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三十七章 迷惘

王紫看着惊鸿,许久才把视线重新放在棋盘之上,一盘死棋在她手中已经完全解开,现在与方才已经完全是两个局面,王紫却不明白,为何归鸿还说她输了?分明她已经解开了归鸿给她出的题。

还没看懂这盘棋?何处不懂?王紫在心中思索着,这盘棋虽然精妙,对弈的人功力也不小,可是什么叫她没看懂,如果没看懂的话,她怎么可能解开?

“棋艺高超之人多是心智谋略过人,城府也相当之深的人,因为棋路当中瞬息万变,一场棋如一场战,若是心思简单之人如何能够掌控全局?可你……着实是我见过最单纯的棋手。”

归鸿再次开口,而王紫还没想通他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再度看向归鸿,却见归鸿那双墨眸之中多了几分你淡漠和沧桑,如同降临了一个遥远而厚重的灵魂,对面坐着这样的归鸿,让王紫无形之中有了些压力。

王紫只等着归鸿说,她还不明白归鸿的真意何在,棋场如战场,这是她早就知道的,最单纯的棋手?她并不这么认为,对弈之中,该杀的还要杀,该围的还要围,无论死伤多大,她要的是最后的胜利。

王紫下棋的风格并不拘泥于几种,既不是一味善攻,也不是一味善守,她善于再不好局之后全盘皆动!而一旦动了,不管遇到什么样的阻碍,让她蛰伏下来都相当难,王紫总是在逆境之中激发可怕的潜力。

这种潜力让对手害怕,因为一旦惹急了她,她出棋的方式会越来越怪,越来越猛!谁都看不懂,这红不按套路出牌的风格,总会让精于计算的对手一再溃败!

这与现实中的王紫多少相似,人说棋艺总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所以谋士多喜欢在棋盘之上厮杀,这是一种策略的拼杀,总能让对方心照不宣的明白许多。

可王紫并不爱下棋,从她学会围棋那一刻起,她就不曾对围棋感兴趣过,这种在刀刃边缘游走的感觉她并不喜欢,生活中她与许多人厮杀是迫不得已,而闲暇之时,她并不愿意把自己的时间消耗在围棋之上。

她这双手沾过的鲜血,两世以来不知道有多少,说她单纯,王紫着实有些意外了,在此之前,她并不认为这两个字眼会跟她有什么关系。

“我让你解棋,你确实解开了,而且很完美,可你下棋之时,从来不曾想过我为何给你出道题,直到乖乖的解开了,才来跟我讨赏,王紫,你若在棋局之中,能让你走出来的不是你看透了整个局,而是你身在局中,不搬开绊脚之石你就寸步难行!”

归鸿的声音继续响起,话中似乎蕴含了别的意思,王紫不由的将视线放在棋盘之上,现在棋盘一片明朗,若是再有两个执棋之人,这盘棋上有将是一场风云变幻。

“我在居中吗?”王紫不由得问道,这话像是在问归鸿,也像是在问自己。

“在。”归鸿点头,抓起了一把黑子,眼神稍稍看了棋盘一会儿,缓缓落下一子,又道:“再来一局。”

王紫抬眸看了看归鸿,微微抿唇,抓起几颗白子,捻了一颗落在棋盘之上,新的对弈开始,这一次对弈持续了很久,两人相对无言,沉默中尽是对棋路的观察,暗中的较量,棋盘之上一时多,一时少,黑子和白子之间的形势也在不停的变化。

在王紫和归鸿的眼中,也许棋盘之上风云变幻,又是另一番场景了。

王紫必须承认归鸿的棋艺也很高超,但是相比起两人对打来说,对弈对她来说还轻松了几分,只是到底没能赢了归鸿,王紫手中捻者白子,眼神死死的定在棋盘之上,脑海中飞速的搜寻着出路,可最终都没能再动分毫。

但也并没有输,王紫和归鸿竟是下了个平手,只是好端端的一盘棋,现在又是一片死寂了,若面前的是无数听命而为的将士,这浩大的局面,竟是硬生生的定格了。

“你一直在堵我的路。”王紫说道,将手中的棋子放回蛊中,这话有些疑惑,既然是对弈,归鸿的目的好像并非在于胜她,而是在拦她,不论她如何走,或刚或猛,归鸿都在一步步的追堵,导致了这盘死局的出现。

“我没有堵你,我只是在走我的路。”归鸿说道,也放下了黑子,这话多少有些高深莫测,王紫只疑惑的看着归鸿。

“第一局,是我很久以前跟云泽下的棋,你解了,第二局,是我们对弈,双方平手,第一局你说你在居中,因为是我和云泽布的局,第二局,你觉得你在居中吗?”

果然,不等王紫说什么,归鸿便自行说了,这一个问题问出来,王紫稍稍一愣,第二局,她在居中吗?她也不由得自问。

“在,你当然在局中,只是你成了操盘手,是整个棋局的掌控者,这盘棋的走向完全掌握在你的手里!王紫,我跟你说过很多次,即便有人想要你做牵线木偶,这世上也没人能牵得住你,这世上也没那么强大的人,能以三重天为局,能将八个界面之下无数生命做子!

