,有想陪伴的女儿,若是能早些回到冥界,也不必让夏筱莲发现这些。

“爹爹,你的身体到底怎么了?你不告诉我吗?你也不告诉娘吗?”

王紫停顿了许久,缓缓的问道,时至如此,她虽然想尊重王胤天的选择,但是她心里从一开始就希望能够知道全部的真相,她想帮王胤天,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这方法是复杂还是残忍,她都会义无反顾,王胤天应该知道,只要是他的事情,王紫一定不会回避。

现在夏筱莲都知道了,她心里的担心肯定更多,她现在所有的心思都在王紫和王胤天身上了,她也就只有她和父亲两个至亲的亲人了,她一定经受不起再一次的失去。

而且就算她不问,夏筱莲也一定会问的,在这样的事情上,夏筱莲比她坚定了太多,她可以不过问这些年王胤天都做了些什么,如果王胤天不愿意说,夏筱莲也不会追问,只是关乎王胤天的生命,夏筱莲定然不会这么轻易放过。

方才夏筱莲魂不守舍的样子让王紫很是担心,恐怕是刚才知道了王胤天身体的事情,王胤天又不愿意说,这才各自分开,等他们冷静一些,夏筱莲一定还会再问,而且不要到答案肯定不会罢休。

“跟我有关系吗?”

见王胤天没有说话,王紫等了一会儿又问道,不禁握紧了些手,她不能不联想到这其中跟她的联系,因为她真的给他们带来了很多灾难,王胤天所有的事情基本上都围绕着她展开的,如何让她不联想至此?

“没有,跟你能有什么关系?这是爹爹的事情,爹爹可以解决。”

王胤天这才说道,眼神看向王紫,却见王紫果然有些不对劲,那双眼睛直直的盯着他,王胤天迎着王紫的视线,两双极为相似的眼睛,都是那般深邃,只是王胤天多了几分凌厉,王紫多了几分冷清。

父女两人就这么对视着,好像在暗中较量着什么,谁都不肯率先移开视线,许久,王胤天才叹了口气,有些妥协又有些无奈的样子,他很清楚自己的对王紫和夏筱莲根本没什么抵抗力,若是王紫坚持一些,他恐怕真的会说。

“爹爹。”王紫唤了一声,像是催促一般,又道:“我记得……这世上有一种巫术,是维持将死之人的巫术,算不上邪恶,也算不上正道,只因被施术的人已经是半生半死的人了,用阴煞之气极重的幽魂来滋养将散的魂魄,再用活人之血维持人形不散。

只是这般做法于被施术之人来说痛苦之极,他的皮肉鲜血还有灵魂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被啃噬然后再生的疼痛,而且过程很缓慢,痛苦像是厮磨一般,永无止尽。”

王紫说着,声音都不由得颤抖起来,自从在冥界看到血池中那样的王胤天之后,王紫一直都在疯狂的翻查着赤灵内的资料,既然没人能够给她解答,那她便悄悄的去找。

可是即便她把赤灵内的藏书都翻了一遍,也没有找到丝毫答案,后来又转去苍府的前辈留下的戒指中去找,那里都是巫术的资料,她至今都没有看完,可喜的是,她竟然在那里找到了一个于王胤天症状下基本相符的巫术!

只是巫术的内容却让她心惊!为何有如此残忍的巫术?不,残忍的不是这个巫术,而是王胤天本身的身体状况,所谓将死之人……如果不是有人将他重伤于斯,他也不必用这样的巫术!

王紫的眼睛时刻盯着王胤天,没敢放松一下,可王胤天渐渐偏移的视线让她心中有些沉重,她……应该说对了。

“爹爹?是谁?是谁对你下此重手?”

王紫上前几步,站在王胤天对面逼问,王胤天不愿意跟她说的原因,除了他的身体根本无药可救之外,定然也有不想让他知道仇人的因素,而这个人定然不是她现阶段能够匹敌的人!

可王紫的眼神很坚定,不论这个世界上还有多么强大的人,将她的父亲害称这步田地,她一定不会轻绕!

半生半死,那该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对方与王胤天的仇恨定然是不能共存的程度!就拿他的手段来说,要将王胤天逼到这样的地步,是让他的身体活不成,灵魂也活不成!

就算一般人身死魂灭之后,不入轮回也有冥界可去,可王胤天这样,魂魄散了就散了,就如草木,枯了就枯了,再也没有转生的余地!到底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才让他如此下此狠手!

王胤天看着王紫,他的宝贝女儿比他知道的还要聪明,一旦让她找到些源头,定然能追溯下去,竟然已经被她猜的差不多了,可是这些事情……

“宝贝,如果你不知道,你还能避开这些,如果你现在知道了,即便再小心也会撞入他的手里,你现在离他还很远,他也不知道我还活着,爹爹会告诉你,但绝对不能是现在,我必须保证你和你娘的安全,还有你身边那些男子们。”

王胤天终于开口,有些语重心长的语气,不知道就是安全的,在这一点上,他必须坚定,王紫迟早会成长到那一步,但在那之前,她一定不能冒进。

“‘他’是什么人?……打伤你的人?”

王紫问道,她的脑海中在极快的思索着,王胤天变成现在这样应该是在三十年前,因为那时夏筱莲还不知道,而三十年前除了她的出生所带来的一切,还发生了什么大事?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流传于世?

“嗯。”王胤天点头。

“爹爹,是谁给你施的巫术?”

王紫又问,她看得出来王胤天是铁了心不会说那个仇人的信息的,便转而去问别的,王胤天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王紫的头顶,即便她没有继续问那人的事情,却也问了让他同样不好回答的问题。

“坐下说吧。”王胤天说道,看来除了那个仇人,其他问题他要等着王紫一一发问并且一一解释了。

王紫跟着王胤天坐下,她心里确实有很多问题,王胤天所牵扯的事情太多了,他几乎知道所有的事情,而她似乎只是在走他走过的一段路而已,要想做到为父亲撑腰那一步,只要冷静一些,她便很清楚,她真的还差的远。

“当年我带你离开之后,碾转去了凡间界,再将你安置在那里,才抽身离去,但也留了修文照看你长大,你可还记得巫族哪位女族长?”

王胤天说道,末了眼神看向王紫,王紫点头,巫族的族长她只见过一个,当然记得,却听王胤天继续说道:“为我施术的人,就是她本人。”

“什么?”

王紫不相信的说道,眼中难掩惊讶的神色,心思电转,难道王胤天也穿越时空回去过上古时期,施术之后又回来?可若是如此,如此续命的巫术在巫当中也并不受欢迎,没有被列为禁术也是因为根本没有人会走到这一步,也不会有人以此术求于巫族。

书上记载自这巫术被编写出来之后,还不曾有人试验过,即便王胤天因此接触了这巫术,但巫族的族长何以同意,并且亲自给他施术?

“不用惊讶,因为爹爹本来就是认识她的。”

王胤天却道,王紫的眼睛蓦然睁大,现在更惊讶了,认识?这代表着什么意义?巫族只存在于上古那段时期,六界出现之后不久,巫族便消失了,而王胤天认识那时巫族的最后一任族长,也就是在上古时期,王胤天就已经……活着了?

王紫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她到现在都还以为王胤天也只是魔界上一任的王而已,若是按照魔界的记载,王胤天现在不过几万岁而已,这其中到底有什么曲折,而她的母亲夏筱莲又知道多少?

“娘知道吗?”王紫不由得问道,竟直接跳脱了,虽然好奇,但她现在更多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夏筱莲身上,如果不知道的话,王胤天真的瞒了夏筱莲太多,如果是这样……

王胤天看着王紫,面对自己的女儿,第一次有些不敢说话,那咄咄逼人的眼神,似乎只要他个“不知道”,他的宝贝女儿就再也不会理她了,恐怕在王紫心里,不管有多少身不由己,若是全部瞒着夏筱莲,她一定不会认同他的做法,这是王紫第一次用如此眼里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父亲。

“她知道。”王胤天说道,虽然这是王紫想听的,但是她的神色也并没有和缓下来,直觉上王胤天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

“宝贝,你听我慢慢说,小莲是知道我并非魔界的王如此简单的,我现在的身体也确实是一万多岁而已,因为再次之前,我的真身已经毁了一次,这个身体是灵魂在沉睡了几亿年之后重新在魔界降生的。

所以这具身体的力量,都是新的,为了暂时避开我的宿敌,我变将本体的力量封印,不再用之,以期日后我找到破他的方法再动手,只是在你出生时我动用的一些力量还是让他发现了,只好离开你和你娘。