自然之力,世界的浩渺,宇宙的深渊,远比你想象的还要大的多,天下的利益,本就是一环扣一环,因为人类本就是群居而动,他他们分不开,无论在哪里,都是如此。

从你出生那一刻,你已经在居中,所有人皆如此,只是因为你的身份、你的命数独特而让这个局也凶险起来,更明显起来!如若你只是一个凡俗之人,百年之后归于尘土,一生的局,只在百年之中解开便走。

可你不是,你现在的身份,如何能撇清这六界的纷乱,三重天之间隐隐袒露的联系,东西方界面合成一体,太古神话时期最重要的土壤出现端倪,王紫,你如何撇得清?”

归鸿说道,那低沉的声音一个劲儿的钻进王紫的耳朵,一字一句的落在她的心坎之上,王紫隐隐有些顿悟,可是却有种不愿意相信的感觉。

“你别说了……”

王紫开口,与其有些急,因为她不想听到归鸿之后说的话,那并不是她愿意听到的,归鸿说到此处她如何会不明白?这世上本就没有局,也没人有那个能力将她困在局中。

再精妙的局都有漏洞,能困住她的,只有她自己!就像眼前小小的棋盘一样,她自认从来不曾害怕过这棋盘上的风云,因为她心中有那一股骄傲,即便棋逢对手,也没有敌不过的时候!

可她如今却真的被困住了,被自己困住了……

谁都不愿意用那充满恶意的‘棋子’来形容自己,谁也不愿意自己被人玩弄再股掌之中,那意味着身不由己,那意味着一切都在别人精妙的安排之下,一旦让人察觉到,这感觉让人想刨根问底,将最高层的人深挖出来,不论执棋的人是谁,都要让他输的一败涂地!

每个人如此,王紫更是如此!她骨子里向往自由,她不会由任何人摆布,两世皆是如此,不管是人,还是天,她都不愿自己陷入身不由己的局中,这几乎是她做事的一条底线!

所以在察觉到有些无形的东西总在试图笼罩她的时候,她才会如此着急的想要找到源头,不管是谁,她都想最快的采取行动,可归鸿适时的一番敲打,却让王紫有种深深的迷惘的感觉……

是的,迷惘,这样的感觉很少在王紫身上出现,因为她坚持的从来没有变过,在修行的路上几乎不会有这样的困扰,可是现在,她看不清前面的路了,她迷惘了……

她本想在救出父亲和母亲之后,与他们一起归隐世间,天大地大任他们遨游,她还有那么多她爱的人,再复杂的路总有走完的时候,她还想轻轻松松的跟他们生活在一起。

可是……从她贪狼入命降生那一刻起,她的生命中注定不会太平,她挺过了毫无修为漫长的前世,挺过了修行之中的荆棘之路,一路披荆斩棘,到头来,归鸿却告诉她,她前面的路仍然是个无底洞!

没有人给她布局,这世上环环相扣的局,她一旦解开了一个,迎面而来的是无数个,她所想的抽身而退,到底是什么时候?

“为什么不说,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很美好的,有鸟语花香,有四季分明,春时百花绽放,夏时莺飞蝶舞,秋时金霞遍野,冬时银装素裹,三重天各有美妙,宇宙本就是一面淘气的镜子,有缤纷的一面,就有险恶一面。

你应该高兴,你身在缤纷的世界,面对着险恶,它能展露出的面孔也并非那么可怕了,因为你始终站在太阳地下,那是宇宙也偏爱的地方,恶魔走不近你身边。

王紫,你不擅长布局,可你擅长解局,越是危险,你处理的越是漂亮,你想过原因吗?”

归鸿缓缓的说道,那低沉的声音好像带着魔力,牵引着王紫的思维跟着他走,听到归鸿的问题,王紫只下意识的摇头,甚至也没察觉到,自己的手上不知何时覆盖了一直大手,那手轻轻的重叠在她的手上,好像撑起了一片安慰,让人心安。

“我说了,因为你是最单纯的棋手,你只知道搬开挡住自己的路,你直到你想要的是什么,这是最可贵的,因为有太多人,修炼的越远,越是不明白自己究竟要什么,凭地沦为棋盘上人人宰割的棋子。

你只要坚持你自己的,没人能控制得了你,在精妙的局,你都可以自己做主,棋盘如此,人生亦如此,你无非是迷惘这世间的纷乱到底有多少,这宇宙的深渊到底有多深。

可这与杞人忧天有什么分别?世间再乱,每个人也只需偏安一隅,宇宙再大,每个人脚下踩的也只有尺许,你在忧心些什么?”

归鸿说道,王紫的表情有些愣,在她以前的思想中,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跟这个浩瀚的宇宙有什么牵扯,她知道那个程度的力量太遥远,即便她好奇,也从来没有准备走到那一刻。

所以自看到奇异录开始,王紫对归鸿和云泽就始终有一种‘天人’的想法,那是真正超脱的人,真正寻求力量的人,她不曾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为此烦扰。

就像归鸿说的,三重天之间隐隐袒露联系,东西方界面合成一体,太古神话时期最重要的土壤初现端倪,她无意撞进了这个尘封已久的谜题之中,没人操控她,而是这个宇宙留下的死局。

几十亿年来它都静静的封存在那里,是她把它打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