我的宿敌知道第一次没有杀了我,才会想到用这样的手段,如此一来不管我用什么办法,都是必死无疑,因为我只有自己一个人,他料定我根本活不成。

可我知道埕岭族长封印的神识在哪里,才会想到寻求她的帮助,用巫术维持我的生命。”

王胤天说道,王紫觉得自己的心脏一直都处在紧张之中,因为王胤天说的如此匪夷所思,她根本不知道用什么话来回应。

“这些事情我怎能跟小莲提起?之前是为了保护她,之后是完全不能说了,影族会忽然出现是我完全没想到的,影族一旦出现,六界定然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因为影族本身就是一个仇虐的种族,历代影族的族长都乐此不疲的喜欢着将天堂变成地狱。

只是少了巫族这个克星,恐怕没人能够奈何得了影族,而且当时我的宿敌找上门,已经再难给仙界提醒了,只好离开你们的视野。”

王胤天接着说道,这些事情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对人提起,在这个世界上,他真正熟识的人并没有几个,可他谁都不能说,尤其是面对王紫和夏筱莲,他的顾忌太多,最多的是为了他们的安全。

他的宿敌之所以会漏掉夏筱莲和王紫,不是因为他不知道,而是因为他自负,他并不认为这个世界上会有人成为他的对手,即便奇迹出现,他巴不得有这样一个人,给他平安无趣的生活多点刺激。

“你应该告诉娘。”许久,王紫只说了一句,很快又补充道:“至少让他知道你来自上古。”

他的仇人那一部分可以不说,但其他的必须让夏筱莲知道,这是两个人之间该有的一些信任,否则将来夏筱莲终于知道了该会多么伤心,瞒的久了就不是保护了,那就是欺骗了,他们之间本就不该有如此多的秘密。

“嗯。”王胤天点头,说实话他不敢有异议,因为王紫的样子实在很严肃,如果他不照做的话,感觉后果会很严重,他确实隐瞒了太久,借此机会说出来也让他心里好受一些。

“爹爹……”王紫见王胤天默默听话的样子,却忽然叹了口气,看着王胤天的身体问道:“是不是很疼?”

“不疼,习惯了。”

王胤天一愣,然后说道,那刚毅的脸上有些微笑的痕迹,王紫看着王胤天嘴角的笑,心里却有无限的自责再蔓延,即便这件事情跟她没多少关系,可父亲承受如此的痛苦,每时每刻都经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她却不能为父亲分忧,就连为他减轻些痛苦的办法都没有!

这让她身为一个女儿如何能原谅自己?如果可以,她宁愿替父亲去分担痛苦,好过他自己一面经受着痛苦,一面却要在她和夏筱莲面前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是不是泡在血池中会缓解一些?”王紫问道,不疼是假的,习惯了一定是真的,三十多年日日如此,想不习惯都难,换做别人,就算意志再坚定,恐怕也更愿意一死了之,即便如此一来这世上就真的没他什么事了。

“嗯。”王胤天点头,感觉王紫真的已经很清楚他现在都情况了,便都老老实实的认了。

“爹爹,你这两天就回冥界吧,也别在六界露面了,先跟娘说一声,让娘陪你去冥界……只要娘同意了,你就不能有异议。”

王紫说道,见王胤天似乎想说什么,不等他说自己就先提出了条件,她知道王胤天只是不想让夏筱莲看到血池里的他,真的如一个野兽一般,只是她更知道,夏筱莲一定更愿意陪着他。

现在也明白了为何冥王会消失四年了,当初冥王是在战场之中找到王胤天,那是血腥气和幽魂聚集的地方,只是那时王胤天的身体一定已经很糟糕了,所以才必须有冥王不间断的辅助,才会有如今渐趋稳定的样子。

只是她记得,这巫术有开始,却没有结束,谁也不知道这样的过程需要多久,王胤天的身体是不是能重新恢复生机,如果永远都要如此,意味着他要永远以鲜血为养,幽魂为食,渐渐成为一个只有疼痛麻木,没有其他感觉的人,意志再坚定的人都会心生放弃。

她必须让夏筱莲陪着他,时刻提醒他他必须坚持,而王紫,她一定要找到别的办法救他!

还有力量,王紫攥紧了拳头,她从未如此渴望过!因为有一个必须面对的仇人,他的强大无法预知,而她能做的是埋头让自己成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